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跑出我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五章 SUZU?

跑出我人生 丧尸舞 3471 2017.10.13 19:24

  苏祖沿着酒店外沿河的一条小路跑了几圈,可能是林茨总人口相对少的缘故,酒店外围的颇为开阔,设立了花圃公园等地方供人小憩。偶尔还能看到穿着风衣匆匆走过的游客旅人。

  暮色渐渐沉下来,路旁两侧的路灯散发着蒙蒙微光,不算明亮,但配合着远处灯火和别样的景色,倒有几分异国情怀。

  苏祖绕着酒店周遭的水泥和碎石小路,慢跑了十多分钟,感觉身体渐渐热起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逐渐从长时间旅程带来的萎靡感里调整过来后,又在一个偏僻的河岸边找了干净的场地,原地做了一些快速的高抬腿,斜角支撑,俯卧撑之类的运动。

  直到系统内那一栏标识着身体【倦怠】的负面状态属性逐渐消失,他才停了下来,准备回酒店。

  虽然余立伟同意他出来,但走出国门的运动员,都是集体一份子,长时间离队还是影响不太好。目的达到,也就没有多耽搁的必要。

  回去的路上刚好又一段一二百米的直道,苏祖以冲刺跑的速度稍稍快了几分,结果就在经过一个小路交叉路口的时候,突然叮叮叮一声,一个黑影蹿了出来。

  “怎么突然有人?!”苏祖被吓了一跳,好在长期的训练,身体反应快速,一个侧身就朝旁边跳开。

  与此同时,突然冒出来的黑影也是尖叫一声,一阵吱吱吱刺耳的摩擦声响起,同样朝旁边让开,但可能速度太快,依旧没能停下来,一下撞在了旁边的护栏上。啪啪啪的有东西掉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

  这时,苏祖借着旁边的路灯光才看清是一个骑车单车的白人少女,一只脚垫在地上,一幅惊魂未定的模样。自行车前面的篮架上放着橙子和书本,撞在栏架上后掉了下来。

  “费幅度欧尅。”白人少女神情还有几分紧张,侧着头朝苏祖问了一句。

  苏祖眨眨眼,一脸懵逼状态,完全听不懂对方的意思,只是最后两个音节有点像OK,大概猜测对方可能是问自己有没有受伤。

  白人少女瞪着碧色的眼睛,认真地看了下苏祖的相貌,抿着嘴露出丝微笑,似乎也猜测到苏祖可能没听懂,转而又用英语问了遍。

  这里得说的是奥地利虽然是传统的德语国家,但是英语普及程度相当高,基本很多民众能讲英语。

  “我没事,谢谢,你呢?抱歉,刚才没注意到你。”

  苏祖前半句回答得特熟练,毕竟是学英语第一课的经典回答。后面半句,就有些磕磕绊绊,但到底一个一个单词回想起来,还能表达明白。

  接着少女又叽里咕噜地用英语说了几句,这回因为语速和口音的缘故,苏祖半猜半蒙也没太听明白。他的四级水分太大,又扔了多年,干脆将少女散落在地上的书籍和橙子捡起来还给她。

  少女大概也知道两人存在交流障碍,说了声谢谢,笑着招招手,骑着单车很快消失在夜幕中。

  回到酒店,果然在大堂就看到了随行那名姓王的翻译,他看到苏祖出现似乎也稍稍松了口气。毕竟外事工作人员,对待这些事情都是当做工作任务来完成的。

  他将苏祖送回房间,又再三叮嘱了不要随意外出,强调了一下组织纪律,苏祖点点头,一一答应了下来。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大早,余立伟陆建明还有袁郭华三位教练,在几名翻译人员的带领下,直接到了Lissfeld社区体育馆的公众馆进行适应性的恢复训练。

  在林茨的室内比赛倒不是这次比赛的重心,主要还是为了应付几天后的维也纳国际室内赛,林茨这场室内赛就是个过渡和恢复性训练。

  公众馆内训练的人不少,各地过来参赛的各种肤色的运动员都有。苏祖在旁边观望了一会,也没看到什么熟悉的面孔。他对这个时候知名的短跑名将熟悉也不多,而且听余立伟将林茨这场室内赛级别较低,很多有名的运动员都没过来。

  倒是三天后在维也纳的国际室内赛,会有不少名将出场,也是当为了后面的世界室内田径锦标赛练兵。

  第三天,3月7日,林茨的室内赛开始。

  男子60米项目来自各地的参赛选手也不过六七十人,一天两场,先预赛后取前八决赛,和国内室内赛差不多。

  不同的是上午进行的都是预赛,下午进行的决赛。

  室内赛男子60米里,苏祖跑了6秒61以预赛第二的成绩进入决赛,陈建可能是刚抵达林茨的缘故,状态算不上好。跑了6秒79,无缘进入下午的决赛。

  这也是苏祖感觉系统带来的一大好处,能够提前了解身体处于的一些异常状态,及时调整。在教练组看来,苏祖的发挥就是特别稳定,基本很少有状态起伏下滑。

  早在禾岛市的时候王远斌其实就发现了这一特点,不管是什么比赛,苏祖基本成绩都是在稳步上升中,很少出现发挥失常下滑的现象。这一点对于运动员尤为难得,毕竟长期保持住竞技状态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另外几项室内赛的参赛项目上,杨光宗以预赛第七的成绩进入了男子200米室内赛的决赛,刘阳宇以预赛第四的成绩进入了决赛。

