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也许是每个时代与星球的大学的通病,在东林大学也有着一些灵异方面的传说,而对灵异感兴趣的人也大有人在,虽然知道高远与时空云是灵媒的人并不是很多,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的人去管他们而自己来钻研那些所谓的灵异方面的事情。

  在东林大学的校图书馆中,不论白天还是黑夜,总有那么一个地方没有人去,而那曾经去过的学生也会莫名其妙的失踪,对那些好奇心强的人来说是在是很好的餐点。而时空云并不知道那些,所以经常在那个地方晃,而知道那个传说的高年级的学生则都很奇怪这件事,所以只好调查时空云,同时那些曾经被已经离开学校的学长警告的高年级的好奇心出奇的强的学生则开始着手调查那个地方,于是没几天的时间大二及大三大四就死掉了许多人,但时空云仍然没事。

  “你是时空云吧?”当时空云傍晚从图书馆出来时,一大批的高年级的师兄师姐挡住了他的去路,其中一个似乎是校学生会主席的叫东骅的家伙出来问。

  “是啊,不知道各位学长学姐在这里迎接在下有什么重要的事吗?如果没有请让一下,否则食堂就没有地方了!”时空云微笑了一下说完就想从没人的那一边离开,但却有人上前堵住了去路,似乎是个学体育的比自己高许多也强悍许多的学长。

  “为什么你没有事而他们却死了?”一个女生吼叫着想上前打时空云却被别的学生拦住,而那些人的眼中赫然存在着杀气与恐惧。

  “什么死了?最近学校中有死人吗?什么时候的事?在下最近太忙没时间理会这些事也从没有人告诉我那个什么传说,而你们似乎是想先看着在下那不知死活的笑话吧?怎么?我说的不对吗?而你,你是从前所谓灵异社的社长的孩子,也同时是高远爷爷的下属,你有能力看到一些不为人知的东西把?”时空云对着那些比自己高大许多的人丝毫没有畏惧的模样,而且还步步紧逼着东骅,“为什么我和高远来的时候你没有告诉我以及我们这一级任何一人那所谓的传说?我想你是想让高远来这里趁机借这里的灵异来把高远干掉吧?”

  “没,没,我没有!”东骅看着众人询问的目光惊叫道。

  “既然你们那么好奇我为什么可以在到那个传说之地而没事,那我就告诉你们答案好了,我想东骅学长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时空云将一个青色的宝石从脖子上摘下来,看着东骅那不相信与询问的眼神接着说,“你猜的没错,着就是魔界地七层的魔王的守护!这是由青魔王的血肉化成的,而所有带这中东西的人一般没有什么灵界的东西敢接近吧?这也就是我为什么没有被袭击的理由!不用一副你们想要的模样,可以告诉你,这中东西全世界只有一块,而高远的比我的稍差,他的是黄绿色的兽王晶!”时空云很满意东骅的模样,那是吃惊的样子!

  “对了,还有一件好消息告诉你们哦,灵异社曾经说那个地方是魔界的入口,这见事他们说的没错,不过对于失踪这一说似乎是灵异社搞的鬼哦,你们的传说是凡在那里看书的学生一般都会在三天内莫名其妙地失踪,对于这一点我想他们说的没错,不过我记得似乎在同样的几天以后那些人就会被送回来的,而且那里通的不是一般的魔界,而是被称为灵界的魔界第四层,通常只要不是罪大恶极的人都会被灵界使者遣送回人界吧?这一点似乎灵异社的人没有说,而且为了制造效果他们似乎把那些回来的人都搞丢了不知道是否有这件事呢?”时空云问满脸恐惧的东骅。

