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八章

    时空云的速度很快,虽然那边的兽吼声有八成不是自己的那七个小宠物发出的声音,但里面有一丝悲伤的声音,而这声音也恰是幼兽特有的那种向母兽求救的声音。那是很大的一群牛,而被七个小宠物捉的的恰恰是其中掉队的幼牛,也许那些成年公牛并没有太在意小宠物的进攻,因为在他们看来,七只小狮虎的模样虽然怪了点,但其年龄并没有长成可以杀死成年牛或比他们身体要大许多的幼牛。

  然而它们错了,几乎在眨眼的时间,有大约十七头幼牛被杀掉,而三头成年公牛也因速度不够被咬伤。其间七只小兽已跨越多种猛兽的狩猎区,从而更招惹上了不少的猛兽,也因此它们在将咬死的幼牛装入空间兽中以後开始对其中一只尸体开始进餐时,鲜美的牛肉引来了四周猎取已经断粮许久的鬣狗,以及天空中!翔的山雕。

  那是什麽?转头看去,在鬣狗的周边区域有个狐狸窝,那是一处靠近林地的地方,然而老狐狸似乎不在,而小狐狸又嗷嗷待哺,四周是慢慢围上来的鬣狗和空中那已经将目标锁定由几个小狮虎改为从狐狸窝露出小脑袋的小狐狸。这是一个怎样的情景?对於鬣狗这种生物时空云是知道的,他们属於群居的生物,而捕食也是由几只猎狗共同完成,俗话说蚁多咬死象,也就是这样的道理,在遇到大型的鬣狗群时就是那些狮子老虎也要靠边站。

  时空云隐身的地方距离小狐狸窝并不远,就他养动物的经验来看那些小狐狸已经饿了许多天了,没有死是它们的大幸,但现在已经离死不远了,如今如果可以吃到食物,那他们就可能活下去,如果吃不到且没有强大後盾保护的话在几分锺以後他们将全部成为鬣狗或空中猛禽的食物。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不适者被淘汰是大自然的规律,所以时空云无心去破坏,这并不是代表他心狠,而是就他看来法则就是一切,虽然他自己也有时会靠自己的能力来破坏法则,但现在他已经逐渐明白了法则的重要性,因此如果有动物可以救那些小狐狸是小狐狸的福气,如果没有也是他们的福气,因为这样可以早日脱离饥饿的苦海。

  那头牛犊显然是不够七头小兽来吃的,而在空中的猛禽呼啸而下的第一时间,他们看到了那露出小脑袋的狐狸洞。几乎在那因为隔的远而没有看清楚那时什麽动物的猛禽在扑下来的第一时间成为了炽丹的猎物,但却侥幸没有被炽丹一口咬死,最多也只是折了翼而已,因为它机缘巧合下恰是一只灵禽,而且是被称为力气最大的猛禽──战雕。时空云知道那只雕也是为了自己的孩子而奔波,而且如果她在这里被干掉的话,那在这荒岛上本就不多的战雕数量将由十五只减到十只,而这五只也是这一头大的带上她窝中四只刚出壳不久的幼雕。

  与许多猛禽或肉食兽一样,战雕的孩子中能活下来的只能是强者,所有不强的将成为牺牲品被挤下窝或被自己的兄弟吃掉。狐狸也相似,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老狐狸几乎可以将所有小狐狸都带活,但如果自己是处在一个鬣狗猎区的话就不同了,他要将最强壮的小狐狸带到安全的地方,却也因此丢了性命,因为时空云在距离洞穴百米的地方看到了一大两小的狐狸残骨。

  “你们想救它们?”时空云的突然出现让不论空中盘旋著的鹰或地上逼近的鬣狗都吓了一跳,但速度却没有减。就鹰和猎狗而言只是又多了一个美味的晚餐,但对还叼在炽丹口中的战雕来说来的却是一个救星。

  “我看他们都是与我们一样的孤儿!”说话的是鲁,虽然本能上是害怕时空云的,但守护的心还是让它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他们只是野兽与你们这种灵兽的後代是不一样的。”听到时空云的话丹迪的第一感觉告诉他主人这是在考验它们。

  “其实灵兽也是野兽的一种啊,而且我们只是幸运的转生为先母的後代,有幸运的由主人为我们改造为神兽血统,这一切都只是说明我们是幸运而已。如果遇到我们是上天所注定的,那就是说我们与他们是有缘分的,那麽我们就有责任来保护它们!”一直不喜欢说话的雅纹将嘴中的肉末喂给了眼前的小狐狸,又将剩下的肉喂给了洞中闻到肉香而爬出来的其他小狐狸後说。

