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创神三部曲——时空神·云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你……你是天火太子??”守卫天业谷的年轻火龙早在几天前就感到了天业谷的热气消失了,而且雷渊上面居然有了一片比从前更强大的雷气。

  “是啊,这里居然被派人加首了呢,其实里面早就没有紫雷天王蛟了,虽然我并不否认里面还有一只雷蛟!”当天火踏出天业谷的结界时,所有人都看清了眼前这个曾经高傲的飞扬跋扈的太子居然安全的从天业谷走出来,就天业谷从前的温度就是天火龙也不可能在里面呆很长时间的,而眼前的天火似乎修为更精进了。

  “你的龙角?”众人中一个眼尖的突然发现眼前的太子居然没有龙角,难道他……

  “这个啊,进化的时候不知道什么时候龙角就隐藏起来了,不过小业还有龙角,而且它现在似乎只有一尺长,还是自行调节的大小,就火龙族的火灵气而言,现在的它应该有五米多长碗口粗才对,但他控制身体的能力似乎比我还强,而且我发现业火是黑暗属性的龙,如果说我的火是白色的,那他的火就是黑色的,比黑暗更强的诅咒之火。”天火微笑着说。

  “他居然可以进化到令龙角消失,难道他在天业谷有什么奇遇吗?他居然可以控制自己的脾气了,要从前我们似乎不能问那么多问题,否则早被揍了!”所有龙心中都是如此的感觉,却不知道该怎样去面对现在的天火。

  “我父亲他还好吗?”并不是天火龙蛋就是天火龙所生,只有掉到天业谷能存活下来的龙才被称为天火龙,而天火龙从来都是在没有子嗣的情况下就被投到雷渊去了,所以天火龙的父母一定是一般的火龙族。

  “大王他……还好,几位王子的关系似乎没有从前好了,王妃似乎病了,因为担心太子殿下的安全。”又是一个太傅,但他的眼中似乎让天火感觉到他并不希望天火的归来。

  进到王宫中,几乎所有人都用惊奇和害怕以及厌恶的眼神看自己,毕竟自己的归来让他们感觉到又陷入了被紫雷天王蛟毁灭的危险,而且现在的天火根本已经超出了曾经各代的火龙族,他的力量已经可以跟天龙王相差不大,不,准确的说,现在的天火根本就在火龙族中是无敌的。

  “母亲……孩儿回来了!”对于父亲天火从来都是秉持敬畏的态度,因为他父亲火龙王根本就是对任何人(除王妃以外)都是一副死人脸,但无形中却可以感觉到他对自己的关心,不过,对于自己的生母,天火还是比较喜欢与母亲在一起的。

  “你是……天火?你的角呢?灵压?!这就是你进化后的结果吗?太傅都已经跟我说了,你今后就是……”虽然可以看出眼前的人是自己父亲的样子,但气息上却不是父亲的气息,而且母亲的气息似乎很微弱,眼睛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瞎掉了,为此,在那个人刚开始说话时天火因为怒气就将自己的灵压完全开放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装成我父亲的样子?我母亲为什么会变盲而且成为哑龙?”天火因为发怒,那火红色带着金色火焰的长角从脑后钻了出来。

  “我……我是父亲啊,你怎么不认识我了?”那老头自认为装的很像啊,而且其他的几个王子也都没有认出来,反而觉得自己亲切了许多,对自己更加尊重,而眼前这个整天跟在母亲身边的天火为什么会认出自己呢?

  “你是父亲?天大的笑话,我父亲是什么样的龙我会不知道吗?而且他的气息根本就在这个身体上很微弱,你以为我会像其他的火龙一样的感觉不出来自己父亲的气息吗?不要忘了,我可是千年才出一个的天火龙,不论你修为多高,最终你还是没有摆脱龙的形态吧?所以你不会是我的对手,因此你的气息即便是隐藏在父亲的身体中我还是可以感觉出来的。”许多的护卫突然觉得王宫内的温度升高,而王的气息却已经低到了极点纷纷往里冲,就是几个王子也感觉到了发怒的天火的气息,纷纷向这边窜来。

