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声名狼藉的大小姐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沐述 3255 2020.12.18 09:30

  艾文用了足足十分钟,才接受了自己变成了那个不可理喻的大小姐的事实。他烦闷的挠了挠头,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自己变成了克莱尔,那原本的自己和克莱尔在哪?

  他走出屋子,屋外一片漆黑,空荡荡的像是被废弃的一样。

  对了,他忘了,这个大小姐没雇佣任何的仆人,侍卫和车夫也是住在另外的小屋子,从来不被允许进入她住的这个庄园。

  至于她本人,每天几乎流连在酒吧,从早到晚都见不到人,好像也用不到佣人伺候。

  做了这么多破事,还天天晃在外面,真不怕被人打死吗?

  午夜的钟声响起,外面一道惊雷,好像是哪里的窗户被风刮开了,呼啸着如同鬼魅的哀嚎。

  这也太瘆人了,他随着声音过去想关上窗户。那是次卧,名义上是给他的,但由于他实在看不惯这位大小姐的做派,直接住在了骑士团。

  他推开门,不由得愣住了。这间屋子里居然有人,那个人还是自己。

  他掐了自己一下,确定不是在做梦。

  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这实在是太魔幻了,他不禁怀疑难不成自己记忆错乱了,自己真的是克莱尔不是艾文?

  他下意识的伸手想摸一摸床上的那个自己,在靠近的一瞬间,突然被一股力量弹了出去。

  红色的光一闪而逝,这是……魔法阵?

  他又试探着过去了一下,不出意外的又被弹了出去。看起来像是保护型的魔法阵,只是为什么会在这里,难不成是那个大小姐的魔法?

  但不对啊,她在众人面前展示过她自己的魔法,只是单纯的能令植物快速生长的魔法。除非……她杀过人。

  据说当年神明赐下魔法时,为了防止力量过强,特意加了限制。贝格洛斯的臣民一人只能使用一种魔法,这种魔法与生俱来,且无法被学习。为了更好的生活人类只能互帮互助。直到某一天,一个人发现,只要杀了另一个人,那属于他的魔法就会转嫁到自己身上。

  从此,世界规则改写。

  随着不断了了解,有人将这些特性编成了一本魔法使用守则,上面记录着迄今为止发现的所有规律。

  1.每个人从出生就有属于自己的魔法,魔法的强弱由使用者的魔力和方法决定,通过锻炼和学习只能增强魔力和熟练度,无法左右魔法。

  2.使用者必须准确的叫出魔法的名称。

  3.魔法根据不同的元素,可分为水,火,风,木,土,雷,光,暗,时间,空间十大派系,意外死亡时人会将自己的魔法转嫁给导致自己死亡的人,自然死亡则魔法随着生命的消失而消散。但受元素相克的影响,若吸收与自己魔法派系相克的魔法,可能导致重伤或死亡。

  4.少数情况下,自身魔法可吸收转嫁魔法完成进化,达成条件尚不可知,新魔法代替原来两种魔法,原魔法皆不可再使用。

  5.无论自身掌握几种魔法,转嫁只可转嫁最原始的一个,若有进化则转化进化的一个。

  6.自杀等同自然死亡,世上存在两种或多种一模一样的魔法。

  操控植物属于木系的魔法,而防御类型大部分属于空间魔法。这两者明显不是同一种,一个人想要获得两种以上的魔法,只有一个办法,杀人。

  艾文的心猛地一沉,这大小姐还杀过人?那她可就不是单纯的骄纵跋扈能解释的过去的了。

  这女人的过去一片空白,谁也不知道她在哪做过什么。看来有必要好好的调查一下了。

  他关上窗户,打进来的雨水从地板渗入缝隙,关上窗户的一瞬间,他忽然一怔。这窗户……用的是魔法石?

  那是一种特殊的宝石,出产于最北方的山脉,能用于快速补充魔力,除此之外也没有别的用途。因为开采困难,价格昂贵,很少有人舍得在非必要的时候使用,更别说是拿来做玻璃。

  这大小姐到底在搞什么,有钱没处花吗?他皱紧眉头,简直有病。

  屋子里的日历显示今天是纪元514年九月二十日,距离自己有印象的日子过去了四天,也就是说自己昏睡了四天左右。这四天里发生了什么?

  现在这种情况,和谁说估计也不会信,不如趁机借着她的这个身份,做点别的事。

  但想要不引人怀疑,恐怕还要装几天的克莱尔。想想就恶心。

  记得她经常去的一个酒吧,好像叫雏菊酒吧,在都城边界。那地方鱼龙混杂,不是什么正经喝酒的地方。她的两个秘密情人都在那里。哦不,都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了,应该算不上秘密情人了。

  那个酒吧二十四小时营业,他看了看表,心说自己刚醒,不如就过去看看。反正按照这位大小姐的脾气,半夜在酒吧十分正常,在家才是异常。

  车夫和侍卫都全天待命,他叫来车夫,淡淡的说了一句雏菊酒吧。

  半夜正好是夜场狂欢的时候,从街上就能听见酒吧里的喧嚣。他忍着不适推开门,心里提醒自己无论一会发生什么都要忍住。

  门口的铃铛响了一声,淹没在鼎沸的人声中。调酒师正拿着餐巾,仔细的擦拭着每一个琉璃杯。她的情人一号,长得十分有小白脸的特质,不知道叫什么,只知道是个话少内向的调酒师。

  她一声不吭的走到吧台,那人头也不抬的说了句:“欢迎光临,您想来点什么?”

