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直到现在,那只妖狐才发觉这个地方除了自己身后的那群小乞丐外似乎只有莽牛和晨薰的身上有人类的气息,而时空云身上人类的气息似乎有也似乎没有,根本无法感觉,另外刑天和曲里的身上虽然可以感觉的出来,但那无意中泄露出来的灵压是自己所不能承受的,不过那个叫图舒的似乎根本就是自己的食物,而且是妖气被封的家伙。

  “谁叫他那么假惺惺的,谁知道他给我弟弟的那些食物是否是已经坏掉的没?而且只是个人类而已,我有什么好怕的,而且我发现这里居然有食物,看来在人类中生活的妖并不止我们嘛!”他把目光瞄向了图舒微笑着说,而图舒似乎也感觉到了天敌的气息修为更上一层将妖力封印强行撕裂,而施放出的妖力甚至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而将目光看向刑天。

  “呵呵,看你小子贪嘴,在当我徒弟的这段时间里却仍然维持素食,而不碰那些我故意放到你面前的肉类,所以看你还有当精怪的自觉,就全权处理,将主人送给我的那些用于泡酒的灵药给了你一些,还不错,你已经有能力突破我下的所有封印(三层)了,相信你也学会了所有我教过的厨艺,所以,今天我宣布你出师了。忘了告诉你,我和曲里都是你的天敌,而曲里同时也是那个家伙的天敌。”刑天微笑着将几个小护身符交给图舒,带着这个所有修为在我之下的精怪都不可能伤到你的。

  “师……师傅!”图舒感动地跪在了刑天的面前,而妖狐见没有人理他便将攻击集中在了在他看来最强的曲里身上,但所有的攻击都被吸收,就是那攻击的法器也被曲里吸了过去,无奈之下他决定用所有的功力自爆然后让这个城中所有人都为自己昏迷不醒的弟弟陪葬。

  “妖……妖怪!”晨薰用颤抖的声音看着眼前本来长相清秀的男孩逐渐变成了一只一米多长的银狐,他第一次看到妖怪变身,所以害怕是必然的。

  “不过是千年修为的小妖怪就想在时空主人的面前班门弄斧,想自爆是吗?那你自己自爆好了,你的弟弟正好可以做成一盘狐肉当午餐。”刑天的法器炀天将妖狐紧紧地包了起来,而在同时妖狐也感觉到里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突破这个法器,即便是自爆了也不过是自杀而已,元神都逃不掉,遂放弃了自杀的念头听候那个笑吟吟的年轻人的发落。

  “不爆了么?小狐狸,就你看来曲里是这个屋中最具攻击性的吧?”妖狐点点头,“那是因为他是你的天敌的缘故,对了,忘了自我介绍,在下就是当今世界上公认的邪道之主——时空云。呵呵,其实就我现在这个身体的年龄而言在下只有十七岁而已,这里虽然他们给我叫主人,但修为最高的却是我身后的莽牛,他虽然是人类,不过却是跟我时间最长的也是我的第一个仆人,所以就万年的雪蜥蜴刑天和万年的蛇精曲里来说还是莽牛是最强的。”刑天对时空云的话深信不已,因为他根本就是在莽牛到雪山上采集植物标本的时候捉回来的,曲里则是莽牛从一只鹏精的口中救下的,所以他们都公认莽牛是魔堡中紧次于金参的人物,并从不把他当成人类来看,而且目前已经近六十岁的莽牛却仍像刚进魔堡时的样子。

  “从小到大吃过不少的其他妖怪吧?”时空云将刑天的法器收起后问。

  “恩!为了更加强大,我和弟弟都吃过许多,我们的妈妈是被其他妖怪害死的,所以我们要报仇就要变的更加强大!”妖狐老实地说。

  “报仇?!那你们混在一群小乞丐中算什么?难道不知道人妖疏途吗?虽然几乎所有的妖灵修行都是为了将来可以变成人类的模样在人类社会中生活,但凭你的能力根本就可以变出钱财来让他们过的很好,为什么不这样做呢?”时空云好奇地问。

