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这是一个暑假的夜晚,高远和高骅都到魔界去特训去了,而时空云则安心地呆在时氏的祖宅中睡觉,也许是因为天太晴朗,而祖宅的地方又特别的大,所以即便是白天,独自在宅中也有一股阴冷的感觉。

  这原本是一个远离城市喧嚣的郊区,时氏的祖宅建立在这个没有多少人的地方。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郊区变成了城市,但由于这个宅子的主人是时氏总裁,祖宅才没有被挖掉,而四周林立的高楼,更让这里显的阴冷。也许是住在这里的植物不喜欢四周的建筑挡住了阳光,也许是这里被从前时氏剥削之人诅咒,总之凡住在高过祖宅的地方的人都莫名其妙地失踪。因而在一百年前四周的建筑都被设定在与住宅阁楼下齐平的高度,才再没有发生什么事。

  由于时空云喜欢藤蔓类的植物,所以祖宅的周围都被种满了红色白色的蔷薇,夏日的夜晚,蔷薇的花香让时空云感觉很惬意。最近混沌空间中魔堡新有一株玄参成精,为了就近照顾,时空云将它带到了祖宅中选了一个风水好的地方养它。金环蛟也被放在了祖宅的温泉中修行,另外还来了许多的幼年精怪被放在祖宅的各个角落,因此,长久沉默的祖宅中有了年轻而怪异的欢乐的笑声,也因此给时空云带来了麻烦。

  ……

  清晨,祖宅外的喧闹声让时空云非常不爽地向外看去,因为这不可能是精怪们干的,所有的精怪与时空云一样都喜欢睡懒觉,而那些白天修行的则早早的在阁楼上找好位置默默修行,所以喧闹声肯定不是精怪所为。祖宅四周的蔷薇让入口隐藏了起来,而时空云和精怪们也根本不需要入口进入,下面是五六个年轻学生,看样子也就是高中生,似乎在讨论什么的样子,而其中几个都被蔷薇挂住划破了衣服与皮肤。

  时空云好笑地看着那几人,将他们的谈话听了个大概,虽然这样偷听别人说话是不礼貌地行为,但时空云对此却没有什么正确的概念。事情大体是这样的:由于沉寂的祖宅在最近的夜里总传出怪异的笑声,所以几个年轻人为了在什么人面前表现自己而要夜探祖宅。但时空云听了以后决定为难他们一下,在那几个学生离开后就将四周的藤蔓变厚,然后将所有的夜间活动精怪在夜里整一整那些人叫他们知难而退就好了。

  是夜,三个身影出现在祖宅的门外,这三个人要介绍一下:苏晓,张子生和金礼。

  三人的手举着电筒,挥着不知道从哪弄的柴刀就要砍向蔷薇时所有的藤蔓都退开了,而紫衣甜美的声音传出:“欢迎进入时氏祖宅,你们有请贴么?还有预定了与总裁见面?如果没有就回去吧,祖宅不欢迎外人!”

  三人愣了愣,终究还是决定进入,紫衣的声音再次传出:“既然你们决定要进来,那我就可以以非法入侵罪叫人逮捕你们,这样你们还要进来吗?”三人没有理继续往里走,突然,苏晓惨叫一声就消失在两人身边,两人终于被吓住了,惊叫着向后退去没命的向远处跑但那甜美的笑声却一直相伴。

  两人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终于听不到声音了,同时坐下休息,但抬头时却赫然发现祖宅就在旁边,原来他们不论跑多远都被时空云用传送门给传回来。他们恐惧地浑身发抖,因为在蔷薇上的人影似乎就是刚刚失踪的苏晓,他被钓在蔷薇上,全身都是血,但却仍在呼吸。

  “你们为什么丢下我一人?救救我,求求你们,救救我!”苏晓的声音在众精怪的法力下显的时远时近,在冷冷的夜风和惨白的月色下更显苍凉,两人在夜风中颤抖,看着苏晓被蔷薇一点点的吸入园中。

  ……

  “鬼呀——”医院的病房传来惨叫,当张子生和金礼醒来时发现医生和护士都在看笑话一般看两人,而苏晓则笑盈盈地与另一个年轻人看着他们。

  “苏晓,你没有事吗?”金礼惊奇地问,“你不是被蔷薇给吃了吗?”

  “没有,你们走了以后我就被扔出来了,而且你们是被这位朋友给拣到医院的。”苏晓将时空云推到两人面前。

  “谢谢你,你是谁?”两人看起来还挺有默契,同时出口。

  “我叫空云,来这里避暑的夜游症患者,你们是将我拌倒后我顺手就将你们扛到医院了,好了,你们醒了,我要回家睡觉了!”时空云说完就离开了,而三人在时空云说完后不久才想到自己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而昨天晚上也不过是祖宅中不知道谁的恶作剧而已。

  “今晚还去吗?”金礼问。

  “对了,忘了告诉你们一件事!”时空云又回到病房说,“那个时氏祖宅你们最好不要随便进,里面的主人并不欢迎陌生人!”时空云说完就离开了,而三人听时空云的话知道他一定知道关于祖宅的事,所以就跟着时空云向外走去。

