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待到寒山转苍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隐士

待到寒山转苍翠 暖予. 2956 2020.09.16 14:33

  王念周讲话带着口音,又有点支吾,一时间白芷还真没听明白他在说什么。

  “你再说一遍,石头怎么了?”

  “那青眉山里住着的人来了,我也讲不清楚他们是做什么的,但确实不是有恶意之人。石头好像想要跟他们一起,去青眉山里。”

  “石头人呢?”

  “在箭楼。”

  白芷觉得很难从王念周这儿弄明白实情,便想夺门而出,好找石头问个明白。

  沈卓清赶紧按住白芷,道:“外头天寒地冻的,你别出去,小心着凉!我来替你把石头找来。这么大的事,他怎么也得和大家说清楚才是。”

  沈卓清推开门,急急的往箭楼那边走去。

  白芷便和王念周一起去了大屋。石头与青眉山里的人有了接触,这着实是大事,怎么也要和大家一起商量对策才是。

  白芷道明了缘由,大屋里的人都蒙了。

  “这、这……”董家爷爷拍了一下炕桌,难得的蹙起了眉毛,“石头这孩子,怎的这么大的事都不和咱们说,倒自己跑去和那青眉山里的人打交道?他知道那些是什么人么!”

  李肖面色紧绷:“大家伙儿先别急,等石头来了,咱们再好好问他。”

  石头踏进屋里的时候,众人的视线齐刷刷的打在他身上。

  石头不觉低下了头。他本来一直没想好怎么面对大家,所以一直拖延到了现在,才让王念周与白芷交了底。

  王念周以前就对青眉山有一定的了解,石头觉得,先告诉他实情,他会比较容易接受。但没想到,与王念周通了气之后,白芷那边却还是无法接受,这会子更是把大家都叫来了一处说话。

  石头便有些不好意思。

  白芷上前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王念周说你要去青眉山里?”

  石头深吸一口气,再在抬头,他面上满是复杂的神色:“对,我已经和他们说好了,我也要去青眉山里。”

  望着众人紧张与不解的样子,石头继续说道:“有一天轮到我在箭楼里看守时,我看到了青眉山里来的人……我当时本想用弓箭袭击他,不过在看清了来人的面貌后,我并没有下手。”

  董家奶奶一听,急得不行:“这样的事,你竟然都没有告诉我们?”

  “对不起。只是…只是那时,我怎么也没想到,从青眉山里下来的人,竟会是个文雅的书生。他很年轻,为人和善,穿着锦袍。他见我值守,便与我隔着石墙攀谈起来……”

  石头回忆起那天的情景。

  年约二十岁的书生男子,信步来到石墙边。他一点儿也不惊讶于石头的出现,仿佛是预料好了的。

  古代士农工商,石头无法把一个儒士与抢掠东西的恶徒联系起来,自也没有对他生起防备之心。

  石头客气的问来者所为何事。

  那书生说,他的老师是山中隐士,先前,他们偶然发现山内进来了村人,便出来探寻了一二。

  在发现山壁内有男童后,他的老师占卜问卦,竟认为这男童与他有些缘分,就起了收徒的念想,于是书生这才几次下山来访。

  石头问他师傅是何许人也。

  书生答,他师傅原是京城名士,号青越,后弃官入山修行,如今已有一百一十岁高龄。

  石头吃了一惊。

  古代人寿命短,譬如五十来岁的董家夫妇,已可称为爷奶,而七十岁以上的老人更是少之又少。这一百一十岁的老先生,在石头看来,可不就是活的仙人了。

  他当即就认定,此人是王念周所说的山间仙人。

  石头观察了一下这书生,见他虽然身材并不壮硕,却气定神闲。书生精通轻功与气功,很容易就可以翻越一人多高的石墙。与李肖的孔武有力不同,这人习修的是内在的功夫。

  石头年纪虽然不大,却明白眼前的人是个有本事的。这样的人物,犯不上欺骗或是图谋他这种逃荒出来的小男孩。

  大周国的隐士很少,因为官府不喜有人逃避税赋徭役,所以时不时的就会发生入山抓人的闹剧。但眼前的书生,却并不似东躲西藏之人。他身上的衣料竟都是上好的锦缎,因为身怀功夫的缘故,他也不畏寒、不瑟缩,站姿挺拔,气质脱俗。

