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平行的二世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二一章表哥刘昆

平行的二世纪 宇光同尘 2122 2020.06.30 23:58

  刘将军回府换身居家常服,准备到凉亭手不释卷的苦读宇国律法,以免遇到廷尉马湛时吃亏。贾儒显然很清楚自家的将军能读多久,从书房搬来一箱竹简送到凉亭,果然将军皱眉读完五卷就不想学了。贾儒作为陪读早就昏昏欲睡,因为凉亭外风雪交加才没趴桌案上睡去,我们武将学个锤子宇国律法。

  “将军歇会吧,咱们武官不应该读兵书战策吗?”贾儒捂着脑阔如释重负的放下竹简道。

  “宫城遇刺案件没有进展,廷尉马湛无非是想多拉人下水,本将军不懂律法卷进去会吃亏。”刘木仍放下竹简叹气道,瞥一眼整箱的竹简愁眉苦脸。

  “将军,大宇律法很难学是否招募法家幕僚?”贾儒知道自家将军有点多疑,不过眼下将军府里全是武夫确实缺幕僚。

  “不急,本将军亲友里或许会有精通律法的,聘请幕僚等年后开春再说吧。”刘木仍清楚树大招风现在不宜张扬。

  “少君,有位儒生自称是少君南阳郡蔡阳县的亲戚刘昆,在府门外要求见少君。”蛊朴急匆匆跑来道。

  “这可真巧呀,说曹操这曹操就到,陪本将军出去看看。”刘木仍找到个由头把手中竹简放下,起身去看看自家亲戚。

  “曹操是谁呀?”蛊朴问。

  “额,是史书里一个人物,蛊少侠还是要多读书,本将军就喜欢读书手不释卷。”刘木仍说完把放下的竹简重新攥在手中,闲庭信步的去见那位儒生刘昆。

  建威将军府正门外,一位精神小伙估计二十三四岁,儒生打扮裹紧羊皮大衣坐在一辆驴车上。一样是高高瘦瘦长相斯文,身上有点市井痞气怀揣一把破旧环首刀,不时抬头看看建威将军府牌匾。瞧见锦绣华服的刘木仍走出来有点难以置信,刘昆笑容满面的跳下驴车快步上前,被将军府健硕魁梧的两位护卫给拦下来。

  “我是刘昆呀,咱们兄弟可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没想到文叔半年就是四品将军银印青绶!咱刘家这百年来终于出现两千石大官!”刘昆笑容满面乐呵呵道。

  “父母都还安好吧?这半年本将军都在北疆征战颇为挂念,先前戴铁盔被匈奴人敲一下,很多事暂时想不起来了。”刘木仍可不清楚舂陵刘家的情况,只能装成失忆慢慢了解情况,示意将军府护卫放刘昆进入将军府。

  “文叔,叔母从你失踪以后就郁郁寡欢茶饭不思,你这伤不要紧吧?”刘昆敏锐的闻到淡淡金疮药味道。

  “不碍事养两个月就好了,咱们到偏厅歇会聊聊家常。”刘木仍摆摆手乐呵呵道。

  “这将军府确实宽敞气派,半年前咱们一起回南阳,文叔那时候和现在简直判若两人呀!”刘昆发自内心赞叹道。

  “这座将军府是陛下赏赐的,在北疆征战人会改变很多,可惜以前的事情都记不清了。”刘木仍捂着脑阔解释道。

  “家父是蔡阳县令刘琣,当年叔父早逝留下孤儿寡母,是家父刘琣扶养你们兄妹六个长大。你大哥刘潇不事家业结交豪杰,二哥刘湛老实种地安分守己,大姐刘芙和二姐刘芫都已经出嫁了,剩下小妹刘莞十六岁都没嫁人。”刘昆来到偏厅大大咧咧坐下,有滋有味的吃果脯解释道。

  “我这将军府里现在缺法家幕僚,咱们刘家有没有学律法的?有才能本将军都可以举荐。”刘木仍听完对舂陵刘家情况大概有数。

  “咱们在洛阳太学一起呆过四年,当初我就是学律法的呀?能不能举荐兄弟我当官。”刘昆擦擦手眼巴巴注视陌生的好兄弟。

  “对大宇律精通吗?”

  “简直是倒背如流好伐,在蔡阳县没人比我更懂律法,不过我名声不太好唉。”刘昆自信满满道。

  “就是不能举孝廉吗?”

  “孝廉和秀才自然是不可能,咱们从洛阳学成归来,我在蔡阳县衙当个廷篆小吏,比较风流在蔡阳县外号玉面小郎君……”刘昆大言不惭的介绍采花贼光辉战绩,好在都是本地采花有县令老爹罩着,放到在外地早就被打死了,茂才是东汉建立避讳刘秀改的。

  “宇国查举岁科主要是孝廉和秀才,光禄四行需要郎官出身。岁科里可就只剩下廉吏了,举荐后按照原职进行升补。”刘木仍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口气,自然不可能举荐这种采花贼成为郎官。

  “文叔,察举制不止岁科,还有特科明法呀。”刘昆小声提醒。

  “特科里确实有明法科,本将军可不想看见知法犯法,在将军府这生活作风要改正!”刘木仍沉默片刻义正言辞道。

  “行行行一定改正,文叔这婆婆妈妈的性子可没变,嘿嘿。”刘昆嬉皮笑脸道。

  “贾司马,陪刘公子安排好住处午膳时间再过来。”刘木仍感觉这兄弟不靠谱需要妥善安置。

  “文叔,我先去客房看看。”

  “嗯。”

  刘木仍显然不放心这位玉面小郎君,找到管事丫鬟梅月吩咐一堆注意事项。梅月得知将军府里住进一个采花贼,心情是一点都不好忧心忡忡的行礼离去,随后召集将军府奴婢简单交代注意事项。整个将军府全对玉面小郎君提高警惕,因为是刘将军亲戚这些警惕不能太明显,大家面子上要过得去才行。

  蛊朴陪将军练剑到午膳时间,随后去照顾病情加重的丘雅姬。蛊朴现在官秩比千石收入很高,并且广宁县托管的药铺还有点收入,能给孕妇很好的生活环境。但是丘雅姬依旧是心神不宁面容憔悴,看起来比昨天还要病怏怏的,蛊朴为此心急如焚却无计可施。思来想去下定决心请名医诊治,预计花费的诊金不是蛊朴能长期承受的,得知情况的贾儒倒有闲钱愿意借蛊朴。

  蛊朴经过多番打听得知京城名医情况,决定请妇科圣手彭氏来医治,这位彭氏是京城针灸名医李十针的正妻夫人。汉代医生有医馆的坐堂大夫和四方游走的郎中,当时统称为医工并没有细分,为方便阅读作者用大夫和郎中称呼。

  医工归属匠籍且良贱不能通婚,因此针灸名医李十针娶妇科圣手彭氏为妻。京城的命妇贵女若有难言之隐,会请李十针来府上给父兄治病作为掩护,由一同前来的妇科圣手彭氏给自己医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