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讲道德死的快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沐述 2029 2021.01.22 14:57

  安妮给管家递了个眼神,而后看了看手表,掩嘴呀了一声:“哎呀都这个点了,我该走了,你们慢慢吃,我们明天聊。”

  “喂,你去哪啊?”佩西问道。

  “研究课题陷入瓶颈,去和人讨论探讨一下哲学问题。”安妮比了个飞吻。

  “大小姐,就要吃饭了您这是去哪?”路过的仆人见她似乎要出去,不由得问道。

  “去送饭。和父亲他们说一声,晚饭也不用等我了。”安妮上了马车,叹了口气,“我一个大小姐居然沦落到给人送饭了。”

  天底下也就克莱尔敢这么使唤她了。给别人发请柬吃饭,还让人家自己准备两份带过去的,也就她干的出来。

  由于来的太频繁,庄园门口的侍卫也不盘问了,看见她直接放行。所以当她拎着餐盒,走进别墅的时候,完全没想到迎接自己的是一把银质小刀。

  小刀擦过她的耳朵,直直的钉进墙里,难为她居然没把餐盒扔了。

  “怎怎怎么了,什什么情况?”这是新型的欢迎仪式吗,不是的话这是要干嘛?

  克莱尔从楼上探出头,微微皱眉,她是谁?怎么进来的?看起来不像是入侵者。

  安妮一见她差点没哭出来:“太过分了吧,我来给你送饭你这么迎接我?”

  但凡自己歪个头,现在就可以找上帝报道去了。

  “抱歉,手滑了。”

  “我不配你编一个像样点的理由吗?”

  克莱尔慢悠悠的走下楼梯,拔出小刀,打量了她一番,问道:“请问您是?”

  “啊?啊啊啊?你说什么?”

  “不好意思,我好像丢失了某一段时间的记忆,所以……”她关上大门,拧上锁说道。

  “什么?失忆了?”安妮看着她的动作,不自觉的咽了口唾沫,后退两步拉开距离,“你别这样,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对我图谋不轨。”

  “难道不是您闯入了我的地方吗?”

  “难道不是你把我吼来送饭的吗?”安妮悲愤的拿出请柬。

  克莱尔愣了下:“这不是我写啊。”

  “不是?”

  等等,这不会是艾文说找来陪自己的人吧?

  “请问,怎么称呼?”她问道。都城里有这么一号人吗?

  “安妮·菲洛克。你这也忘得太彻底了吧。”

  “方便的话,能不能请你说说我们认识的经过?”她想起来了,菲洛克家是有个小女儿在外求学。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还认识自己了?事情越来越离谱了。

  “行啊,不过你要不要先看看今天的早报?”安妮把报纸递给她。

  艾文看完报纸一口水喷了出来:“这写的什么玩意?什么叫羞辱?这是说我还说说怨妇?我能是被羞辱的人吗?”

  “那必然不能。”下属站得笔直,有点后悔不该把这份报纸给他。

  “查查这谁造的谣!”

  “是。我就说,您怎么可能去那种地方,被胁迫的也不可能。”

  “就是!”艾文把报纸摔在桌子上,“我明明是自愿去的。”

  “就是啊……啊?”

  “我不在的这几天,发生过什么事没有?”

  “没有,除了特别想您之外,什么事都没有。”

  “很好,那么为了也表达一下我对你们的思念,今天加训吧。”

  “什么?您说什么?”

  “我说加训。”

  下属一头雾水的出去,一路上在想自己是哪得罪他了,居然要全队加训。

  太阳从刺眼到残红,他伸了伸懒腰,还是换回来舒服。

  戴维敲了敲虚掩着的门:“有人吗?”

  “进来。稀客啊,你居然会来骑士团。”

  “我来确认一下……”

  艾文抢先说道:“是本人,换回来了。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什么时候?”

  “就那天晚上见完你回去以后,莫名其妙的睡了一觉之后就换回来的。还好她醒的比我晚,要不然就解释不过去了。”

  “这么说,你不打算和她挑明了?”戴维抱臂看着他。

  “她想和我装傻我有什么办法。”

  “话说外面那是什么情况?还记仇呢?不就踹了你一脚吗?”戴维指了指窗外,那些人还在苦逼的训练。

  “偶尔加训有利于身心健康。”

  “你上报纸了你知道吗?”

  “知道。我就好奇谁一天到晚这么无聊,天天盯着我们。”

  “行了,感谢这报纸吧,要不然去酒吧加酗酒,你就等着被弹劾吧。我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喜欢上喝酒了?”

  “天地良心啊,不是我,我没有,你别造谣。”

  “醉到路都走不了的不是你?”

  “我不喝醉能把人留下?”

  “嗯?”戴维挑了挑眉,“有情况?”

  “就是该干的不该干的都干了。”

  戴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啧啧咂舌:“我去,你这有点迅速啊。”

  “婚都结了你和我说迅速?”

  “……”

  “所以你他妈真醉还是假醉?”

  “废话,我就喝了一杯,还是兑了水的。那个叫海曼的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非要和我玩骰子,从开局就没赢过。”

  “太夸张了吧?”

  “赌场我也不能白去。”

  “不道德啊年轻人,喝假酒还出老千。”

  “讲道德死的快。”

  “那你现在是怎么打算的?别忘了,她到底还是姓佩雷斯。”

  艾文低下头,沉默了一会,看向窗外:“我仔细想了想,她爹妈的问题,和她也没多大关系。而且这么多年了她也没在家。”

  “你打算放过她?还是说你除了那两个人之外,就没打算追究别人?”

  艾文看了看他,败下阵来:“好吧我承认,利用完洛伦我心里确实有点不太好受,和她哥哥聊的也还投缘。要是没有之前的那些事的话……”

  “没有如果的可能。”戴维叹了口气。

  “每个人都该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艾文顿了顿,说道,“放心,不忍心归不忍心,我还是拎得清的。”

  “要开始你的计划了吗?”

  “准确的说,早就开始了。笑面人应该结案了吧。”

  “是啊,算是暂时告一段落了。”

  “我查到了一点好玩的东西。”他拿出一张照片,上面是两个人坐在餐桌上交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