  “我想业火身上的诅咒也是你搞出来的吧?那么多年,如果不是靠我输入的灵气活着,业火也早已经是你的囊中物了,但现在你似乎已经没有办法来伤害业火了吧?虽然他还是个没有智慧没有太强能力的幼龙?”天火微笑着而温度进一步升高了,不过另房中火龙都惊奇的是温度升高的只是天火面前的一小块区域,这个区域中的温度已经令那些装饰的铁器化为铁水,但天火母亲的四周却被一层水蓝色的结界罩着,活的比较久的火龙都认识,那时海龙族的密宝,一般由历代海龙王炼制出的海王罩,根据当时海龙王的能力那海王罩的能力也会相应增加,而现在,天火的温度已经这么高了,而那个罩子居然没有事,甚至连蒸汽都没有,这不是说明现在的海龙王的能力在天火之上就是说天火现在根本就没有用出全力。

  “哥,你在干什么?出去一趟怎么连父亲都不认识了?”说话的是青炎,是与业火一样的同母出生的弟弟,但虽然他在天业谷出来没有事,却只是将火焰提升到了青色而已,平时也只有他真心听自己的话,其他的那些同父异母的弟弟根本就是害怕自己才听自己的话的。而现在他的身边居然有一条天火龙的气息,真是太危险了。

  “青炎,你先到我这里来,我有话跟你说!”天火才不管其他人怎么看直接用手将青炎吸到了自己的身边,然后问:“你身边的那几个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从前没见过他们?而且为什么他们是天火龙?”天火的话让青炎吃了一惊,那些刚进宫不久的侍卫居然是天火龙,实在是不可思议,那自己还不是天天在危险中?因为天火是自己的哥哥,所以他并不害怕天火本身,但对于其他的天火龙还是不要跟着的好,毕竟一般天火龙若不是亲人的话,最好是不要在一起的,而且这也是祖先传下来的典籍中记载的。每千年都有天火龙的出现,多则三只,少则一只,可是为什么这里会有这么多呢?而且他们居然可以隐藏气息,难道……

  “天火,你以为就你自己是天火龙吗?或者你认为这最近的千年也只有你弟弟业火是业火龙吗?你错了,其实我本身也是业火龙,而且是很强的那种业火龙。龙族的典籍中记载着天火龙本身并不是业火龙的对手,因为业火龙的火焰是代表吞噬的黑焰,但历代被送到雷渊的业火龙有几个是黑焰的?五千年前,你父亲还有你叔叔我都是业火龙,但你爷爷却因为我是妾所生而将我送往雷渊,你知道我当时有多痛苦吗?而且愤怒让我进化的能力大增,我把当时送我进雷渊的龙全部杀掉后逃了出来,然后就一直在天业谷附近收集那些成型的天业龙卵,直到看到你和你弟弟的,却发现这一年也只有你们两个是天业龙,而且你是早出生的那个,也因为你与业火的精神联系太强,所以我没有把握介入。但现在不同了,当你离开后,我查到了那只紫雷天王蛟已经快死掉了,所以我计划着让我的天火龙来统治龙族,然后在统治全世界,毕竟那只可以杀掉我们天业龙的紫雷天王蛟已经死掉了。即便是你进化了,你以为以你一龙之力可以消灭掉这么多的天业龙吗?”一个黑色的身影从天火父亲的身体中分了出来,然后将天火父亲的身体扔给了天火。

  “小天啊……你回来了!回来就好!就好!”那个身体已经老了许多岁,而且生命的气息在消失,但他所表达出的关心让天火的愤怒更盛了,几乎整个火龙谷都被罩在火焰中。“我们龙族的生命是在万年以上,而你才一千岁啊,还是个孩子啊,都怪我粗心,没有注意到丞相就是我从前的弟弟,让你受苦了!如今还把你拖进这权利的纷争中,是父亲对不起你啊!”真是龙之将死,其言也善,天火已经感觉到了父亲的生命就要离自己而去了,但他却没有在魔堡中看到的伊诺的能力可以穿透灵界去将父亲的灵魂带出,而且龙要是死的话,灵魂根本就不会进入灵界,而是保存在龙魄中传给下一代自己信任的龙,但现在的自己根本是不希望正值青壮年的父亲死去啊。

