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约两个小时后,五人到达了魔域森林的边缘。这里有许多人,而且大部分都是几人组合成的小团体,只是他们似乎并没有首领,每个组合都在自己做饭架帐篷,时空云等人在空中看了许久后在他们,确认没有危险后降落在了其中一个组合边上。暗飞和巴沙的手中同时出现了已经几千年没有用的工具兽,所不同的是一为龙型一为恶魔型,时空云也取出了自己的,是魔堡中最一般的黑色毛球型工具兽。

  "巴沙去猎点食物,暗飞来解决营地与柴火问题,至于那两个小子,你们……你们没有工具兽吗?我记得当年莽牛离开的时候带走了不少魔堡的生物兵器以及生物工具啊!"时空云将自己的工具兽扔在暗飞用暗黑魔石做成的防御阵中,很快一个黑色的帐篷出现在众人面前,没什么特殊的地方,只是一个套间的样子,各种需要的东西都有,而与巴沙与暗飞不同的是,那个帐篷外不是光滑的,而是有许多长毛在外面迎风飘扬。

  巴沙很快就提着几只野鸭和一只成年猪熊回到了营地,而他的工具兽也已经变化完成,是一个很雄壮很可爱的城堡样子的帐篷,巴沙属于炎龙,却是黑暗属性的,因此那个工具兽也是黑色的,出现的帐篷外有两个闭合的龙翼而帐篷的表面上明显可以看到闪着黑色光华的龙鳞。而这时候暗飞帐篷同样完成,与巴沙不同的是,城堡般的帐篷上顶着大大的一个恶魔头像,怎么看都是Q版的暗黑大魔王,而帐篷的背面则是闭合的魔翼。

  紫氏兄弟羡慕地看着三人的帐篷,无奈地对时空云摇摇头。"原本我们王室是有很多的,但从始祖之后的王室子弟的修为一代不如一代,而那些生物兵器和生物工具也在几百年前的战乱中丢失了很多。剩下的那些工具兽都是一级灵兽等级的,在几百年前也因为重伤而全部组合成了一只兽母,幸运的是那些叛逆并没有办法将这个兽母带走或者销毁,并且这个兽母还记着始祖的血统,但只有被兽母选中的人才可能拥有自己的工具兽,否则谁都不要想得到。而目前王室中似乎只有一种人可以拥有工具兽,那就是对王室完全忠诚、拥有强大的个人攻击能力拥有王室血统的年轻人。原本以我们的年纪修到白炼心诀的初级第七层是可以拥有自己的工具兽的,但因为我们并不是当今皇帝正妃的孩子,母亲也不是贵族,所以我们并没有机会得到接近兽母的机会,所以……所以……"

  "照你们这样说,那个兽母应该是圣兽的等级,而且可以吸收能量来产生新的工具兽,这种东西我也有啊,不过我的兽母的级别太高,不过幼卵却没有什么限制,送你们两个好了!"时空云的衣服上冒出两个小黑蛋,平平地飞到紫氏兄弟面前,那蛋的头上尖尖的部分直接插入了两人的胸口,却没有流血,而巴沙和暗飞却震惊于那两个卵放出的气势似乎可以与半强盛状态下的自己相等同。不过那气势来的快去的也快,不久紫氏兄弟身上的衣服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件黑色的软甲,软甲上分出几个黑黑的鸽蛋一般的东西,飘回时空云身边消失在时空云的衣服上。

  "看来你们的修为太低了,你们现在的软甲是最低级幻兽级别的,拥有低级的智能,还没有交流能力,而分出的留在你们手上的那个戒指就是帐篷型工具兽,也是最低级的无意识状态,根据主人的需要可以幻化成你们需要的东西的最低级形态。以目前来说,你们可以让他们变成帐篷了,不过以莽牛的体质似乎是土属性,即便是在魔堡中呆了那么多年,也不过多了火木两种属性,你们就不同了,你们似乎是纯木体质,否则那个从我身上分出去的幻兽除了纯暗黑属性外居然还有木属性在里面流动,而那个最低级的工具兽根本就是从你们的力量衍生出来的。"两个少年在时空云的唠叨声中将自己手中的指环扔到了地上,两个树屋一般的帐篷出现了,不过因为那工具兽是最低级的,所以,那树屋只能称为地穴,或者睡袋更合适,少年们的眼中出现了失望的神色。

  时空云接着说:"很失望是吗?其实百炼心诀只是魔堡中最低级的练功法门,虽然在目前的大陆上排行在地阶一品的位置上,但初级功诀却只有凡阶两品,我记得莽牛走时学会的练功法门不止这些吧?难道你们什么都没有学到?而初级功诀似乎炼到五品就可以进行中级了,即便是它分四级前三级都各有九层你们也不至于学的这样慢啊?"

