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十月二十四日清晨,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整个草原百鸟争鸣,而那片假香蕉树林则有一个瘦弱的身影在将一棵棵的假香蕉树连根拔起放进身边的那个黑色的马身上。

  空中,各种各样的猛禽已经开始觅食,而向小傲这样体积庞大的雕周围的鸟类似乎都没有见过。小傲双爪现在正钳著一条五六米长的巨蛇往假香蕉林处飞,对於那些过来打搅袭击自己头部的小鸟一概不管,而後在时空云拔净的空地上将蛇空投了下去。

  “已经可以捕捉到地穴中冬眠的蛇了麽?”时空云将所有的假香蕉树移植进空缺的土空间後用水空间的水洗洗手後令小傲将那条蛇的蛇皮弄开,然後自己再将其身上的肉割下穿在工具兽变出的烧烤架上,撒点盐和自己炼制的香精後,四周开始弥漫起诱人的蛇肉香味。

  “不是,是在你折腾我的那个山洞旁边的山洞里捉的,我看中了那边上的灵药它居然还敢阻拦,我就将它捉来了。”听了小傲满不在乎的话时空云就知道它根本就是将一只正在修炼的蛇给捉来了,原因就是它想吃人家守护的灵药而人家不给。

  “以後只可以采没有东西守护的灵药,向这种人家已经定下了的东西你这根本就是强盗行为。”时空云说完将蛇皮剥下後将自己吃不了的肉给了小傲,而蛇的内脏更是小傲喜欢的食物,但内丹和头骨被时空云给留了下来,看样子这条蛇已经是修行千年拥有元神的妖了,但无奈的是小傲是圣禽又是他们蛇类的天敌,所以看那元神已经成型的份上时空云准备找地方为这条蛇重塑肉身。

  在小傲还在享用那剩余的蛇时,时空云已经在默念传送咒。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手中出现了一个小的传送阵将那颗被自己禁锢的内丹和一张字条传了出去。几乎在同时,远在万里之外的曲里收到了这样一颗内丹和一张小字条:这个禁锢著元神的内丹肉体在无意中被我刚养的战雕给吃掉,在灵谷中寻找你同类的死蛋或直接找一条刚死不久的蛇将其放入,尔後加注千年的修行,以补我的过失。还有,不要当灵兽养,这是条妖蛇!

  “好了,要工作了,你去干你的,我来找我的树,还有,到下午的时候将你找到的所有鸟类聚集到这个地方,用你脖子上的工具兽来做一个大笼子就不会让外面的鸟类天敌袭击到它们,再就是对那些没有能力捕捉到食物的鸟类你可以赙赠一些食物,这样成年鸟会为了自己小鸟的健康发展而将自己的幼鸟直接送给你,当然他们自己也可能会跟著,这样就要求你将自己的工具兽内的空间分割开来,否则大一点的猛禽幼鸟会将小一点的猛禽幼鸟吃掉。”时空云说完再次开始了拔树运动,而战雕在空中发出一声高亢的鹰唳向远方的羊群飞去。

  也许是因为他们的领空多了向小傲这样的一只庞大的战雕,几乎令所有的战雕都有与其搏击的念头,其他的猛禽更是不计其数,在山崖上那棵最高的树上,小傲怀著渴望的心情回到了自己曾经呆过的鹰巢。鹰巢已经破败了,而那向这边飞的鹰则似乎是自己的兄弟,那三个一直想将自己充当食物的兄弟。所有的猛禽都已经到了,其中不乏有已经拥有灵性的灵禽,虽然独立在那棵树上的战雕并没有做出什麽大的动作,但从它身上释放出的灵气以及威压,所有的灵禽都可以感觉到,它比自己要更高等,而且那个鹰巢是它曾经的家。

  临近中午的时候,时空云已经将那片假香蕉林给移植干净,并已经利用传送魔法将自己移到自己的农场将所有自己拔的树移植过去,而後再回来看那崖上的战雕。空中,似乎乌云笼罩了骄阳的所有光亮,那不远处的崖上遮天蔽日地盘旋著数以千计的猛禽,那从中传出的阵阵鸟语所代表的意思居然是──拜王。

