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好似不似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巨变》

好似不似你 好似1月26号 4435 2022.06.23 00:34

  道袍男子闻言,缓缓看向赵天,笑道:四大古国,蛮荒,江湖,以及灵山,武当,均有人来临,朕来此,只是想目睹这绝世大战,你将朕当对手,朕从未将你当对手,玄武国那昏庸的皇帝,想必早已被你送走了吧,这玄武国如今便是一个战场所在,朕不感兴趣,你放心便是。

  赵天闻言,苦涩一笑,向着那道袍男子一礼缓慢说道:你出手前我有五分胜算,你不出手,我便有七分胜算,谢了。

  道袍男子闭上眼睛,不再搭理赵天,场上肥胖男子和紫衣女子交手不下数百回合,肥胖男子脸上越来越阴沉,他一边抵挡紫衣女子攻击,一边心里盘算着,赵天后续计划,紫衣女子久攻不下,俏脸一寒,逼开肥胖男子,,将剑横立与身前嘴中轻吐

  “赵天,今天过后我们便老死不相往来吧,小时,你救我一命,如今我还给你,给你加大筹码,拖我蛮荒下水,我已是罪人,来生不相见”紫色长剑剑身轻颤,突然嗡嗡巨响,赵天唤为阿芳的女子七窍溢出鲜血,不待肥胖男子反应,他突然单膝跪地,全身青筋暴起,血管内,血液飞速流动,面具碎开,一张涨红成猪肝色的脸,时而痛苦,时而扭曲

  “好狠的女人,以你命换我命,为了这赵天,你当真了得”紫衣女子手中长剑早已消失不见,一头乌黑的头发开始从发梢慢慢变灰再变白,而肥胖男子此刻如同野兽,双目血红,紫色长剑在他体内疯狂运转,搅碎他的奇经八脉。

  啊!肥胖男子痛苦大喝,这时那身穿道袍之人对着紫衣女子一指,然后身边一个宦官模样的人奔向肥胖男子,给肥胖男子喂下几粒丹药,随即背在背上,迅速消失在场内。

  “古蜀国皇子,现在死不得,古蜀国早年助我登基这个恩我要还,那紫衣女子,是生是死,看造化”

  赵天此刻神色极其不好看,他望着那个头发白了一半的紫衣女子,心在滴血,他的计划里没有她的,她也不应该出现,难道蛮荒出了什么变故。他飞身而去抱住紫衣女子,然后冷眼看着众人,说道:动手,全杀了。

  然后看向那道袍男子说道:我玄武国五百年前为赵国,你们三大古国看我赵氏一脉日益崛起,担心我赵氏与蛮荒联手,在未央国国师的筹划下,你们埋伏蛮荒兽皇兄妹,将其兄妹二人逼入我赵国国境,我赵国不救,蛮荒不答应,我赵国救,你三国不答应,最终我长兄还是救了他兄妹二人,而你三国派出大军围困我赵氏,逼死我皇兄,让我父皇从半步天人自毁修为,而我因为年幼,未央国国师不为难我,而逃过一劫,自此我赵国变为玄武国,守着这块贫瘠的土地,我恨,隐忍二十年前后,如今,也是到了鱼死网破的时候。

  “十六年前你兄长不行,如今,你也一样”道袍男子神色变冷,出现在朝圣殿中央。

  “你的对手是我!”一声大喝响起,一个肤色黝黑,眼神邪异,眉毛粗长的男子大笑着出现

  “赵天,照顾好我妹妹,云澜兄,好久不见啊”

  “金飞兄,别来无恙!”

  无恙你奶奶个腿!陆金飞双手由掌化拳,一拳向云澜攻去,云澜身体略微下沉,摆好拳势,同样一拳挥出

  “砰砰砰”场中响起拳头激烈碰撞的声音,以及拳拳到肉的撞击感,陆金飞一拳攻向云澜面部,云澜闪身,一拳攻向陆金飞下腹,眨眼间,两人对轰出几百拳,罡风四卷。

  赵西西此刻瘫坐在地上,目中充满惊骇,她没注意的是,脖子上挂着的貔貅吊坠此刻正疯狂闪烁微弱的红光,一股股红芒进入她的体内,而在场所有人都未曾注意。

  赵天此刻注视着场中的战斗,场中双人开始时激烈碰撞,再到如今的拳拳到肉,双方已陷入死战,他不再看向两人旋即一把拽起赵西西,将她白皙的手腕一把翻过来,两指一划,赵西西手腕上立即出现一道血口,血液散落,赵天将赵西西手腕放与超圣殿中央圆形花纹上,血液滴下的瞬间,花纹开始绽放出璀璨的血红色光芒。

