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乘龙快婿

凰枝令 木千岁 1919 2019.10.22 18:17

  凌霜突然站到兰锦面前,声色低沉道:“别找!”

  兰锦赶忙低下了头,听到曲沐宁清列的声音:“那便回去罢。”

  不管是不是冲着他们来的,既然是潜家高手,他就在暗处洞察明处的一切。在明处的猎物东张西望找到暗处的他们之前,他们往往已经察觉,并且先下手为强。

  对待越是隐蔽的敌人,越是要冷静。

  曲沐宁说完,走在了二人前面,信步向前,仿佛并未听到他说附近有杀气一般淡定。倒是兰锦,快速踱步跟上了自家小姐。

  凌霜走在一旁,看着曲沐宁,微微顿了顿。看来这位小姐,并不是他来时以为的单纯,也并不是他想的那样简单。

  曲沐宁回到流溪院,提笔画了一副图纸,便交于兰锦送上了街去。

  她仔细看着那脆生生的枝丫,小心抚摸了下,她养草药略有心得,养这花也是但凭经验,已是悉心照料,就是不知它能否活下来。

  “歪歪歪!你站住,站住!这是我妹妹的院子!”门外几声吵闹,曲季央赶忙跟着来人,快步跑上去伸开双手死命阻拦道:“歪!你不准进去!”

  “我说四郎,我你都不认识了?”

  容晏歪着头,轻轻一抬手,转了半圈绕过曲季央。

  院内,曲沐宁走了出来道:“四哥进来吧,我刚从街上带回来的零嘴儿。”

  曲季央还未进去,一旁的容晏眼睛一亮,“那还真可!我来的正是时候!妹妹先将学的自己练上,我歇息会儿!”

  曲沐宁倒是未曾抠门到不给他吃,只不过曲季央护着妹妹给他的东西。

  曲沐宁提着小木剑到庭院中央,清风徐徐,她换了一身轻装,发上几无装饰,鲜明爽利。

  曲季央用手护着,容晏时不时偷上一点儿,回头去看小丫头练剑,叫了声:“好!妹妹天作之才啊,才学了动作而已,就如此行云流水了!”

  曲季央昂头,“也不看是谁妹妹!我三哥可是景翰国武状元!”

  这一个没注意,叫他抓了一大把的果干去。

  “接着学。”曲沐宁摊开剑谱。

  容晏今儿爽快,见她学得快,也教得快了起来,“萍水剑也算是门绝技,剑法轻盈灵巧,传言最为适合女子使用,你倒是会挑。”

  曲沐宁不紧不慢,“自然是二哥哥帮我挑的好。”

  “你家那个二哥还真是,笑得人如沐春风,不知道惹了京都多少少女的芳心呦!”

  曲沐宁歪歪头,小下巴一抬:“都有谁家的?”

  容晏信手拈来:“你看啊——这李家,许家,赵家,还有定国将军薛家等等......但凡有待字闺中的姑娘的,哪个不将你二哥这样的翩翩公子视为乘龙快婿?”

  “不过依我看啊,这还是薛家的小姐可能性大些,毕竟你三哥如今在定国将军手下!”

  “话说回来,这李家是礼部栋梁,姑娘胜在温柔可人,大方得体。这许家呢虽然不是官宦人家,但也是富甲一方的大户人家,啧啧。”

  曲季央听得直掏耳朵,完全不知他大哥是怎样受得了这样一个人的:“我说你怎地不去当媒人?”

  “我倒是想多个营生!只怕我风流俊赏玉树兰芳,先被那些个夫人小姐给看上了去!”

  端上一碟瓜子,曲沐宁趴在小桌上:“你说,你接着说。”

  “......”

  松璞院,曲仲江刚刚回来,还未曾坐定,就觉得耳朵一阵热,这又是谁在攀扯他呢。

  曲伯炎从来就没见过自家老四这么殷切的想要看到自己的样子,那抄写了一打的家训,还有柏风眼下大片的淤青,他一看,便也知道这小子是耐不住性子。

  说来也怪,曲家三个哥哥都是少年老成,都有一技之长,到了这个老四,怎么就吃喝玩乐立志要做纨绔子弟了,除了妹妹,真就没见过他什么时候上过心做事。

  “没事了就早些滚去书院。”

  曲季央闻言,立刻抬头应声:“得嘞大哥!”

  说完,少年就转身出了门去,略带跳脱。

  来阳看着四少爷的背影,又有些没看懂:“大少爷是要小姐也去书院吗?”

  曲伯炎点头,“云渥是显贵人家子弟聚集之地,又在明处,宁儿待在那里是安全些。”

  “七日生死两茫,鬼门关走了一遭。如今宁儿对人事看得通了,去也未尝不可。”

  曲家的儿女,没有一个当是无为之辈。

  来阳点点头,“怪不得四少爷如此高兴。”

  “他?”他能想得到这一层么。

  “少爷,小姐来了。”

  曲沐宁踱着步子,不紧不慢地进了房间,看见她大哥又是正襟危坐。

  “大哥回来了?”曲沐宁站在他身侧,他身上还带着路上吹来的寒气。

  “听闻宁儿今日又练剑了。”曲伯炎问。

  “练是练了,不过还听得许多趣闻。”曲沐宁一本正经,“说那梅花鲤鱼,月桂白兔,还有那长生殿内七月七,十分有意思!”

  “……容晏。”曲伯炎听得一头黑线,就知道这些东西是谁讲来的。

  “宁儿端学剑就是,这些东西要听书院先生的。”

  曲沐宁点了点头,一双眼睛突然来了亮光,“大哥准宁儿去书院玩了吗?”

  曲伯炎刮了刮她的小额头,“不是去玩儿。”

  “嗯,宁儿知道了,一定帮大哥看好四哥!”曲沐宁郑重其事地点头。

  来阳捂嘴笑了去,曲伯炎还耐心跟小女孩儿说些什么。

  曲沐宁早有预料的一些话,只是真的听来,还是忍不住心里涩涩的。

  曲伯炎说,若是在书院不开心,一定也要和哥哥说,不能一个人干受着。若是书院的吃喝睡不好,也要告诉哥哥。去书院在她选择,若是不想去,他便请人来家里教。

  “虽然你四哥顽劣,但若是为你也算用到了地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