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是这样的作者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有无后悔药,试过才知道

我是这样的作者 战袍染血 2826 2019.04.24 14:31

  “让那个逆子进来!”老夫人怒喝一声。

  魏醒则冷哼一声:“嘿,还真敢来!”然后朝着门外瞥了一眼,面露不屑。

  话音落下,李怀已经急不可耐的冲了进来。

  “你这般急切,成何体统?”刘氏一见着人,便呵斥起来,“还不好生见礼,给你世叔陪个不是!”

  李懂也道:“七弟,沉稳些,莫这般。”

  李怀闻言停下脚步,在过来的路上,他就搜索着相关记忆,因此能当场认出几人,这时扫了几眼。

  虽然这些人看着陌生,但在原版李怀的记忆里,都算是亲近、熟悉之人,便就压下心头骚动,用玩角色扮演游戏的态度,对着那位老夫人还有李懂行礼。

  “母亲,三兄。”

  随后,他又看向魏瑾,恭恭敬敬的拱手弯腰,待起身才道:“见过泰山大人。”随后抬头打量,见这老丈人魏瑾固然面容严肃、不怒自威,但此时闭口不言,只是轻轻点头,却也不见多少怒意,便稍微松了一口气,心下暗道:这位便宜丈人,没有老幺说的那么凶狠嘛。

  又看魏醒,却是心头一跳,来自身体的本能让他警惕起来,却还是叫了一声“魏兄”,后者则回以冷笑。

  阴阳怪气,难怪原版李怀不喜!

  李怀对这人十分警惕,暗道:对我冷脸,对那位即将到来的主角郑兴业可是热情的很,这魏醒原文出场,因一次误会和郑兴业对上,两章就被折服,成为舔狗,我得小心此人!

  这边,李怀心里盘算着,但那位魏学士则开口了。

  “老夫可当不得你这般称呼。”魏瑾微微摇头,面无表情,也不见训斥,只是打量了李怀几眼,才继续道,“不过,你能亲自过来,出乎老夫意料,也算是有点担当。”

  李怀毫无自觉的点点头,想着这话该怎么回应。

  跟在后面的乔其也走了进来,朝着老夫人行了一礼,便自觉的站在一侧,看着眼前场面,肃穆不语。

  顿时,堂中沉默下来。

  气氛有些凝重,更有些尴尬。

  注意到所有人的目光都在自己身上,李怀倒是没有慌张,穿越前也经常给人做培训,这场面对他来说小意思,想着是不是该缓和一下紧张的气氛。

  “态度怎的这般轻佻!”老夫人刘氏却是一副怒意,“还不跪下谢罪!”

  李怀一愣,这就要谢罪了?跟着沉吟起来,是不是先走个流程两开花?

  “不必如此。”魏瑾摆摆手,只是看着李怀,“你可知老夫今日为何而来?”

  “我自是知道的,”李怀便说起路上临时准备好的说辞,“自是因晚辈荒唐行事,这事却是无法狡辩的,只是此番自省,却是要下定决心,痛改前非,今后再也不去那般场所,若有违此誓,则……”

  “无需如此。”魏瑾摆摆手,露出失望之色,“本以为你敢过来,便有担当,心里也该明白一二,未料还是赌咒发誓这套,若如此,那也就罢了,罢了。”说着,轻轻摇头。

  李怀见了,却不担忧,他本就是游戏心态,又自恃外挂傍身,是以态度平静,径直问道:“不知泰山大人,可否明言,这背后有何玄机?”

  “你看你,可有半点认错的态度?”魏醒忍不住在旁讥讽,“这悔过之心能有几分真实,却是个疑问!”

  刘氏也道:“你这是何态度?”

  便连李懂也道:“七弟,你既有心认错,便该端正举止言行。”

  侧立一旁的乔其,不由摇头。

  被人千夫所指,李怀皱起眉来,暗道:这锅接得很不舒服啊!

  “无妨,”魏瑾却还是摆摆手,只是看着李怀,“你未曾看出自己,是被人陷害的么?”

  “被人陷害?”李怀闻言一愣。

  “自是如此,”魏瑾淡淡说着,目光扫过了屋中几人,人人皆是满脸错愕,“正要将这事说个明白,也好让你清醒,日后,纵不能近君子,总该是远小人的。”

  什么?

  李怀也是错愕,但马上镇定下来,眼中放光。

  这是要有反转剧情?

  他知道下面很可能是干货,指不定还能拿到攻略,于是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老夫今日来此,便是要将这事挑明,”随后,魏瑾看向满脸疑惑的李怀,“如今是什么时候?”

