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好绝情

凰枝令 木千岁 2101 2019.11.27 22:29

  那样小的姑娘,骨子里还是带着曲家人的血脉中的倔强啊。

  “大哥回来了?”曲沐宁睁开眼睛,坐直了身子。

  “嗯。”

  转头看着空荡荡的院子,曲季央问道:“二哥去哪了?”

  曲伯炎坐下接过碗筷,丢出一句,“你二哥去哪不必和我报备。”

  大哥心情不好,曲沐宁眨巴眨巴眼睛告诉她四哥。

  曲季央眨巴眨巴眼睛,心说我知道了,赶紧吃饭。

  但是大哥心情不好绝对不是因为那群倚老卖老中饱私囊的家伙,这是曲沐宁的直觉。

  四海镖局的屋顶。

  某人躺在上面睡了一天,现在已经是腰酸背痛。

  周遭安静,有脚步轻轻落在瓦片上。

  “容晏,你给我滚下来!!”

  容苏站在屋檐上,怒气冲冲道。

  翻了个身的容晏睁开眼睛,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从屋顶上拎了起来,“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容苏狠狠地松开他的领口,靠近他,声音低沉道,“你知不知道,影阁的人找上门来了!”

  容晏懵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

  影阁是个极其神秘的组织,只要赚钱什么活都干,但是一般人根本出不起那个钱!他们没事儿不会出来找事,会出手来找麻烦,必定是有人出了重金!

  “他们要杀谁?”容晏低声问。

  “武泗。”

  容晏闻言啧啧道,“杀了正好,谁叫他不长眼的什么单都接,不过看你这样他应该没死透,可惜了。”

  “容晏!”容苏咬牙,“影阁的人绝非善类,武泗事小,但若是他们再来一次,杀的就不是他一个,可能是十个百个,甚至可能是你是我!是整个容家!”

  “不可能。”容晏不假思索。

  容苏狠狠地瞪着他,眼中布满了红血丝,声音沉冷,“你给我听着!我不管你当不当我是兄弟,你别想再在这个地方躲着,你若是不肯走我就帮你走!”

  容晏也来了气,“我两本来就不是一个娘生的,我巴不得你和我争夺家产继承家业!”

  “好啊!那我现在就去找曲深看看他是不是信你!”

  “你站住!”

  容晏起身来时,风刀已出鞘,寒光照着容苏的领口横拦在他身前。

  “你真是疯了……”容苏一动不动道。

  容晏淡声,“武泗没死,只能说明一件事,他说出了影阁的人想要的答案。”

  “哥,曲深是个很分明的人。”

  风刀入鞘,容晏跳了下去,身形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竹泠院。

  曲伯炎没吃几口就回来了,来阳站在一旁,看着曲伯炎的脸色越来越沉。

  事情一桩接着一桩,他知道大少爷已经负担重重了。

  “大少爷,你没事吧?”来阳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

  曲伯炎轻轻摇了摇头,“这事先不让老四和宁儿知道。”

  “是。”

  虽然老二早就跟他提过,但是一想到曲沐宁在贵妃宴会上曾经离想要杀她的人那么近,曲伯炎就觉得眉心一阵狂跳。

  “这个齐王,狼子野心。”

  在多数人想的都是拉拢曲家的时候,他想的居然是吞下曲家!

  修长的手覆盖在桌上,曲伯炎眉眼一抬,旋即将手边的茶杯飞了出去,直打高高的墙边。

  “哎……这茶杯值不少钱,你不要归我啦!”

  容晏坐在墙头,把玩着茶杯,晃悠着腿正肆意地笑着。

  “来阳,叫人把竹泠院的墙头全部泥上尖枪!”

  曲伯炎眼皮也没抬,起身就进屋,关门,一气呵成。

  站在院子里的来阳赶忙应了一声“是!”然后草草退了出去。

  “喂曲深!你开开门……”

  “我知道你在里面。”

  容晏就地坐下,时不时朝着里面喊上一声,没人搭理他就喝上一口酒,不知不觉喝完了一壶。

  门窗紧闭,仍然可以看见里面的影子正在翻阅书册,约莫又是账本之类。

  容晏挪了挪靠近了些,继续道:“曲深!你也知道最近我哥来看我了,我这几天没事就陪他出去逛逛!”

  “你说我这么大一镖头,总不能苟富贵了不认兄长……我就这么一个亲人。”

  “我真没躲着你……对了,咱妹妹不是回来了么,我还得跟你说道说道,她可不亚于我当年风……”

  吱呀一声轻响,曲伯炎已经站在了门口,看着他吐出一句,“是我妹妹。”

  “对对对,你妹妹!”容晏一骨碌站了起来,满身的酒气朝着曲伯炎就是一句,“那,那怎么就不是我妹妹了……”

  曲伯炎皱眉瞪着他,“你喝多了。”

  容晏站得笔直,不满道:“谁喝多了?”

  “曲深我跟你说,我哥就是你哥,怎么样,够不够意思?”

  “作为好朋友,你妹妹也就是我妹妹了对吧!”

  若不是风刀杵着地,容晏早就要倒到地上去,嘴里还在不停说着:“你放心,欺负咱妹妹的人绝对不能放过!”

  深吸一口气,曲伯炎使劲扒开他的手,“赶紧滚。”

  容晏东倒西歪地后退了两步,爽朗地笑了两声,“那我走啦,明天再来看咱妹妹。”

  曲伯炎狠狠关上了门。

  流溪院。

  曲沐宁看着桃芬把那荷花瓷左一遍右一遍地擦干净,放在花园旁的地上。

  “这么难得的花儿都叫小姐养活了,小姐真厉害!”桃芬每浇水一次就要夸赞一次。

  曲沐宁笑,“是你浇水浇得好!先下去吧,待到二哥回来再问如何移栽。”

  “是,小姐。”

  曲府上下对于二公子的博学无一质疑。

  曲沐宁托着腮,看着那小小的白色花苞,还未曾成型但是白中泛着淡淡的绿色很是好看。

  “嗯,看来阿宁的内力精进了不少!”

  墙头上的人等到侍女下去,这才开口说话。

  他没动,但是曲沐宁显然发现了他。

  “寒沧君爬墙的功力也精进了不少。”她回以颜色。

  “阿宁这话说得,我牵挂着上次送你的小金鱼,这才来看看!”

  他跳了下来,漂亮的眼角挂着笑。

  曲沐宁站起来,“不用看了,快死完了。”

  他拿来的那些鱼不适应这里的流水,又小又弱又无助,可不是毫无竞争力。

  银色面具后的脸一垮,坐在那里哀怨道,“阿宁好绝情!”

  “本也不是我的鱼。”曲沐宁绝情到底。

  他唇角弯弯,歪着头问道,“不如我帮阿宁种花,阿宁考虑一下对我不那么绝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