  “不,不可能,你怎么知道?”一句话就漏了底。

  “看来你是招了,其实呢,如果你不招我也有办法,但那种办法就是把你送到灵界一趟,现在看来是用不到了,前面的所有都是……呵呵,猜的!”时空云微笑道。

  “为什么你可以猜到那些事?”东骅见隐瞒不了也只有露出自己真正的实力以防引起的众怒而带来的暴力事件。

  “因为……因为我和高远在灵界被称为远云组合,我们可是最强的组合哦,虽然高远有点菜,不过因为我们经常在小白那里吃饭所以灵界的朋友都认识我们,所以了,有些事都是那些朋友告诉我们的,还有……不要对你自己的实力太过自信哦,不知道你是否认识这个呢?”时空云的肩上出现了一个只有东骅和他自己才能看见的血红色幼童。

  “没想到连幼魔你都可以弄到,但你说了这一些都是你自己在说,为什么大家要相信你呢?说不定做这些事的是你!”听了东骅自信的声音一些人开始倒向东骅那边。

  “那你如何做才可能让大家相信你不是那个杀人不眨眼的白痴灵异社社长的孩子呢?还是你可以知道那些人的下落呢?”时空云问。

  “我可以召唤出那些死掉的人的灵魂来证明我的清白。”东骅自信满满地说。

  “我可以召唤那些所有失踪的人来证明你不是清白的,呵呵,你先召唤好了!”时空云微笑道,但东骅的脸却已经变成了铁青色。

  “不行了是吗?以青魔王之名召唤灵界宪兵!”时空云刚说完身边就出现了许多的身着盔甲的战士,“灵界特等宪兵队队长及属下三十人参见云少!”当东骅见那些从前都是高高在上的灵界宪兵都是跪在时空云面前时脸色变的更难看了,但他仍坚信自己没有失败,因为从前失踪的人是他父亲亲手干掉的,所以他不认为时空云可以用‘逆时空重生’咒,因为那个咒语不但会耗尽施咒人的生命力甚至灵魂都不见得是否存在。

  “将那些从前迷失灵界的人给我弄出来,我想小黄不会随便就将人干掉吧?而且我只要所纳星上迷失的人!”时空云刚说完面前就摆满了一个个面色发青却一息尚存的人,虽然事情已经过去的很多年,那这些人却没有一个变老的,时空云知道,这些人是被黄魔王刚从灵界养生池中弄出来的,但如果不立刻救治的话仍会死亡。

  “以青魔王之名,自然界的万物啊,将你们的生命分出一点给予我眼前这些即将成为怨灵的人们吧!”时空云刚说完,不论是否是灵媒都看到了四周的植物上都出现了一个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光球,同时将时空云面前的人都包裹住后那个灵界宪兵队长又将一个盛满水果的大包交给时空云,但时空云却适意他们给那些人服下。

  “这里……这里好面熟啊,这里是……东林大学图书馆?!这位同学,请问这里是否是东林大学的图书馆?”最先起来的一个是个看起来很年轻很帅气的不知道多大的人。

  “不错,这里是东林大学图书馆,而且现在是圣兰历4251年12月21日!”时空云回答完后突然发现那些人的眼中充满了恐惧,而那些眼光的焦点赫然就是东骅。

  “东……东狂,呵呵呵呵,没想到我没死吧?没想到你居然仍这么年轻,4251年,二十一年啊,我整整在那可怕的地界生活了三十年,你……我曾经的老同学老朋友……”看来这个先醒来的‘年轻’人非常激动,而他的眼中没有恐惧,全部的都是愤怒与杀意,“我知道你喜欢小中(东骅的母亲),我何尝不是呢,而且所有人都知道小中是我的未婚妻,当你知道她喜欢的人是我以后居然打开了灵界大门将我推入,也许你不知道,本人也是灵媒,本人是高家的后人——高环!你以为这样就完了吗……不,不对,你不是东狂,快说,你是谁?为什么长的那么像东狂?”

