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琴尖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5章 她来了!她来了!

琴尖 三天梅见 3015 2020.01.17 22:43

  “那薛宏飞,真被方润琴一刀给杀了?”

  陈公公的脸色难看极了,背着手在屋里来回不停地踱步。

  “是,而且据说……死状极为惨烈。”

  小良子在身边低着头陪着,“他应该……不知道背后也有我们吧。”

  “你是蠢货还是失忆了?你忘了我们是如何搜出茶叶包来的了?而且你如何肯定薛宏飞死之前,不会把事情都推到我们头上?”

  小良子感觉有一种恐惧在心间弥漫开来,“叔,方润琴如此狠毒,他会不会也对我们下手?”

  陈公公不说话了,他的心里也已经慌得没了底,突然想起要问,“今日,入宫送菜的来了没有?”

  小良子看了一下窗外的日头,“应该快到了。”

  “走。”

  两人一前一后,径直走到了御膳房后门口。

  但他们不知道,从他们踏出屋门那刻,小润子就一直悄悄跟在后面。

  五辆装着新鲜蔬菜瓜果的大板车,在御膳房后门口停了下来。

  领头的人一跃下车,约摸四十岁,穿着一身灰麻短襟,正在招呼人从车后头卸货。

  陈公公上前,对着那领头人轻轻附耳了一通,然后又环顾了一下四周,假意大声说道,“你们卸货的时候都当心着点儿,新鲜的瓜果可千万别有磕碰,不然主子们就该不喜了。”

  “是,请公公您放心吧。”

  直到货全部卸完了,领头人驾着空空的板车队,从王宫西门出了宫。

  小润子思量了片刻,决定跟了上去。

  多亏了梁公公当时给的这块腰牌,真是方便许多。

  跟着板车,一路到了西高峰山下的一个农场。

  不多时,刚才那位领头人又出来了,依旧驾了一辆板车,不过这次只有单单一辆,车上放着好几筐青梅子。

  小润子又一路偷偷跟着他驾车而去,直到板车最后停在了一个地方。

  虽然近段时间他也出过几趟宫,但是对这钱东城他实在说不上熟悉,可是板车现在停下的地方,他却一点儿都不陌生。

  因为这里,是帘王府大门口。

  上次酒会的时候,门口还摆了一块大石头。

  再看眼前,刚才的领头人上前对着王府门子说了几句话,那门子便引着他驾车从偏门进了府去。

  “怎么会是帘王?”

  躲在王府斜对面的墙后,小润子不由心头一紧。

  难道说陈公公背后的靠山就是帘王?自己当真看错了他吗?

  刚才那人站在门口对门子说的话,他这对招风耳,自然是听见了。

  “小人是城西农场的,来给府上的徐小沫徐姑娘送梅子,说是煮酒要用。”

  这个,徐小沫是谁?

  刚想到这里,小润子感觉自己被拍了一下肩膀,他吓了一跳。

  转过头一看,原来是位姑娘,从她的穿戴看来,应该是出自名门大家。

  “这帘王府,有这么好看?”她的声音很利落干脆。

  嗯?相貌眼熟,声音也耳熟。

  小润子在心里使劲回想,是在哪里见过?

  是她!对,就是她!

  “帘王府门口可不是那么好蹲的,我劝你还是赶紧走吧。”

  万观儿刚才路过此地,看见墙角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还以为是哪个图谋不轨的小人,就想要上前赶走了之。

  不料,却听得眼前此人,面露惊喜地说道,“是你!”

  “怎么,你认得我?”

  “姑娘可是酒会那晚,劫持王爷的那位?”

  万观儿脸色一变,“难道,你也在?”

  “是。”

  “既然是王爷的朋友,为何不大大方方地进府,却要在此门前偷窥?”

  对他的话,万观儿并不相信,心里头有些怒气,为何自己要多管这帘王的闲事。

  小润子心想,这姑娘说得对啊,我为何不直接进府呢?

  “你究竟是何人?”

  “不瞒姑娘,在下方润琴,是宫里的内官。”

  “哦?方公公可是有差事来找王爷?”

  “正是,刚才不知道要如何开口,所以在门口踟躇着,不想就被姑娘抓见了。”

  万观儿心里很好奇,是有何事不能开口?

  但自己“偶然”闲逛路过王府门口已是不该,王府里面的事,自己还是不要再理会了罢。

  “那是我多事了,方公公您请,我就先告辞了。”

  眼看万观儿转身要走,小润子却叫住了他,“可否请姑娘帮个忙?”

  万观儿回眸,一脸惊讶,“何事?”

