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八千两

凰枝令 木千岁 1956 2019.10.08 00:10

  妇人张口就是一阵鄙夷。

  刚刚还奶声奶气的曲沐宁,倏地抬头,目光如炬,显然是带了怒意。

  “这位大娘,你拉着我非说我撞你的镯子,又拿不出证据。可你撞坏了我的金钗,你就翻脸不认,这是什么道理?”

  曲季央也上前一步,护住妹妹。

  曲沐宁昂着小脑袋:“既然你觉得,我手上的金钗不值区区八千两。不如咱们请懂行之人看看,到底你我的东西值多少价?”

  这句一出,众人恍然。

  这妇人说是曲沐宁撞了她,也不过是一面之词,强词夺理。看到曲家少爷来了,更是变本加厉。

  而且这可是曲家小姐啊!

  曲家除了钱就是钱,一支八千两的金钗,算的了什么?别提她那五百两了!

  “她这不是讹人吗?漫天要价蛮不讲理的!”

  “就是啊,还说人家姑娘惯坏了!这么大的人也不害臊!”

  “这曲家姑娘看着康健红润了许多,都认不出来了!要不说她眼尖呢,碰瓷碰到了曲家人头上!”

  妇人脸色青白,“我没撞你!”

  曲沐宁歪头,浅浅一笑,“你没撞我?那你的镯子怎么碎了?”

  “我......算我倒霉!!”

  妇人憋得满面通红,转身就钻出了人群。

  曲烟儿不知所措,看着曲沐宁被带走,也不知该如何开口。

  人群之外,曲仲江远远地看着,一身月白袍,清风朗月一般地笑着。

  他弯腰,把曲沐宁捞了起来,“宁儿吃亏了没?”

  曲沐宁努努小嘴,“二哥哥不来帮忙,宁儿差一点就被冤枉了!”

  她是借着人们都看曲季央的时候,快速动的手脚。

  “哈哈哈哈!走,二哥哥带你猜灯谜去!”

  “宁儿宁儿!快念一念!”

  曲沐宁歪头,定定地看着纸条,一字一顿,清冽明晰:“园外隐约闻猿叫,小桥星月听萧声。”

  “打一物。”

  如今,他家的小妹妹也会吟诗了。她端庄念诗的样子,可爱又正经。

  好看极了,好听极了。

  曲仲江白了一眼自家老四,对曲沐宁道:“不如二哥来猜好了!”

  曲季央立刻反驳:“我知道我知道!自然是——元宵!”

  “四哥哥蒙的对吗?”曲沐宁抬头问曲仲江。

  “啊哈哈哈!真让他蒙对了!”

  人流来去。

  枯瘦的杨柳尚未发芽,灯光映照着河水,在一片迷蒙中炊烟流动。曲沐宁挑着她的灯笼,在拱桥上蹦蹦哒哒。

  “四哥哥,宁儿要这个!”

  眼前是红绸布搭的小摊,上面摆着各种样式的木雕和石雕,小贩见人来,热情洋溢地招呼着。

  “宁儿跑到桥上就是为了买这小玩意儿?”

  曲季央将几只最为精美的递给了她。曲仲江也帮她选了一个,是红木所刻的南极仙翁,童子抱鱼,底座刻有一行“岁岁平安”。

  栩栩如生的眉目,每一道,都蕴含着雕刻匠人的艺心。

  她看着手中木人,笑得憨态可掬。

  上一世,他问她,为什么明明自己早就千疮百孔,也要为南国百姓奔赴沙场?

  她说木石痛入骨髓,只为成却人间华饰。她既姓南,便也是困守一生的牢笼,心甘情愿。

  辰谷说,她不肯相夫教子,永远都放弃不了权势和仇恨。

  她总一笑而过。

  没想到有一日,自己成了他手中无知木石,生死如笑话。

  恍然,隔世。

  夜风凉。

  曲沐宁上了马车,抱着一堆木雕,闭上眼睛假寐。

  曲仲江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心给曲沐宁盖上披风,又交代车夫小心驶车。

  细微的颠簸中,曲沐宁靠着车窗,侧脸微微凉。

  方才,人流涌动时,她攫到了一股香味。

  熟悉的,清冽的,特殊的香味。

  那时是东南风,来自桥上。

  只是待到他们去了桥上,早已无人,也无香。

  圆月当空,银辉轻轻泻到院中。

  兰锦早早的在院门候着,迎到曲沐宁进来,兰锦接过灯笼,主仆二人往里走。

  “小姐,花苗我已全部打理好了。”

  “乖。”

  兰锦只觉得一双凉凉的嫩嫩的手,捏过自己的脸颊,一触而过。

  庭院中溪水流淌,绕过摇曳的竹。三两石凳前,玄袍猎猎。

  “大哥?”

  “大哥来找宁儿吗?”

  曲沐宁叠着胳膊,小脸贴在手臂上,一双眼睛在月色中明亮晶然,正看着眼前肃穆庄严的曲家大少爷。

  深若寒潭的眼底,隐隐松动。

  “近来天寒,书院还是晚些再去。”

  曲沐宁抬头,一手撑着小脑袋,怏怏不乐了:“三哥走了,无人陪我玩。”

  曲伯炎默了片刻。

  府中仆人再多,也比不上哥哥的陪伴。她从前除了哥哥,更是不和他人互动。

  小女孩儿不高兴,白嫩的脸颊都气鼓鼓的。

  他看着眼前小小少女,伸手搓了搓她的额头,不禁笑了:“若是还想练你的小木剑,大哥倒是有人引荐。”

  “真的?比三哥还厉害吗?”曲沐宁问。

  曲伯炎轻笑摇头,“不过是剑术略胜一筹。”

  曲沐宁转悠着眼珠:“那,有三哥哥俊朗吗?”

  “噗——”

  兰锦不小心出了声,立刻捂住了嘴巴。

  曲伯炎蹙眉看着小姑娘,嘴角微抽,眉心一跳。

  哪有未出阁的姑娘大刺刺地问出这种话来的……

  实是无可奈何,最终曲伯炎哄了她一句:“旗鼓相当。”

  夜色深深。

  纱帐前,百聚香袅袅升起。

  曲沐宁盘腿坐在床上,气息平稳,可内力依然停滞不前。

  风丝儿入了窗棂,带进了细微的凉。

  她对气味极其敏感,鼻头一痒,打了个喷嚏。

  曲沐宁躺下,翻来覆去。

  想到今日远处闻及的香气,她便倍加精神。那香气与萃香谷里的那味,分毫不差。

  若是那位寒沧君也喜灯会这种热闹之处,或有转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