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五年的时间过的很快,冬去春来,转眼已经过了五个春秋。魔堡退隐江湖的时间也已经超过了五年,当所有的武林人士再次开始为一统江湖而争夺不休时,天山派放出了封山派拥有魔王令牌的消息,并说那令牌是用上等的血玉精构成,持有者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而且可以增长功力。于是,大片的江湖人士开始了对退隐江湖近二十年的封山派讨伐,却不知这只是天山派的奸计,也不知这样可以引出想一直退隐下去的魔堡。

  五年的时间,伊诺只做出了叶皇一个创精灵,而其他那些一直跟着他的精灵也被升级为中级精灵。其间,伊诺将自己空间的精灵兽放出来与自己一起在魔堡边缘的地方选定一片地域做出一片精灵兽空间。除此以外,其他属性的精灵也被伊诺创造了出来,但惟独没有火精灵,在火山喷发的地方,由伊诺创出的唯一一个火精灵王被放进了火山口中,并命令永远不可以离开火山地域,否则将其完全毁灭。

  五年的时间,七个孩子都活的很快乐,虽然每天有必修的功课,但大部分的时间却是用来玩的。除了叶海的伙伴是植物精怪外,其他孩子的伙伴多是动物精怪,而且那些精怪养母养父对自己也特别的关心照顾。精灵们也很喜欢这七个在精灵族中也算是漂亮的幼儿,其中阿时放在这里用来充当森林护卫队的大精灵们有时也会手把手的教七个小鬼射箭。

  这是一个夏日的黄昏,森林中的异动让风澈的心感到不安,虽然这小鬼只有五岁,却是七个孩子中预知能力最好的,而且那次爷爷风化龙带筛子来跟自己玩自己以精湛的预知力赢到了风家近乎一年的收入。

  “五哥,六哥有危险,你可以感知到三里以外的树木吗?让它们掩护六哥回来!”

  “好!”

  三里外的石头林是叶皇为了训练七个小鬼的灵活性和速度而用土系魔法做出来的,但一般都被伊诺用来训练七个小鬼中唯一一个可以无限运用元素力的老六风的实战训练场地。因此五年来七个小鬼中功夫最好的就是风了,别的不说,但速度而言,风已经可以达到了叶皇百分之一的速度(就精怪而言,这种速度是不在中等精怪感知范围以内的)了。

  “快捉住那个小子,说不定他就是这山中封印的精怪,全身的灵药味(七个小鬼都是吃灵药原体长大的,所以全身有一种说不出的好闻的新鲜灵药的味道)吃掉可以长生不老!”几个大汉叫嚣着利用各种暗器想将飘在空中的风打下来,而且他们已经成功了一次了。

  风的胳膊上流着血,那是其中一个大汉的女儿弄的,她居然用自己善良模样的外表来蒙骗风,让风相信他们是好人,却在被捉住的一瞬间被他们放出的暗器击伤当然也是在同时,风消失在所有捕猎者的眼前飞向空中。

  * * * * * *

  “主人闭关出来了!”金参大叫着将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从一个山洞中带出来,从外表看来,这个孩子不是天生这样就是武功以近返璞归真的境界,举手投足之间透着天地灵气,与王者的霸气。

  “金参,已经五年了吧?”仔细一看,那个小男孩赫然就是五年前消失在封山派的时空云,此时已经回到了魔堡并在堡中灵谷的山洞中学习了五年多的功夫。从前的他只会那些魔法,而功夫却是一点都不会,打架时即便可以将别人打败,那也是因为他那时是神,可以轻松看透别人的招式,现在也不是说他不是神了,只是为了现在的身体,他仍是神格,而身体却是无比的脆弱,几乎无法使用那些大的魔法(对时空云来说只有终极禁咒才算是大魔法),所以就现在自己练的混沌天元功来说是很好的可以锻炼现在的肉体的内功,也是只适用于自己这一类非人类特别是强悍神格的种族。

  “是的,主人,已经五年两个月零七天了!”

  “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没想到我现在的身体吸收你的参果居然需要那么长的时间,还好,当初建立这灵谷的时候种上你是正确的,那时候是希望可以有一棵可以净化人身体中杂物并可以提升功力的植物,没想到居然创造成功了。你们金参一族就是这样来的啊!对了,如果是普通人吃了你的参果会怎样?”时空云很好奇为什么自己吃掉那么才一颗小红果子运功会一运五年,那如果是一般人会如何呢?

  “这个……就这个空间的一般人来说大约要三十年吧,而且不可能完全吸收,我指的是如果那些人吃掉参果不被热能冲爆的话!”金参挠挠头说。

  “也就是说我的这个身体还是创造的比较成功的……对了,最近江湖上可有什么事情发生?!”金参自然知道时空云问的是封山派的事,于是便一五一十的说了,没想到与原本紫玉说的情形不同(紫玉说时空云在开关后将再次吃点东西闭关直到可以将自己的身体修炼强横为止)。

  “在这里的孩子还剩下小翠和阿信了吧?”时空云的脸色平静的让金参全身的须须都冒了起来,在后面看怎么看都是个根雕刺猬。

  “是的,阿信因为很有礼貌而且很善良,已经得到了所有植物的认可,所以进步的特别快,现在已经成为银蛟了,而且本可以晋级为金蛟的他更喜欢银色;这个孩子的能力也已经达到了上级妖族的能力。小翠虽然也跟着训练,但她因为是个人类所以进步的不是很快,只能算精怪中阶的能力。”

