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寒沧君

凰枝令 木千岁 2068 2019.10.05 00:10

  紫仙魁是草中鬼客,不能单独栽培,只长在草木茂盛的环境中。

  但有它的地方,周围的草木都会跟着沾染灵气,长得更加葱郁。

  对于寻常人而言,这草没什么用,观赏价值也一般。可是对于内力亏损者而言,则是鲜有人知的佳品。

  转悠了几圈,这梅花的确盛,兰花有的也打了苞。

  曲沐宁转得周身都染上了花香,还是一无所获。

  只怪家业太大,难找啊。

  不知觉,她脚步停驻,眼前是一处庭院。

  与他处不同,这里虽处于大片花田之中,花种却不多,树木颇丰。都是些常青绿树之类,可见主人心性清闲。

  踏入石阶,整个庭院清明如许,那些树木无一不争入苍穹,欣欣向荣。地上生长的小草青翠欲滴,就连青苔也是格外新绿。

  曲沐宁刚要进院,忽然回过头。

  “小姐!”来阳气喘吁吁地跟上来:“小姐!这……这里是寒沧君的住所!不可贸入!”

  “寒沧君?”曲沐宁歪歪头,“是谁?”

  “寒沧君啊,乃是花道大会的翘楚,最擅养兰。”

  “去年,那一株素冠荷鼎,清馥绝尘,一举夺魁。萃香谷这才重金请来,专门指点花术!”

  “他虽不常在谷中,但,毕竟是男子居所,小姐还是……”

  “哦。”曲沐宁点了点头,“那便不进去了!”

  她碎步踏出阶,回头,见那牌上俨然题着“寒沧小筑”四个大字。

  收回目光,离去。

  来阳领她回了厅,曲伯炎正和周伯议事。

  “玲兰清雅,多为南方人所爱,不乏老客。”

  “如今皇家贵妃寿辰,预订蝴蝶兰五千株。那蝴蝶兰如今谷中虽可培育,但眼下土地紧张。若是紧着皇家那边,玲兰之约恐怕不妥,若是拒了皇家……”

  周伯欲言又止,老脸挂上一副我太难了的神情:“老奴惭愧,实在为难,这才劳烦家主。”

  曲伯炎正沉思,曲沐宁踱着小步走了进来,找了个椅子坐了上去,小脚晃晃悠悠。

  “大哥皱眉的样子真丑。”

  “……”

  周伯和来阳擦了擦冷汗。

  屋子里一阵安静。

  周伯眼巴巴的看着这灵动的小丫头,哭笑不得。

  “周伯,萃香谷的规矩,你是知道的。”

  曲伯炎声色低沉。

  周伯闻言,立刻低下了头:“诚信为先,不论清贵。”

  曲沐宁似乎与肃穆的氛围无关,大口吃她的梅花糕。

  不时,曲伯炎起身:“去花田看看。”

  “是。”

  人走了大半,只剩曲沐宁吃了几块糕,还抹了抹小嘴,她看着这别致的糕点,朝门边的来阳招了招手。

  “这梅花糕味道鲜香,多要几盘,咱们带回去。”

  来阳连连称是。

  “我吃饱了,困了,想睡。”

  “小姐随我来。”

  片刻后,清静的房间里,曲沐宁独自躺在了床上。

  她缓缓打开左手,里面俨然放着一粒暗绿的椭圆花种。

  来阳喊她时,这花种正破空朝她面颊飞来,被她借机躲过,转而离开。

  “寒沧小筑……”

  捏着小小的花种,曲沐宁确信,那院中,定有紫仙魁。

  她睡得极浅,门窗忽有风动。

  她有意假寐片刻,风动却仍在。

  曲沐宁猛地睁开眼睛,下了床,四处环顾,未见人影。

  门口守门的佣人依然站在那处,并无异样。

  垂帘轻摆,一阵馥郁吹过,稍纵即逝。

  曲沐宁退后两步,坐回床上,眸中平静如深水,与那稚嫩的五官格格不入。

  她坐下后,风停了。香,也消失了。

  曲沐宁起身,推门出了去。

  曲伯炎已经回来,正站在厅外。

  “约有先后,玲兰为先。至于五千株蝴蝶兰,萃香谷只出得了三千株。若是不妥,便作罢……”

  “大哥!”

  曲沐宁小步快踱了过去,拉住曲伯炎的衣角。

  “宁儿吃得太饱,睡着了。想着田里那玲兰清雅可爱,也不娇贵。若是能带些花苗回去养着,看着它开花就好了!”

  她睁着圆亮的眼睛,水汪汪地看着曲伯炎,面露期待。

  周伯突然大喜惊呼,“对呀!”

  “南方更暖,客人更喜花事。幼苗尚未移栽时,占地极少。若予以玲兰幼苗出售,价钱按市价走,利润也颇为可观,这样一来,问题便迎刃而解了!”

  曲伯炎眉心一动,“萃香谷现下有足够的玲兰幼苗?”

  “有有有!”周伯连连道,“我这老糊涂,竟没想到!”

  曲伯炎思忖,“那便如是办吧。”

  周伯松了口气,这下可终于不用得罪皇家了!

  曲伯炎走了两步,又突然回头。

  “给宁儿带些花苗。”

  “是!”

  曲沐宁歪着小脑袋,头上两个揪揪圆润可爱。

  曲伯炎牵着她走,低头伸手抚了抚:“宁儿帮了大忙。”

  她两眼懵懂地抬头:“宁儿有帮到忙吗?”

  “嗯。”

  曲伯炎领着她,慢步走了一段,又把她捞了起来,送上马车。

  曲沐宁抱着一大盒的梅花糕,放在怀里紧紧箍住。拨开窗户,看着渐行渐远的萃香谷,她还惦记着那紫仙魁呢。

  不过萃香谷与皇家这生意,真叫人咋舌。寻常人家见都没见过蝴蝶兰的,一个贵妃过生日,用得着这么大排场。

  也罢,不当女尊,哪里知道国库不禁花呢?

  不过如今这钱是给曲家赚了,她也不过是一句话,小小地推波助澜而已。

  “这是何物?”

  曲沐宁答道:“是萃香谷的梅花糕。”

  曲伯炎未言语,入门的脚步不由轻快。

  曲沐宁放下盒子,在厅里分配了起来:“来阳,这盘是我大哥的,你带回去。”

  来阳看着她认真的小脸,笑着接过了盘子:“是!”

  上回那半根糖葫芦就把四少爷嫉妒坏了,如今这梅花糕,大少爷定然高高兴兴地吃完!

  “等一下!”

  来阳要走,又被曲沐宁喊住,她伸出小手,手中纸包方方正正,鼓鼓囊囊。

  “这包是你的。”

  来阳一愣,见她小手又往前伸了伸,赶忙搓搓手,接了下来:“谢,谢谢小姐!”

  “宁儿!四哥哥回来了!”

  院里传来的声音响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