  下午,Lissfeld体育场馆竞技馆内。

  来观看这场林茨室内赛决赛的选手,比上午的预赛明显多了不少。奥地利有组织的体育人口,参加各种体育俱乐部活动的人数将近50%,远高于欧洲的平均水平。

  而且田径项目在欧洲这边的受欢迎程度也远远大于国内,商业化的体育比赛吸引了众多人的目光,像每年的国际田联黄金联赛也是大型的几个赛事之一。

  苏祖明显感觉得到,此时田径男子短道项目上,国际选手和国内选手水平上的差距,这次林茨室内赛来的还不是最顶尖的选手,但在60米这个项目上却依旧给了他不小的压力。预赛的第一成绩是6秒59,已经跑入6秒60这个槛。

  当地时间下午15点。室内赛男子60米决赛开始。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国际大赛。”

  起跑线前,苏祖看着身边两侧的除了一名是林茨当地的白人选手外,其他六名几乎都是来自各个国家的黑人选手。

  原本他以为自己第一次参加国际赛事,应该会是亚洲锦标赛,亚洲运动会之类的比赛,没想到竟然会是跑到了远隔千里之外的奥地利林茨。

  这次组织到奥地利比赛,队里的目的主要还是练兵,林茨室内赛更是练兵前的热身,整个田径队的教练组成员都不算很看重。

  2003年算是个大赛之年,室内世界田径锦标赛,亚运会,世界田径锦标赛,城运会等等,在田管中心和教练组的计划安排上这一整年其实都是大练兵,为的就是准备明年的奥运会。能够借助着这些各类大小赛事,让运动员多积累大赛经验,也希望借此能够多几个达到奥运AB标准的选手。

  “SET!”发令员的预备声音响起。

  苏祖清空了脑子的杂念,身体弓起,等待着随时响起的枪声。

  “啪!”比赛枪声响起。

  一启动苏祖就感觉到了压力,他觉得这趟起跑速度不慢,在国内当前起跑加速阶段能够牢牢压住他的,也就陈建一人。但是这一趟跑出去,明显有好几个身影都具备了这种实力。

  加速加速,冲!

  苏祖咬着牙,最快速度的摆臂迈步,提高速度。

  60米短跑由于没有进入奥运会和一些大型的综合性运动会,关注度其实是相当低的,主要也就是室内赛比比,来参加的多数也是百米的选手。当然也不乏有专门练60米单项的运动员,不过总的人数相对较少。

  距离不同,其实跑法上也是有差别。

  就比如苏祖自己,他跑百米现在的跑法步子要大一些,在前半程的达到最高速的途中跑比以前会慢一些,但加速时间长了一点,加速更充分,在中后半程能够更快。

  但60米跑的话,实际上就得稍微降低步幅,提高步频,以方便前半程更快更充分的提速。

  苏祖现在还是按照百米的跑法,陆建明和其他几个教练也不建议他改动,毕竟百米项目才是重中之重,60米只是出于参赛积累经验的目的。一个刚开始成形的跑法,在没有遇到特别大瓶颈地情况下,改变还是要慎重。

  很快,60米决赛结束。苏祖的决赛成绩是6秒60,和上次在国内室内赛跑出的一样。不过在名次上,是第三名,预赛第一的成绩是6秒58,第二是6秒59。

  苏祖站在终点线挡板边上剧烈呼吸着,尽管有心理准备,但在60米上最后真输给了别人,一时还是有些走神。

  “跑得不错,虽然没有拿到第一,也很厉害了。我才决赛第五。”赛道旁刘阳宇看着苏祖的神色,跑过来安慰道。

  他在今天的60米栏决赛发挥也还不错,但是在国内室内赛60米栏能够拿冠军的成绩,在国际赛场上,也就只拿到了第五。当然这也和刚到奥地利,都在调整状态有关。

  “可以了,发挥出自己最好的水平就不错。”陆建明拍了拍苏祖的肩膀,他详细研究过苏祖的比赛成绩,在国内一路大大小小的比赛中,基本都是以第一过来,怕他心态上有些失衡。

  一起有来围观的陈建和杨光宗等人也都是兄长的态度,表示自己都没能进决赛,完全没有苏祖跑得好。

  运动员都有强烈的好胜心,但真的比赛也不是谁都能次次拿冠军。总会有许多失落遗憾痛苦,都是从这个过程走过来的。

  苏祖微微苦笑,他现在在队内年纪最小,倒没想到微微失神一会,大家都跑来用各自的成绩安慰他。

  他加入国家田径队时间还短,但明显感觉到整个队伍的气氛比其他了解到的专业队融洽得多。也许,也正是这种团队气氛,从刘阳宇之后,在后世才能够不断培养出一代代优秀新人,逐渐缩短了中国男子短道项目和国际上的差距。

  正在几人说话间,突然旁边一个口音怪异的女声在旁边响起,“SUZU?”

  苏祖转头望过去,一个穿着社区体育馆工作服的棕色长发少女,一脸好奇地看着他。

  正是昨晚骑自行车差点撞到他的那个白人少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