  时空云来到祖宅前就消失了,而后面的三人也是发现在眨眼之间时空云就不见了,所以都在以为自己受到蛊惑来到了这个时氏祖宅,三人很默契地逃命似的离开了。

  祖宅所在的凌云市是时氏集团的总部所在地,而时空云这个少东却不是每个人都见过,而知道时空云的也只是几个老古董一类的人物,但这些人全是那个已经去世总裁曾经的仆人,虽然如此,他们在集团中却有着举足轻重的位置。作为少东是不可以那么长时间都不出现的,所以时空云带了几件东西消失在祖宅中,向时氏集团的大楼走去。

  凌云医院历属于时氏集团,但这家医院却看起来非常萧条。时空云从门口进去后才发现这里弥漫着淡淡的怨气,听那些护士说这里已经死掉很多人了,时空云在护士休息室随便找了一人问院长的下落却没有人知道,而问医院为什么没几个人时,那些护士也同样的没什么反应,而且态度极为恶劣。

  时空云实在无法忍受这里的环境,于是忿忿地向集团走去,却在门口碰到了那三个探祖宅的人以及三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和一个傲气十足的家伙。

  “你们怎么会在这儿?”时空云上前问。

  “我们……我们的父辈是这家集团曾经的医生,但在最近几天居然被莫名其妙地开除了,所以我们很想问这里的管事到底为什么这样做,我们的父辈都是医德很好的人,不但被莫名开除还被人打伤,所以我们就到这里来了,但刚刚被赶出来而已,你又为什么到这里来?”看来三人中一般说话的都是金礼。

  “我?我来找人的,那人名字似乎是叫时志云,应该是一个与我年纪差不多的家伙!”时空云刚说完就发现大厅中所有人的眼神都变的惊奇加巴结,毕竟集团中可以给时志云叫家伙的人没几个。

  “怎么?时志云很出名吗?叫时刻也可以!”那些人的笑容更加灿烂,但那三个女生以及那个傲气的男生则充满了不屑。

  “他就是时志云!而时刻是这里的大长老级的人物没有特殊的请贴是不可以见的。”金礼指着那个傲气少年说完看到时空云的手中出现了一个大印,以及一个只有高层管理人员才可以看到的身份证明。

  “在下时空云,是这里的少东,都不可以见时刻吗?”时空云说完就拉着金礼三人消失在众人眼前,而时志云则眼中充满了绝望,因为如果时空云今天不出现那么明天少东就是他了,但现在却……

  “你找谁?”时空云一身休闲装让总裁室前的小姐看了好奇问。

  “通知董事会,就说时空云在外面玩够回来了!”时空云命令。

  “时空云是谁?你吗?就是那个离家出走的少东?”那小姐似乎有点瞧不起时空云,但时空云同时看到了准备逃走的时刻。

  “时刻,见到我为什么要逃?我很可怕吗?”时空云微笑着将时刻吸到身边问。

  “少……少东,您……您放了老奴吧,让老奴清闲了那么长时间现在……唉——谁叫老奴当初上了你们父子的当呢!来人,将所有长老叫齐,召开董事会!”时刻显然也是个高手,但由于时空云修改其脑域时将一些恶作剧的事及一些相对重要的事放入的太多,所以每次那些长老见了时空云总要逃跑。

  “对了,时志云似乎很不欢迎我回来哟,还有为什么凌云医院会变成那样,找时间给我说清楚哦,否则……嘿嘿!”时空云微笑着将手中的一个钢板搓成了粉末也让身边经过的人在好奇靠近观看时吓的飞退三米。

  “还有,将所有的管理人员都叫来开会,我们要认识一下嘛!难道作为长老的你们想看着父亲的企业走向衰落吗?刻叔,我父亲走的时候有交代什么吗?”时空云收气笑容露出少有的严肃面容问。

  “总裁……总裁临走的时候都想见您一面,他说他对不起您和您母亲,总裁……还说……如果您不在恨他了就回来接任这个位置,否则就让我们将集团的九成拿来做慈善事业,因为他说他曾经做的坏事太多了!”时刻同样严肃地说。

  “小心!”时空云突然推开时刻,一发子弹将他打的向后飞去,撞到墙后时空云似乎没事人一般叫了一声“皇!”他的手上立刻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武器,那个武器射出一发银色的子弹然后对面的楼上就传来爆炸声。

  “呵呵呵呵,时志云居然派人杀我,呵呵呵呵,看来他们父子都不想活了!”时空云从衣服上撕下一块布将伤口绑住后大笑起来,而时刻的眼中则露出了恐惧的神情,但慢慢地时空云倒了下去,时刻才想起少东似乎怕见血,而且是自己的血!(时空云的演戏天赋真是太棒了,但没办法,戏不做足没人相信)

  “少……少东,来人……啊!”

  “叫什么叫,我现在已经没事了,呵呵,他们用的居然是爆弹,但我的力量已经觉醒,所以只是擦伤而已!”时空云解开布条,伤口已经愈合了,这就是时家人的能力,只要不是瞬间粉碎无论多重的伤都会迅速愈合,而时家前任总裁的妻子是个灵媒,所以时空云继承了那未卜先知的能力以及很多别的能力,那都是小时候当实验品被老爷子灌输特殊营养液的结果,也就是说变身能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