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剑与魔法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面具

人已穿越夫人是大佬 沐述 1949 2020.12.19 12:08

  小丑,他脑海里搜索着这个代号。他记得他曾近听说过,这个人曾经是暗夜公会的七个头目之一的贝尔芬格,平时喜欢画着奇怪的小丑妆,后来不知道因为什么事和暗夜公会闹掰了,从此人间蒸发,再也没有听过他的消息。

  所有人都觉得他是被暗中处理掉了。暗夜公会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加入的人除非死亡,否则永远不得退出公会。

  更别说他还是其中骨干,掌握的秘密根本不可能允许他全身而退。

  现在看起来,这个人居然还活着吗?

  “小丑?”海曼愣了愣,“那家伙不是和公会一刀两断了吗?”

  调酒师没说话,示意他看那封信。

  艾文打开那封信,放在了吧台上和他们一起看。

  他快速的看完信的内容,这是一封求助信,信上说他那出现了个他搞不定的笑面人,而且是在打着暗夜公会的名头行事,希望公会可以引起警惕。

  “他这是什么意思?公会不是早就和他没关系了吗?”海曼说道。

  “应该是委婉的想要求助吧。”调酒师说。再难搞定的人,暗夜公会都不会放在眼里。能让他们给眼神的,都得是响当当的大人物,区区一个名字都没听说的人,他们才懒得搭理。

  “他想求助有本事写信给会长。”

  “你今天是怎么回事?”调酒师不悦的皱眉。

  “他和大老板当初也没多少交情吧。”

  “他既然写信来了,大小姐总要知道。”

  “她知道了还能不去?”

  看来这个海曼明显不想插手,而且对小丑好像有点意见,调酒师态度倒是有些暧昧。

  天啊还是让他回去躺着吧,早知道他们和暗夜公会有关自己就躲的远远的了,不该来这一趟。

  “不想我管这件事?”他问道。

  “这还用问吗,要我说您当年就不该帮他。”海曼说道。

  “你呢?”他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调酒师。

  调酒师沉默了一会,说道:“我当然也不希望您去。怎么说他和公会已经划清界限了,而且,能让他写信来求助,说明这个笑面人确实有点危险。”

  “我再想想吧。”他折中说。虽然暗夜公会是个危险的地方,但这也是个难得的机会。不过要是让他们知道自己不是克莱尔就出大事了,关键怎么感觉他们还知道点别的秘密。

  调酒师不再说话,拿出打火机将信烧了,随手扔进垃圾桶里。

  不远处有人朝海曼招了招手,他拿起酒杯说道:“没别的事的话我先过去了。”

  “去吧,少喝点。”调酒师说道。

  “那我也先回去了。”他找借口说。得赶紧离开这,在这待得越久,就越容易被察觉到异样。

  “慢走。”调酒师没再说什么,安安静静的做了个请的手势。门口的铃铛再次响了两下,他走出去好远,才敢大口喘息。

  这哪是酒吧,简直是狼窝。车夫还在门口等他,他上了车,说了句回家。

  吵闹声被丢在后面,他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除了一身冷汗。克莱尔到底是什么人,她在暗夜公会又是什么身份?

  现在几乎可以肯定,她和那两个人,绝对不是单纯的情人关系,他们之间的称呼更像是上下级。

  如果她和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像外人看见的那么简单,那她每天都来这里,到底是为了干什么?

  他想想就毛骨悚然。

  该说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误打误撞的发现了她的这一层秘密。

  等等,那她周围的这些人,她庄园里的侍卫,甚至这个车夫,该不会也和暗夜公会有关吧?

  他突然寒毛炸立,下意识的看向窗外。四周安静的不像话,很少有东西能引起他的恐惧了。

  所以她赶走女仆,强烈要求出来居住,还不雇佣佣人,都是为了隐藏身份?

  那她抢婚是什么意思,该不会……不……她要是知道应该直接灭口才对。

  那个叫海曼的明显是知道点东西,这么重要的事他应该不会瞒着克莱尔。他说他们目标一致又是什么意思?自己的目标,怎么会和他们的一样。

  马车忽然停了下来,车夫打开门,恭敬的说道:“到了,大小姐。”

  他如梦初醒,嗯了一声,下了马车。

  屋子里还是冷清清的,哪里都不像有人住过的痕迹,他回到克莱尔的屋子,想看看能从这里找到什么线索吗。

  他翻遍了这个屋子的每个角落,一丁点关于她的痕迹都没找到。桌子上摆着的纸本都是空白的,书架上的书积了厚厚的一层灰,好像从来没有被翻动过。一个不学无术纵情声色的人,怎么会看书写笔记呢,这些都是摆着充门面的,没人觉得这不合理。

  浴室里的东西都是崭新的,梳子上一根头发也没有,她每天晚上都夜宿酒吧,不回家实属正常。

  似乎一切都符合逻辑,每个不正常的点深究下来也能找到解释。

  不得不说她很成功,把自己装在某个惹人厌恶的套子里,谁也没去深究面具下的人本身是什么样子。

  仔细想想,有关于她的那些传闻,谁也没有亲眼看见。

  那她的目的是什么,甚至,她和佩雷斯家族,到底有没有关系。一个失踪十几年的人突然被找回来,现在想想确实有点不可思议,这里面可做手脚的地方太多了。

  自己怎么早点没想到这么多,太大意了。但这个女人的身份又要怎么查?

  笑面人。他忽然想到,那封信里提到过这个名字,他好像在骑士团的通缉名单上见过。只不过因为犯的事相对于其他的没那么棘手,就被暂时搁置了。

  不过他到底是干什么了来着,不仅被骑士团盯上,还被暗夜公会盯上了。自己怎么当上没多看一眼,现在这样,铁定是去不了骑士团了。

  天啊,谁能来救救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