  "不是我们不想练后面的,是只有正室的王族才可以修行后面的功诀以及始祖全部的练功法门,但他们中真正成材的太少了,肯吃苦的也很少;而贵族的王族则可以修行始祖法门中的低中级部分,这些人里面也有不少高手,但正室王族中只要会高级部分一点点就可以把他们克的死死的;像我们这种偏室的王族最多只能学点低级功法,其他的想都不要想,就是练了低级以上的也会被废去功力,驱逐出王室。不过有例外,那就是除了正室的王族都可以在大陆中找适合自己的功法。"紫岳说完,眼巴巴地看了看面前的三个非人类。

  "龙族的功法似乎只有强体术适合你们人类,那是所有龙族都会的东西,不过每种龙族的都不同,我是炎龙,所以我的功法根本与你们的体质相克,如果可以找到海龙,他们的功法可以成为你们的辅修法门,不过目前大陆上似乎没有海龙族存在!"巴沙无奈地看着眼前这个少年,虽然自己的样子也是少年,但真实的年龄却足以做紫岳的爷爷了。

  "暗黑魔族也有类似的强体术,但你们并没有魔族的体质所以修行了只能变的噬血,喜好杀戮。那个……那个似乎有木系的法术可以教给你们,而且法门也很简单,对了,时空大人,似乎疗伤术木系的要好过水系和光系的,而且他们这样的体质学金参大人的法门会更适合!"暗飞的话令两个少年把期望的目光投向了时空云。

  "是啊,如果你们可以放弃目前王子的身份,我倒是可以把你们弄到魔堡中跟那些植物们学医,而且独孤龙的毒术也没有问题,怎么样?考虑一……"未等时空云说完二小便急忙答应了,到此,紫氏兄弟的问题解决。对于放弃王室的身份这种事,时空云并没有什么概念,而且各国的王子贵族到参加这个旅行根本就是为了在王室中取得更高的地位才这样做的,为此,两兄弟的事情既然解决了,他们自然也与紫魔帝国脱离了关系,而从他们瘦小的身材可以看出他们似乎并没有母亲,因此时空云决定让他们脱离自己目前的队伍直接到独孤龙的地界去学医兼顾学点毒术去。

  "王子,您有什么吩咐?"还是那个侍卫,在时空云的响指之后莫名其妙地出现在了这个小小的营地中,虽然自己的确是隐藏在时空云的附近,但却没想到时空云会用看实验品的眼神看自己,瑟瑟缩缩地站在一边小声问。

  "你叫什么名字?虽然知道你的基本构成单位,也知道你是老头催化出来的小型神氐,但你也太弱了吧?"时空云不满地说,"看你的构成单位与我们也类似,但为什么大哥和二哥身边的那几个就那么强,而你却这么弱呢?"

  "小的叫灰一号,创大人叫我小灰,而以单纯混沌晶颗粒构成的护卫只有我一个,而龙神大人的是加入了部分的上等龙晶以及一级龙的龙血,而邪神大人的则加入了上等血晶与终极妖血,小的目前仍是颗粒构成,因此级别很低微,能量也很弱,目前表现出的能力甚至连地级的人类都不如,即便是显现出一级妖的实力也是幻化出来吓唬人的……"看来那个护卫是被闷坏了,唠唠叨叨不停地把自己的不满说了出来,最后还来了一句:"创大人催生出了我,根本是想让时空大人来改造的,但您却只看中那些兽型生物,让我……"单这句话就被突然出现的阿空打断并吓的出现了虚影。

  "主人,怎么这个家伙还在您的身边?"阿空不满地看着那个不知道为什么出现了原体的护卫,而且极其不满地从自己身上拔了一跟带血的长毛依附在了那个虚影护卫的身上,让他逐渐恢复实体,同时那根长毛则化成了一件白色的软甲。

  "创神兽?!!!"暗飞和巴沙突然伏地用神语叫道,"小的见过阿空大人!"