  “因为妈妈在死前曾经为我和弟弟预言过,只有生活在人类的小乞丐中将来才有出路,否则只能被那些比我们更强大的妖灵吃掉,而妈妈在死前也要我们把她的元神内丹交给一个叫时空云的人,我想就是您吧!”妖狐的手里取出了一个次元袋,那是只有魔堡的妖灵才拥有的东西,并且按等级(共七个等级:终极的大妖怪,银色,下面从一级到五级依次降低:金红、淡金、金粉、亮蓝、亮黄,最后一级是金色)的不同,次元袋的颜色也不同,那是一个亮蓝色的小布袋,时空云突然想到了在千年前那个离开的银色金眼头上有一撮火焰状毛的妖狐。

  “你们的妈妈叫……叫……金炎丹?”时空云基本上知道魔堡中每一个精怪的名字,更何况是那个被自己一手养大的天生就是银色金眼的小狐狸?

  “您还记得我们母亲的名字?我母亲说魔堡的主人知道魔堡中每一个精怪的名字,而她……她说……如果有一天我可以见到您,让我叫您一声外公。”妖狐说着哭了起来,而时空云的眼睛也湿润了“我一直是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儿女啊,为什么他们都那么怕我呢?孩子,告诉我是谁将你母亲杀掉的?”时空云感慨而愤怒地问。

  “神……他说他是神!西大陆来的神!我们的父亲是一只修为很浅的雪狐,为了让我们先离开,他是被那些自称为神的使者的人给活活杀掉的,那时候妈妈刚产下弟弟,修为还没有恢复,但才过了几年没想到就被那个家伙给杀了,在我们的眼前将妈妈给……”小狐狸的话没有说完就感觉到了大地在震颤,四周的气已经非常的紊乱,时空云的眼睛已经变成了红色,背后的能量长翼也已经显现了出来,因为愤怒,时空云的这个身体开始进化了。

  “竟然敢动我的人,呵呵呵呵,这个世界居然有自称为神的人,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时空云的长翼在笑声中变成了实体,黑色的头发几乎在瞬间变成了冰蓝色,整个混沌界在颤抖……

  “外……外公!”小狐狸说话时突然看到了那个杀自己母亲的神就在身边,而那个家伙还未反应就被时空云给吸到了自己的面前,然后一片一片地撕碎了。

  “孩子,要记住,魔堡的后继者是不可以在成年后流眼泪的,所有的仇要用仇家的鲜血来祭奠!”时空云说完再次晕了过去,而四周则已经站满了比自己强大许多的妖怪。

  在小狐狸从发愣中清醒过来时,地点已经换了,不是那嘈杂的大街上的饭店,而是一座非常安静的城市。他所在的位置是城门外,那些小乞丐和已经醒来的弟弟也在,四周的森林显出了白天所不应该没有的诡异的静谧。城门很大,而且那金属的光泽一看就不是一般的精钢或其他金属,对于金属仅知道钢铁铜铝金银的小狐狸自然不知道这城墙是合金的。城门外不同于森林外的那些城,这个城根本就没有看到城门在什么地方,而且根本就没有什么城卫。“你叫雪炎吧?”一声听起来很温柔的声音打破了森林原有的宁静突然出现在了小狐狸,不,他的名字的确叫雪炎而弟弟则叫雪丹。声音出现在毫无防备的雪炎的身后,但拥有千年修为的他的确是没有听到有人走近自己的声音。

  “不要害怕,在下是时空殿下放在这风魔城的仆从,这座天衣山的守护者的首领,暗精灵王夜宁!”说话的人终于显现除了自己的身形,一个有大约一米七五全身被包裹在黑色不知道什么材质的衣服中的眉目清秀的年轻人。“主人叫我接你们过去,包括那些小乞丐,你们也将与我一样成为这风魔城的第一批进驻者!”