  他也不知道克莱尔平时喜欢喝什么,于是说:“老样子。”

  那人愣了一下,抬头意外的说:“大小姐?”

  艾文也有点意外,居然只是叫大小姐不是叫亲爱的吗。这称呼应该不算亲密,语气也一般,难不成这大小姐只是玩玩?

  也对,这才符合她的个性。

  调酒师笑了笑,调了一杯血红色的东西:“好久不见您了,他还好吗?”

  好久不见?等等,这大小姐很久没来了吗,这人口中的他又是谁?

  他还没想好怎么作答,调酒师又垂下眼帘自顾自的说:“既然您又来了,说明他没事。是我多嘴了。”

  他口中这个人有没有事和这大小姐来不了有什么关系吗?等等,这人别是自己吧?

  不不不,怎么会呢,她不找自己不痛快就不错了。他想着想着,试探着抿了一口调出来的东西……饮料?

  没搞错吧,居然是饮料?她的老样子居然是一杯饮料?她不是个酒鬼吗?

  “哟,这是谁来了。”有人从身后饶了过来,放在吧台上一杯空的酒杯。他看了那人一眼,克莱尔的情人二号,街头的小混混,名叫海曼。

  他先前是这条街上的小混混,带着手下的小弟专门干点打劫欺负人收保护费的勾当,据说某日克莱尔来这喝酒的时候,正好遇上他在附近闹事,于是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他就被这大小姐调戏到了雏菊酒吧的床上。

  从此之后,这个海曼也成了酒吧的常客。

  事情传出来之后,众人对此议论纷纷,她父亲甚至亲自去找她交涉,结果愣是门都没让进。

  当时艾文听见之后直呼荒诞,是什么样的气量能让两个情人和平共处在同一间酒吧,这大小姐简直是疯了。

  调酒师一言不发的给他的杯子加满了新的酒,那人却并没有离开,而是倚在吧台上问道:“您怎么来了,事情有进展了?”

  艾文不觉皱眉,这两个人对克莱尔的称呼,怎么都显得这么严肃。他们口中的事情,又是什么事?

  “还用查吗,那是三索锦的地盘。”调酒师头也不抬的说道。

  艾文猛的一愣,三索锦不是暗夜公会的头目之一吗?

  暗夜公会就像它的名字一样,是存在于黑夜的幽灵,专门干一些明暗之间的事,只要你出得起代价,再难的事他们都敢接。凡是被他们盯上的猎物,从来没有失手的时候。

  他们常年占据公会势力榜榜首的位置,组织成员皆以代号相称,会长常年出于隐居状态,公会事务由他手下的七大头目分片处理。这个三索锦,就是七大头目之一。

  所有人,包括骑士团,见到他们都是能避就避。惹上他们,就等于悬了一把剑在头顶,指不定哪天睡觉的时候就落下了。

  “她这么大胆?明知道是老板的人也敢下手?”

  “她不是一向喜欢和大小姐对着干吗。”调酒师冷哼了一声。

  他回过神来,后背出了一身冷汗。再看这里,昏暗的灯光下,形形色色的影子张牙舞爪,喧嚣之下掩盖的,仿佛是妖魔的狂欢。这里到底是干什么的,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克莱尔又是谁?

  “怎么了大小姐,您不舒服吗?”调酒师发现他脸色不对,立刻关心的问道。

  “没事,可能是没休息好吧。”他摆了摆手,低下头掩盖自己的情绪。不能被他们看出来任何的不对劲,早知道就先做足功课再来了。

  他从没想过这个大小姐会有什么秘密身份,他才发现自己对克莱尔这个人一无所知。

  “照顾那个小骑士闹的?要我说直接把他丢给骑士团不就完事了,三索锦再怎么大胆也不敢去骑士团找麻烦,虽然他和您目标一致,但您怎么说,也是沾了佩雷斯这个姓氏。他说不定……”

  艾文的心脏不受控制的狂跳,他们知道什么?

  “星币,放肆了。”调酒师打断他,抬眼低声警告说。

  “好好好,我错了,我闭嘴。”海曼在嘴上做了一个拉拉链的手势。

  “对了,大小姐既然来了,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聊一聊另外一件事?”调酒师从吧台底下拿出一封黑色的,烫着红色火漆的信,推到他面前,“小丑,来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