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哥……哥哥,我的身体突然觉得……好……热!”肖问天的反应让肖林不禁看向时空云,毕竟肖问天现在的感觉与自己被打如龙晶时的感觉一样。而时空云则摇摇头,说自己并没有往他的身体中打入龙晶。所以肖林对外敌的愤怒变成了对弟弟的关心,就在这时,其他三海的龙太子也都到了现场,自然也被时空云强行打入了精魄,而这次却被肖林看了个正着!

  “放心,那不是龙晶,所以以他们的身体还可以承受,不愧是亿万年的老龙,精魄的强横度一点都不比龙晶差,但为什么打入那么一点就这么有感觉呢?”时空云将手抚上了肖问天的背脊,将里面那强横的龙气吸了出来,形成一个龙气气团,以此来缓解肖问天的疼痛,而对其他的几个龙太子也有相同的待遇,但吸出的却是龙血。

  十分钟,就四只被时空云暗算改造的龙来说就好象过了百年,那蜕下的龙皮自然被时空云吸入了自己的物品空间,当所有人都为自己被改造后的强大而高兴时,外面进来一批龙。就在这时,时空云也在呵呵笑:“呵呵呵呵,等我把那些龙皮改造完毕卖出去后,如果可以的话我还会把你们变的更强大的。”就这句话的意思来讲,根本就是让那些刚进来的那些龙为自己提供龙皮。

  “还是不要了,我们现在的力量已经很大了,所以时空公子的好意我们就心领了!”另三海的龙太子纷纷婉言拒绝,但刚进来的那些龙赫然是天龙与地龙的人,却是被这厅中放出的强大龙气吸引而来,却是见到了七个拥有不亚于一般成年龙龙气的人类少年,和一个四海龙太子都要为之低头求饶的看起来一点力量都没有的少年。

  “什么时候海龙族要向人类低头了?而且龙族怎么可以和低贱的人类做朋友,简直笑死人了,就凭这种低级的趣味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四海龙王的?”天龙王子天火虽然用蔑视的口气说出了自己心中所想的,本以为这样可以激怒那些平时高傲的海龙王杀掉那些碍眼的人类却发现了十二双用惋惜眼神看自己的眼睛以及一个用好奇眼神看自己的少年。那是什么眼神,根本就是自己死定了的眼神嘛,而且那个少年的眼睛中自己怎么可以看到那是一种发现了宝物的喜悦的感觉。

  “你……你这个卑贱的人类怎么可以与我靠这么近?不要碰我,否则我才不管你是不是肖林的朋友……我要不客气了!”天火虽然有放出火焰烧时空云的心却发现了所有人可怜的眼神,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自己的天火无法释放,难道是因为眼前的少年?而且自己的身体好痛苦,难受,似乎是蜕皮的前兆,跟随自己来的所有龙族都有相同的反应,难道说自己要在这些敌人的眼前蜕皮,那自己不是死定了?

  天火以及带来的那些龙刚要逃却发现动都动不了,但变身的能力却没有事,于是北海龙宫突然就多出了N条火龙和土龙,让天火感到好奇的是那些海龙居然没有趁这个机会把自己杀掉,却只有那个刚才碰自己的少年手中拿着好大的一个容器在装……装自己的血!似乎别的龙都有相同的待遇,所以天火的感觉好了一点,虽然明显的感觉出了自己力量大增,却也没有现场所有人的力量大,而自己人那些火性土性的龙皮却铺了一地。当龙血不再流的时候,地上的那些龙皮龙角已经被打扫干净,而那些容器也被时空云给扔进了一个空间裂缝中。

  “你们可以走了,如果想提升自己的力量可以来找我,但一个前提,提供一千公升的龙血和你们蜕下的所有龙皮!”时空云面对着在场所有的龙,那笑容活象一个做人命生意的奸商。而所有的海龙在时空云的话后给那些闯入大厅的火龙,土龙们让出了道路。而这却让天火忧郁了。

  “主人……这里有人啊!对了,今天早晨一批我的同类请求进驻魔堡,而那些小东西只有一百多年的道行,经我观察,他们也有挟蛋同来的,还有就是我通过魔堡的各种定位系统查看,整个大陆的成年同类全部消失,似乎我现在是最大的了,虽然我只有七百多年的道行!听那些幼蛟说,早在几百年前所有成年土蛟似乎是为了赶什么盛会一般被人类全数封印了,剩下的那些幼蛟也有一大半被人类虐杀殆尽,所以那剩下的幼蛟在偶然的机会知道了魔堡这个地方就来了。”阿信说完看了看站在肖林身后的肖问天,又看了看时空云:“问题,你被剥掉多少层皮?”

