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章 看得起

凰枝令 木千岁 2009 2019.11.20 18:07

  兰锦忙完,就被曲沐宁差下去休息。她坐在小院里,看着那梅树已经光秃秃的,倒是许多玉兰越发地生机勃勃了。

  “凌霜。”她对着空气喊了一声。

  耳根一动,曲沐宁转头,就看见一身黑衣的凌霜已经站在了石阶上。

  凌霜恭敬的上前:“小姐。”

  曲沐宁没有说话,反而是起身来,小步走向石阶去。

  “昨夜山上有人路过?”她问得直截了当。

  凌霜答道:“是。”

  他没说是什么人路过,但是曲沐宁已经猜到了七八分。

  那样整齐划一的步伐,那样庞大的数目,还带有他们刻意隐藏声响的意味,只能是京都的军队产生了调度。

  眼下四处都不会有动作,那边只有上面那位了。

  凌霜看着她不断逼近,下意识地后退了两步,却见到个子不高的小姑娘没有看他,反而是盯着他手里的剑。

  “小姐......想要做什么?”

  如果不是真的拿不准,凌霜绝对不会说这么多的字。

  曲沐宁站定,抱着胳膊抬头,目光清澈,“借你的剑耍耍?”

  “这……”

  凌霜自然是知道曲沐宁自身是有武功的,并且她平日里也会拿着木剑练习,但是练习的时候从来都是只练招式,从来没有流露出自身的武学底子。

  光是可以完全隐藏自己这一点,凌霜就已经能够确定她的功夫不差。

  但是她躲过并且接住过主子的花种,这究竟是巧合还是实力,凌霜都不得而知,总之,他无法确定眼前这位小姑娘的真实水平。

  看他犹犹豫豫的样子,曲沐宁放下了手,微微挑眉问道,“借不借?”

  凌霜迟疑,“属下的剑杀气太重。”

  这话不是假话,这些年来在主子身边,他杀的人也不在少数。

  曲沐宁歪歪头,似乎不以为然:“若没有杀气就不是好剑。”

  话音刚落,凌霜就觉得肘部传来突发的麻痛感,转眼间手中的剑已经掉了下去,被小姑娘稳稳地接在了手里。

  她没有要和凌霜打的意思,只是自己随手舞了舞那把剑,觉得还算凑合,便在院子里练起了她所学习的萍水剑法。

  天光大亮下,少女白衣黑发,手执一把长剑,罡影不断,寒光四闪。

  她并不畏惧这把剑上所带的寒气。

  凌霜不是第一次见到有人用萍水剑法,但却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灵秀的剑法。

  飘逸灵动,她的萍水剑法只能用这四个字来形容。只怕是真正贯以内力的时候,杀伤力会更加大。

  若是说有什么不足,那就是她手里的那把剑,太过刚硬挺拔,不适合这套剑法。

  “咻咻咻……”

  寥寥几声以后,眼前还未来得及发出新的花苞的合欢树,已经在数剑之下被修剪成了一个扇形的轮廓,待到开满合欢花时,则是如其花一般的形态。

  “这剑果然不怎么样。还你了,小气鬼!”

  入了鞘,曲沐宁将剑扔给他,评价了这么一句实话。

  “……萍水还是更适合软剑。”凌霜道。

  他的功夫在江湖上也算跻身上流,对于兵器的说法还是有些研究的。

  曲沐宁噗嗤一笑:“你倒是看得起我!”

  软剑是极其难以驾驭的剑,并且做得好的软剑需要非同一般的材质和匠心,恐怕天下数得上号的软剑也没有几把。

  凌霜那句自然是看得起简直如鲠在喉。

  连无厌都没有办法的病,眼前这个小姑娘治得,要知道就算是她完全不会武功,光凭着这一手医术,已经是足够让凌霜看得起了。

  一个神医,不傻的人都不会得罪。但是出于向主子学习来的骄傲,凌霜选择不说话。

  “说起来你家主子倒是特别,拿了把扇子。”曲沐宁漫不经心道。

  凌霜的眼睛里是无尽的惊讶和愕然,主子那把扇子,哪里是一般人能够看得透的。

  那把写着寒沧君的扇子,的的确确是一把不可多得的好兵器,但是设计的极为隐蔽精巧,并且主子已经很久没有打开过那把扇子的真正用途。

  因为所遇之人根本不值得用兵器。

  练出了一身暖意,曲沐宁拿上披风,便回了屋子。

  差不多过了一个时辰,曲沐宁睡醒了午觉。

  她最近都是在睡觉之前先行修炼一番,然后顺势入睡巩固元气。

  而另一边的小丫鬟匆匆忙忙地跑进来,气喘吁吁地喊了一声:“小姐!”

  李莲白猛地一下醒了,当即就气不打一处来,“死丫头喊什么喊!想吓死我啊!”

  “小……小姐,奴婢是想说,小姐下午还不去上课么……”

  “这么冷的天去干嘛?你做主还是我做主!”李莲白的手已经抬到了半空。

  心情本来就烦躁得很,被小丫鬟弄得更是心烦意乱。

  小丫头吓得低头紧紧闭上眼睛,“小姐饶命!奴婢只是听说下午有一场全院的琴会,是由乐清公主主持的!”

  “你说什么?乐清公主?”李莲白惊讶。

  小丫鬟点头,“奴婢是亲耳听到的!眼下诸位公子小姐都在准备!”

  李莲白顿住,低头看向自己眼下的行头,恨不得一把推翻了桌子。

  曲烟儿的院子里一片安静,小丫鬟偷偷跑回来回了信,然后曲烟儿就坐在床沿,不紧不慢地看起了琴谱。

  一时间,全书院都躁动了起来。

  那位乐清公主是当今皇上的第十个孩子,虽然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却是极为受宠的一位。生得清丽可人,端庄秀美,那一手琴技更是出神入化,小小年纪便有景翰国天才琴师的美誉。

  虽然说这样的称呼有几分是来自下面的人的阿谀奉承,有几分是来自她的皇帝父亲的亲口夸奖,但是这位公主的琴技配上她的身份,完全可以说是绝佳了!

  更遑论这书院里都是年纪相当的少爷们,为了看这位公主的风姿已然是春心萌动了。那些小姐们也是不甘示弱,她们若是能和这位公主成为朋友,将来的前途就不用愁了。

  大家各有各的想法,都在跃跃欲试地等待着这场难得的盛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