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九皇子

凰枝令 木千岁 2077 2019.11.10 20:47

  不作其他装点,一身灰袍入殿的齐王剑眉星目,周身肃杀之气凛然。

  “免了免了!”

  随之而来的少年走得轻快,墨蓝长衣后的身架比齐王秀颀不少,声如碎冰敲玉,舒润撩人。

  只是那副五官入殿才更称得上惊艳。

  人走进来时背着光,肤皙如玉,眉眼含笑,眼角似有桃花陨落,引人醉溺。他远远不像齐王那样端冷,光是步子就散发着舒适惬意。

  只是那张脸太过华美,叫人忘却他是个十五岁的少年,只剩下满腔惊为天人。久闻九皇子肖母,那玉妃当年,又该是何等的神仙风姿!

  荆王不拘小节,倒是把齐王的礼也免了去。

  可是众人都不在意,端是看着那谪仙一般的皮囊就是瞠目结舌。荆王不入朝堂,也不常在京都,谁也没曾想已经长成这般华美的少年郎。

  曲季央没眨眼睛,从不知道这世上怎么会有生得如此好看的男子。居然比大哥二哥三哥都好看……

  光是那双含笑的凤眸,仿佛装满了风花雪月,叫人遐想连篇。

  这副美貌,甚于辰谷。

  “齐王,荆王,快请!”

  袁贵妃微微欠身。

  景瑜没有回应贵妃的邀请,只是侧目,似乎是环视了整个厅堂,并看不出在何处做了停留,只是最后看到了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这两位比贵妃到得还晚,却没有见到贵妃有半点不快,确实是面子不小。曲沐宁被他那凤眸掠过,心中浅动。

  这双眼睛生得是真好。

  看到这两位皇子前来,其余的皇子的脸色这才好看了些。

  “九哥!你来啦!”

  乐清公主站起身来,笑着迎着眼前来人。她排行第十,只比这位九哥小了三天,所以每每觉得异常亲切喜欢。

  谁家有这么漂亮的哥哥,妹妹都会喜欢的吧?

  谁知那九皇子刚刚静美了片刻不到,俨然是噗嗤笑出了声,然后似乎是实在忍不住了放声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哈……”

  齐王面无表情:“九弟笑什么?”

  景瑜摆摆手道:“哎呀没什么没什么!就是方才上来的时候看到谁家的公子,那满额头满手的窟窿,痛得走路都不会了!也不知是不是栽进月季堆里去了!真是笑死本王了!啊哈哈哈哈……”

  “……”

  “……”

  偌大的厅堂里鸦雀无声。

  这边刚刚才进来的徐录听到那魔性的爆炸笑声更是懵逼茫然,被徐夫人两个眼色拉着坐在了下面,他现在可不浑身血窟窿么。

  齐王不笑,贵妃不笑,镇南候也不笑,但是曲季央有点想笑。

  但是他强忍住了。

  “嗯?本王这笑话不好笑么?”景瑜还追问了句。

  知道事情原委的自然知道这笑话说的是谁,徐录这会儿也是上来了,脸红的像猴屁股却也不好当众出来承了荆王的笑话,简直,简直丢死人了!

  “荆王爷真是风趣!”贵妃干接了一句。

  景瑜似乎是在厅堂内打量了一番,然后就失去了兴趣,自己吃果子去了。

  这下宴会才算是继续进行,只不过荆王那爽朗的笑声真真是勾起了许多不知情的人的好奇心,没事儿也看上一圈去。

  “四哥,吃饭。”

  曲沐宁小声说了句,然后在低头抬头之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远处的小姐们。

  偏外围的地方,没穿青绿色衣裳的寥寥无几,薛菱算一个,曲沐宁一个,还有一个正是坐在李莲白身侧的李嫣雪。

  李嫣雪的目光和她打了个照面,浅浅一笑,稍稍举高了杯子算作示意。她的衣服和李莲白的对比起来就稍显寒酸了,但是胜在得体合身不泯然。

  李莲白羡慕地看着站在上面万众瞩目的袁沁珠,那身水绿色的轻装,倒真是吸引了很多小公子的眼神,说不上是春光外泄,总归是比别人春光明媚的罢。一开始还觉得很高兴的李莲白渐渐觉得有些冷了,瞥了一眼才发现满堂的水绿色,并且她是尤其突出的。看到一旁坐着的李嫣雪,穿着暖和的衣服并且她肯定是没有水绿色这样鲜亮的衣服的,但是她居然还跟人举杯示意眉来眼去的?不知道又是跟谁家的公子使狐媚手段呢……

  怒从中来,李莲白瞪了一眼,银牙紧咬,看她回家怎么向父亲告状去!

  乐声委婉动听,那红衣舞女跳得是真好看。

  有懂行的小公子窃窃私语:“看看看!这就是欲仙楼的头牌。”

  也有同道中人接话:“叫红月的。”

  更有资深老客:“我跟你说,她跳舞可不是最好的,那一嗓子小调儿唱的才是真挠心呢……”

  曲沐宁托着下巴,甚至生出了想去这个地方的青楼转转的想法。

  “祝愿贵妃娘娘容颜永驻,长命百岁!”

  让袁沁珠在堂上献礼,说来也是合乎礼仪,却也有一大部分私心。

  不将这个嫡出的女儿出来给众世家看看,强调一下她是贵妃的妹妹,该如何能叫人家印象深刻呢?

  袁沁珠回身时站在在高处的地方,而她正能看见下面坐着的众人,她目光流转得极快,从上座下来,掠过端坐着的林擎,在不动声色中,游移道了某个角落。

  曲季央还穿一身青色,正是前日里在书院穿过的那套。他正伸手拿着一串葡萄,摘也没摘,直接张口就啃了起来。眼看着一粒葡萄掉进了酒杯,手上还沾着一片刚刚吐出来的黏糊的葡萄皮,口角溢着汁液的他一脸享受。

  “……”

  捕捉到这一幕,袁沁珠的眼神立刻收回,手指收紧,在众人的目光中快步回了自己的位置。

  待到众人的目光离开了袁沁珠,曲季央也放下了那一整串的葡萄。

  “跃楼呢?”

  镇南候是个心思玲珑的。

  定国将军薛止是袁夫人的兄长,镇守西北边疆,可是这袁濡倒是有点意思,此前征战南疆,封了个镇南候。听着是一南一北天下太平,可这带上了一个南字,怎和那骁将军齐王脱得了干系?

  可是眼下,那袁二少爷早就没了人影,自然也不会上前来说话。

  镇南候的脸色不甚好看。

  曲季央无声在她盘子里放下一颗葡萄,自己接着吃,完全看不到一丝丝尴尬。

  曲沐宁估摸着,这及时雨就要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