  怀着好奇心,雪炎带着一干小兄弟跟着夜宁走进了本应有城门的拱门。这是什么样的场景啊,里面完全没有外面或北厘城的建筑风格,这根本就是从没有见过的嘛!那洁净的街道让所有的孩子都为了不使自己脏脏的鞋子将它弄脏而脱下鞋提着走。四周那造型独特的是路灯,远远看去一个大型的喷水池广场矗立在正对城门的位置。四周也没有那种用木头做的小屋,全部是用石头垒成的建筑,远方那座看起来直插云霄的建筑上似乎有三个字“图书馆”。对于这跨时代的产物,雪炎没有像其他的小兄弟那样激动兴奋,因为他从母亲那里知道时空云根本的身份就是这个世界最高的神氐,那远长于现在的智慧是所有精怪所不能比的。

  “夜……”雪炎对于这个不知道年龄的家伙实在不知道该叫什么。

  “叫我夜宁就好了,我们年纪差不多大!”夜宁友好地说。

  “夜宁,你知道外公叫我们来干什么吗?”雪炎实在是不知道是否该在外人面前提时空云这个名字,特别是对时空云狂热崇拜着的生物面前。

  “你是指时空主人吗?其实时空主人对任何比我们高一辈或两辈三辈甚至更长生命的生物都是当作孩子看的,但我们却要给他叫主人,即便是我那已经三万岁的爷爷见了主人也是恭恭敬敬。我们暗精灵是先这个世界上的其他精灵而存在的,与那些树精灵和其他元素精灵不同,我们暗精灵是从生于神兽阿时的,所以当主人创造出这混沌界时,最先降临的是神兽阿时,然后他将属于暗的精灵带到了这里,虽然数量不多,但有光就有暗,从此,我们暗精灵就在这个地方繁衍生息了。而在主人还不是神的时候最喜欢看的书莫过于那些灵异魔幻以及关于暗杀者的小说,因此这个星球上所有灵异与魔幻类小说中的东西得到了诠释。”说到这夜宁指了指自己说了两个字“魔幻”,又指着雪炎说了两个字“灵异”,接着说:“其实作为精怪的你们还有那些道术什么的是属于灵异类的,而我们精灵则属于魔幻,对于暗杀者就莫过于忍者了。就是这个风魔城也是为暗杀者而建的城市,不过,那些暗杀者多半是从属于魔域森林中的魔堡的,他们与我们一样是守护这魔域森林以及里面精怪的守护者。但守护者已经不属于人类,暗杀者却是属于人类的,所以你的那些小兄弟将被训练成成功的暗杀者。而你和地弟弟将被送进月海湖修行将来成为强大的妖怪。”

  到了一个似乎是工作区的地方,两个与夜宁装束一样的人对夜宁敬了下礼(将左手五指并拢放在右胸前鞠躬三十度或点头都可以)用一种雪炎听不懂的语言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大堆话后,夜宁说了一句然后带一群人进去找了一个休息室一般的房屋走了进去。

  “我们先在这里等着就好了,你的那些小乞丐兄弟是第一批将训练成暗杀者的人类,一会其他的人到齐了后就可以将你们一起带去交差了。现在时空主人正在开会,不用担心,时空主人的那次晕倒是因为进化所需的能量太大的缘故,现在已经恢复了。”

  似乎过了很久的时间,当雪炎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黑夜了,自己倒在柔软的床上,而守在床前的人除了夜宁和弟弟外还有一个居然是……

  “妈……妈!”

  “哥哥,妈妈回来了,妈妈被外公医好了!”听了弟弟的话和看着夜宁脸上的笑容,雪炎实在是不相信眼前的女子会是母亲,虽然一切是那么的相象,但只剩下内丹和破碎元神的母亲怎么可能复活呢?

  “不相信是吗?”时空云的声音从耳边响起“我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重组更何况是一只只有五千年道行的妖狐?不用怀疑了,她的确是你的母亲!”

  “妈妈,你知不知道我好想你,我带着弟弟独立地生活了七百多年,有好多次差点被其他的天敌吃掉,妈妈,我真的好想你!”雪炎不在怀疑地大哭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