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凰枝令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我不在

凰枝令 木千岁 2039 2019.11.16 18:12

  夜已经深了。

  元宝公公端着一盘牌子踱来踱去,朝着里面看了几次。皇上深夜召见随国公,他不敢拿这等事情进去打扰。

  殿内。

  “徐家的折子,卿以为如何?”

  随国公微微施礼,声音苍老劲道:“徐家折子是在三天前所奏,奏的是除夕时的事。”

  “但据臣所闻,今日在贵妃宴上,徐家那位公子闹了不小的笑话。”

  “哦?说来听听。”兴景帝只听几个皇子说了当时舞女当场抢头自杀的事情,气得不轻,自然也未曾想到其他。

  “徐公子似是不慎摔伤,且当场指认是曲家四公子所为,徐夫人当着满京权贵的面想要说教一番。”

  “曲四公子不认,最后是由曲家五小姐出面,赔了一瓶白玉膏。”

  兴景帝抬头,“这就完了?”

  随国公点头,“当时奚儿也在场,亲眼所见。”

  谁也不说,但不代表谁也不知道,那徐家仗着大舅子在朝中有些地位,行事刁蛮跋扈,尤其是徐夫人,那是从小就被父兄宠坏了的,一瓶白玉膏就打发了?

  “那曲五小姐臣倒是有些印象,生得是和十七皇子一般的恙,除夕时的确发了一场大病。”

  可是显而易见,除夕都过去多少日子了,现在才来上报,偏偏此前不久,齐王刚刚大胜回朝。

  齐王常年征战,徐家却是久在京中,这两者似乎并无什么联系。

  随国公继续道:“臣以为,徐家所奏曲澎擅自离军之事有隐情,此非常之时,还需谨待。”

  兴景帝沉吟片刻,继续道:“西北那边,你派人多盯着些。”

  西北的战事一天不停歇,兴景帝就一天不会轻易让朝中形势乱了去。

  “臣遵旨。”随国公缓缓退出,连夜归了府。

  元宝再进来时,还未来得及开口,就听得兴景帝沉声道:“去皇后那里。”

  “是,皇上。”

  那句贵妃娘娘刚醒被他压了回去,弯身出了殿。

  翌日一大清早,阳光高高地照着,京都又是一片忙碌景象。

  “宁儿宁儿!”曲季央一早冲出来,第一件事就是找到曲沐宁。

  “四哥?”

  曲季央接着道:“上次宁儿给四哥的水患之则,是在哪部书上看到的,将那书给我可好?”

  曲沐宁想了想,然后摇头道:“宁儿就是随手一翻,记不清了,大约就是那几本之中,我叫兰锦拿给你。”

  “好!”

  曲季央光顾着低头玩水,却是没有注意这塘子里多了几个生疏的小鱼,回头看到兰锦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兰锦抱着一打书,整张脸只露出一双眉眼,那么高的一打!全是讲水患的?

  曲季央干瞪眼,看看一旁的妹妹,最后还是伸手,将那些书接了过来,说了一句,“那我回去找找看。”

  “四哥慢慢找。”曲沐宁软软道。

  曲季央艰难地点头,转了身。

  “宁儿的气色似乎好了很多?”曲仲江一早见到曲沐宁,就觉得她有几分容光焕发的意味。

  曲仲江看不出她内力的波动,是因为曲沐宁刻意隐藏。内家高手高深到一定的境界,那便是返璞归真,越是看起来普通的人,越是深藏不露。

  曲沐宁微微点头,笑道:“昨夜宁儿梦到自己发财了,十分开心,睡得可香了!”

  曲季央一听,立刻没了兴趣:“宁儿做这种梦真是毫无意思。”

  这哪里是梦,这分明就是事实,他的小妹妹还能发财发到哪里去。

  曲沐宁漫步走着,心下却是微微笑的。她在这个世界一醒来,可不就是发财的命吗。

  眼看着小姑娘似乎因为这个梦心情大好,一顿早饭吃得香喷喷的,还带了好些吃的去书院。哥哥们不知道,曲沐宁可是知道自己现在需要补充营养,不然她的内力恢复速度可是会赶不上了。

  “你拿这个做什么?”曲伯炎突然问道。

  抱着一打书的曲季央觉得委屈,“大哥!我一读书人,抱着书有什么奇怪的?”

  好像,还真有点奇怪的样子。

  曲季央瘪瘪嘴,自己快步走在了前面。他就是要研究这水患怎么治的,那群兔崽子看不起本少爷,偏偏本少爷别的不会就会水患!

  眼看着老四蹬蹬地跑了,曲仲江莞尔,跑了正好。

  “大哥,宁儿有事要和大哥说。”

  曲伯炎放慢了步子,“什么事?”

  曲仲江走在后面,看着曲沐宁踱着步子跟上大哥,然后抬头道:“宁儿也想开一家铺子。”

  曲伯炎微怔,“什么铺子?”

  曲沐宁思忖了一下,继续道:“这个......还没想好,那大哥同意么?”

  “哈哈哈哈哈!”曲仲江却是笑开了,月白袍上的儒雅在阳光下温润照人,“宁儿该不会是要开家铺子卖哥哥吧?”

  曲沐宁的哥哥的确是很多呢。

  曲伯炎嘴角微抽,却看见小姑娘认真道:“那还得请大哥先给宁儿看间好铺子!”

  “……”

  曲伯炎没答,不久就出了门。

  四海镖局。

  曲伯炎踏入大门开始,就不停地有人向他行礼。

  “家主。”“见过家主。”

  他微微点头,大步走到了宽阔的院子里。场子上的刀剑整齐地排列着,拳桩在连工人的手里磨炼出一层包浆,偌大的镖局井然有序,有些今早刚刚出发。

  曲伯炎找了个管事问道:“容晏呢?”

  “回家主的话,容少侠今天一早就出去了。”

  “出去……”曲伯炎疑惑,“他去哪了?”

  “小的不知。”

  曲伯炎挥挥手,“去忙吧。”

  容晏是不可能跟着车队押镖的,出去玩了还差不多,只不过谁能跟他这种人玩到一块去。在里面站了一会儿,曲伯炎最终离开了四海镖局。

  来阳跟在后面,“大少爷,容镖......容少侠可能去府里了?”

  曲伯炎摇头,“宁儿跟着老二出去了。”

  “那也可能是有事去找大少爷了。”来阳接着道。

  曲伯炎不知何时已经走出了几步,淡淡的摇头,留下一句,“我不在。”

  来阳抱着剑,眼睛里流露出大大的迷茫。

  我知道大少爷您不在府里啊,那人家不一定知道啊,大少爷这话怎么说得这么深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