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血光

凰枝令 木千岁 2070 2019.11.11 21:06

  “传皇上口谕!”

  高亢的声音攫住了所有人的动作。

  一身暗红色官服的公公双手持着象征天子的黄色卷轴,站在众人面前,招招手接着道:“抬进来吧。”

  他身后跟着足足十来人,抬进一个硕大的红色绵绸盖着的物件,高高的荡开来,露出里面血红的莹润的一只珊瑚。

  红光四照,四下顿时唏嘘不已。居然是去年进贡的血珊瑚,最大的最漂亮的那只,皇上送给了贵妃娘娘!!

  镇南侯府的荣光,确是给足了的。

  “臣妾多谢皇上!”

  不知是那红珊瑚映得还是如何,袁贵妃盈盈一拜,就连脸颊也跟着红润了几分。

  元宝满意地笑笑:“恭贺娘娘!”

  那句咱家告退还没说出口,只见一抹更鲜艳的红,在半空中勾勒出浮夸的曲线,携带着一丝突如其来的血腥味。

  中央那红衣舞女,竟一头撞在了那血珊瑚上!

  “啊!!”“血!!”

  四下而来的几声惊叫,吓坏了那些没见过死人的夫人小姐。

  一时间四下慌乱起来,偌大的厅堂里杯盏倒地,贵妃娘娘脸色一白,吓得跌坐在位置上一时竟然不知所措。

  “保护娘娘!!”

  袁濡一声令下,几人立即将贵妃娘娘护在后面。

  众人都离开座位向后撤,夫人小姐们躲到了柱子后面,跳去皇子们的侍卫也纷纷拔出了剑,慌乱中曲季央更是伸手拉紧了妹妹。

  袁濡是行伍出身,正举着剑,靠近了中央倒在血珊瑚旁的那个舞女。

  她抬起头来,半张脸都被粘稠的血所遮盖,剩下的半张清秀莹白,俨然是颇具姿色的。

  她惊悚一笑,笑得狷狂妖冶,仿佛看笑话一般看着光鲜亮丽的袁家人。

  “袁跃楼……你这个禽兽!猪狗不如的东西!!”

  “你百般辱我姐姐,害我父兄性命,害得我家破人亡!你该死!该千刀万剐!”

  袁濡怒声呵斥:“你是何人?竟敢在此血口喷人?!”

  “哈哈哈哈!我血口喷人?袁家满门荣光?哈哈哈哈……你们也配!哈哈哈哈你们全家,全家都不得好——”

  一剑穿心。

  又是一阵惊悚的叫声,曲沐宁已经被哥哥搂进了怀里。

  她喷出两大口鲜血,一双眼睛瞪得铁圆,正对着剑上滴血的袁濡。红色的血一滴一滴,敲打在红地毯上还是血珊瑚上,已经浑然分不清楚。

  那个叫红月的女子倒在冰冷的地上,没了声息。

  “死……死了?”有人小声问。

  “好像是,死了……?”

  还未等到众人回神来时,上座的景瑜却是蹭的后面窜了出来。

  “吓死本王了!!”他后怕地拍拍胸脯,这才从齐王身后出来,且感激道,“多谢三哥保护!”

  跟着他身后出来的,还有一脸懵然的乐清公主。

  景瑜一个抱拳之后,还指了指下面正在愣神的袁濡:“还有还有,镇南候当场斩杀暴徒,不然今日本王可就危险了!”

  站在他身旁的齐王,那张脸黑得像是锅底。

  被人围着的贵妃娘娘脸色煞白,更是万万没想到,他父亲镇南候竟然一时上头,当场杀了那个舞女!

  正当一切都混乱如麻的时候,袁家二少爷正在自己的侧院里清净小意,畅享温香软玉。

  曲沐宁坐在稍远的地方,嗅到了浓浓的血腥气。

  生为佳人,却非生在显赫人家。

  红月在遇到那个叫做凌霜的男人之前,只是个织布的小女工,生活枯燥乏味。她的姐姐拿着布到集市上去卖,没回来。后来父兄去寻,也没回来。一朝横祸,她改名换姓,堕入教坊。

  红月倒下的时候,嘴角挂着一抹笑容。

  是解脱吧,是如释重负啊。

  前世她也曾孤身一人,也曾想要身死百了。无尽的腥风血雨涌上心头,那满目的红色,那满堂的惊慌,她坐在角落里,轻轻握住了曲季央的衣袖。

  那扎根的念想,便是护她的亲人一世平安。

  贵妃的生辰宴上见了血光。

  原本奢华万众瞩目的宴会,就这么草草散场。

  “宁儿!”曲伯炎已经闻风赶回了家,曲沐宁和曲季央刚刚才回到前厅。

  “大哥,我和四哥都没事。”曲沐宁看着自家大哥道:“离得远。”

  得亏是离得远,不然那血真能溅到他们身上来。

  她强壮镇定的说着,手上抓着她四哥的衣袖迟迟还是没有松手。

  曲季央在妹妹面前,他也拿出了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曲伯炎一颗心放回了肚子里,看着弟弟妹妹站在那里,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曲沐宁往前走了两步,朝着她大哥蹭了蹭,要了个安慰的抱抱。

  “没事了。”

  曲季央慢腾腾地过来,也凑上去,得了大哥的一半手臂。

  “好了,没事了。”

  来阳站在一边,默默地回过了身子。

  按照曲伯炎的性子,多半还会骂上曲季央一句胆小如鼠,但是小姐在,大少爷的心就是软啊。

  东来酒楼。

  后院的闺房里,曲烟儿从早上就开始哭哭啼啼,现在已经是哭得没了力气,坐在床上一抽一抽地哭。

  多好的一个机会,她怎么就能错过呢!

  “烟儿,快别哭了。”

  “娘!曲沐宁凭什么不带我去啊!呜呜呜……”

  刘氏轻轻叹了口气,“她现下没有那么傻了,你看你生得好看又有才华,你要是去了,岂不是要抢了她的风头?”

  “可我就是想去就是想去!那么多小姐公子都去了,全书院偏偏就我一个人没有去,让我以后还怎么抬得起头?!”

  曲烟儿说着说着,声音都哑了。

  “烟儿,你……”刘氏无奈。

  “都是因为你!”曲烟儿红着眼睛,“别人的爹娘非富即贵,我们家就靠开这个破酒楼!光有点钱又不是景翰首富!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投胎到你肚子里!!”

  刘氏脸色一白,一时说不出话来,转身坐在了桌子前,任由曲烟儿去哭去闹。

  “哭什么?”

  外面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曲烟儿的父亲曲连达。

  对于父亲的到来曲烟儿不理会,继续哼哼唧唧地挤眼泪。

  曲连达则是叹了一句:“没去也好!”

  “老爷,这话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自己出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