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中意

凰枝令 木千岁 2014 2019.11.28 23:31

  月光淡淡,那双美得不可方物的眼睛仿佛带着极其深邃的魔力,看着它的人会不自觉地被吸引。

  小姑娘别过脸去,非常直接,“知道你太多秘密容易死。”

  她就知道,这人一来准没纯粹的好事儿。

  曲沐宁本能地察觉到这个人的危险,和他有关的交易最好是要慎重考虑。

  “我可是很有诚意的,我还可以告诉阿宁买修罗门出手的人哦!”他眨了一下眼睛,似有星光流泻。

  曲沐宁慢慢洗净了手,想了想回答道:“家兄想必已经知道了。”

  他颓然,语气失望又惆怅:“唉,阿宁太聪明了该怎么办……”

  “不过阿宁小心保留着与我初次见面的信物,并且悉心照看养护,等着它开花结果,想必是钟情于本公子?”

  曲沐宁抬眸,托着白嫩的小脸认真道:“你要出卖色相?”

  “那阿宁感兴趣么?”他将下巴微贴在手臂上。

  “面具摘了我考虑一下。”

  只见那双眼睛满满都是笑意,笑声清冽沉缱,“你是第一个以这般理由要摘我面具的人。”

  “阿宁就不怕看了后悔?”

  她不假思索,“我又不吃亏。”

  “若是你看了不喜欢,吃亏的可是本公子呢。”

  “墙头在左边。”要滚抓紧。

  她刚刚离开板凳,一阵劲风刮来,折扇上的寒沧君三个字映入眼帘。

  曲沐宁侧身躲开,脚尖轻轻一点,便在折扇之上借力腾空后退。为了避免引起他人的注意,两个人都没有使用内力,但是短短几招之内,眼前这个小姑娘机敏和锐利果然超出了他的预测。

  他化作一道墨蓝色的影子,霎时间已经到了她的面前。

  四目相对,那双精美的眸子深深印在她的眼底。

  这个人,比曲沐宁想象的还要深不可测。

  他唇边绽放出夺目的笑意,“阿宁知道我是谁,对不对?”

  她一掌推开他,借着他的格挡再次拉开了距离。

  “不知道。”

  他收回扇子,悠悠然走了几步道:“无妨,阿宁会乐意再帮我一个忙的。”

  蓝色的影子消失在了墙角。

  房间里一灯如豆,曲沐宁翻了两页书后就躺了下来,眨着眼睛看着杏白色的珠纱帐,好一会儿才闭上眼睛。

  翌日一早,曲沐宁就准备带着兰锦桃芬出门。

  她的暗器是时候加强一下了,下次这个人再出手,她可没有十全的把握全身而退并保护好哥哥们。

  兰锦已经不会被一大早就站在院子里的凌霜吓到了,她选择路过,继续做自己的事情。

  曲沐宁最后从屋子里出来,凌霜看着她一身轻装眉目朗朗,俨然是昨天和主子动手了。

  虽然内心无比尴尬,但是凌霜还是走上了前,递给曲沐宁一个黑色的细长小盒子。

  “这是什么?”曲沐宁不用问也知道这是谁给的。

  凌霜道,“匕首。”

  光看鞘的光泽和上面的宝石,曲沐宁就确认那是一把不可多得的防身匕首。

  有东西不收才是傻子。

  她塞进了袖子里抬步道:“出门了。”

  几个人仍然是买的些杂七杂八的物件,顺道曲沐宁还去了一趟药铺,没拿方子,只单独买了许多种草药。

  “小姐买这些做什么?”

  “买回去研究一下和书上说得一不一样。”

  兰锦确定,小姐在碰巧救了个人以后,彻底爱上学医了。

  曲沐宁小步走在前面,想着那位如此懂花,又深谙香道,不知道毒对他有没有用……

  人群中有道窈窕的身影,穿着浅黄色的锦裙,步履婀娜,正是曲烟儿。

  然而看到走在她前面的人时,兰锦瞪大了眼睛,“她……她怎么和那个墙头秧子在一起!”

  看着一脸震惊的兰锦,曲沐宁无奈地摆摆手,叫她回神,“现在知道了?”

  知道曲烟儿不是好人了。

  原来小姐比她先知道了,兰锦鼻子一酸,捏着手里的药包不由得多使了几分力。

  “气什么,左右我也没当她是朋友。”

  以前不知道的时候被曲烟儿牵着走,现在只是数次不被她左右反而给她带来了不好的待遇,曲烟儿可不就选择“弃暗投明”了么。

  小丫鬟听着小姐强行的倔强,心里不免又苦涩了几分,想着她们一定忠心对小姐。

  几人的脚步随着曲沐宁的变慢,曲沐宁边走边将李莲白愤愤的声音纳入耳中。

  她耳聪,听得清清楚楚。

  “她明明在里面,我都听见她的声音了!几个丫鬟就是拦着非说我说她不在,不让我进!”

  “袁姑娘许是心情不好罢。”曲烟儿小声道。

  “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出来玩玩不就全好了,在家待了这么多天连书院也不去,门也不出了也不嫌闷!”

  李莲白是特意去找袁沁珠玩的,在她了解的袁沁珠,就算是镇南候让她在家待着,她也绝对是受不了那份无聊的。

  曲烟儿笑笑,“前面就快到琳琅阁了,咱们去看看?”

  “走吧!”

  李莲白看都没看她,自己大步走在了前面。

  走着走着,几人转了弯。

  眼看着要去的铺子就在眼前,忽而一阵崩塌掉落的声音拦住了他们的脚步。

  凌霜飞身护在了曲沐宁前面。

  眼前几个侍卫打扮的男人正押着一位妇人,一脚就将其立在一旁的摊位踢了个桌倾杆摧。

  “别动!”男人呵斥一声。

  另一边几人将反抗的女孩也摁在了地上,“死丫头老实点!”

  女孩的脸贴在地上,双眼通红,死死地瞪着眼前人:“你们放开我娘!!”

  妇人奋力挣扎,“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我抓我们?!”

  “为什么抓你?呵呵……你丈夫敢当逃兵,抓你去问问话!”

  女孩猛地转过头,声嘶道:“你胡说!我爹不是逃兵!!”

  话说着,一记重拳即将落在妇人瘦削的肩背。

  “啊!”破空风来,男人惊叫一声,痛得手臂全然麻痹,拳头一瞬就软了。

  “是谁?!”

  人群中露出一个利落清朗的女子,眉眼疏淡:“按军律逃兵之罪不及家眷,敢问几位所属何处,竟当街殴打百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