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改)

    

  在梵经与劳尔的领地神佑领之间从前原本是有三个小国家的,但经过长时间的战乱,那三个小国早以在战乱的初期就并入了周边的大国,只是王室成员的消失让三个小国家中发生了更猛烈的暴乱,以至在暴乱结束后,除了那些存有武力的人外大部分人都因为这贫瘠的土地与频繁的战乱在死亡线上挣扎。也许刚开始劳尔的盔甲与战马让那些人知道拥有这样华丽战甲的人不好对付,才没有人找上他们;但在时空云令三人都换上冒险者服饰,又教劳尔如何将天马封入身体中后,出现在周围的人多了起来,更有甚者甚至打起了时空云的主意。

  在目前,年仅两岁的时空云由于在神殿中长大,所以从皮肤上就可以看出他的不一般,另外也是好吃懒做的他相对于其他这个年纪的孩子要大一些而且胖很多,所以在那些被饥饿驱使吃人的眼中是最好的佳肴。似乎所有人都知道在神佑领就可以活下去,流民们统一都是往那一个方向走。也是在这一点上,时空云的嘉许让劳尔很庆幸自己这些年的努力没有白费,虽然自己不能全部救活这些人,却可以保证进入自己领地中的人不被饿死。一路上,所有的植物动物能吃的都被吃掉了,而时空云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不同而将自己的身形改的瘦了很多,那白嫩的小脸上更是被自己涂抹的白一道灰一道,不过唯一令所有人感到这一行另类的就是他们似乎不用吃东西也不用喝水。那个最大体形的(劳尔)还好说,人家一看就是个修行有成的武者,平时就那么坐一坐就可以吸收空气中的能量不吃不喝也就算了;那个瘦瘦的年轻人(图舒),似乎除了在太阳比较大的时候会用斗篷将自己遮住,大部分时间都是精神抖擞的走在三人的最前面;最特殊的就是那个大个子肩头的小孩了,看不出有多大点,也不会超过五岁的样子却没有除了睡觉就是睡觉,偶尔醒了也不过是找地方排出身体中多余的东西,但就这一点让所有人奇怪,他根本就没有吃喝怎么会排泄呢?

  “为什么他们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我?”时空云小声问了一下身体下面的劳尔,劳尔看起来似乎也很迷惑,于是三人中唯一一个主修精神系和植系的主神就用了一点小小的手段得来了上面得那些话。时空云沉吟了一下,“似乎我们是过分了许多,不过既然是修行就按正常人得来好了!”

  终于在有人找上他们之前,走在前面得图舒突然停了下来,斗篷中伸出一支白嫩得手臂,直接按到了地上,周围的人只觉一震,那支手按的地方就塌了下去,接着手上提着一串乱动的东西来到了那个大个子面前。“是田鼠?!”时空云看了看面前的图舒,只好无奈的点点头,“今晚就吃这个好了,反正在家的时候也不是没有吃过!”

  “主人,我不是这个意思!”图舒将那些田鼠抓到时空云面前问,“您难道没发现这些田鼠比我们森林中的都大个么?”说着用另一只手对那个正准备对自己的手发起攻击的生物轻轻一弹,将其击死才在地上铺上一块不知何时出现在其手中的铁布,然后指间泛其银芒,用极快的速度将那只田鼠剔成一具完整的骨架,也是在这时时空云才发现这田鼠的骨架似乎是金色的,而其内脏中则有一颗不是很大的魔力精核。“主人,也许您的身体比较特殊所以不知道您只是感觉到舒服的灵气对周边的生物影响多大,而这散布在空气中的灵子即西大陆的魔法元素物质在形成矿物被这些生物吸收不了的情况下他们就产生了变异,并不是像我们这种魔堡生物自己修行得来得能力所以他们……”听着图舒用虚空龙语跟自己说这个自然也知道他并不想将目前的状况告诉相对还没有资格成为同伴的劳尔。

  “我懂你的意思”劳尔总算知道时空云用古神语说的这话的意思了,却不会去嫉恨图舒,毕竟神之间的交流自己一个人类是不需要了解的。“也就是说这里不存在同类情意的问题,而且你似乎一直都没有发现你已经是我魔堡的中心成员,所以尽管我是你的主人,但同样将你当自己的孩子看,我不希望你为了我而背负伤害同类的愧疚。再说,身为一个一级妖族你应该知道同类之间的情意只可以定义在同样的阶层中,不同的阶层即便你总是感情用事也是没有用的对么?我的孩子,我不是要求你变得无情,只是……”现在劳尔又听不懂了,却感觉很熟悉,毕竟西大陆从前还是有精灵这种美丽生物存在的。