  朝圣殿之下已堆满尸体,血液汇聚,官兵,将领,来不及逃跑的人,实力不强的人,都已倒在地上,死不瞑目!还有一口气的则在哀嚎。

  “大荒囚天手”一声暴喝响起,脸上被打的臃肿的黑脸青年,全身玄力汇起,凝与手掌,一道漆黑如墨的手印出现在半空,直直拍向云澜,此刻的云澜胸膛起伏,脸上同样被打的淤青,手印飞速而来,他撕破道袍,肌肉隆起,口中念道“无相法印”一道金色掌印同样相拍而上。

  轰,掌印碰撞,两人均口吐鲜血,倒飞出去,赵天和赵西西同样被席卷倒飞,赵西西滚落在地,全身酸痛,骨头都似乎散架了,一声闷哼,晕厥过去,赵天则立在赵西西旁边,两眼放光时刻到了,人也该到了

  “阿弥陀佛”一声洪亮的佛号响起,无心和尚出现,身旁则是那个道士。

  “出家人慈悲为怀,各位施主枉造杀孽,如今见我真佛,还不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赵天看向无心和尚,冷笑道:“出家人慈悲为怀?你灵山是天下第一大宗,强者无数,十六年前,三国围我赵氏,你灵山可有说一言一语,三国逼死我皇兄,我皇国数十万将士,在你们的威胁下不得不自裁谢罪,可笑,如今不过死区区几千人,你倒是出来大放厥词,劝我慈悲”

  李也看着赵天,眉目一挑,未央剑指向三人,一股无敌气势散发而出

  “你们全部出来一起上吧”这时场上突然出现十个身影。将无心和尚与李也围于中间。

  “啧啧啧,天下十人,好大的手笔,贫道今天怕是要走不出这玄武国了,和尚,你的金钟罩扛得住吗”

  “贫僧金钟罩只能罩自己,罩不了你,你好自为之”嗡的一声,无心和尚身遭突然起步一个肉眼可见的水蓝和金黄交接的圆形光罩。

  “我十人来此,只是想跟两位道友交流武学,至于赵天,他的事,我们不管,自我们成名起,身上便背着两座大山,一座是你,一座便是那和尚,天下皆传闻天下十人遇你二人也需尽低头,你二人以是武学的尽头,我十人早想与二位切磋,但二位从不应战,如今赵天设下此局,我等虽然被他利用,但却不得不来,你们也不得不战”

  “我先来”

  “一起上吧,浪费小道时间”

  李也拔身而起,攻向一个穿着龙虎山道袍的中年人,中年人神色大变,立即手掐道诀,试图逼停李也,李也来势不减

  “掌心雷”中年人大喝,李也同样掌心一转,雷光汇聚,两道掌心雷相转,中年道人的掌心雷瞬间被吞噬,中年人避之不及,被李也掌心雷一击中,立马口吐鲜血,身子离地起飞,落地,昏死过去。

  李也转身使未央剑剑鞘立于胸前,对着前方一个脸蛋身材一等的使枪女子用力一刺,那女子一脸英气,见状,腰马合一,长枪递出,枪尖顶住剑鞘前身,锵,一声催响,女子长枪碎裂,化为齑粉,所站平台塌陷,耳鼻流出鲜血。

  女子颤颤巍巍站起,发抖的双手握拳,躬身一礼,转身,步履阑珊的渐行渐远。

  李也看着女子走远的背影,心里一阵叹息,这时,背后破空声响起,一手戴钢拳套的武夫欺身而近,一拳轰向李也后背,李也身形闪避,提剑,一抬,铿锵一声,将粗鄙武夫身子打落无心和尚身前

  无心和尚见状,摇头叹息,金钟罩瞬间笼罩武夫,然后内部再度出现一个只包裹住无心和尚的金蓝护罩,武夫破口大骂,一拳一拳砸在护罩上,却如泥牛入海,毫无波澜。

  李也看向剩下七人,缓缓说道:“离去,可断今日因果”,剩余七人闻罢,不再言语,各自施展出平生最强武学。

  李也则抖落未央剑剑鞘,天地变色,一柄全身散发幽冷寒芒,剑身薄如蝉翼,时而金光流转,时而黑芒汇聚,剑尖血线弥漫。

  李也横扫一圈,一道霸道无匹的剑气顺势而出,剩下七人,形神俱骇,

  不顾一切逃离此地,可是剑芒已然追上,七人在参加中,爆碎开来。

  无心和尚的护罩微微一颤,光芒暗淡,里面的武夫被后劲所伤,仰面倒下,嘴里不停咒骂粗鄙不讲武德的臭道士

  剑气尚未消散,向着四周席卷,早先死去的人,尸体一接触这剑气,立马消散。

  剑气逼近赵天和赵西西,还有那白了一半头发女子,以及云澜,蛮荒皇子时。

  赵天从怀里掏出一枚令牌,咬破指尖,鲜血滴落在令牌上,朝圣殿最里面的漆黑雕像猛然震动,一道道黑气溢出向着赵天笼罩,不一会一副漆黑散发魔气的魔铠便出现在赵天身上,赵天转身,将女子藏于身后,剑芒和魔铠相撞,突然消失。

