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在通往东大陆的特西西里山群上空,蓝羽好奇的看着那个身带数把剑的少年。前面是许多不知名的野兽,野兽的中间护着一个小小的羽族,而那些野兽身边已经聚集了许多受伤的野兽,最多只有重伤的却没有一只死亡,蓝羽知道那些是羽族中最常养来给自己在陆地上护身用的地行羽兽,但那个少年肩上的那把黑色有点发紫的剑怎么那么面熟呢?

  “你这个魔族为什么要到特那西大陆来?还带了那么多魔兽是不是想入侵人界?”少年正是修行中的阿忠,但魔族给特那西的人太多的噩梦了,所以即使没有见过魔族袭击人类的人类也会将那些魔族虐杀。

  “没有,我没有!为什么魔族不能到特那西大陆?大陆又不是你们人类建的,是伟大的时空神建立的特那西空间,而特那西空间与魔空间是平行的同样是伟大的时空神大人建立的,我们魔界就可以让你们人类进为什么特那西不允许魔族进呢?还有你见我伤害过人类吗?”那个羽族的小少年是蓝羽认识的现任羽族的少族长之一,名字叫小义,是蓝羽很喜欢的一个羽族的孩子。

  对羽族中的人来说,如果可以被使徒或时空神看中将给家族带来莫大的荣誉,而也是为了让使徒看中所以羽族的族人一般到了少年时就要到特那西历练三年,如果有成果或幸运的话就会被选入新一代使徒的行列,虽然魔空间每五十年才会选一次使徒,下位或新入选的使徒也将听上位使徒的教导,但仍有大片的魔族少年参与这十年一次的历练盛会。

  “小义,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怎么可以到人界来还带那么多的羽兽?”蓝羽温柔地问,同时出现在两人的中间。

  “参见蓝羽大人!”小义自然是认识蓝羽的,因为总的来说他是由蓝羽看大的孩子中的少数几个深受蓝羽喜爱的孩子之一。

  “还没有学会把自己的气息隐藏起来吗?”蓝羽遣散四周的羽兽帮小义将翅膀收入体内,仍然温柔地说。

  “谢……谢蓝羽大人!”小义的功夫是蓝羽一手交的,但他的经脉似乎有点问题,所以功夫是都会了但用出来就没有那个威势,所以他的翅膀也是羽族同龄人中唯一一个不能收放自如的。

  “怪不得呢?这么小就有圣剑士的能力果然不是纯人类!”蓝羽看了看阿忠说,“也难怪与小义无法和睦,原来你是圣族的人!不知道这剑是谁给你的?居然可以成为新的忠之使徒!”蓝羽随手一吸就将阿忠身上的忠之剑吸到了自己的手中打开看了一下又扔回阿忠的手中。

  “你想拜的师傅是不是一个大约这么高,全身是紫色衣服的冷艳女子?”蓝羽好奇地问。

  “不是,是那个女子身边的时空云师傅!”阿忠说着看蓝羽那似乎嘲笑的眼神更加生气。

  “时空主人是不收徒弟的,而能给你这把剑的也只有紫玉,看来你还没开窍,怪不得不能打开这个忠之剑呢,小义或一般羽族的魔族都是可以随意打开这把剑的,但只有你才可以在打开这个剑的封印后发挥出忠之剑的最大能力!忘了告诉你,时空主人的使徒中只有一人是人类,别的人包括即将成为你师傅的紫玉同样是魔族,但他是第八层的紫玉魔王,不知道你知道这个以后是否还会想拜她为师呢?”蓝羽说完更加蔑视这个不懂众生平等的圣族少年,同时取出了一片自己的羽毛。

  阿忠还在思考中,而蓝羽已经开始了整理自己身上发亮的深蓝色羽毛,随着地上飘落的羽毛数量的增多,蓝羽身上的羽毛更加耀眼,而地上的那些则被罩在一个亮深蓝色的大球中逐渐的抽出一根根的亮蓝色毛线。毛线在羽骨的织缠下逐渐成为一件亮蓝色的毛衣,而那些羽骨则被聚在一起变成气体均匀地撒在毛衣上,蓝羽将双羽中最长的一支羽连血取下时小义发出了悲伤的叫声。

  “蓝羽大人……”

  “小义,没事!”蓝羽说完双翼已经又长出了一根更美丽的羽毛,她把拔出的羽毛悬浮在举起的双手之间手中的蓝色火焰缓缓地焚炼着那根长羽,“小义,把你最长的羽毛给我。”

  蓝羽刚说完,小义就毫不犹豫的将自己的羽毛拔下,带着一大片血肉,也许是没有功力的原因,他的羽毛似乎格外难拔,别人的羽毛在拔下时顶多羽毛尾带点血,而他的却可以撕下一大片血肉。他的与蓝羽相似的兰色(淡蓝色)羽翼上粘满了流出的鲜血,而蓝羽则怜惜地将一束蓝光罩在了小义的身上然后继续炼着。

  “好了,小义,今后这个兰色的义之剑将是你终生的兵器,这个小剑是你的羽毛和着我的骨羽炼的,就在你没有能力使用义之剑时用吧,就取名叫义骨好吗?”蓝羽带着点点的疲惫温柔地问。

  “好……好,谢……谢谢蓝羽大人!”小义的羽毛也成了深蓝色,虽然没有蓝羽的蓝但已经比从前蓝多了。同时蓝羽不惜损耗自身的功力用来修复改造小义的身体,使小义现有的功力已经超越了圣剑士达到了神剑士的功力。

  “小义,受封!”听见蓝羽的话小义激动加感激的虔诚的跪在了蓝羽的面前。

  “我——蓝羽·时空,

  代表羽族的神——时空神主人,

  受予星羽族义·星羽成为

  第二代羽族使徒之义之使徒!