  “主人,图舒有时宁可永远作您怀中的宠物之一也不想变成人形与人类这种复杂的生物有瓜葛!”图舒感叹了一句后发现周围的人都像这边靠来,其中不乏有孩子和老人,暗叹一声,将铁布拖到刚刚那个田鼠洞口,从怀中掏出一把红色的晶石并激发出其中的火焰后,开始处理剩下的那些田鼠,并靠自己出色的嗅觉从周围的地下找到几种有甜味的块根开始了旅行后的第一顿饭的炮制。

  这顿饭时空云吃的很过瘾,毕竟即便是在神殿也不会有魔兽这种美味的烧烤,而最近一次吃魔兽这种生物也是在一千多年以前,所以在吃了几天辟谷丹嘴中几乎都淡出鸟来的时空云丝毫没有作为主神的矜持,足足吃掉了相当于其一半体重的烤肉才抱其一块靠的流出蜜汁的块根躲到劳尔那强壮身体挡出的阴凉中慢慢啃。劳尔和图舒也吃了一些,但大部分却分送给了围上来的那些老人和孩子。之后,劳尔在原地没有动再次开始了每天必备的修炼,而图舒则是将寻找地下生物的一点经验教给了那些人。

  直到太阳下山三人也没有再往前走一步,因为那些魔兽的精核给劳尔吃掉的缘故,劳尔需要时间来将其炼化吸收;时空云和图舒则是因为感受到前面的危险而没有继续,虽然对他们两“人”来说那危险并不算什么,但在晚上那些东西也是祸害,所以怕麻烦是魔堡成员统一的不良习性,因此除了少数几个人没有离开外,其他人继续了他们的迁移。当夜幕来临的时候,时空云自己找了个背风的地方布下一个不大的防御阵继续那总是不够的睡眠,而留下的那几人也不过是三个孩子,他们骨瘦如柴虽然很想跟随大部队继续走,但在饿了许久后突然来了这么满意的一顿他们的肚子根本就受不了这种享受,因此他们不得不留下来。

  “弗雷师父,您做得东西真好吃,这是我从小到大吃得最好得一顿了!”三个孩子中那个唯一拥有名字的马克拖着虚弱得步伐相互搀扶着来到图舒对面坐下,虽然身体比较难受却依旧回味无穷地感叹道。

  “是啊,是啊,如果我们可以有弗雷师父这样得厨艺或许可以活着到达神佑领,现在吃过这个之后我感觉就是现在死掉也很满足了!”另一个似乎被三个孩子称为石头得孩子虚弱地说。

  “嗯!”第三个是个女孩,虽然是三人中最大的,却也不过十岁的样子,也是身体最弱的一个,现在她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图舒看了看三个孩子,又看了看不知道是否是在装睡的时空云,似乎下了什么决定似的伸手挥出一道白光,将那些正在收割这荒原中灵魂的死神使者逼退,善良的他还是无法眼看着生命在自己的面前消失。

  “如果你们喜欢吃就留在我身边吧……如果你们保证自己会听话,或许……”话还没有说完,马克拉着石头接着跪了下来,“谢弗雷大人收留我们!”

  也许是感受到了什么,图舒盯着马克看了好久,突然问:“你刚刚看到了什么?”

  “弗雷……弗雷大人”原本马克想说什么都没有看到的,但突然发现图舒的目光似乎闪烁着那传说中的魔法师一般的精光,“弗雷大人,马克由于从小可以看到一些常人看不到的东西而被家族排斥所以在举家搬迁的时候那些家人就放弃了虚弱的马克,而刚刚……刚刚马克看到了您似乎逼退了那些正在收割灵魂的东西……所以我就……我就想……就想也许跟随弗雷大人我们就可以活下去,而只有活下去一切才有希望。我们都很喜欢弗雷大人那温柔的目光,就像……就像……”马克没有说完,但图舒知道他很想那些放弃自己的家人,尽管有恨却依旧怀念自己那不知道是否还健在的父母。

  “马克也是个温柔善良的孩子呢!”图舒突然看到了正在偷笑的时空云,尽管有些难为情却也知道时空云总是支持自己,便将自己的斗篷放了下来,温柔的揉了揉马克和石头那鸟窝一般的头发,“以后你们就跟随我吧,我会照顾你们的!”说完回头对身后赶来的管理这一片的死神,“这三个孩子我要了,你回去跟冥神大人说一下,就说丰饶神殿弗雷收下这三个孩子作为弟子!”那死神似乎也是魔堡的常客,图舒虽然不认识,却发现那死神居然行的是魔堡中下位者对上位者的礼节后,离开了。

  “弗雷大人是丰饶神殿的神职人员么?可是似乎没有听说过丰饶神殿啊……”马克从前的家族不是富商就是贵族,否则不会知道神殿的数量。

  “从前是没有,不过现在有了,我就是丰饶神殿的主神图舒•弗雷•时空!”

  

  

网文也能严肃讨论!

《点读》第一次下半月刊,带来更多好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