  云澜则在剑气来临之时,巍然不动,剑气临身,仿佛遇见了熟悉的人,狂暴的力量转为柔和,随即消散。

  蛮荒之皇怒喝一声,身躯暴涨,化为一头黑色巨虎,黑色毛发直立,剑气来临,巨虎张口,一口咬下,退后数步,剑气消散,随后化为人形,龇牙咧嘴。

  赵西西此刻昏迷,浑然不知剑气来临,在剑气即将碰触到她之时,脖子上挂着的貔貅吊坠,突然闪出一道血影,剑气还没来临,突然自行消散。

  在场众人似乎看不见这血影,血影抬头望天,随即扫向众人,随后看向赵西西血影立马融入赵西西体内

  赵西西此刻身躯巨震,一道道能量从天地间融入自身,她好似做了一个梦,梦里,那个男人笑着对她说:“好好活着”等她伸出手,想要拉住那个男人,那个男人却消失不见

  赵西西此刻突然站立起身子,双眼一开一合,时而属于正常人的眼眸,时而眼眸漆黑如墨,散发红光。

  赵天看见这一幕,内心巨颤:“不,不应该会这样,怎么可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按照未央国师的推算,这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

  李也看见这身穿凤冠霞帔的女子如此举动,内心惊异,刚想上前查看,却瞥见无心和尚的金钟罩变成了纯正的金黄色,他内心大骇:“这劫是她?”

  其他几人更是内心惶恐,纷纷后退几步。

  这是赵西西眼眸完全被黑色替代,淡淡血影浮现在背后,那是一个男人的身影,血色长发随风舞动。

  赵西西脖见貔貅吊坠突然坠落化做一道血光,出现在赵西西手上,赵西西身后血影越来越凝固,逐渐从虚像转为实质,突然血影全部融入赵西西体内。

  赵西西眼眸转变为血瞳,她冷眼看着众人,嘴里传出极为好听,却不带一丝感情的话语

  “你们都得死”貔貅玉佩,此刻划为一柄血色长剑。赵西西长发披散,此刻如同一个嗜血的女魔头。

  她看向赵天,赵天此刻神色黯然,他慢慢放下那女子,轻声道:“昔日因,今日果,本皇本来以为今天靠我赵国五百余年的怨气,凝为本皇进入举世无敌的一个月实力,虽然杀不了他们两个,但是镇压李也以及无心和尚,我便无所顾忌,一个月之后,这世间早已变了天,他们俩重新出来也改变不了什么,但是你,却是变数,未央国师害我!”

  赵西西冷眼看向赵天,屈指一弹,一道血芒迸射而去,赵天魔铠黑气剧烈扑动。

  噗,赵天吐出大口鲜血,双膝跪地,动弹不得,赵西西再次屈指,就在要让赵天饮恨之时,一道佛号传来。

  “女施主,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此人已被你废了,放过此人,你也有一桩善缘,善哉善哉”无心和尚起身,睁开双眼,对着赵西西说道,赵西西看着和尚身前的保护罩,发出呵呵冷笑,随即将貔貅所化的血色长剑对准无心,无心此刻汗液浸透全身

  他感觉他这世间无人能打破的保护罩,今天要栽在这,只见空中猛的出现一道血色剑影对着保护罩猛劈而下。

  咔嚓咔嚓声不绝于耳,一道裂痕出现在保护罩上,无心和尚口吐鲜血,嘴里仍旧念诵佛经。

  李也则在一边心急如焚,用力拔动未央剑,可是未央剑自从刚刚发出剑气,突然归鞘之后,仍由他然后拔,就是拔不出来,情急之下,眼看血色剑光再度劈向无心和尚,李也将未央剑单手横握,以防御姿态,闪至无心和尚跟前,砰!血色剑气撞向未央剑剑鞘,未央剑疯狂颤动,似乎有人在剑鞘里疯狂殴打未央剑,未央剑震动幅度越来越大,一声巨响,剑鞘崩裂

  李也只感觉虎口巨震,他咬牙用力握住未央剑,他知道他一旦松手,未央剑恐怕会立马飞身消失在这里。

  赵西西脸上神情越来越残忍可怖,云澜见赵西西将目光对准自己,一声苦笑,随即露出真身,一身帝气飘荡,五官俊郎

  未央皇帝伫立在原地,看着赵西西,心底越来越寒......

  《未完待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