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东大陆各地魔堡的外围组织成员在事隔二十年后突然接到了魔堡精怪放出的魔堡主人出山的消息,一些内部人员自然知道魔堡主人是谁,但已经隔了这么多年,那曾经年富力强的外围成员皆已成家立业儿孙满堂了,但却知道魔堡主人绝对会是个十六七岁的孩子。

  在时空云休眠的日子里紫玉曾训练过一批魔卫队,却没有让时空云知道,但这些人的确存在。虽然只有七人,但每人的能力都可以步入江湖一流高手的行列,而且为了效忠于魔堡,他们没有家人,没有朋友,甚至连名字都没有,他们所拥有的只是代号,从零号到六号。他们的年纪在八十岁到一百岁之间,沉睡在魔堡的深处,由金参管理。今天他们醒来了,拥有了从前的意识与名字,拥有了消失半生的情感,却仍记得自己生是魔堡的人,死是魔堡的鬼,毕竟他们是受到魔堡大恩的一群人。

  “阿龙,今后就由你来充当魔堡外围成员的头儿吧,毕竟以前的那些人已经成家立业了,都已经有了无法割舍的人,拥有了那些感情的人将会为了自己的家人而放弃魔堡,即使他们不这样说,但我们却是知道的,只要他们可以严守魔堡的秘密,我们就放过他们好了,而你,是来投奔主人的,相信你也看到了,主人对我们并不像一般的主仆关系,他一般把我们这些老头子当长辈来看,虽然他的年纪可能相当于两个以上的我。你是零号,也是这群人中年纪最大的,二十年,相信没有人在认识你们这群大魔头了,那么就为了主人重出江湖吧!”金参将一张地契交给眼前那个中年人,但仔细看去,这中年人赫然是几十年前纵横江湖已久的毒谷谷主独孤龙。

  “我知道了,主管,那我们就走了!”独孤龙从莽牛的手中接过包袱,其他六人一人提着一大堆武器走向魔堡中央那个与魔域森林外围相连的魔法阵。

  * * * * * *

  “爷爷,那我们就走了,过年时我们会回来的!”风仁对着送自己等九人(八人加天火)出谷的风化龙说。

  “阿信,你就把业火送到魔堡去与你的那些同类小兄弟们共同修炼吧,还有帮我告诉金参让他找多点矿物放到我的物品空间中低层部分,还有要一些晶石供我炼器。对了,那些龙骨和龙皮就由你来将他们制好后放进物品空间就好了,这是我们所有人的尺寸!……”我交代完后带着八人下山了,沿途都设上了各种魔法陷阱,今后的一年中如果有人对这里意图不轨我将第一个知道,并酌情处理。

  将麟兽变成白马的七兄弟已经在上面呆了三天了,而天火一般是将自己曾经的坐骑取出来变成一匹黑色红眼的魔域森林特有的马里特拉兽,时空云则更甚,因为十七岁的他根本就不喜欢那种人高马大的样子所以身材一直维持在一米七左右,而且怎么看都是很瘦弱的那种。但他骑的却是东大陆赫赫有名的龙马,还不是纯龙马的那样,这是由自己曾经的坐机虚空变成的龙马,可以将吃进的任何东西变成自己的能量,而且由于现在时空云的能量比从前要小许多,所以他的身材要比一般的马小许多,但佩时空云的身材却很合适。

  要做江湖人武器是万万不能缺的,天火还好说,他曾经是火龙族的太子,所以拥有的宝剑绝对是很多,随便拿出一把来用就好了;风云七子的剑分别是以七人的名为头后加剑,如风雷的剑就是雷剑。但七人的剑用途是不同的,风仁和风慈的剑也只有他们用时可以将人杀掉,别的人根本无法使用这两把剑,就是拿在手里也会觉得有万钧之力;风雷的剑若被其他人拿的话可以将持剑人活活电死,而也只有风雷可以将那剑上的雷电控制的得心应手;风文的剑从外观上看不过就是一般文士们配的那种只当作装饰用的剑,但实际上那是一支长刀,而且是操纵黑暗的那种,原名为暗天,但却在时空云实在找不到给风文的间时将其改造成剑的样子被称为文剑,但其真正的能力却在所有兄弟的剑之上,不过像风文这种整天之乎者也的人一般是不用他出剑对手就被其他人干掉了;风海的是一把软剑,想象一下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比水更加柔软,那一定是风海的海之剑,这是一个腰带一般水蓝色的剑,但却可以变的如晶玉般坚硬可以切割各种在其能力范围内的各种物质;风的剑是没有定性的,那是风刃,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配剑,只是手上的那个隐藏在手镯里风神刺就可以让任何轻视他的对手丧生;风澈与时空云一样使用的是生物剑种,虽然那六个也可以用,但还是觉得那些植物打起架来不过瘾,而控制不好就会断,所以还是用时空云配给他们的武器比较好。风澈其实也是有自己的配剑的,但拿到所有哥哥面前那剑根本都没有一把匕首长,所以就被他一直融在自己的手中了,而这把剑也是唯一一把在七兄弟中没有用人名来命名的剑,剑本身的名字叫——心剑!

