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凌霜

凰枝令 木千岁 2022 2019.10.18 22:33

  天光正亮。

  容晏未能留下用饭,就被曲伯炎强行打发走了。

  曲沐宁练得累,还没吃饭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阳光正好。

  那花圃中种着整整齐齐的铃兰,长势正旺。

  曲仲江停住了步子,见兰锦比着嘘的手势,这才悄然上前。

  “宁儿,吃饭了。”

  “嗯……”

  曲沐宁哼唧了几声,挣扎着睁开眼,坐直。

  看着她朦胧的双眼,曲仲江好笑地摇头,伸手搀起她。

  “醒了?”

  “宁儿院里的兰花生得不错。”

  曲沐宁点头,“兰锦每日忙着莳弄它们,不好才对不住人。”

  “你捡了便宜,兰锦是歪打正着。”

  她心下一顿。

  最初那粒花种所出幼苗,她尚未认出是何物。

  它生得瘦弱黝黑,半离着土地,叶子确实青翠欲滴的。

  “二哥哥说这株么?”曲沐宁略带不解地指着那植株,“宁儿不认得。”

  曲仲江道:“宁儿不认识也不是要紧事。此花极难成活,便是很少有人认得出的。”

  曲沐宁问:“难道二哥哥认得?”

  “这株若是长得成,便是素冠荷鼎。”曲仲江看着那苗子说道。

  素冠荷鼎。

  那位寒沧君的拿手技艺。

  她对植物草药也颇有研究,知道这是极其罕见的兰花,成株开花冰清玉洁,高贵幽雅,是为上品中的稀品。

  小女孩轻眨着眼睛点头:“既然二哥哥说是好东西,宁儿一定好好养。”

  “二哥哥看好宁儿!”

  午后阳光明媚,暖意朦朦。

  曲沐宁刚刚睡醒一觉,只觉得瘫软的四肢这才有了缓和。

  这般精疲力尽的感觉,终于让她有一丝舒适通畅,她觉得通体轻快了许多。

  来阳到了流溪院:“小姐,大少爷回来了,请小姐去趟镖局。”

  “镖局?”

  马车旁,曲伯炎看着她道:“容晏手下的人,你挑。”

  曲沐宁托起小下巴,大哥这是要加人保护她。

  说来她身旁的佣人不少,却也只有不会武功的兰锦最为亲密。

  四海镖局在城西,曲沐宁一下马车,还未进门,就看到那骑装少年倚靠在练功柱上,正笑意浅浅地招手:“曲深!这儿!”

  容晏那紧束的袖口一抬,指着面前整齐排列的一众人:“全在这了!”

  他们装束和武器各异,但是每一个都是眉目刚毅,声色沉敛,内外兼修。一看,就是暗卫出身。

  而能出现在这里的,一定是来历清楚的。曲家家底深厚,看来是花了不少钱在这。说来镖局是来钱的生意,也无可厚非。

  容晏略带骄傲:“都是各有千秋的高手,不知妹妹看上哪个了?”

  曲沐宁双手交叠,来回看了两遍。

  而那些人表面上一动不动,内心也差不多猜了出来曲伯炎带曲沐宁来的意思。

  这位曲家小姐,是曲家上下捧着的宝贝。以前是哑巴,这会好了,那就更宝贝了!

  可......这位小姐到底是什么也不会,每天也就是出入的小事,比起几位卓越的少爷,还是差了点。

  而且要是万一出了差池,就是天大的过错啊!

  如此一来,他们便也产生了各自的想法。

  “大哥,无甚好选。”

  曲伯炎微皱眉,问道:“可是不满意?”

  曲沐宁摇头:“并非。”

  曲伯炎道:“你看上哪一个,都行。”

  “你如今也要出入,不可无人随身保护。”

  曲沐宁听了劝,朝前走了两步,对着一排人,背起了双手,声音清冽明晰:“今日不过各自凭意,谁愿跟我,便留下。不愿的,可以走了。”

  这话一出,众人纷纷讶异。可曲伯炎未语,容晏也没发话。那些想走的,犹豫着是否踏出步。

  “要走便走吧,无人追究!”

  习武之人多爽快,在曲沐宁这一声后,真的有人动了。

  容晏在一旁,饶有兴趣地看着。

  三三两两的人散去,越来越空的地面。终于,只剩下一人。

  他一身鸦黑的练功衣,深深的眼瞳无波,腰间一枚青玉,手中一把长剑。

  方才人多,他隐没在人群中,如今看来此人气场,极冷。

  曲沐宁微微扬起头:“你叫什么?”

  “凌霜。”那人答。

  她一双明目微动,悄声近道:“你为何选我?”

  那双幽深的眼睛泛起微微波澜,又遁匿不见,答:“镖局乏味。”

  那冰冷如霜的语气,微微促狭的眼睛,就好像在说——无聊。

  曲沐宁不怒反笑,“那就你了!”

  临走回头,曲伯炎正和容晏说着什么,她摆摆手,眉眼含笑:“容镖头,再见!”

  被打断的二人都是一愣,容晏的嘴角抽得厉害,这些年,真没人敢称他容镖头,这个土掉渣的称呼!!

  他只好幽怨地看了曲伯炎一眼:“这事我查,人我也找!你倒是管管好你家妹妹!!”

  傍晚,流溪院。

  “小姐!”

  兰锦见到自家小姐回来,一溜小碎步就迎了上去。

  可看到曲沐宁身后跟的那人,仿佛带着一身冷气似的,和这幽雅和静的流溪院,格格不入。

  “这是......”

  “他是凌霜,以后就是流溪院的了。”

  兰锦明白过来。因为之前遇刺一事,她也后怕得厉害。

  而站在那处的凌霜一言未发,给了兰锦半个眼神示意,便无其他。

  这人笔挺地站着,纹丝不动。兰锦在一旁倒水,水流声细细流淌。

  屋内突然安静。

  片刻后,曲沐宁饮了一口茶,微微抬眸:“凌霜,你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

  他闻言顿了顿,没再出声,退了下去。

  兰锦看着那漆黑的背影,心说大少爷选的人,应当不会错的,就是也太过闷着了点。

  曲沐宁转而问:“来阳可回来了?”

  兰锦道:“方才回来的,小姐怎么知道的?”

  曲沐宁垂眸笑:“猜的。”

  “小姐真好看。”

  眼前眉目含笑,白皙软糯的女孩,越发出落了,兰锦忍不住道。

  曲沐宁伸出手来,绣花边的袖子旁,手心安静地放着一定金。

  “小姐这是要买什么?”

  “买些鱼食,再添些花肥,要最好的。剩下的,你看凌霜需要什么,你做主就是。”

  “小姐,这……”兰锦犹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