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威胁

凰枝令 木千岁 2105 2019.11.26 18:54

  字字清晰,直晃得一群老者头昏脑涨。

  这么多年了,谁人不因为他们姓曲而高看一眼,谁人敢如此贬低他们?!

  有人拍案而起,“哼!我等不辞劳苦辛勤了大半辈子,一个丫头尚敢出此言!我看这典行掌柜我是做不下去了,还是请曲大少爷另谋高就吧!”

  “对!我等含辛茹苦却当得如此寒心的后果!实在叫人难以接受!!”

  “老夫也是!”

  几个打头的站了起来,后面跟着的阵势俨然就是要齐齐罢工,反倒威胁起他们来了。

  曲季央气得撸袖子,“你们倒打一耙!”

  曲沐宁轻扯他的袖子,天真一笑道,“既然诸位已有此意,那也不便强留。”

  谁能想到,这乳臭未干的丫头,居然丝毫不畏惧他们的威胁!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曲沐宁继续道:“成叔,现在就带人收了这些铺子的账本。”

  小管事成叔在震惊之余下意识地应了一声,就被一群人给拦住了。

  “慢着!现在还未到半月期限!”

  曲沐宁歪头,摊摊手无奈道:“诸位自己不想干了,何须浪费时间?”

  “不如现在把账目核算清楚了,曲家以后的生意,就不劳诸位费心了。”

  现在就核算?他们的账目漏洞一堆,亏空巨大,根本不可能核算得清楚!

  “少爷!小姐!”门外柏风走了进来,身后一群护卫整整齐齐地现在典行门口。

  曲季央胳膊一吃力,被妹妹一把推到了上面的座位上,曲沐宁坐在他旁边,手指在楠木桌上漫不经心地敲了两下,“核算清楚之前,劳烦诸位在此耐心等候了。”

  有几人坐不住,一边起身就要朝门外走。

  “我等去哪你们管不着!”

  “就是!你们这是绑架!我要报官!”

  “放我们出去!”

  一群人叽叽喳喳地抗议起来,曲沐宁给了成叔一个眼神示意他快去,自己面不改色地坐在原地。

  “言重了!外面皆是曲家护卫,家主和家仆之事自然是曲家私事。”

  “没有问题的领钱离开,至于有问题的,方才哪位要报官来着?”

  小姑娘娇俏可爱,说出的话竟是逼得人节节败退。

  看着那些倚老卖老的家伙闷声不吭,曲季央心里别提多爽了!

  玄袍落入视野之时,小姑娘坚定清冷的眼神一瞬柔软了下来。

  “大哥!”“大哥!”

  曲沐宁和曲季央纷纷起身,一左一右迎了上去。

  曲伯炎得到消息就立刻赶了过来,在门外正遇上成叔,还听到了小姑娘在里面所说一番话。

  他轻轻拍了拍妹妹的手背,深邃无波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瞬的温柔,很快就缩成寒流。

  “诸位都是好样的长辈!”

  他冷嗤一声,坐在了中间的位置上,伸手揽了揽袖,这样冷淡沉凝的气场,叫人不由得生出些许寒意来。

  那些老者心下郁闷,他们可不是趁哥哥不在欺负人家妹妹啊!

  曲伯炎抬眸,“今日就照宁儿说的做。”

  有人不服,“我们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们怎能过河拆桥忘恩负义?!”

  “砰!”曲伯炎重重拍案,“曲庆生!你年近花甲小妾成群,家中宅邸十余座,吃穿用度好不奢靡!”

  “还有你!一个客栈掌柜,一夜输了三万两还能安然无恙日日进出赌场,真是好大的财气!”

  哑口无言之余,终于有人想起了曲伯炎的手段。

  曲伯炎即位之后,许多旁系对家主之位虎视眈眈,可是曲伯炎不知道哪里来的手眼,居然将几个野心勃勃的元老远在湘城的财产都挖了出来,铁证之下毫不手软地将其逐出。

  曲季央不是第一次见到大哥发火,却是为数不多地体会到大哥的手腕的一次。

  曲沐宁乖巧地待在大哥旁边,已经托起了腮帮,眼珠一转,“大哥,就是他,他说宁儿不会说话没有礼教!”

  曲庆生被小姑娘直直地指着,只觉得一阵血气上涌,老眼昏花。

  “那便从典行开始看看你有什么礼教!”

  擒贼先擒王,一屋子都是些势力胆小之辈,若不是有人煽风点火,断然不会自发聚集。既然他敢带头,曲沐宁自然也不会心慈手软。

  “账目空少了四十五万两,补齐走人,否则移交官府!”

  一声令下,满堂皆是求饶认错的声音。

  曲沐宁觉得无聊了,转头道:“宁儿出去玩会,这里交给大哥了。”

  “我陪你去。”

  曲季央跟着妹妹,兰锦跟在最后,在一群人憋屈的眼神中走了出去。

  他们这是赤裸裸地被一个十岁的小姑娘摆了一道,带头的更惨,还要被告状。

  曲季央边走边道,“宁儿别听他们瞎说,我妹妹可会说话了!一定是前十年没说话憋得慌,现在谁也说不过宁儿!”

  “四少爷说得对!”兰锦连忙道。

  曲沐宁默默点头,这群酒囊饭袋,她动动手指头就解决了。

  “也不知道二哥去哪儿了,二哥要是在也不会有这么多麻烦。”

  秀源公子往那一站,恐怕那些人根本说不出什么礼教来,反而会采取卖惨求放过的策略。

  曲沐宁放慢了步子,“二哥想必有事。”

  “便是这些事情实在扰人,光是听着就叫人来气!”曲季央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将来曲伯炎若是给他个些许产业去管,他恐怕烦都得直接烦死。

  两人在街上溜达了两圈,买了些许零嘴儿,便是围在街头卖艺的地方看变戏法儿。

  她也装作完全不懂那些障眼法和三脚猫的功夫,跟着放声大笑连连叫好,最后还给了几个铜版作为打赏。

  “唔……宁儿真小气!”曲季央笑道。

  曲沐宁歪头,“四哥这话说得。看热闹有看热闹的规矩!赏些小钱是欢喜,若赏一定金反倒叫他们难做了。”

  曲季央不以为然,“他们哪里会嫌钱多?”

  “自然是街北卖艺的嫌街南的赚钱多。”

  曲季央抓了抓头发,什么南北的。

  当天,曲伯炎一直忙到天黑定了才回来。

  “还没吃饭?”

  曲季央看着迷迷糊糊打盹儿的妹妹道,“宁儿说要等大哥。”

  想到曲沐宁今天在当铺里不饶人的语气,看着面前朦胧睁眼的妹妹,曲伯炎不由得心中一软。

  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他不在老二不在,剩下最小的弟弟妹妹时是怎样的场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