  石头问他:若是拜了师,你们又能教我什么呢。

  书生说,他师傅精通观星,占卜,气功,炼丹之术,以石头的资质,这些东西怕是修习一辈子都学不完。

  石头听得云里雾里,在村子里时,从来没有人搞过这些东西。

  他是不想离开大家、离开白芷的。于是书生留下了一只黑鸟,告诉他,若有一天改了主意,只要翻转黑鸟腿上的布条,再将其放飞即可。

  给屋子里的众人讲到这儿时,石头顿了顿。

  他没有告诉众人,在书生离开之后不久,他得知了白芷生病的消息。

  石头自知自己是个一无所有之人。白芷生了病,便需要吃药,而买药材则通常要花费很多很多银钱。

  他没有钱,即便再怎么努力在地里做活儿,也没法赚几个铜板。更何况,在眼下这样的年景里,他连田地都没有,更没有任何来钱的法子。出了这片山壁,他连自食其力都做不到。

  所以白芷病了,他什么忙也帮不上。

  可是此时,他却说不定还有另外一条路可走。石头看着眼前身着富贵锦袍的书生,想到那高寿的仙人,他便放飞了箭楼内的黑鸟。

  再见书生时,石头鼓起勇气,像对方讨要米粮、药材,以作为自己拜师的条件。

  与白芷相处久了,石头也沾染上了几分白芷的脾性,这才会想起跟书生讨价还价一番。而实际上,古人拜师时,往往都是徒弟要给师傅送礼的。但石头此时却硬着头皮,只想为白芷他们再争得一些物资,他也好走的更放心一些。

  没想到那书生一点犹豫都没有,立刻就点头答应了。

  于是,石头拜师的事情便算是定了。

  “我想入山,去和那老仙人学本事。”石头隐去了很多细节,最后只告诉大家这样一个结论。

  古代贫穷人家的孩子,若是能攀附到一个有本事的师傅门下学习,那都是天大的好事。

  听了石头这一席话,众人便和王念周一样,都不再梗着脖子想反对他离开。

  毕竟石头已经十二岁了,这眼瞅着,他就十三了。这岁数在乡村里,便也不算是小了。一般这个年纪的孩子,再过几年,就会成家立业,成为大人。

  再者说了,这满屋子的人,谁也不是石头的血亲家人,又有什么立场对一个男孩子的前途置喙呢。

  可是本着与石头相处的感情,大家心里还是有迟疑的。

  “石头呀,这事儿可不是小事,你也要打听好山里那些人的底细,不能只听一面之词啊。”董家爷爷仗着自己年岁大,还是张嘴规劝了一二。

  董家夫妇心软,这些时日,已隐隐把石头当做自家小孩看待,所以此时心里还是很担心他,怕他选错了路。

  白芷当即就接话说:“是啊,你一没进过山,二没见过那个所谓的隐士,怎能就全盘相信对方说的话呢?”

  石头这时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玉佩,玉佩正面用繁体字写着‘青越居士’,背面刻着精美的竹子图案。

  “这是那书生留下的信物。”

  众人把玉佩传看了一番。

  白芷看得懂繁体字,便知道这个青越居士确有其人。古时物资匮乏,造假能力有限,白芷看过那玉佩,知其应是真品。

  屋内其他人里,不是每个人都识字,但他们掂量过这玉佩,就都明白这是个非常贵重的东西。许多平头老百姓,终其一生都见不到这样好的玉。

  一下子,屋内的气氛就变了。

  人人竟都开始恭喜起石头来。

  在他们的观念里,有这样的贵人找上门来,可是天大的福气。

  “好小子,你这运气可真是好!”李肖拍了拍石头的肩膀道。

  连沈卓清也劝白芷道:“能用得上这样好的东西,这玉的主人定是个贵人。而这样的贵人,又能图石头什么呢?白芷,你也不要想太多,你应该为他高兴才是,这是石头莫大的福泽啊。”

  董家奶奶脸上是大大的笑,感慨道:“这么大的馅饼,怎就掉到咱们石头身上了呢?你这孩子,倒是早点跟大家伙儿说清楚啊,把我这给吓得哟……”

  白芷作为一个现代人,无法理解大家看到一个名贵玉佩,就能高兴的手舞足蹈的。

  她仍然很担心石头,白芷觉得自己似乎与眼前的氛围格格不入,可她又有什么立场反对呢?她只是在逃荒的路上捡到了石头而已,她算得石头的谁呢?

  白芷定定的望着石头。

  向来软糯的石头,此时却格外坚定。

  他的目光依然很温糯,但却不再慌乱的逃避她的视线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