  “终于看到一个可以有客栈的地方了!”风澈叹道,的确,从封山上下来,他们走的并不是往平时家人们常走的封山以东的那条路,而是直接往东南方向走的走了三天才发现了靠近封山最近的科勒镇。而且客栈中飘出的酒香已经引起了吃了三天干粮的九人肚中的馋虫。

  把马也没有拴就放在马厩中了,然后交代伙计上几个这里有名的菜,并嘱咐相同的饭食三份给马送过去,这引起了客栈中人的注意,还没有几个人见过马不吃草而吃饭的。在客栈中也是打听消息的好地方,时空云在客栈的酒窖中找出所有有十年以上存储年份的酒以及那些闻起来酒香浓郁的酒纷纷放进了自己的物品空间,而放在桌子上的那一坛则被放入了一小块雷藓虽然可以让酒味不发散,但却不可以让自己带来的那些家伙不赞赏。

  “大哥,真是太好喝了,不知道放点别的东西进去会是什么样,就放木灵阿姨的蜜果如何?”风海在时空云没有阻止的情况下就将自己小包裹中那个寒玉盒子中储存的从木灵身上摘下的果子放进了酒坛中然后又倒进了一小瓶乳白色的木灵枝条分泌物。天火先尝了一口接着就与那七人争了起来,理由是自己从前没有喝过,而七人一定喝过许多次了;但七人在家怎么敢喝酒呢,全是未成年的少年。所以在时空云的调解下用空间术均分为九份,每人一份才将纷乱平息。

  似乎是风海低估了那些枝条分泌物的所放出的酒香气,包括时空云都低估了,毕竟自己从前喝酒是把灵药放进去加持时光术弄的满街都是酒香,而现在也不过是整个客栈中充满酒香而已。但那浓郁的香味却让客栈的所有食客都将目光定在了风海的身上,知道他身上的那寒玉盒子中的东西一定是增功圣药。虽然七个小鬼从小将这些东西当饭吃,却从不知道他们有什么用。

  从所有人的聊天中时空云知道了现在大陆上的局势,一些无聊的人在各地起兵准备建立自己的过度,虽然他们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大陆上江湖局势已经维持了几千年,平静的让时空云都认为自己创造的这个星球不会有国家的出现了,谁知道还确确实实有那些无聊的好战人种存在,真不知道是自己做的还是那个邪神二哥弄的。起兵的地方大概有五百多处,东大陆根本比曾经地球的全部大陆加起来还要大十倍左右,而且还没有算周边的岛屿。而东大陆也的确是这个混沌星上最大的大陆(不过,仅魔域森林就占了东大陆上近乎三分之一的土地,另外的三个大陆也只有东大陆的五分之四(西大陆)三分之一(南大陆)十分之一(北大陆)),而且互相吞并下也只剩下一百九十多个国家,不知道会不会再减少,但最近却听说几年的战争让一大批的武器商和武技学校成了最大的赢利人。

  “结帐,老板,这个镇怎么那么空?打仗也会打到这么边远的地方吗?”风文问正在给自己找钱的客栈老板。

  “少侠,你们可不知道啊,离这里最近的北厘城中的城主也是大陆争霸战中的一员,虽然他不敢靠近魔域森林,但作为非魔域森林地带的这里可是产战马的好地方,所以镇上的人为了保住自己的家业都迁往魔域森林的外围地带生活了。而且经过这里的江湖人士除非是名气很大的,否则都不敢将自己的爱驹带到这个地方来,每天这里都有北厘城来挣马的人啊!”风文微笑了一下看向时空云。