  “东骅的父亲好象是叫东狂哦,而且他的母亲似乎是叫……居中!”一个高大的男生出现在时空云的身边,“还有,刚才这个家伙是否是说他叫高环?不知道是否认识高奇声和高达呢?”是高远的声音,而那个人的眼中充满了悲哀与温柔。

  “高奇声是家父,高达是家弟不知道你是……”

  “在下高远,高奇声是家祖,高达是家父……大伯!”高远的声音充满了激动,他走上前看着与自己模样相似的高环一把抓住高声叫到。

  “还有一件事哦!大家可以尝一尝这个是酒哦!”时空云将一个酒坛打开将里面的酒分小碗给众人尝过后又舀出一小碗然后倏地东骅的手就出现了一串血珠因为太少而时空云则将用力一挤那血珠滴进了酒中,而高环的手亦被时空云划破并将酒杯中的现况用大屏幕放到了所有人的面前。

  “融……融了!?”看着东骅一脸的不可思议,时空云微笑到:“没错,你的真正父亲是东环,而你则是高远的大哥,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直没有伤害你吗?就是因为你的血统与高远一样,所以我期待你们相认的一天。东骅,不,应该是高骅,你的本性是善良的,但却被东狂所污染,你一定想知道这是为什么吧?如果你不信你可以问你母亲,我想东狂一定告诉你你母亲已经死了吧,事实上呢东狂爱你的母亲到痴狂,所以他没有必要伤害你的母亲,但你就不一样了,他早就知道你是高环的儿子,之所以没有杀掉你也是因为你母亲以死相逼,不过……现在你一定感觉到胸口很痛吧?”时空云一个风刃将高骅的衣服粉碎,他的胸口上赫然长着几个似乎是活物的东西。

  “因为你的灵力东狂根本没有想到会是比他还要高许多,所以为了靠你来增长他的力量他在你的身上种下了这个一层魔界的低等魔物吸灵怪,是不是每三年你就会昏迷一次呢?那就是因为他要将这个东西的成年体切除顺便放上更多的幼体。”时空云刚说完高环就要上前将其砍下,虽然在灵界沉睡了二十一年却丝毫没有减弱他的灵力,而此时的他手上瞬间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灵力刀,却被时空云拦住。

  “你这样救不了他反会害了他,要救他只有一个办法就是要他的嫡系亲属将自己的灵力掺和着血液流遍他的全身,而自己灵力的集合点心脏亦要给那个被救的人,这样才可以使那写小魔怪因过量而爆体而亡。”听时空云刚说完高环二话没说就将手叉入了自己的心脏处,显然他是一个有着高等修行的人,所以他的全身的灵力早以凝成了一个灵珠,当高骅全身的魔怪都被消除掉时,宪兵带来了一个面色苍白的少妇,而高骅认识,这就是他的母亲居中。

  “你来了么?”将死的高环柔声问。

  “我来了!”居中轻声回答。

  “我知道自己可以再见到你,见到我们爱情的结晶,我一直都知道……”话没有说完高环便将手结成一个莲花点到了居中的眉心“我解脱了,你也解脱了!”说完就……

  “大伯(爸爸)——”高远和高骅同时叫道。

  “是啊,你解脱了,我也解脱了!”居中的话刚开始仍是那么的轻声,但后来却变成了怨怒的嘶吼“我也解脱了,哈哈哈哈,我也解脱了!”居中嘶吼着身型已经超过了从前的两倍大,头上的两个尖角闪着寒光,而那恐怖的身型时空云想起了赤魔的一个离开赤魔殿万年的幼魔赤寒。

  “没想到啊,小中居然是魔变的,呵呵……!”声音从空中传来,但很快消失了,因为赤寒的灵力显然已经因为悲伤而进化到了第三魔界,也因此可以将东狂轻而易举的干掉。

  “赤寒!”一个声音叫住向市区方向走的赤寒,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赤寒凶恶地问。

  “呵呵,因为我是紫衣啊——”似乎是感受到魔气与高远悲伤的紫衣六人出现在赤寒的周围。

  “宪兵,我们去灵界!”时空云捉起没有了气息的高环,高远捉住了高骅,而紫衣捉着赤寒与宪兵同时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