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昆仑帝国的国都昆吾城,时空云和紫玉各背一个小包裹手中各提着几捆剑努力的在寻找武器铺,由于这些剑在时空云看来都是失败产品,所以既然在堡中占地方还是处理掉的好,而自己也正好出来向找找看有什么老魔头啊什么的顺便带回去。

  “紫玉,我们找个地方先吃饭吧,都吃了那么长时间的草药还是吃点东西比较好。虽然不吃也没有关系,但那样的话似乎太引人注意了!”时空云低声说。

  “好的,公子!”两人来到城中最大的酒店,先来了两斤花月酒(昆吾有名的酒),然后将包裹中一个小盒子取出将几个充满清香的参果放进酒中又将手盖住酒坛当松开手时酒的浓香弥漫在整个酒楼乃至大街上。

  “公子,您又用能力了吧?”紫玉平静而有点责怪地问。

  “这样不是比较好喝吗?”时空云嘟囔道,原来为了能让参果彻底化在酒坛中时空云顺手就将酒坛中的酒瞬过了百年。

  “好香啊,酒虫又出来了,出来了,老板啊,你这里有这么好的酒怎么不拿出来给大家伙尝尝而自己独吞哦!”一个老头晃晃悠悠地想到时空云的身边抢酒,虽然他的确得手将酒坛抢了过去,而里面的酒却早以被时空云喝光,剩下的一点点酒滴被老头倒了半天终于流到了嘴里引起了他更盛的抢酒之心。

  “小子,那坛酒卖给小老儿我如何?”老头上前问。

  “不卖!”时空云干脆的话令老头搓搓手,干着急,看着时空云一杯接一杯的喝着老头像下了狠心一般准备搬起酒坛就走,但那小鬼身边的女子似乎可以让身边的气流随自己而流动老头一看就是高手,却也不敢随便动手。

  “小老儿用这本《迷踪秘籍》来换可好?”老头终于狠心将怀中的书拿了出来,这样等于向所有人展示出了他的身份是丐帮最高领袖帮主的师叔醉丐千杯酒。

  “不要,也不换!”时空云初上江湖自然不认识他所以不换!

  “小子,不要给你脸不要脸,醉丐前辈要你的酒是你的荣幸,你……”时空云身后的家伙还未说完就被冻了起来,而时空云的手臂上迅速出现一红一白两个光环。

  “你们想喝,那就进去喝好了!”光环听罢迫不及待的进了酒坛,也在醉丐青色的脸色下将所有的酒都喝干。

  “老板,开一个房间,有独院更好!”紫玉说着将桌上的兵器一提就要离开。

  “小……小子,我能不能看看你的那个手杖?”醉丐突然眼睛一亮道。

  “要买的话随便看,紫玉你先去看看房间!”时空云说完就将自己的包裹给了紫玉也将紫玉手中的兵器接到了自己手中。

  “你是说这个吗?”时空云将一根紫色的手杖拿了出来问。

  “是……是的,就是这个!极品啊,真是极品啊——你卖吗?多少钱都行!”老头激动地说。

  “看你是第一个买主就不要钱了,你把你刚才的那本书给我就好了,怎样?”老头听完迅速将书给了时空云而书则塞到时空云怀中生怕他反悔一般飞出一丈多远。

  “你跑那么快干吗,我又不会抢回来,你回来,这样拿走是不能用的。”老头一听要他回去跑的比兔子还快,但时空云念了句不知什么咒语,手杖就回到了他的手中,老头跑着跑着见手中一轻,迅速向回赶,发现手杖却已经回到了时空云手中。

  “不是叫你不要跑吗?你这样就把手杖拿走也不过能发挥它的一半能力而已,把手伸出来!”老头听话地将自己的左手伸出就感到一痛,缩回时却发现手已经破了。血滴在杖上杖也在同时发出一阵毫光,“你叫什么?”时空云问。

  “千杯酒,一千两千的千,酒杯反过来就是小老儿的名字了。”老头说着看到时空云手中出现的小刀将自己的名字刻到了手杖上。

  “好了,现在这根紫炎玉手杖是你的了。”时空云将小刀收起把手杖给了老头说。“以后如果有人要偷手杖也没有关系,你只要念手杖归来或者你给它起个名字叫名字就好了,这个手杖就会回到你手中。”

  “紫炎玉?没想到这种传说中的矿石真的存在!”老头说完拿起手杖就跑没了影,这次是真的害怕自己被人知道有紫炎玉而被追杀!却没有发现手杖的另一端刻着魔堡时空云作II(II的意思就是次等品)。

  在这里吃饭的人多半是非富即贵,听到时空云卖给醉丐的紫炎玉手杖没有要钱于是向时空云这边聚来,纷纷看起了适合自己的兵器。

  “小子,你的所有兵器加起来一共多少钱?”一个公子哥模样的人上前问。

  “我的兵器是很贵的,有的用钱是买不来的不过看你想买就给这个数的黄金好了!”时空云伸出两根手指!那公子哥丢下二两金子就想走却被时空云将兵器唤回。

  “太少了,你以为这些是一般的兵器吗?”时空云冷冷地问。

  “小鬼,不要不识抬举!”

