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凰枝令

木千岁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9.09.29上架
  • 36.04

    连载(字)

72位书友共同开启《凰枝令》的古代言情之旅

学徒书友20191224135207446 学徒blzwang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旧梦辰光

凰枝令 木千岁 2039 2019.09.29 09:40

  除夕夜,江南的大雪纷纷,大街小巷都忙着张灯结彩,辞旧迎新。

  旧年里京都曲家的税收占到国库六成,卫冕景翰国第一富家。

  深巷蜿蜒过爆竹桃符,直达尽头的府邸。三重深院无声无息,墨紫镶玉的桌台上叠着的宣纸,白如窗外浩雪。

  榻上女孩乌发如雾盈落,气息微弱,眉头紧锁。

  她便是曲家小姐曲沐宁,年方十岁。

  自从一月前一病不起,曲家为她访遍名医,甚至贴出巨额悬赏,均未果。

  而今距她昏睡已有七日余。

  曲家大少爷曲伯炎坐在床头,将手心掐出了血。

  丫鬟们纷纷害怕,早已哭得不分泪涕。满屋的哭声之后,是如同凉夜一般的岑寂,直到门外有脚步匆匆而来。

  “二少和四少回来了!!”

  “宁儿!!”“宁儿!”

  曲仲江和曲季央冲进门槛,满头满肩,都是堆了冰凉的白雪。

  少年单膝跪地,浑身冰寒,唯独夺眶而出的眼泪,热得发烫。

  “宁儿……咱起来,四哥给你买糖糕,四哥这回一定不偷咬……”

  而曲仲江不忍上前,深深低下头,“大哥,九归玄医他……不肯出山。”

  他们跋山涉水,在大雪里候了一整夜,等来的却只是一句话——“医者救人,却不改命,多此一举尔!”

  难道曲沐宁,真的没救了。

  他捧在手心里的妹妹,要化了。

  曲伯炎深眸黯淡,终是跌坐在地上。

  曲季央无措地呢喃:“怎么办……这可怎么办……”

  女孩儿越痛越烈,脸色憋得红紫,就连嘴唇也跟着颤抖。

  房内闷得人心恸。

  京都城外,马蹄铮铮。曲家三少爷曲叔遥临阵请辞,穿河取路,连夜赶回京都。

  夜色里,马蹄踏在冰面上,随时可能坠入无尽冰窟,但曲叔遥还是选择了铤而走险。从他收到家书到现在,已有十日了。

  踏入流溪院,曲叔遥越跑越快,直到慌不择路地喊出来。

  “宁儿!三哥哥回来了!”

  潸然泪下的一声,让高高在上的曲家少爷,失了翩翩模样,终于,痛哭流涕。

  红色的爆竹碎屑吹入重门,一点红隐没在白雪之中,嗜血的红。

  好热!她觉得脑袋快要着火!!

  周身流灌的炙热四处游窜,无处走行。

  她明明记得自己不是被火烧死的,为什么会这么热!!

  “兰锦,去取些冰来。”

  曲伯炎闭了闭眼睛。她既快离开,那便走得舒服些吧。少年们红着眼,看着冰块堆满床榻。

  “呼,终于凉快了!”

  曲沐宁在心里高呼。

  体内窜行的热气突然停滞,纷纷纠集,直抵她的心头。

  “痛!”

  她一声也喊不出来,仿佛被人堵住了喉。

  这感觉,像极了她饮下那杯鸩酒,最后撕心裂肺的痛。

  可脑海涌现的却是这些:

  昂贵的袄裙被无情扯破,可爱的小金鱼被烤成了干儿,绣花珍珠鞋被扔到了臭水里,还有人用手指着她,说小哑巴不配做曲家小姐!

  不,还有……

  有手抓着她手里的糖糕咬了一大口,有人本着脸让她把披风穿上,有狷狂的字迹写着宁儿,有少年爬树摘风筝,千方百计诱她笑……

  耳边有声音在问,“宁儿乖,有没有好一点?”

  曲沐宁吗,景翰国京都曲家的小姐,有四个哥哥的曲沐宁。

  意识渐渐融合,她倏而睁开了眼睛,猛从榻上坐起,喷出大口鲜血。

  “宁儿!!”“宁儿!!”

  四人大惊,纷纷上前扶住曲沐宁。

  “噗!”

  她止不住地呕,直到唇上的红紫退去,下颌沾满殷红的血渍。

  “宁儿……”曲叔遥的手微微发抖。

  “来阳!快去请大夫!快!”

  曲伯炎伸手胡乱去拭她嘴角的血,口中不停重复:“不怕,宁儿没事……没事的!不会有事的……”

  窗外,浩雪无言,落在结冰的流溪之上。

  冬,很深很深。

  房内寒气与血气交织,传来微弱的颤动,离若游丝。

  曲沐宁抬起苍白的小脸,如许的瞳蒙上薄雾,血唇微动。

  “哥……”

  那一声,裹挟着寒气与热气,是很久未开口的嘶哑。

  仿佛,用了大气力。

  面面相觑。

  鸦雀无声。

  数人怔住,不可置信地看着床上的小人儿。

  兰锦端着冰块的手,不晓得是否因为太冷,直直颤抖起来。

  “小……小姐开……开口说话了?!”

  少年们愕然,久久未曾回神。

  曲沐宁干裂的小嘴一缩,接着的声音干脆。

  “我热,要喝冰水。”

  少年的眼睛瞪得更大。

  这,莫不是梦?

  否则,曲伯炎怎会犯了口吃。

  “你……你不许喝……要……等大夫来……”

  “就要喝!”

  曲沐宁张目瞪着曲伯炎,一张小脸苍白惹怜。

  又是一阵眼珠落地的声音。

  然后,曲仲江一骨碌站了起来。

  “你等着!二哥哥这就去给你拿!!”他疾跑出去。

  曲沐宁满意了,小脚又嫌弃地踢开了满是血渍的被褥。

  “……”

  这般动作和神情,似是这副身体在带着她,自然而然地,偏生想要这样做。

  曲伯炎面色凌乱,带着剩下两人出了卧房。

  兰锦收拾床褥,又伺候曲沐宁换上干净衣服,便问她可要洗漱。

  曲沐宁抬头看她,穿雪青梳棉袄的小女孩儿,不过十二岁,名唤兰锦。是她的贴身丫头,从小跟到大。

  听到曲沐宁的一声“好”,兰锦捂着胸口跑出了房间。

  她还是第一回,听到小姐对着自己开口说话!!心跳,心跳为何如此之快!

  天色渐开。

  清洗干净的曲沐宁看着铜镜里的小脸,伸手戳了两下,光滑润泽。

  倒是个美人胚子。

  而她,本叫南沐宁。

  她曾是南朝的遗世公主,旷世医毒,巾帼奇才。一路绸缪,夺令天下,光复旧国,贵为南朝女尊。

  可惜后来被男人骗了情,又骗了江山。

  那一夜银雪飒飒,她用一壶毒酒,和他同归于尽。

  当真是苍天有眼,她又活了,活成了十岁,天上还掉下四个哥哥。

  在曲沐宁的记忆里,除了破碎的嘲笑和讽刺外,满满都是那四个少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