  “莽牛呢?”这个久不出现的大汉也让时空云好奇他跑到哪里去了。

  “莽牛那小家伙(接近四十岁)还像刚来的时的那个模样,但功夫与法力应该不下于阿信,就人类而言他更像一个妖怪,因为我怕他在这里憋死,所以叫他到北森(在别的大陆也有森林。西大陆的叫大森林,南大陆的叫雨林,北大陆的比较好是灵域森林)去创业去了,好象现在那里有一个被称为灵堡的地方听说就是他和我的那些儿孙们创出来的地方。”金参终于感到松了口气,时空云似乎对这个很感兴趣。

  “这个星球上有四块大陆吧?那么是不是每块大陆上都有人呢?想来应该是有的,而且是参照地球五千年前的模式做出来的,呵呵,好期待今后的世界呢!”时空云自言自语的笑了笑,“鹏儿(一只鹏精),小翠,跟我去封山派!阿信和金参也一起去吧!”

  * * * * * *

  “风化龙,你们封山派还不把令牌交出来吗?难道想为了邪派之首魔堡而灭了自己的门派吗?”一个老道模样的人叫着,身后的三个人无一不是当今正派高手中的高手,就是厉害如风化龙也在战斗了进半个小时后重伤倒地。

  “无须道长,今天你们那么多自称正派的人士不知道有多少见过魔堡中人的呢?你怎么知道魔堡是邪派之首,你又怎么知道我这样会灭了我自己的门派,当年的神子计划你们害了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害了多少孩子无家可归,难道这样的门派被成为正派吗?还是打着正义的旗号来砍杀那些与你们道不同不相为谋的人呢?”风化龙咳出一口血,看着自己的已经是遍地血水的庄园,那已经毫无战斗能力的儿孙徒弟,以及那就要遭到侮辱还死守着那块令牌的天玲。

  空中,时空云已经暴怒到了极点,曾经的封山派他是见过的,到处都是绿色,而现在呢?到处是血,血已经染红了整个山头,也已经染红了时空云的眼睛。青鹏(鹏精的本名)感受到了时空云的愤怒,为了防止这个才六岁的主人转生体在现在就跳下去,青鹏长唳一声,超音速地向地上扎去,而金参已经感受到了时空云现在的无奈(无法释放大型破坏性魔法,不是身体不能,而是怕波及自己人)和悲伤,金参如离弦的箭般从阿信的背上下来用并不比青鹏慢的速度向下俯冲而去。阿信更甚,他在灵谷中的那么多年都被教育的要忠于主人,应该在主人伤心时为其排解分忧,而主人高兴时自己也是开心的,所以在众多长老级精怪长达十年的碎碎念下阿信本是没有什么感觉的,但今天不同,今天他感受到了一个游子对母亲的依恋,一个儿子将要失去母亲的悲伤,这种依恋与悲伤在感动着它,让他想起自己还是蛋时母亲的温柔与体贴,母亲离去时自己还未在卵中成型,七百年的孤儿生涯在灵谷结束,因此比起那些拥有母亲的妖怪来说自己更需要母爱,更可以感应着那份悲伤。

  “吼——”一声悲戚的龙吟在空中响起,一只比史书中记载的更大的蛟龙在空中翻滚、咆哮,那带起的闪电围绕在它的身体周围。

  “龙……龙……”许多人在没有出话来就被阿信撕的粉碎。

  时空云在半空中从青鹏的身上窜下,违反牛顿惯性定理的轻飘飘的落在风化龙与无须道长之间,他定定地看着那些准备ling辱养母天玲的人,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杀了他们,我要他们永世不得超升!”

  “金参,把伤员都医好,不论多重的伤,只要他(她)的灵魂没有离开,不,就是离开了也要给我带回来然后医好他们!”时空云默默的向着天玲的地方走去。

  “妈妈,我回来了,您的儿子时空云……”直到这时他才发现天玲的身体已经没有了生气,已经死了多时,她那双手却死死的握着令牌,虽然已经被人折断,却仍死死的握着那块被时空云当作信物留下的令牌。

  “妈妈,您醒醒,我回来了,我是小云啊,我回来了!以后也不会离开了……”森林中走出的七个孩子终于见到了他们从没有见过的妈妈常常提到的哥哥,感受到了他那令天地变色的悲伤。

  “你们回来了!凭你们的能力完全可以从森林中回来保护母亲,为什么没有回来!为什么……这不怪你们,你们还小,不懂事,是我的错啊,为什么我要留下信物,为什么我要来迟一步!母亲,是我害了你啊……阿信!”空中还在放着闪电的蛟龙听到叫声几乎在同时出现在时空云的手中化为一把利刃。

  “我决定了,要用人类的方法来报仇,毕竟……妈妈她是人类啊!”听到时空云此言的人都大惊失色,因为他们终于感受到了那彻骨的杀气与恶魔般的声音。

  “不过这样是不是太便宜你们了呢?呵呵呵呵……哈哈哈哈……既然你们认为魔堡是邪派之首,我就当这个邪派之首好了!你们想要令牌是吗?那就送给你们好了!”一团红云在时空云的手中冒出缓缓飘向那想要逃跑的人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