  “好,既然这样你们就要做好保护它们的责任,酷寒期还没有到,所以我希望你们可以在酷寒期到来之前将他们带回家,否则你们就自己想办法如何带他们吧!我不会帮忙,一点都不帮,把雕给我,你们可以走了。”时空云的话听起来似乎有点不近人情但却是让七只小兽开心的,他们都是时空云的宠物,作为宠物要有宠物的样子,所以不可以拥有自己喜爱的东西,因为自己的一切都是主人赐予的,自己的东西或食物或宠物都将是主人的,但现在时空云这样说根本就是已经答应了他们,但那些小狐狸看起来实在是太弱了,如果自己等可以将他们养活的话,今後不论他们要养什麽样的小东西时空云都会答应,否则今後他们只可以被时空云养而不可以拥有自己的其他夥伴了。

  时空云接过那已经折翼的战雕象那边的山崖走去,然後在几个跳跃下到达了崖顶那棵高大的树上。这上面有四只小雕嗷嗷待哺,从模样上看那只最弱的与其母亲一样是头灵禽,但因为身体太弱已经被挤到了窝的边缘。时空云将手抚过成年战雕那已经折断的长翼,白光闪过,长翼以完好无损,尔後他又将一头刚死不久的牛犊放在了树下,拿起战雕窝中那只最弱的幼雕,看著眼前那三只已经近乎成年的小战雕时空云知道他们一直期盼那只小雕离开,因为他的身上有一股与自己不同的气味,包括那头雌战雕也是如此。小战雕不是一般的通灵,时空云已经看到了他眼中流露出的悲伤与绝望。

  “作为我救你的答谢,这个你已经不需要的孩子就当给我的礼物吧!”雌雕点点头似乎是很开心的样子,一只弱小孩子的消失可以换取三个强壮孩子的生存是值得的,在她看来,而她不知道的却是时空云早在刚进森林的时候就已经看上了这个未成型的卵,而那被咬断翅膀却也是在时空云的意料之内的。因为时空云曾对所有小狮子老虎说过:“如果你们的猎物是一只成年雌战雕的话就折断她的翅膀带到我的身边,如果是其他猛禽可以随便吃掉。”这是那雌战雕没有想到的。

  幼雕的绒毛还没有去净,看起来全身花花杂杂的很难看,它的眼神也没有丝毫的活力,但却仍用有力的双爪强力的将自己固定在时空云的肩头努力使自己不掉下来。就时空云的经验来说,他知道这里的鸟类都不怕人,而那些大型猛禽更会袭击比人或其他大型草食类动物,就是那些刚出窝的其他猛禽也会成为这里猛禽的食物。到现在为止他的手中已经提著三只鹰和五只隼了,都是那种大型的猛禽,而且是在被扑的一刹那将猛禽的喉咙挑碎却不流血。幼雕现在已经开始信任眼前这个从母亲身边将自己带走的人类了,因为现在还毫无反抗能力的自己被那人类手中的快剑救了七次,他手中的那八只猛禽只有第一只是袭击他的而其余的皆是袭击自己的。

  “开始大起精神来了麽?”没由来的一句话让肩上的小雕一愣,但它的确发现自己跟著时空云的感觉与在窝中完全不同,它不知道时空云有那麽强的能力非要穿越猛禽区不可的理由是什麽,但几日下来自己身体的能力增强了不说,精神也更加好了。在很小的时候听母亲说在森林的那一边有一座布满灵气的城堡,而城堡中的主人是一个人类的少年,难道母亲说的就是眼前的少年吗?

  “绒毛已经掉光了麽?那还赖在我的肩上不下来?”几乎是话未说完小雕就被时空云震下了肩,虽然不高,但就这样头朝下掉下去的话会被时空云笑话吧,会让这个眼前在七天中救了自己无数次的人类看不起吧?本身高傲血统的小雕几乎是落地的瞬间飞起来的,就是时空云也惊讶於它飞翔的姿势,和……

  “碰!”也许是第一次飞,也许是因为飞翔姿势的错误让它准确无误地撞在了时空云身後十米左右的一棵大树上。但在落向地面的瞬间再次飞了起来,它不想被人看扁,不想丧失自己的尊严,更……不希望让眼前的人类看不起自己,虽然他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可以飞了麽?但是你见到的鸟类都是这样子飞行的麽?”时空云的话从耳边响起,刚刚可以在空中飘的小雕在掠过个小水洼看到了自己居然是倒著飞行,而且方向已经可以控制的很好,可为什麽就不能正著飞呢?

