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荷花瓷

凰枝令 木千岁 2073 2019.11.12 20:41

  酒楼里人声鼎沸,镇南侯府出事儿的消息一传十十传百,已经是炸开锅来。

  “袁家那二公子,真真是……唉!”

  “话说那红月姑娘那么一个尤物,居然有这样可怜的身世!”

  “谁说不是啊,那话怎么说,自作孽啊不可活!这事儿准要闹到朝堂上去了!”

  “这谁说得准,眼下贵妃娘娘得宠呢,我可是听说那血珊瑚价值连城,稀罕得很……”

  “我说你们别扯这没用的,看好自家的姑娘才是要紧的!”

  ……

  但是曲沐宁下午还敢出门。

  刚刚上门来的容晏还没来得及安慰小姑娘,就被拉着当了保镖。

  “大哥说现在外面危险着,你陪我出去一趟。”

  容晏挠挠头,想到曲伯炎那张冰冷的脸,含恨点头。

  眼下可不是危险着。

  这事儿一捅出来,那镇南侯府还不得暗中派人把袁跃楼欺辱过的所有少女少妇的家里人全部控制在手里,等着过了这阵风头,怕是还要杀人灭口。

  他敢不去,曲深不得锤爆他的头。

  马车行走到闹市,曲沐宁叫停。

  一抬头就是满眼的各种各样的瓷器,盘碗摆件的,容晏怕是自己下错了边,一回头小姑娘正蹲在地上端详一只瓶子。

  “老丈此瓶何名?”曲沐宁问。

  荆老看见是这小姑娘,也是眉开眼笑,“它呀,俗称玉净瓶!”

  “极好的名字。”

  容晏是没听明白这名字哪里就是极好的了,难道会比风刀飒爽?

  他正无奈着,看到那老丈拿着一打稻草包着的物件上前来,轻轻放下道:“姑娘要的荷花瓷,且看看可合心意?”

  剥开黝黑的稻草,入眼的是白皙如玉的颜色,浑圆的开口大气婉约,周围莲瓣均匀不雷同,巧借莲蒂作托。

  再看那边角四周刻画不失细节,远一点尚能看出那莲瓣泛着淡淡的一丝青,俨然生机勃勃。

  她未曾告诉荆老自己要的是白莲还是红莲,是睡莲还是水莲,一切外相但凭心生。

  这一盏荷花瓷,绝不是出自一个深巷小贩,也绝不是手艺只能糊一口饭吃的人之手。

  “老丈的手艺绝好。”

  容晏也晓得是极好的手艺,这就立刻被塞了满怀,“麻烦容镖头送上车去。”

  容晏抱着精美的荷花瓷,非常想要问候一句曲深是否能给他加钱……

  曲沐宁接着道:“价钱老丈来开。”

  荆老摆摆手,笑道:“姑娘能信得过老朽便是好的,哪里还需开得什么价钱!姑娘家里若是缺物件儿买些去,这一只荷花便是送给姑娘你的!”

  曲沐宁挑了几个盘碗,几个白瓷鱼还有一个玉净瓶。

  看着容晏大手大脚的样子,曲沐宁把凌霜喊了出来道:“搬这些。”

  凌霜照搬不误。

  “哎!姑娘,找你的钱!”

  荆老一手拿着银票,一手拿着碎银子,喊住了即将上车的曲沐宁。

  她回头看着荆老道:“老丈拿着买些活血通络的药,切莫累坏了身子!谢过了!”

  荆老心头一暖,看着小姑娘上了极其华贵的马车,远去了。

  马车里,她抱着那荷花瓷左摸摸右摸摸,喜欢得很。

  “妹妹还会相病开药了?”容晏随口问了句。

  曲沐宁眼皮也没抬,“我大哥说了,不能白拿别人东西的。”

  “咳咳咳!”容晏险些呛到,“那你大哥有没有说过,要尊师重道啊?”

  小姑娘点点头,“说是说了,只是与你无关。”

  “……”

  流溪院。

  曲沐宁正擦着她的小木剑。

  剑是假剑,擦得倒是一丝不苟。

  “这萍水剑招式诡谲,灵动多变,我教得了你生招,却教不了精髓。”

  曲沐宁指着一叶落竹,一个回剑道:“个中造化,自然是要自行体会。”

  “哈哈哈哈!”

  容晏笑完,把自己刚刚要说什么话给忘了,转头想起了今日宴会的事情。

  容晏摇头,转了转杯子道:“得亏是个以死明志的,若来个玉石俱焚的,你和你四哥就危险了。”

  她吐了口气,“虚惊一场,若不是闹了这出,恐怕也没那么快散了。”

  曲家若是愿跟镇南侯交好,面上则是彻底靠向了定国将军薛家。若真是如此,齐王在南,定国将军在北,这朝中局势恐怕就要变上一变了。

  小姑娘似乎很不屑:“不过上回你说的几家小姐,都是些没什么胆识的。赵家小姐离得近,当场就吓得尿急,李家那个差点没躲桌子底下去。”

  “噗……”容晏笑喷。

  曲沐宁接着道:“薛家姐姐倒是个不错的。”

  “说得好像你知道什么样的是不错的?”容晏笑问。

  曲沐宁不太搭理他,“说得好像你成过亲。”

  “……”

  他成亲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

  皇宫深院。

  今天在镇南侯府发生的一切,已经悉数呈现在了皇帝耳中。堂堂皇家宴,最后都乱成一锅粥了。

  更甚的是袁贵妃不堪惊吓,当场就晕了过去!!

  兴景帝捏捏微紧的眉头,“镇南侯何在?”

  “臣在!”

  镇南侯哪里敢托大,家里的事情处理的七七八八,他是亲自跟着贵妃娘娘一起进的宫。当时有宫里的内监在,又有几位皇子在,事情也只能是原原本本地了。闹出这档子事来,他这张脸可算是给丢尽了。

  袁濡快步着进来,紧接着便是叩拜下跪,“罪臣参见陛下!”

  兴景帝脸色阴沉:“袁濡!你该当何罪?”

  “陛下息怒!陛下命臣承办贵妃生辰宴是对臣的信任,是对贵妃的恩宠,今日之事着实是臣筹划不周,才叫人钻了空子,臣该死!”

  兴景帝大怒道:“朕特许爱妃归家团聚,还特地差人送礼物到府上,竟然,竟然闹出此等事!简直荒唐至极!贵妃和皇儿们若是有个三长两短,你有几个脑袋来赔!”

  那皇上亲自送的血珊瑚,这回可是真真正正的血珊瑚了。

  袁濡连着几句陛下息怒老臣该死,到了末了,还扣了一头,“臣为顾全贵妃皇子周全,当即斩杀了刺客!请陛下责罚!”

  “当然要罚!”

  “跃楼也已被臣关在家中严加管教,贵妃宴会关乎皇家颜面圣上威严,到场皆是朝中重臣家眷,望陛下三思,以免为别有用心之人所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