  “不知道,当时太痛了,没有注意!”肖问天懊恼地说。

  “其实今天小西,小东和小南分别进化了五次,而问题只是把身体改造了一下,并没有进化,毕竟对幼龙来说进化的太多了对以后的生长不好!”时空云将那个龙气团取出扔给肖问天“每年吸收一点点,三百年后应该就可以完全吸进去了,里面我已经设定好了,不可以多吸,否则你的身体就会自爆的。”时空云又对阿信说“这是给你的精魄,是肖林的老祖宗留下的,能量比龙晶稍差,有机会你把它汽化了灌输给那些幼蛟吧!就你而言目前还不需要进化,所以最好尽快把图书馆的东西看懂。那么多书应该够你看很久的吧!”

  “那……主人,我就先回去了,还有,天玲夫人说你们如果没有合理的理由就等着挨罚吧!而作为领导者的主人你似乎是两倍!”阿信说完与其他海龙族打了个招呼就离开了,剩下了目瞪口呆的天火等龙。

  “太子,刚才那个好象是传说中的雷蛟啊,而且是紫雷天王蛟,虽然不纯,但那能力似乎在我们现在所有龙族之上啊!他刚才说的同类应该有很多吧,怎么我们这里一下多了那么多怪种啊!古书中说紫雷天王蛟的食物似乎就是……就是……”那天火旁边的老龙的话引起了时空云的注意,什么紫雷天王蛟,自己怎么没听过,而雷蛟这个名字也似乎没有听过啊。

  “食物是什么?”天火本来今天就够憋屈的了,听见自己的太子傅说话吞吞吐吐的更加生气,而雷蛟这个名字似乎自己小时候也听过,却是被父母警告见到雷蛟时一定要逃跑,否则会被吃掉,难道雷蛟的食物是火龙?那紫雷天王蛟的食物也有火龙吗?

  “就是向您这样的天火龙,天火龙与业火龙在龙族中不常见,但一般的龙族根本就不够紫雷天王蛟吃的,所以他们的食物从小就被拟订为天火龙和业火龙,而我们火龙一族,也是在拥有天火龙和业火龙时每千年就会将这两种龙都扔进雷渊才可以保我火龙族的平安,而您的弟弟业火恰好就是业火龙,而且明天就将是千年之约的最后一天,您和您的弟弟就将为了我们火龙族被雷蛟吃掉!”听着老火龙的话天火似乎看到了平时他蔑视的手下纷纷用可怜的眼光看着自己,而只有那些海龙的眼光是友好的,他们似乎已经被那几个人类改变了性格,而自己这个从前见到水龙就会杀掉的火龙似乎真的要遭到报应了,可是弟弟是刚从卵中孵出的幼龙啊,怎么可以让那么小的弟弟去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被吃掉。

  “肖林,东大陆有叫雷渊的地方吗?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对于雷渊,时空云的确是不知道,虽然大陆是自己建的,但里面具体的东西自己还真不是全都清楚。

  “在东大陆以南的火山区的中心位置似乎有一个叫雷渊的地方,听说那里的火能将火龙烧化,所以被称为天业谷,而天火这样的火龙就是从那个地方出生的,但一般在那里出生的龙卵生存的几率很小,而生存下来的就将成为向天火一样的火龙,他的能力应该是在一般火龙的五倍左右。雷渊就在天业谷的中心位置,这些东西似乎是阿信告诉我的,他说他很好奇为什么自己从那里走没事,而我们却差点被做成龙干带回来。不过当时如果没有阿信的保护罩护着我可能真的出不来了。”

  “那你去那里干吗?”时空云很想知道他们这样去那个费力不讨好地方的原因。

  “其实呢?时空公子的银蛟与我们一样喜欢收集宝物,因为知道作为龙族的我们一样喜欢收集所以为了在你找他找不到的情况下我可以替他担着,而得到的宝物平分就是我们的约定,呵呵!”听到有宝物时空云自然也很开心,立刻忘掉了所有阿信瞒自己的生气。

