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被逼无奈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沐述 2296 2021.01.09 17:30

  他随意挑了一件看起来颜色样式差不多的衣服,穿起来居然感觉差不多,除了裙子稍微显得短一点。所以说贵族小姐们都是一样瘦的吗?

  他对着镜子系上丝带,伸手去够拉链。这应该不是一个人能穿上的裙子,那个拉链怎么也摸不到,大概设计师也没想过穿这条裙子的人会自己动手。

  这可难办了,还是再换一件试试。他继续在衣柜里翻找着,门忽然被人打开了。他猛地一愣,下意识的想找东西挡住自己。

  “什么人!”他喝道。这时候这里怎么会有人进来?

  他话音未落,就被人捂住了嘴巴。他呼吸一滞,斜眼看过去,居然是两个人。等等,这个人是什么时候绕到自己身后的,他一直藏在这间屋子里吗?

  这里的灯很暗,走廊上也是,来的人似乎是仆人打扮,戴着帽子,看不见脸。他轻轻锁上了门,似乎发出一阵笑声。

  艾文心里一阵恶寒,这两个人要干什么,反正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身后那人也笑了起来,仿佛在看到手的猎物,一只手不老实的摸了起来。

  妈的,这还能忍?艾文反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腕,使出一记漂亮的过肩摔。

  两个人似乎没料到她还能反抗,也是一愣。地上那人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半天没起来,倒是另一个人,见形势不对,掏出了一把匕首。

  这两个人是谁,反正也不是干好事的,解决了有影响吗?只可惜自己身上没带什么武器,这屋子里也没什么能用的东西。

  要不要试试魔法,可那样动静太大,不好收场。

  正当他脑子里飞快的思索的时候,门忽然又被人一脚踹开了。

  凛冽的仿佛冬日初雪的气息吹散了屋子里的甜腻,一个熟悉又冰冷的声音说:“十秒钟,赶紧滚。”

  “你是什么人,也敢管我们的事?”那人活动了一下脖子,凶神恶煞的问道。

  “放肆。”戴维站在门外低声喝道,“还不见过殿下?”

  “殿……殿下?”那人直接愣住了,咽了口口水。没想到平时存在于传说中的大人物居然出现在自己眼前。

  “滚,别让我重复第三次。”亚莉克希亚淡漠的说道。

  “诶,是,是。”他条件反射的立正说道,刚走出门,又想起同伴,讪讪的朝两个人笑了笑,折了回来把地上那个还在懵着的人也一起拉走。

  艾文也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亚莉克希亚是他鲜有的又敬又怕的同龄人。她古板起来总能让人联想到骑士团那位严肃的团长,年纪轻轻的却严肃的像个象牙塔里的教导主任。

  而且她的身手也不错,就是实战经验少了点,当年小看她的人可没少吃苦头。

  “不是安妮,她谁也不认识,琳达的脾气也不太可能,她一向直来直去没这些心眼。至于是谁,你得罪的人可太多了,嫌疑人约等于都城的总人数。”亚莉克希亚一边淡淡的说着,一边朝他走近,帮他拉上了后背的拉链。

  他愣了下,完全没想到亚莉克希亚会亲自动手,屈尊降贵的帮他做这种小事。

  “别误会,我虽然看不上他们这些手段,也看不上你做的那些破烂事。”亚莉克希亚微微俯身,“不过,我还是有个问题想问你。”

  “什……什么问题?”他干笑了两声,感受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某种压迫的气场。

  “你和马戏团的小丑,是什么关系?”

  他的视线越过亚莉克希亚,看向她身后的戴维。戴维一个劲的给他使眼色,示意他别说实话,亚莉克希亚是真的不知情不是诈他。

  “报纸上不是写了吗?”

  “你上一次,是当街勾引了街头的小混混,上上次,是在酒吧夜不归宿,第二天被人撞见和调酒师同住一屋衣衫不整。这次,也没必要鬼鬼祟祟的吧?”亚莉克希亚挑眉说道。

  确实是没必要,所以他为什么要深夜幽会小丑?

  呸,都把自己绕进去了,他不过就是去看场马戏,怎么两个人就非得有关系了?

  “我要说我只是单纯的去看一场表演,殿下信吗?”他讪笑着说道。

  “没听说过你对马戏感兴趣。”

  “您就当我弥补一下童年的遗憾。之前我周围的人都看过,就我没钱看,而且听说这家马戏团表演很出名。”对,克莱尔不是走丢了吗,没爹没娘肯定也没钱,这个理由合情合理。

  “那为什么鬼鬼祟祟的?”亚莉克希亚接着问。

  “我这不是怕被认出来嘛,殿下不也一样?”

  “哦?这么说你也知道我在现场了?”

  “殿下的魔法应该也不算秘密。”

  亚莉克希亚眯起眼睛,看不出来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但逻辑上没有问题。

  她真的没有问题吗,就和表面上看起来一样,是个纨绔大小姐。但为什么自己感觉怪怪的,尤其是最近几天。

  “算了,姑且当你说的是实话吧。”亚莉克希亚摆了摆手,“戴维,送她回去。”

  “啊?我?殿下,那您怎么办?”戴维一时手忙脚乱,她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想什么是什么。

  “我就在会场里,还能出什么安全问题?”亚莉克希亚自顾自的走了出去,“宴会结束之前来接我。”

  “等等,殿下!”

  “会场里唯一不安的的因素就是她。”亚莉克希亚走下楼梯,挥手说道。

  戴维叹了口气,走进屋子:“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不要出门了吗,怎么又出来拉仇恨了?”

  “我是被迫的好吗,而且为什么你们也会在这?”

  “骑士团需要一批装备,需要用到大量的钢材,所以殿下就来了。”戴维摊了摊手。

  “怎么,小殿下还会走人情帐吗?”

  “殿下什么都懂,做不做罢了。”

  “那你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单纯的跟踪你罢了。”

  “跟踪我?”

  “殿下觉得你有点问题。说真的,你伪装还真比不上佩雷斯大小姐,人家装了小半年的荒唐,让你几天就搞的功亏一篑了。”

  艾文尴尬的咳了一声:“首先我们性别就不一致好吗!”

  “伪装课上不是也学过怎么扮女人?”

  “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那不也是学过?”

  “我真的完全没想到有一天能用上!”

  “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要来这。”

  “都说了被逼无奈,暗夜公会的会长给我来了消息说让我来这里,其他的什么也没说。”

  “什么?你不早说!这么说这里会出什么事喽?”殿下还在底下。

  “不知道,当刚才看着一切正常,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我了。”他刚才在角落里一直观察着会场里,没看见可疑人物。

  “那你是自己回去,还是找地方藏好?”

  “不出意外的话我就在这间屋子里待到宴会结束。”

  “我先下去了,殿下一个人在下面我还是不放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