  “两千万两可以认让你挑一把!”你不是有钱吗,就让你显示一下自己到底有多少钱好了!时空云也不理那人继续看着在自己周围的人群。

  “各位,天已经晚了,你们看在我还是个小孩的份上明天再来吧!”时空云说完也不顾那些还想挑的人将兵器一收就向里走去。

  “小哥,将那吧弯刀卖给我可好?”一个大汉和气的问。

  “你有什么东西可以换吗?必须是我没有见过的东西,否则免谈!”时空云说完将兵器一背消失在人们眼前。

  第二天一早紫玉就伴在时空云身边帮忙卖兵器,而此时酒店已经人满为患,甚至有的人跟本就不向是来买的,从那眼神中就可以看出他们想夺宝后杀人,而时空云是什么人,虽然在别人看来只是一个会点道术的小孩,但他们忌讳的是时空云身边的紫玉。也许是魔族的缘故,紫玉身上的杀气与血腥气令那些人不敢乱动。

  “小哥,你看这个行不行?”大汉显然只是一个没有内功的莽夫,却有一颗赤子之心,时空云看了看他手中的那个夜明珠知道可能是他的传家之宝所以没有收就问:“你叫什么?可有家人?”

  “我叫莽牛,是孤儿!你问这个干吗?这个夜明珠不行吗?”大汉感觉有点失望,说完就要离开,“如果……你愿意把你的命卖给我我也可以答应把刀送给你!”时空云说。

  “那……好吧!”看来大汉是真的很喜欢那把弯刀,“但你不能让我干违背良心的事!”

  “成交,从今天起你就与我们一同住在那个小院里,但以后的体力活都要由你来干!”时空云说。

  “好,我莽牛别的没有有的是力气!”

  “那好,紫玉带他去买点必须品好了!”时空云笑了笑说。

  “是,公子!大家伙,走吧!”

  看着不远处坐着的几人开始蠢蠢欲动,时空云也不理他们继续卖着他的兵器;看着时空云面前的兵器越来越少那几人终于忍耐不住了。

  “几位要买兵器吗?”时空云问其中一老者。

  “我们要的东西你这里没有!”老者看来是这几人的头,其他几人眼中的贪婪在老者的严重时空云并没有看到。

  “你们是要鼎炉吗?这个如何?”时空云脚下的包裹中取出一个紫色的小玉鼎问。

  “你想要什么?”老头看了那么长时间显然知道了时空云的规矩。

  “你怀中的那本书!”时空云也不含糊!

  “那是我谷中秘辛,是不外传的!”老头的眼中开始出现杀气,但时空云像未看见一般将手中出先的一本书印在一本空白书上后念了一句咒后将手中的旧书还给了老头,同时将鼎炉刻上了老头的名字。

  “你知道我的名字?”老头惊异地问。

  “不就是毒谷的谷主独孤龙吗?我曾经见过你哟!只是你不记得罢了!还有不要在我面前有小动作,这次就算了,不要让我知道有下次哦!”时空云又取出一个小盒子给老头“回去一天三次一次一粒,三天就可以把你身上的毒解了,否则再有七天你就会因为一生吃的毒太多而共同发作身亡,信不信由你。”

  “师傅!”一旁的年轻人就是刚才想施毒威胁时空云的,但此时他的手已经被冰住了。

  “你的动作如果可以超过它,我立刻去自杀!”时空云将手中的玄貂取出说,“在我面前玩阴的,你还太嫩了!”被一个小孩说自己嫩那青年听了就要上前却被老者拦住呵斥:“你丢的脸还不够吗?”

  就在这时莽牛背着一个小包袱回来了,看样子是很沉而紫玉手中的东西更多,却被人认为只是很轻的东西,当紫玉将东西放下有人过去提时却发现即便有三十年内力也不见的可以将那一小包东西提起,看来眼前的小孩的确惹不得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