  "主人,我可是感觉到你的召唤就来了,为什么那个会一点点空间能力,实力弱的还没有这个小恶魔和小龙强的护卫在您身边?这简直是对您身份的侮辱!如果他不是创大人催生出来给您的护卫而您又是个仁慈的神,估计会像邪神大人身边的那几个成为千幻那个分幼体的食物吧!"而看到时空云那宠溺的眼神才想到自己到这里是有事做的,便接着问:"主人,您不会是想我这样一个创神兽来送这两个孩子到独孤龙那里去吧?真是大材小用啊,即便他们是莽牛的后辈也不用这样吧?"

  "他们姓紫!就我所知即便是莽牛王室的那些家伙似乎姓紫的只有一部分,大部分人还是姓牛,我并不是对他们有偏见,但你似乎忘了,里面姓紫的那一支是紫玉的幼魔衍生的,而那个幼魔因为爱上了一个人类而自动放弃永久的生命与强大的魔力,得到的却是不平等的待遇,而目前这一支的后人只有这两个孩子而已!"时空云平静地用神语说完,阿空没有出声,看了看那两个孩子,带他们消失在四个非人类生命体面前。

  "想知道为什么休眠中的我仍了解这些在我休眠中发生的事吗?"巴沙和暗飞点点头称是。

  "因为魔界中的那些魔王都是我的孩子,我的能力是创造空间,即便现在能力大减,但那些空间中我创造的神氐,应该说是直接承接了我的力量的神氐我是可以感受到他们的,特别是那些有灾难的,即便是我不在他们身边,无法与他们说话,却可以清晰的感知他们的一切痛苦,这就是我为什么不想给你加注自己力量的原因。"听了时空云的话,小灰点点头表示理解,"现在承接我力量的神并不多,因为我的兴趣是创造空间,至于那些空间则交给几个神氐而已,目前神界的那些家伙过的还不错,魔界的也是,但其中承接了魔王力量的幼魔属于间接我的力量的承接者,因此他们的痛苦我也或多或少的了解一点。"看了看已经站起身的巴沙与暗飞,再看向那个面露愧色的护卫接着说:"阿空和阿时以及伊诺是我在出生后不久最早创造出来的生命体,他们拥有我大部分的能力,而下属的几个大神则是他们借用我的力量催生出来的,其实魔界的那些魔王的性质基本上与你是相同的,只是他们是由基本等量的混沌晶体产生的,而你是颗粒而已。目前你已经承接了阿空的一点点血肉,相信你也感觉到自己力量的增强,以后我不会赶你走了,你就跟在我的身边,我会好好帮你提升实力的。"

  "谢--时空大人!"护卫在一边感激涕泠。

  "时空大……大哥,肉都烤好了,分别是用暗龙炎与暗黑魔炎熏烤的,相信比那些凡火烤的好吃的多,这位护卫大哥,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了,来尝尝小弟的手艺怎么样?!"暗飞将烤好的猪熊腿提了过去,而护卫似乎从没有吃过这些东西,不禁求助地看向时空云。

  "吃吧,相信你还没有机会来享受人间的美食,就如小飞说的,以后我们就是伙伴了,即便你是父亲派给我的护卫,但在这漫漫的旅程中我们就是伙伴!"将工具兽卵扔了一个给护卫小灰,看着他感激的目光,时空云哼起了那流传于几个创族空间的歌谣:

  为了和你在一起

  我在你的空间中

  等待着你的发觉

  不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今后我们是否将携手同行

  在这无尽的空间

  这似远还(huan)近的世界中

  有我们曾经过去的一切

  我就在你的眼前

  伴你游玩 看你长大

  不知道你的梦想是什么

  我们将携手同行

  ……

  这是二嫂创作的歌谣,却深深地打动着附近空间的几个神氐,将这个歌谣渊远流传!

  也是这歌谣引起了不远处其他营地的注意,又加上那用的是神语,四周的人开始会聚,而那些天使似乎也放弃了敌意,共同哼唱这他们似懂非懂却流传在异族中的歌谣……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