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两世欢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命定之人

两世欢颜 房玖 2047 2019.07.12 02:30

  大双伴她走到桂花树下,她抬头看去,树枝间,天空澄明,微风吹动发丝到脸上,自从爹爹身亡,她第一次觉得也许独活也是可以的。

  不知过了过久,有人轻轻来到身边,夏青蝉不用看便感到这就是一年来大双身后每日看向自己那人。

  她抬头向那人看去。

  她从未见过长得这样好看的男子。

  那男子含笑对她道:“在下江璧川。姑娘今日果然好多了。”

  他声音温柔,一袭石青色衣衫,黑珠儿线缠枝纹。

  夏青蝉那一刻就明白两人是命中注定要在一起的。

  谁想到后来他竟如此负她?

  张锦见她只是怔怔,想着大概是那安神丸起效了,伸手轻轻拍着她的后背,夏青蝉又沉沉睡去。

  第二天起来,夏青蝉果然觉得已大好了,张锦见她如此,放下心来,笑道:“你好好吃东西,我回去白家巷嘱咐那两个制香丫头一句,很快就回来。”

  夏青蝉见天气晴暖,开窗就着阳光缝那件鹅黄衫子,预备下次去林府或徐府做客时穿。

  家中寂静温暖,颇让人安宁平和。

  这时宋娘子闯进门笑着叫道:“江枢相来看姑娘了!”

  夏青蝉想起他昨日说了今日要上门的,果然来了。

  她点点头道:“你带他到前厅奉茶,我就去。”

  宋娘子面色尴尬,向外看了一眼,道:“姑娘,前厅并没有生炭盆,冻得透透的。”

  夏青蝉见她神情,想到宋娘子一向想巴结隔壁,猜她已将江壁川领到小院中,窗户开着,两人对话院中也能听见,便道:“那你请江枢相进来这里吧。”

  她站起身来,宋娘子打起门帘,他头一低,走了进来。

  宋娘子急急炖茶去了。

  夏青蝉见他正穿着前世桂花树下那件石青衣衫,心想人都说恍如隔世,我却与璧川实在隔了一世了。

  因是闺房,她并没有请他坐下,江壁川好似没有注意,只道:“你今日有没有觉得好些?心中可仍害怕?”

  夏青蝉笑道:“今日好多了,多谢枢相赐药。”

  想到昨日神志恍惚,没想起道谢,又道:“多谢你昨日相救。”

  江壁川看了看她,方道:“不必客气。”

  两人一时无话。

  夏青蝉心想,璧川一向这样难说话的吗?前世自己怎会觉得夫妻夜话说也说不完?

  她想起前世他有时会说起朝事,正欲问起诏狱或新政,江壁川突道:“张姑娘想来也被惊吓得不轻?”

  夏青蝉松一口气,朝政她实在不明白,家常事倒是好聊,便笑道:“昨日我回来便躺下,没来得及告诉她。后来周提刑上门,将来龙去脉说清,她自是后怕,不过当时已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

  又笑道:“她将周提刑好一顿打骂。”

  江壁川点了点头,随意走到窗前长榻上坐下,她见他神态闲适温和,不知不觉朝他走近几步。

  他抬头含笑看向她,带着淡淡探问神情,好像还想知道更多张锦与周慎的事情。

  夏青蝉便又笑道:“她说还好我与周提刑运气好,你审问出了何惜惜的诡计,那...侯公子又找到缕肉店地道,否则真是不堪设想。”

  江壁川问道:“周慎昨日舍身救你,你回来后可见过他?”

  夏青蝉摇摇头道:“周提刑昨日傍晚来过,但我可不想见外人。张锦说他是心中愧疚,想要道歉,可这事也不能怪周提刑,是何惜惜太奸诈了。”

  想到何惜惜竟然不惜自家安危也要害自己,当真难解,她心中一凛,不知不觉也在长榻上坐下。

  江壁川不再说话,只看着墙上所挂古琴,夏青蝉见了笑道:“爹爹说我抚琴天资不高,只能勤练,不过图一个勉强听得过罢了。”

  她突然想起自己手指因为从小练琴,肌肤不如别的地方娇嫩,昨日两人双手紧扣,他定是感觉到了。

  她坐下时并未多想,是以两人隔得很近,能看见他衣衫缠枝纹微微有光,是黑珠儿线。

  她想起那次与桐儿夜话,心想难道璧川真是自己命中注定要嫁的人?所以这一世她即便想要避开,也还是不断遇到他?

  她微微抬头,见他也正看着自己,璧川长得那样好看,让人一见心中便生欢喜,她不禁微微向他靠了靠,突然身上一紧,原来是江壁川将她抱住。

  她耳边传来他呼吸之声,两人前世夫妻一场,她知道他接下来会亲自己,赶紧将脸转开。

  这一世她不想再嫁给他,却也没有勇气拒绝,特别是昨日之事后。

  这时窗外宋娘子声音响起:“姑娘,我忘了问,枢相大人是要清茶还是末茶?”

  夏青蝉突然警醒,双手推开江壁川,站起身来走开几步,对外道:“不必备茶,江枢相正准备离开。”

  他走到她身边,低声道:“是我鲁莽,你不要生气。”

  夏青蝉摇摇头,是她自己先坐在他身边,又将身体靠向他。

  她低声对他道:“江枢相公事繁忙,我这里已无事,以后枢相不必亲自上门,有事也不用私下相见,遣大双过来吩咐就好。”

  江壁川立住片刻,说道:“好。”

  他语调平静,夏青蝉听不出情绪。

  宋娘子送江枢相至门口,回到夏青蝉房中,假意收拾许久,方走到她跟前道:“姑娘的事,我们下人哪里配插嘴,只是姑娘年纪幼小,又无亲眷……”

  夏青蝉红着脸止住她道:“我知道了。”

  宋娘子见她惭愧,松一口气退了下去,她可不愿自家姑娘这样不明不白被人占了便宜。

  果然青年男女不能私会,夏姑娘平日这般单纯持重,竟然被江枢相几句话哄到如此。

  宋娘子立住脚,想到他面容,唉,也是那江枢相长得太好了些。

  张锦从白家巷回来,听到江壁川上门的消息,懊悔没见到那江枢相一面,夏青蝉和宋娘子不约而同,都只说他来问了一声便去了。

  傍晚时分,周提刑带着一个姑娘到了门上,宋娘子如今得了教训,将他带到了前厅,叫了个小丫头去叫姑娘们,然后叫厨娘搬了一个炭盆过来,自己亲自守在厅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