  一声声的龙吟响彻山谷,似乎在呼唤什么,也似乎在哭诉着他心中的悲伤。几乎永远是晴天的火龙谷阴了下来,天开始变的昏暗,而天上的雷鸣让所有人都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天空中那紫色的天雷。突然,天火的身体也放出了电花,他知道阿信正在众多的天火龙气息中寻找自己的方位,而且现在也只有阿信可以拯救自己的父亲。

  “天火,原来你从前说的都是骗人的,你不是说每千年只有一对天业龙吗?怎么出来这么多?主人说,如果他们不归降的话就直接杀掉就好了,但幼龙或卵的话要留下,他虽然本来的想法是拿你去实验室,不过既然有这么多的活体,你就可以解脱了!”时空云晕倒的那次,天火和阿信一同在魔堡中共同修行了一段时间,而且都是金参的徒弟跟着金参学习图书馆中的东西,所以感情已经比先前好多了,虽然天火依然有点怕阿信,不过已经不担心阿信会吃掉自己了,顶多也不过是把自己揍一顿了事。

  “我父亲有救吗?”天火哀戚地问。

  “这就是伯父啊,有救,有救,只要你供点血就好了,我记得主人也有给你许多的灵药吃吧?而且还把从我身上提炼出的蛟血丹给你们兄弟吃,真是的,这么偏心!”阿信恨恨地说完伸出的食指指甲突然变长,形成一个银色小刀将天火的前臂划了个口子,将血灌入了天火父亲的口中,然后将一个红色药丹放进了天火父亲的嘴中,没想到天火的伤口还未愈合,火龙王的身体已经蜕掉了两曾皮,然后才恢复过来。他吃惊地看着自己儿子流血的前臂,还有他身边那个似乎身上有龙气的家伙,以及在场的所有人。

  “我……我还没有死?”火龙王吃惊地问。

  “伯父,您可不知道您就要死掉的时候天火他叫的多么难听,以至于在魔堡修行的我都被吵醒了,而且你认为自己的仆人被欺负,作为主人的会这样叫别人欺负自己的仆人吗?答案当然是不会,所以我主人就派我来帮他了,而且我可以告诉现在对我身份惊奇的大家,我在二十年前是个无家可归的七百年功力的土蛟,但现在似乎是你们的天敌哦,好象是叫什么紫雷天王蛟吧?虽然不是很纯,但紫雷天王蛟的有的我都有,没有的我也有,准确的说我现在被天火称为怪蛟就是这个缘故。”听到阿信说自己是比紫雷天王蛟更高级的存在时所有人都吃了一惊,但看阿信和天火的模样也知道他们是朋友,所以也就不在害怕,再加上人家阿信根本就没有表示出敌意,所以自己最好也不要在这时候激怒他。

  “叔叔,你们还是归降吧,否则你们是绝对活着出不去的!”天火既然知道了对方是自己的叔叔,而且父亲也已经被阿信医的生龙活虎,所以心中的怨愤也就没有了,模样再次恢复到刚进王宫时的样子。

  “你认为单凭一只修为七百多年的土蛟可以伤害到我吗?黑焰!”看来那黑老头是要反抗到底了,他所喷出的黑焰向天火的方向快速涌去,如果天火让开,那王妃就可能有危险,毕竟那时黑焰,天火也没有把握可以硬接。异变突生,阿信将一个黑色的长条状东西扔了过去,黑焰居然就倏地消失了,当黑老头再喷不出火焰的时候,才发现那边吞掉自己火焰的是一只才一尺长的幼业火龙。

  “你怎么可以让小业去做这么危险的事??”天火冲阿信吼道。

  “那你认为你能接这个五千年老家伙的黑焰还是我能接这个黑焰?除了你那个吃了主人暗灵珠的业火龙弟弟,外也只有主人的几个神兽可以接了,不过这老头也真毒,居然不惜耗费功力的将半数修为融进黑焰中,也不怕把自己给赔进去。不过你弟弟更厉害,吃了这么多东西居然没有撑死。”阿信说完就要离开了,他只留下要天火尽快找火龙族工匠的事,其他的一概不管,尔后跑进火龙族的植物园弄了一堆火龙果才离开。

  “父亲,交给我来处理现在火龙谷的是吧!”天火恳求。

  “好,这事也只有你可以处理了!”火龙王直到现在才发现天火已经与人定了主仆契约,刚想问什么,却发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