  什么时候?

  李怀转身看着外面,阳光正好,未到饭点。

  但跟着就听那位老学士继续道:“婚期近在眼前!便是再疏忽,但以侯府的人手,又岂能让你这郎君不见踪影?这岂非荒谬?”

  但这确实发生了!

  李怀隐隐意识到对方想要说什么了。

  “若想做到,怕是要府中有人疏通才是。”魏瑾深深看了刘氏一眼。

  “世叔,您……”

  李懂作势欲说什么,却被魏瑾摆摆手止住,后者只看李怀:“老夫且问你,你能离府,是何人相助?可有亲近之人帮衬?”

  “亲近之人?”李怀眯起眼睛,脑子里闪过一人,于是点头。

  魏瑾不多言,话锋一转:“你去的那家楼阁,老夫略有耳闻,平日里虽有太学生光顾,但多为休沐之时,哪里就那般碰巧,偏偏让你碰上?况且,楼阁经营几十年,自有法度,什么局面未曾见过,内外皆有护卫安排,哪会轻易让人厮打?听说你当时有友人相陪,不知那二人是推波助澜,还是好言相劝?”

  您这哪是略有耳闻啊,分明就是老司机啊,这里面的道道门清儿!

  李怀长舒一口气,也已经明白了,自己,不对,原版李怀是中了别人的套了!

  与他同去的好友,只能算是狐朋狗友,当时还是他们怂恿诱惑,让前任李怀死活都要点那花魁,等知道太学生之事,又在旁边添油加醋,最后甚至抢先动手,又拿言语捧杀李怀,这才让局面一番不可收拾。

  “你这夯货!被人算计不说,还连累了我家清誉!”魏醒也是刚刚才听个明白,不由大怒,便逼近李怀。

  李怀后退两步,说道:“若如大人所言,景仙楼经营多年,有法有度,那自是知道,这般事情闹开了,当事之家都望息事宁人,自然不会声张,而太学生居于清净之所,本该潜心学问,结果外出争风吃醋,也不该这般张扬,如今却遍传街巷,显是有人推波助澜。”

  他嘴里说着,心里却想着旁事:自己这便宜老丈人,总不是特地跑过来当个解说员的吧?这也太奇怪了。

  “你倒有些小聪慧,可惜啊,只在山中,不见全林。”魏学士说着,转身冲老夫人道:“我与老侯爷乃是至交,当年李怀出生后没有几年,我那小女儿降生,便与老侯爷定了婚约,我魏氏乃是信诺一族,虽然出了这等丑事,但一诺千金,还是会让小女与他完婚,只是与老侯爷约定的尽力扶持李怀于官场立足,就此作废了。”他语气淡淡,无喜无悲。

  李怀闻言一喜,暗道原来如此,剧情诚不诓我!这老丈人果是信人!

  老夫人听了,满脸惭愧:“此事,错在侯府,这不孝子让人算计,让亲家名声受损,今日亲家以德报怨,实乃大恩。”

  “老夫今日这番话,就是要提醒于他,日后遇事多留个心眼,这般容易被人利用,若进了朝堂更是要命,因此约定作罢,倒非刻意不帮,”魏瑾跟着意有所指,“听闻二郎身子不佳,今日未见,当是在内修养,日后李怀在外行走之时渐多,若没个指点的人,于李家而言,绝非好事。”

  老夫人听得“二郎”之名,便面露哀伤,却还是强打精神说道:“以后还要有劳亲家照看,”又看李怀,斥道:“你当谨记今日之事!”

  魏瑾点点头,也看李怀,见后者神色如常,不由皱眉道:“你切记得,日后遇事,不可妄为,便不多思,也该多问,须知覆水难收,世间是没有后悔药的,今日还是小事,你我两家最多名声受些拖累,日后若是大事,就不是这般轻巧了。”

  “泰山教训的是,我日后确实是闯了大祸,家破败亡,凄惨半生,就是因为没脑子,连续让人算计!”李怀大大咧咧的说着,不由感慨这古人的心眼是真不少,随后也不管其他人满脸错愕,就是话锋一转,“只是有没有后悔药,还要试了再说。”

  “嗯?”

  这话一出,在场众人都是错愕,李懂与魏醒都要开口,却见面前的李怀身形模糊起来……

举报

作家是赛车狂人?看视频送Q币点币!

荣小荣、八匹、朵颜涯、真愚老人、巫马行、汉家枫竹携手斗鱼主播再掀QQ飞车狂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