  “小傲,要离开了!”时空云的话从耳边传来,这才惊醒了还在沈思的战雕,它没有管那些空中盘旋的众鸟而是直接一头向时空云的方向窜了过来,而那个速度在临近时空云的时候居然可以违反惯性定律地停在半空中,然後再缓缓落在时空云的肩上。那所有的猛禽见到这一幕,由那些灵禽带领,按年龄与威压大小纷纷落在了时空云身边的草地上。

  “小傲,似乎他们很想拜你为王呢!”时空云微笑著说完将战雕从肩上放下,让其站在自己的胳膊上,尔後接著说:“以後你就与它们一起生活,在这里的孩子们结束训练後,这片内里的草原以及这个荒岛我都赐予你,不过为了安全期间你还是让他们到了最後一年都不要生产小鸟的好,那样就无法跟我回魔堡了,我希望你们这些猛禽可以跟我回魔域森林生活,特别是那些灵禽,而你就直接上升为神雕好了,否则你下面的雕不会说话该如何是好呢?”

  “主人你不要我了?”战雕眼泪汪汪地问。

  “怎麽会,要不你只带著其中的灵禽其余的先都让它们各自回家,等这里特训完毕後再选择是否跟你去魔域森林生活?”时空云微笑著哄道。

  “那好吧!……(鸟语)……”一阵鸟语过後,周围的猛禽开始离开,而只留下了三十多只或大或小的灵禽。

  “让他们中有家的也离开,并告诉他们要好好的照顾自己的孩子,然後要将我给你的灵丹先给它们吃了,否则它们根本就是下水送死。还有,要记住吃红丹下玄灵池,吃白丹下炽灵池,再後面的就是你可以把你收集的灵药给他们吃一点,之後你就可以带著他们到海边的建筑上了,我指的是最高的那个。”时空云刚要走又将自己保存在物品空间中的一些灵药装进了战雕的空间,“明天之前到堡顶,我要给你们改造。”而後就向著森林外的方向窜去(大家一定很奇怪为什麽他可以使用传送咒语而不将自己传送回去,我来说一下原因就是现在的时空云即便是再小的传送阵也只能用三次,所以在将内丹传送给曲里用了一次,再将假香蕉树传送到自己的农场再将自己传送回来,三次用尽就只能自己跑了)。

  * ** *

  现在接著说七只小兽的问题。

  走了一夜的小兽们到清晨时已经是人困马乏的找了一棵树就睡觉了,而逐渐飘下的雪花让从没有见过雪的鲁感到了一丝凉意,它知道酷寒的天气就要来临了。

  吃掉几颗能量石,虽然没有饱的感觉却已经恢复了走了一夜所丧失的能量。用一只工具兽将几个还在沈睡的小狐狸禁锢,自己则独自向林中走去。当五只小狐狸因看不到鲁而哀号时,所有的小兽都发现鲁不见了,不过他们并不担心鲁的安全,毕竟低级神兽的他们在林中是找不到对手的,除非对方是高级灵兽的半年体或是中级灵兽的完全成年体。雪逐渐下大了,五只小狐狸本能的向剩下的六只小兽中那个火属性的炽丹靠去。

  “小纹,你将鲁的工具兽先带回堡中,我们去找小鲁!”炽丹将五个小狐狸再次放进鲁的工具兽并由雅纹附加一层工具兽将小狐狸都包围在其中而只有头放在外面透气,尔後在将那工具兽的一端叼在口中,张开那与自己身躯不成比例的长翼向魔堡的方向飞去。

  按鲁自己打算的时间是可以在小狐狸醒来之前回到队伍中的,但现在却碰上了敌手。那是在自己咬死一头黑熊准备将其带会队伍休息地时所碰到的饥饿中的虎群。它们并不是一般的虎群,里面那头白色的应该是圣兽级的,而且是中级圣兽的完全成年体,其他的老虎皆为高级灵兽,虽然只有七只,但自己在与黑熊搏斗了一场後所剩无几的体力绝对不会胜利,但身为神兽那颗高傲的心不允许它放弃。