  “老板,那些迁往魔域森林的人就不怕被魔域森林中的怪兽吃掉?还是他们中的高手很多根本就不怕住在魔域森林四周?”时空云好奇地问,毕竟最近魔域森林的结界并没有颤动,所以那些人应该连外围都没有进,进的应该是魔域森林外的那些供非精怪类生物生存的一般森林。

  “他们顶多可以算是好的猎手而已,活了这么久我也知道魔域森林是属于魔堡的地方,所以一般人是不允许进入的,但现在北厘城的苛捐杂税比那些猛兽更恐怖,所以镇民们也是没有办法,再说他们也只是在外围的草原上打点兔子野鸡什么的而已,根本就没多少人敢进森林。最近江湖传闻魔堡复出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但如果真的复出了,我们倒希望由魔堡的统治者来统治我们,最起码那不会影响到我们的生活。虽然从二十年前开始所有的江湖人就说魔堡是邪道之首,但离魔域森林只有几百里的我们都没有受到什么伤害,而且魔堡的那个大个子还经常来我们这里吃饭,我看人看了几十年,那大个子根本就是个好人。听他说魔堡的统治者一般都在休眠根本就不会影响魔堡任何人的生活,而且他还帮我们赶走了许多次来这里征税的北厘城税官……他又来了,我来给你们介绍!”

  莽牛一进门就感觉到了时空云的气息,但也在同时收到了时空云发给自己的讯息:“先不要认我,只当是不认识就好了,不要露出破绽!”

  “老板,今天我有点急事,对了,你女儿的病需要的药我已经带来了,一天一副,吃三天就会痊愈,还有,不是让你迁离这里吗?要不我哪天不在那些税官又来了你怎么办?今天主管找我还有事,先走了!”莽牛不等老板说话就要走。

  “北厘的军队来了!快跑啊!”门外传来了呼救的声音,还有惨叫声喊杀声等等。时空云皱了皱眉,在所有人没有反应过来时莽牛已经消失了,时空云的空间瞬移。

  “爹,他又走了么?”客栈内里的房中走出一个柔弱的女子,但看模样她是练过武的,而且可以晋级二流高手的行列,现在却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击伤了,武功全废。看她的样子似乎是眼带幽怨,根本就是喜欢莽牛嘛!

  “小海,将一颗蜜果给那位姑娘服下帮她吸收!”时空云没有看门外已经要冲进来的士兵,自顾自的喝茶水。风海听到时空云的话,不问为什么直接执行。虽然老板并不希望自己的女儿被其他男性碰到,但也知道刚才放出强烈酒香的东西绝对是圣药级的药品,难道那个似乎是他们的头儿的孩子看上了自己美丽的女儿?

  “曹老头儿,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漂亮的女儿……那伤口……”来人突然看到了风海为了治伤而无意中掀起的盖在那位姑娘手腕上的伤口的衣服“原来那天的刺客就是这位小姑娘啊,来人,带走!还有,外面那些无主的马一并带走!真是好马啊!”

  “他是谁?”时空云冷冷地问。

  “他是北厘城的军师,江湖上被称为毒掌魔人的就是此人,是个高手!”老板的气势改变了,变成了一个仅次于那个满手黑色被称为军师的人。

  “如果……他死在我们手上,不知道会不会给我们扬名?”时空云现在只想知道是否可以另风家七兄弟扬名天下!但如果杀的是个高手的话,应该可以很快就传遍天下吧。

  “一定会!”老板很好奇地看着这个丝毫没有气势的年轻人。

  “那……就杀光他们吧,风!”

  “不可以近战!他身上有(毒)!”话未说完就看到了漫天绿色的光刃,因为没有人可以理解风刃的原理,所以时空云给风的身上放着一棵可以时刻生长叶子的植物,名字叫叶草,当风施放风刃时那些叶子会紧跟着风刃漫天飞舞,基本上在没有人看到的情况下就可以将大片的人杀死,而且是一叶毙命。

  “这……这是什么功夫!”没有血液的喷溅,没有人类的声音,没有感觉,平静中人们只看到了漫天飘落的叶片带走了整个城镇内士兵的生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