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感人

凰枝令 木千岁 2125 2019.11.10 20:46

  “你……”徐夫人气得不轻。

  话里话外,一是拿出属于孩子的天真不会奉承,而是讽她仗着官威欺负人,三是是暗示她欺负没有爹娘的孩子???

  小姑娘行礼的样子有模有样:“曲沐宁说话直接,若是冒犯了徐夫人,还望见谅。”但是意思总是没错的。

  若是她不买账,倒是显得她小气了怎么说?

  “牙尖嘴利!”

  “承蒙夫人谬赞。”

  曲沐宁这一句,可算是把徐夫人的脸都说绿了。

  曲沐宁接着道:“如夫人所说,既是同窗之间的误会,眼下徐公子又受了伤。我们兄妹自然也没有说风凉话的道理,回头奉上白玉膏为徐公子疗伤,望夫人笑纳。”

  白玉膏!?

  那可是价值连城的疗伤圣品,千金难买,用来疗这芝麻大的伤?

  曲家这姑娘是不知道白玉膏多么难得吧,居然出手这样大方!这还不算道歉?

  徐家不想与曲家交好,有的是人想。

  徐夫人眉头一跳。

  袁跃楼是什么时候站在人群之后的,并且正在似笑非笑地看着那个丫头?

  看在眼里却不帮徐家说话,袁跃楼这一笑,倒是叫徐夫人心里生出一丝阴险来。

  她儿子受了伤,这丫头又是个能掰扯的,今天场合特殊,但是这事情左右不能白白算了。那白玉膏祛疤,可是神乎其神的。

  “宁儿!”

  曲季央一听这话就不答应了,不是他们的错干嘛还要送东西。

  他伸手扯扯妹妹的袖子,落在徐夫人眼睛里,这,这不会是要反悔啊。

  “算你有心!”

  徐夫人说罢,没等曲季央开口后悔,转身就下去看徐录了。

  四下里看着的人也自行散了。

  林擎站在另一边,赵煦在他身侧,两人目睹了全部过程,从薛菱走掉,徐录使坏开始,到曲沐宁所言所行,步步为营句句珠玑,最后还给了徐夫人一个台阶让她赶紧下来。

  赵煦摇摇头道:“这曲家小姐大病还生一场,倒像是开了智。”

  林擎看着那缓缓移动的兔毛披风背影,微微愣神。

  另一边燕子般飞进镇南候府的李莲白,早就就轻车熟路地去找袁沁珠。

  她穿的一身水绿色的新裙子,是薄薄的两层,为了好看也是豁出去了。

  “沁珠?”

  李莲白眉眼弯弯地进了院子。

  果然,袁沁珠也早早打扮好了,正在院子里坐着。

  她喜欢穿明紫色的衣裳,且那身衣服扎眼,显然是皇上之前赏给贵妃的贡品,料子丝滑,不需什么别致的款式就已经够出众了。

  “坐吧。”袁沁珠微微抬头。

  “沁珠,你好香啊!”

  李莲白一坐下,就问到一股淡淡的软软的馨香,说不清是什么味道,但是就是特别好闻。

  袁沁珠微微掩面,“外面到了多少人了?”

  一旁站着的萍儿想说话,又见她说话时眼皮微微抬,分明是看着李莲白的,萍儿没敢出声。

  李莲白正低头欣赏着自己袖口的镯子,察觉到一时没有声音,才抬了头道:“路上遇到了姐妹几个刚到,赵公子林公子几人到了一会儿了。”

  “对了沁珠,我怎的听说那曲家老四也跟来了?我记得你不是顺手请的他妹妹么?”

  “这曲老四长相是不错,但是吧草包一个,哪里比得上林公子!还有她那个妹妹,你就那么随口一请,还真就当真来了!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资质。”

  “沁珠,你猜我父亲为贵妃娘娘送了什么礼物?当然了,再如肯定也是比不得皇……”

  “那便出去吧。”袁沁珠站起身来,说走就走。

  转过身的一张俏脸上黛眉微蹙,不知道是李莲白聒噪的哪一句触了她。

  各位世家的客人纷纷进了席,可是这人影攒动中,小姑娘们越走却是越发地窘了。

  这一溜水儿的青绿色,谁跟谁是约好的啊。撞了衣裳不可怕,身段不好的,那才是红了脸。但看那些个没穿青绿色的姑娘,眼下不知道多自在。

  曲沐宁颇为满意他们的位置,坐在外围,足够低调,又足可观遍所有人的动静。

  孟决的位置就在他们几步之遥,中间隔了人。左边是户部员外郎,右边是大理寺卿,孟家这位理正大人,不得不说,对自己儿子还是上心的。

  在正座附近坐着的几位,脸上没有明显的谄媚,端看气场是当朝皇子。看表情,一个个气定神闲,倒也说不上开心。

  不远坐着的便是几位公主郡主,端看年纪,都是偏小的。长得最是娇俏可人的那个,穿着一套鹅粉的棉裙,一双眼生得天真灵动,她就是兴景帝最为宠爱的女儿乐清公主。

  “贵妃娘娘到!”

  老远喊来的一声,那镇南候府夫人袁薛氏听得这一声眼泪快要夺眶而出。袁夫人满面的殷切,快步走在了前面,镇南候一家跟在后面,一众人也站起身来做迎接。

  宫女们举着步撵跟在后面,个个生得都是水灵可人,恭敬地衬着中央的那抹曼妙。

  贵妃娘娘袁飞婻,年方二十四。

  那玫紫色的长摆逶地,轻快地勾勒出婀娜的身姿。袁贵妃被大宫女搀着走近,朱唇粉鼻上的那双眼睛盈润流光,看到迎面来的袁夫人,也是红了眼眶,当即就要跪在地上:“父亲,母亲!婻儿不孝!”

  入了宫的女儿,哪里是那么容易还能回家的。

  “娘娘使不得!”

  镇南候夫妇将袁贵妃搀扶了起来,两人都是恭恭敬敬的,脸上却是挂着掩不住的想念,一时间,一家子都红了眼眶。

  “唉!娘娘真是孝悌……”

  “看看,叫你天天想着入宫,这下子还想去吗?”

  “娘,你是不是想念阿姐了……”

  ……

  贵妃落了两滴晶莹的泪花,光是看侧脸就是梨花带雨我见犹怜。

  对着后母,还能哭得这样好看的人,曲沐宁见得还真不多。除非这袁夫人一身母仪,对这个大女儿真真是视为己出,只怕这袁夫人也不是可笨的,对她好还是求回报的。

  “恭迎贵妃娘娘!祝愿贵妃娘娘绰约不改,辉生锦帨!!”

  “诸位请落座吧!”

  镇南候坐在左侧,“今日诸位到此,便是对贵妃娘娘的祝愿,若有不周,还请海涵!”

  “齐王到!”“荆王到!”

  曲沐宁坐着吃了一颗南方贡进的葡萄,一边从那些人略带疑惑和惊讶的眼神中窥探出,这两个人约莫本不该一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