  “小人很是为难,听说王府里有位煮酒师名叫徐小沫,宫中有意招揽,想请她但又担心此举夺了王爷所爱,所以小人刚才不知如何开口。”

  “不错,钱东城人都知道徐小沫是王府中一名品级甲等的煮酒师,技艺也不知被多少名流志士所赏识,她却独独追随了帘王,不知这宫中如果想招揽,她会不会动心?可是我为何要帮你?”

  小润子一笑,上前附耳,“因为……”

  帘王正坐在正厅里喝茶,刘大福匆匆来报,“她来了!她来了!”

  “谁来了?”

  “就是上次让王爷您脸红的,万姑娘来了。”

  帘王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有些慌乱,“我的聘礼还没送过去,她怎么先来了?”

  “来的不止她一人。”刘大福补充道。

  方润琴和万观儿出现在了门前,帘王快步上前迎接,“万姑娘,小润公公,二人快请坐。”

  上了茶后,帘王问道,“不知您二位怎会一同光临?本王倒是完全没想到。”

  “上一次小人前来酒会,是替陛下送礼,这一次嘛,是……”

  小润子适时地看向了身边的万观儿,她接着他的话继续说道,“噢我姑夫说,既然王爷之前问他讨要了一个人,所以他现在也想向您讨要一个人。”

  “谁?”

  “徐小沫。”小润子说道,“过几日就是端午了,宫中准备了不少节目,可是主子仍不满意,听说王爷府上有厉害的煮酒师,就想请徐小沫姑娘届时入宫,煮雄黄酒。

  帘王听罢,偏过头,“大福,快去把徐姑娘请来。”

  不多时,刘大福就带着徐小沫来了。

  她的脸色惨白,间或带着咳意,原本就娇柔,如今这模样,更是让人看着心生怜爱。

  听闻是要端午入宫,“能够入宫煮酒,这是一件多大的荣耀,休说是二位亲自到府上来了,即便只是捎句话来,小沫也喜悦在心,心向往之,只不过近日深感风寒,身子不适,就怕一不当心就搅了宫中贵人们的兴致。”

  在她说话期间,小润子一直保持着微笑。

  刚才他想起来了,就在酒会那晚,在王爷身后侍候倒酒的正是这个徐小沫,因为当时自己“不经意”朝他们座位方向看了好几眼,所以自然是记得她的。

  也是酒会之时,他已经看出来身旁这位万姑娘和王爷似乎有爱的种子正在萌芽,所以刚才在门口才会拉着她一起进来,人多好办事。没想到刚才她开口一句姑夫,也着实惊着他了。

  对徐小沫的姿态,万观儿却是极其受不了。

  虽说她自己也是名门小姐,可是平日最看不惯的就是姑娘家这般柔弱病态的样子,所以她不由地偏过头,管自己往屋外远处看去。

  刚才在门口,方公公在自己耳边的一番话,还是让自己动了心。

  他说,“如果情投意合,王爷身边还是少一些女门生为好。”

  所以见到徐小沫这般娇嗔,她在心里嚏之:呵!堂堂王爷,不过如此。

  女人之间哪怕不说话,也能于细微处体察。徐小沫也感觉到了,万观儿对自己有敌意。

  可是她却刻意转向,“还请万姑娘转达小沫深深的歉意,如果下次有机会,小沫定当没有二话。”

  万观儿回过头,看着她,“既然徐姑娘身体抱恙,也不必歉疚,好生侍候王爷就是尽你的本份了。”

  三言两语,居高临下。

  徐小沫听得心中不爽,可眼下既是扮了个可怜的样子,也便不好再辩驳。

  帘王却在心中窃喜,这万姑娘真是顶顶高傲,就像是一杯最烈的酒,还没有喝到,就已经闻得到那强烈的气息。

  可他还是要打圆场,“小沫她或许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还请万姑娘和小润公公多多体恤。”

  小润子还在微笑,“王爷哪里的话,本就是来邀请的,又不是强下的圣命,既然时机不适,那便再议。”

  徐小沫屈身行了一礼,“多谢公公。”

  “既然如此,圣上那里小人会好生解释,请王爷放心,那小人就先行回宫了。”

  帘王也道谢,“多谢小润公公。”

  万观儿正要起身一同离去,却被帘王叫住,“可否请万姑娘赏个脸,留下来吃个饭可好?”

  她看了一眼身旁眼波流转的徐小沫,冷冷说道,“王爷还是自个喝酒吧。”

  走出王府,小润子叹了一口气。

  刚才一试,徐小沫还真是王爷的人。

  他犯不上为一个区区煮酒师就忤逆圣意,哪怕她感染风寒,王爷也应当积极送去以表忠诚。

  可是他却护了犊子,这不就说明,徐小沫绝不是煮酒师这么简单吗?

  只是,这么浅显的道理,自己能看出来,聪慧如王爷会不明白?

  难道他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