  将你的生命与灵魂

  永远的奉献于我伟大的神

  时空主人!”

  蓝羽将一个代表时空云标志的羽族使徒标志烙在了小义的左臂上,然后销毁手中的烙印模子,温柔的拍拍小义的头说:“今后你就是二等使徒了,当我们八使徒离开时你将成为魔界羽族的大祭祀,但使徒是不排除婚嫁的,所以如果你看中了哪家的小丫头可以告诉姑姑(在非正式场合蓝羽一般喜欢那些小羽族给自己叫姑姑),姑姑可以带你得到时空主人的祝福!”蓝羽见小义看向正在思考的阿忠。

  “我想我还是需要历练,谢谢您,蓝羽使徒大人,我想我不久就可以适应的!”阿忠微笑着将手中的忠之剑拔出了一半后却在也拔不出来,而小义则是可以轻易的把义之剑拔出却没有能力使用。

  “小义,你的功力的确是已经达到了神剑士的程度,但你的身体并不能承受这中力量,所以你要与阿忠一同历练,同时增加自己的肉体锻炼,你看你,小细胳膊小细腿的怎么像个羽族战士?加油吧?姑姑在东大陆最靠近特西西里山的定山城等你!阿忠,小义没有一点江湖经验麻烦你照顾了!”蓝羽拍了拍阿忠的肩笑着说完尖啸一声展翅消失在两人眼前。

  ……

  “走了,呆义,我们还有三座山就到定山了,终于可以拔出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忠望着眼前的三个山峰高兴的长啸一声向前飞奔而去。

  “跑的好慢啊——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小义边飞边唱着轻快地飞在阿忠眼前不足一米的地方。

  经过一年的历练,小义逐渐变的粗壮了一点,但看起来比阿忠还是略显柔弱,而阿忠则练的与一般书生无异,虽然他们都很努力的在锻炼,但却无论如何也无法把自己练的五大三粗,怎么看都是书生的模样。小义已经可以轻而易举的使用义之剑而义骨则用的更好,阿忠的剑也只剩下忠之剑和一把不知道从哪里拣的似乎是凭空出现的可以自由伸缩的枪。

  “看你那么瘦弱还不下来陪我跑,小心我告诉你的蓝羽大人!”小义听到了蓝羽的名字也不得不下来跟着跑,但实在是太轻松,即使收了翅膀,风元素也很高兴的围在小义的四周让他跟本就不需要跑只是飘就可以赶上阿忠的速度。

  “你们魔族都可以使用魔法吗?”阿忠又跑了一阵,停了下来好奇地问。

  “是啊,所以我们根本就是天生的魔法师,但我是例外,我可是取得了风神契约才可以这么无限的运用风能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风神怎么会想与我签朋友契约?!”小义纳闷地想三个月前那个全身淡蓝的看起来飘逸而美丽还没有男人味的男子怎么可能就是风神。

  “我不是也被那个叫火星的家伙强制签约吗?难道就因为我们是时空神的使徒?”阿忠举手一个小火星发出打中一个扑上前来的魔兽。“看看,看看,为什么人家的都是火球而我的却是火星?”

  “你的烧烤技术真是越来越好了!”小义在魔兽落地的瞬间用风将肉悬浮在空中并用风刃将肉分割好后大口吃起来。

  “那里有人耶!”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让忠、义两人同时取出了武器。

  “两个孩子?!居然会在特西西里山中?”说话的是个看起来很和善的老人,而另一个声音则更显惊奇“老杂毛,看看,快看看,这是赤甲兽哎!真的是未成年赤甲兽!”忠、义二人则更惊奇,特西西里山中那么常见的魔兽在这里居然这么被人看中。

  “孩子,这个赤甲兽是你们杀的?”那个看起来是书生一般的老人问。

  “是他!”小义指了指阿忠,然后指着自己说:“是我把他们分割的!”

  “也就是说这两个孩子中的任何一个都可以单独将这个未成年赤甲兽给杀死?!那就是说,他们……他们的功夫……两位小友不知道为什么在这特西西里群山中啊?”那个武士打扮的老人笑着问。

  “我们的师傅让我们在这里历练,然后到定山城去找他们。”阿忠说着指了指西边 “我们是横越特西西里山脉过来的,现在看看大约再有半天就应该可以到定山城了。”

  两个老人已经吃惊的无以复加,而他们身后的那个女孩则警觉地看着小义,突然冒出一句:“他是魔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