  天渐渐黑了,小雕高傲地在时空云的头顶盘旋,用了一下午的时间它学会了飞翔,无论正飞还是倒飞都比附近空中的飞行物要强许多。

  “看到什麽东西没?”昏睡中,突然被时空云的话惊醒的小雕放眼往去,远远的,在正前方似乎有什麽东西在吸引著自己,那东西是活的,而且似乎是自己没有见过的植物。

  “去,把那个东西摘来给我,在我未到那里之前!”时空云几乎在瞬间提升了自己的速度,而一声愤怒地鹰唳(时空云可以听懂:你怎麽可以自己先跑?),时空云的身边窜过一道黑影,而鹰唳後的瞬间那红色的植物消失在时空云的视野中。而自己的肩上也多了一个默默无闻的家夥,看样子是因为窜的太快,植物是啄到了,却因为速度太快,根据牛顿的惯性定律,小雕在自己未觉察之下已经将那红色的植物吞了下去。

  “吃下去了麽?”时空云问。而小雕只是点点头,却没有发出声音。

  “吃下去就吃下去了,反正那本来就是要给你吃的,但因为你吃的方法不对,所以要承受该有的後果。”听了时空云的话,本来高兴的小雕已经被时空云扔进了这个冰冷山洞中那个冒著冷气的池子,在它想出来的瞬间再次听到时空云的话而甘心挨冻“你要敢出来我就把你当烤鸡吃掉,想想前几天的饭!”。时空云在七天前杀掉的八只猛禽是接下来四天的食物,而做饭的过程是小雕一眼不眨的在一边看著完成的,而且时空云也曾拔过它的一根将要掉却没有掉的绒毛就已经痛的不行了,如今挨冻和生命中小雕也只能选择生命。

  冰冷在持续,小雕却逐渐没有了感觉,并不是冻僵了,而是他的身体已经越来越热,热的使四周的池水出现了滚开的势头。小雕的身体也在这冷热交替中变的更加强健,只是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小雕的精神已经无法承受现在身体所受的痛苦,但他高傲的性格不允许他服输,也是这天生的高傲令它活了下来。痛苦,痛苦,母亲和兄弟的蔑视与嘲笑,时空云的轻视一一在眼前划过,时间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但时空云一直是很照顾自己的,即使有时候会拔自己的绒毛与自己开玩笑,他是绝对不会轻视自己的,他的眼神总是充满温和,就象……没有了母爱和兄弟之爱的小雕无法形容时空云对自己的关心,但他知道自己即便是在痛苦中忘记一切要杀戮一切毁灭一切时都不想伤害对自己关心倍至的时空云,在它的心中,即便是死也要死在时空云的肩上,因为那是它认定的唯一属於自己的地方,但──如果可以死在时空云的怀中,那……根本是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精神已经慢慢回归,全身也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这强健的身体难道是自己的?这黑色的羽毛,强而有力的双爪也是自己的?眼前那个笑的那麽白痴的人就是自己梦中给自己力量鼓励自己活下去的时空云。

  “小雕,今後你就叫小傲吧,不论跟在我身边与否,你已经长大了,作为战雕,天空才是你生活的领域,不要这样一直呆在我肩上。”时空云将一块肉喂到肩上那正在欣赏自己羽毛的小雕。

  “过了很多天了吧,想我在那池子里泡著你却在这里享受美食……不要,我要先在这里歇会儿──呷!你对我做了什麽让我可以说话了?”小雕这才发现自己似乎已经突破了原有的语言屏障可以与时空云交流了。

  “因为你已经从低等灵兽上升为圣兽级的了,所以可以说话又有什麽好奇怪的?对了,今後你可以在任何时间到这里来泡澡,甚至可以将你看中的东西或动物都扔到这个池子边的湖里,保证不会坏掉,而且如果你有喜欢的同类可以让她吃掉这个药丸後扔进刚才泡你的那个玄灵池,不仅可以改变你的骨骼构造,而且可以将泡进来的任何生物都生长为低级圣兽,而你现在顶多能算高级圣兽就不错了。”时空云又用手上突然出现的小刀划破了小雕的翅膀,将血滴在五个珠子上,说:“这是一个工具兽和四个空间兽的幼子,可以将你喜欢的东西,或食物都放进去,当然了这些药丸也放进去,你想要时想就可以出现在你的喙上。”时空云说完手中的五个小兽瞬间,工具兽就出现在了小雕的颈上成为了项圈,而四个空间兽则束在了小雕的双腿上。

  “你不是想知道自己在池子里呆了多久吗?”小雕点点头。

  “也就是十分锺而已,看,外面现在还黑著呢,不过现在就要回家睡觉了!”时空云拎起发呆的小雕走向黑暗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