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来气

凰枝令 木千岁 1993 2019.11.25 19:58

  看出他眼底的担忧,曲沐宁拍拍他的手背,暖暖一笑:“有四哥在,他们赖不上宁儿的!”

  曲季央莞尔:“那是自然!”

  不过,把当朝御史说成老头儿,当朝名儒自动沦为老头的儿子的人,她四哥哥绝对是第一个。那汪老爷子是个文官,年近花甲也就官至于此,他儿子汪长岭是二十年前的金科状元,一朝名儒,曾为太傅。

  齐王府。

  “王爷。”侍卫恭敬地低头,却见齐王快步走了过去,脸色阴沉冷郁道:“你确定折子递上去了?”

  “徐家回信说确认已经送上去了。”

  阴郁的眸子收紧,景骋咬牙道:“看来父王是铁了心要稳西北!”

  “还有本王的好兄弟们!一个个战场都没上过的软柿子,也想掺和本王的事!”

  侍卫颔首,“王爷息怒。即便之前失手,眼下只要西北有半点差池,王爷的机会就来了。只是京营卫暗地里产生了调度,皇宫附近的兵力又增加了两成。”

  “父皇为了稳定朝中人心罢了。”齐王吹了吹指尖,“曲家财大气粗,为了不让曲澎受苦背地里给定国将军提供了不少军需,上次没杀掉他妹妹,真是可惜了。”

  “不过也无妨。”他冷笑一声,“就是不知道西北若是出了差错,我那些养尊处优的兄弟们愿不愿意奔赴疆场了,他若是不愿意,本王只好勉为其难了。”

  “朝中如今只有王爷有此能力稳下西北!”

  齐王军功昭著,若是西北的战功能再落到他头上,他手里的兵权还要再扩上一扩,掌握了匈奴边境,将来无论何时,他都是对兴景帝最有用的皇子。

  “呵呵呵......”

  有人步入,恭敬道:“曲家所有明面上的产业整理在册,王爷过目。”

  看着眼前厚重的一打纸,景骋的嘴角抽了抽。

  片刻后,马车回到了曲府。

  “都不在么?”平日里总该有一个在这等着妹妹回来的,这会子一个也不在。

  回话的佣人还未来得及开口,外面跑进来的人就大声喊道:“四少爷,小姐!”

  “出事了!当铺出事了!”

  曲季央闻言问道:“出什么事了?”

  来人是典行的一个小管事,虽然不是掌柜,但是曲仲江安排的人,立刻道:“二少爷说查出来的十几个铺子要在半月内补齐账目,眼看着没几天了,他们丢下自己的铺子全部聚集在典行抗议,眼下乱成一团了!”

  “大哥二哥呢?”曲沐宁立即问。

  “二少爷不在,大少爷匆匆离开布庄后不知去了哪里,小的这才来府里看看四少爷可在!”

  “什么?这些老东西......”曲季央气愤,他只隐隐知道许多店铺腐朽欠修,却不知道如何面对这样的局面。

  “四少爷快请随小的去看看吧!”

  “我陪四哥去。”

  曲沐宁当机拉着曲季央又往回走。

  小管事边走边说,“当初大少爷慧眼如炬,用低价收购了许多店铺,开拓了多条商线,商会也因此实现了关键扩张。”

  “大少爷上任这两年是越发红火了,入账的钱便被有些人贪进了口袋。”

  “那些人......”

  曲沐宁侧目道,“多是本家?”

  小管事无奈地点点头,“正是。”

  曲沐宁回头道,“柏风,府里还剩多少守卫,都集中过来。”

  柏风有些迟疑,不知道小姐这是要干什么,却被曲季央催了一声,“快去快去!”

  “是!”

  典行的生意已经陷入停滞。

  一群面色不善的掌柜纷纷围坐在里面,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

  “曲家小儿狂妄!以为自己有几分手段便敢如此行事!”

  “没有我们这些人在下面忙着,他哪里坐得稳!”

  “就是,今天在座的谁也不许走......”

  生意做得太容易,许多人就忘了当初曲伯炎登上当家人的位置,靠得并不是有些经商头脑如此简单。

  一阵吹胡子瞪眼后,房间内的掌柜们面面相觑。

  “来了来了,是四少爷!”

  “噗嗤......他们是没了办法,叫老四那个孩子过来了?”

  眼看着一身青衣的曲季央进来,更是没有人将跟在后面的曲沐宁放在眼里。

  看到那些掌柜的们一脸的不屑和,曲季央就来气,“你们不在自己的铺子里看着,都到这里来干什么?”

  中间的老掌柜抬抬眼皮,“季央来了?”他老态龙钟地坐着,微微叹气道,“见到这么多伯爷叔公也不喊一声。”

  “今天在座的,可都是长辈。”

  倚老卖老,谁不会呢。

  哪门子的伯爷,除了大哥手底下忠心的几个,曲季央根本就不认识这些人!

  一道稚嫩清冽的声音响起,“不知您是哪一位伯爷?”

  曲沐宁站在哥哥身侧,白嫩的脸颊上那双眼睛扫过屋子里的所有人,带上几分不解和好奇。

  那位顿了一顿,打量着眼前这小姑娘,眼里流露出丝丝可笑来,好像在说,我是哪一位还要跟你一个小丫头解释?

  曲沐宁朝前走了两步,“四哥不认识您,想必您既不是祖父的亲兄弟,也不在商会管事。”

  曲季央重重点头,她妹妹现在可会呛人了。

  曲沐宁话音落下,几个老头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

  “你这丫头!实在无礼!”

  “果然是刚刚才会说话,开口就如此不知礼教!”

  她环身转了一圈,将典行的样子收入眼中,忽而直直走向了最中间的位置,微微弯唇,声音清软,“好一个不知礼教!”

  “曲氏商会是我祖父一手闯办,若非祖父仁厚,各位三系开外甚至五代之远的所谓本家,恐怕现在不知道在哪守着一亩三分地过日子!”

  眼下这些人,许多年前都是种地贫苦农户,这一句戳得那些人脸色铁青,“你!你……”

  曲沐宁昂头以对,“我当如何?”

  “我虽年纪小,但也知道只要我大哥在位一日,在座的都是家仆!”

  “作为家仆该当如何自居,诸位长者深谙礼教,想必是十分清楚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