  “小狮子,看来你不是一般的狮子嘛,看你的护体灵光看来你是神兽,却是刚断奶不久的神兽,能力与中级灵兽差不多,而你咬死的那头黑熊似乎只是低级野兽而已,交出来我们可以考虑放过你,否则吃神兽的血肉似乎是可以升级的哦!”当头的白虎阴笑著说。

  “凭你们?我鲁.特里安还不放在眼中!”当鲁说完这句话,那气势已经完全改变了,那强大的威势似乎透著点龙气,这让那头准备在一边看的白虎也震惊不已。但幼兽毕竟是幼兽,即便是神兽也不行。在激战了几十分锺後,鲁终因流血过多而战败。

  当那八只老虎准备上前分食这可以令它们至少升一级的神兽时,一只银白的身影如光一般从远处电射而来。这是暴走状态中的克,全身灰色的皮毛皆会变为银色。那离鲁最近的老虎连呻吟都没有发出就被撞飞,一声不吭地就倒地身亡。

  “你们这些卑贱的成年兽居然连手欺负我未成年的三哥,你们好不要脸。”克从鲁身上的伤势就可以看出鲁伤的似乎非常重,但鲁身上流露出的龙气似乎在帮助鲁愈合伤口。“封印解开了?!”克惊奇地看著那逐渐变强的龙气,尔後眼睛逐渐变的血红,因为小小曾经说过:“只有当你们的伤危急到生命的时候,龙气封印才会松动,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你们的意志力了。”

  “吼!”震天的吼声让白虎一震,这哪是出自一只幼狮的声音啊,但听这声吼叫所释放的音波就将一只老虎给震飞,虽然没死却受了重伤。接下来就是激战,五只成年虎与五只幼年狮虎的战争。

  战争一直持续到了十月二十四日的夜晚,所有参战者都已经精疲力竭,但那成年老虎毕竟要比幼年狮虎的体力强很多,而且并没有受什麽大的伤害,在幼兽们休息时他们补充能量的速度更快,但天不从他们的愿,当白虎扑向那丝毫没有战斗能力的鲁,在克与其他几只小兽的悲哀的叫声中,一道黑色闪电从天而降……

  “你们提著那写小狮子小老虎,还有那些似乎是高级灵兽的老虎,我就提著这个似乎是中级圣兽的白色老虎然後往那边的城堡飞!”当在场所有哺乳动物都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被提在空中了,而鲁比较幸运是被一个工具兽做成的笼子装著,笼子由一只似乎也是战雕的猛禽提在空中。

  猛禽毕竟是猛禽,其速度怎麽也比不是猛禽的雅纹快,就在雅纹刚落地的时刻空中飞下来的几只猛禽放下自己爪下的哺乳动物皆升空停在了大院中那些小屋的屋顶上。

  “主人,主人,我们回来了,三哥受了重伤就要死了!”克的声音将还在阁楼睡觉的时空云给激了起来,就连他自己都不相信看到的会是一只白虎,而且是七米多长两米多高的中级圣兽,并且这种中级圣兽居然不在自己的管辖范围内,自己从来都没有见过。

  “为什麽我没有见过你?”时空云好奇地问著白虎,而手却已经抚在了鲁的身上,後来想了想自己似乎还没有恢复从前的能力变叫来了金天为鲁疗伤。而白虎则很惊奇地看到可以受自己最强一击没死的小狮子居然在从空中出现的那个金发青年的一抚之下便活蹦乱跳了,心中别提多惊诧了,而那个似乎是这里主人的青年居然会问他为什麽没见过自己,看他的年纪也就十七八岁怎麽可能看见过生活了近万年的自己呢?

  “你只有十来岁怎麽可能……”突然它看到了绑在金天颈上的那个人参形的晶石护符,“这个……就是那个晶石护符是谁给你的?为什麽你会有金参族的护符?”

  “我本身就是金参族的成员啊,而且我生下来就是人形,所以我老祖宗就让我跟著主人来这里玩了?!有什麽不对吗?”金天好奇地问。

  那只白虎在颤抖,而那地上的‘死’老虎,似乎也呻吟了一声,原来只是克的力道只能令高级灵兽晕过去而已,金天医好了所有哺乳动物身上的伤後站在了时空云的身後,而那只白虎的眼中逐渐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