  “有什么宝物吗?”时空云的眼中充满了倒着的‘弗’字。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就阿信的话来说时空公子很喜欢收集龙骨,却不喜欢将龙杀死,所以他带的基本上是在天业谷里被那里的天业火炼了许久的各种骨头,而我只是带了几个从那种极阳之地中生长的极阴的水果而已,不过那个果子似乎需要时空公子将其改造后才可以吃,否则我们这里就没有活着的海龙了,将全是冰龙。”

  “这好办,那雷渊你们去了没?”时空云更关心的是雷渊中有什么东西。

  “去了,但只有银蛟自己进去了,我们都进不去,但他出来后只带了一个比我变成龙时还要大的蛟头骨出来的,别的倒没有说什么!”这句话更激起了时空云要去雷渊的心。回过头准备先把那七个小鬼送回家自己再去的魔堡带点植物种子过去的时空云突然看到天火举着一个卵全身是血的跪在自己面前,而他带来的那些火龙已经全数被杀掉了。

  “请你救救我弟弟,他还是刚出卵的幼龙,他还没有享受过这花花世界的美好生活,请你救救他,我愿意捐出我所有的一切为代价请你救救它!”肖林何曾见过自大的天火会这样低声下气的求他刚才还不屑一顾的时空云。

  “你愿意捐出自己的一切吗?好吧,我救他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算了,谁叫我这么善良呢?……—**(¥#·##·#·—(··!¥……—(·#)……(以混沌界神之名,让眼前的生物与我定下永生的仆从契约吧,我赐予其终极进化完成的永恒生命与身体、能量,直到他再次恳求我让他的生命归于混沌为止!)”时空云将大厅中那些龙的尸体存入了保鲜空间,而天火的头上的龙角消失了,变成了完全的人类模样,而头上却有一个火焰龙的标志。

  “很有意思的小东西呢!”时空云从卵壳中将那只业火龙提出来,只有一尺长的小东西,还没有学会龙语与法术以及说话,即便是表达自己的意思也只有拥有嫡系血统的天火可以明白,但现在时空云却这样将这个毫无自保能力的幼龙提了出来,让所有人都不解。

  “可是,实在是太弱小了,你们说对不对啊!灵气不足,肯定是被伤害过,而且……呵呵,居然有诅咒这种小东西的家伙存在,真是不可原谅!”所有人又一次见到了时空云生气的模样,而那强大的气息令整个龙宫都在颤抖,天火也在这时明白了为什么那些高傲的海龙会屈服于眼前的这个不知道是不是人类的主人,但的气息很怪,却绝对不是人类可以放出来的;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弟弟一直都靠自己输入的灵气生存。可是,刚才看起来还那么爱恶作剧的主人怎么会为了这样一个幼小的生命而发怒呢?他不是一直把蛟龙一类的动物当实验体吗?

  “实在是太可恶了!”时空云的气息转向了自己,而在那些气息的收缩下,逐渐的时空云的手中形成了一块比黑夜更黑的勉强可以放进幼龙嘴中的珠子。“这样的话就没有任何诅咒力在我之下的生物可以伤害到你了,而且你的能力将在他们的诅咒中变的更加强大,你的火焰将比黑暗更黑,可以吞噬一切阻挠我或对我混沌界有害的生物。”时空云的气息逐渐弱下来,毕竟一次用那么多力实在是太累了,先睡一觉在说。

  “哥哥!主人!时空公子!……”叫什么的都有,时空云却听不到了,而天火的眼睛已经湿润了,作为火龙的他是从没有流过眼泪的,而今天却……

  “这……就是人类所说的眼泪吗?为什么这世界上还有这么傻的人呢?”天火在茫然中进一步进化了,这虽然会突破时空云给自己下的契约,但契约的定制也不过是一个形式而已,所以他已经可以把自己化龙与化人用熟了。

  “你这个白痴在干什么?快把我哥哥送会家!还有,你就照实说就可以了,对了,以后你就要与我们这些卑贱的人类共同生活了!”听了风雷的话天火没有了从前的怒气。

  “刚才是我的错,今后我不会在说人类是卑贱的动物了!因为我的主人也是人类吧?他也许是个人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