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跑出我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刷新纪录

跑出我人生 丧尸舞 2923 2017.10.29 18:04

  ……

  “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全场开始安静。”

  电视机前,解说员杨剑的声音传了出来。

  因为是现场解说田径比赛,杨剑和韩乔生两人的位置都是非常好,能够将整个赛场的情况的尽收眼底。

  “嗯?苏祖的跑动姿势好像有改变。”

  杨剑在赛前赛后,还有去年的田径大奖赛的转播视频,都有做过一些苏祖的研究。作为一个对于田径赛事都有着深刻了解的解说员,他隐隐发现了苏祖的姿势好像有所变化。

  不过,他在现场,距离的位置也有些远,一时也不太确定。而且从一个解说员的角度,个人判断可以有,但不能确定的情况最好不要宣之于口。

  赛场上,在发令员让选手各自就位的时候,苏祖右侧跑道的陈建,也明显感觉苏祖动作似乎有了细微的变化。

  两人一起训练过,也参加了诸多比赛,可以说相互之间的跑动技巧水平都是比较清晰的认识。

  当俯身蹲下的时候,陈建就感觉到旁边苏祖脚步的位置有所改动。

  蹲下的姿势没有以前高,起跑器似乎往后调整了一些,而且,左右脚好像变换了位置。

  “是改变了起跑姿势?”

  从上次的亚锦赛结束,到现在也不过一个多月的时间,如果骤然改变原来的习惯,恐怕不那么好适应吧?!陈建心里默默打上了疑问。

  这些都是很难细节的变化,普通人恐怕根本注意不到,也就只有陈建,在苏祖接连跑出了好成绩后,逐渐视他为追赶和竞争对手,下意识就会注意到很多常人看不到的地方。

  仅仅也就是瞬息的念头,啪地一声,发令枪声响起。

  “比赛开始了!”

  杨剑迅速进入了角色,调整好状态,开始了解说比赛。

  “运动员起跑的反应都很快,沈运保开始领先了,哦,陈建……两人并驾齐驱……”

  随着比赛的开始,杨剑的语速也骤然提升好几倍,又快又简洁,很多词句都是下意识地脑海里往外蹦。

  这一次比赛,陈建、杨光宗,包括最开始抢占到优势的沈运保等运动员,开始可能还没注意,但很快对于苏祖跑法的改变感受尤为强烈。

  原来苏祖的起步加速慢,只是相对于陈建和沈运保这样严重依赖前半程的运动员,比起杨光宗和其他的选手,速度上并不慢,甚至还隐有优势。

  但这次似乎有点不一样,具体上来说就是当前三十米跑完,进行高速途中跑的阶段时,以前苏祖已经开始逐渐赶上来了,但这回……他依旧还在稍微靠后的位置,似乎还处于加速阶段。

  “是状态不好吗?”场边懂行的人脑海里掠过这么一个想法。

  但很快,他们就改变了看法。

  几乎就在到了五十米的距离,还在稍微落后的苏祖,突然一下就爆发上来。

  像沈运保和陈建等人,只是骤然觉得旁边一个身影闪过,呼地一下,苏祖就到了他们的前方。

  同样的距离,跑的步数有所变化,而且加速更加充分。

  瞬间内就逆转了局势,苏祖从靠后的位置,一下就跑到了前面,取得绝对优势,开始领跑。

  这就是针对于苏祖个人跑动节奏改变所带来的效果。

  按照李志忠的理解,苏祖当前的身体素质,应该可以再利用的充分一些。对于短跑短跨类运动员来说,节奏永远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命题。

  比如110米栏,从起跑线到第一个栏的距离是13.72米,后世刘飞人改变技术,从8步上栏转变为7步,起跑的左右脚等,也就是为了改变跑法,调整技术节奏,求得进一步突破。

  当然比起短跨这种项目,短跑的技术难度上没有那么大,调整起来更直接更快。

  苏祖最开始调整的时候,还觉得因为长久的跑步习惯,带来的几分别扭。但来来回回训练了几天以后,身体就逐渐适应了这个新的跑法节奏。

  而且由于每一步跑出的更大距离,力量跟着也就加大,重心移动得更快,同时需要起跑环节有更强大的爆发力。

  前半程的加速越充分,像苏祖这种力量型的短跑选手,后半程的速度爆发就越快。

  而且随着他对于跑动技术的改变,即便前半程的加速阶段速度也会提升上来,从而使得途中跑和后程冲刺的速度都得到提高。

  五十米后——

  苏祖的速度已经达到极致,跑得最快的陈建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在一个身位后的距离咬住,但很快,还是被苏祖在进一步拉大了优势。

  六十米、七十米、八十米……

  “杨光宗在加速阶段也非常好,苏祖稍微落后了……”

  百米赛跑的速度实在太快,解说主持几乎用处了全身解数,在快速做着解说。

  但随着苏祖完成充分的加速后,骤然的爆发,杨剑的声音也猛然发出了一声巨大的嘶吼。

  “苏祖,苏祖正在加速,他赶上了,苏祖超过了陈建,他跑得越来越快了。一马当先,全力冲刺……”

  骤然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的声音,从电视机里传了出来,几乎吓得此时此刻正在收看比赛的观众一跳。

  但赛场上,此时所有人都顾不得杨剑的声音,目光全部都被苏祖给吸引了过去。

  只见第四道的年轻运动员,在前面开始落后的情况下,突然一下子爆发,三十米,四十米,五十米,一下从一众胶着激烈的运动员中冲了出来。

  “加油加油!”

  “快快,超他!”

  “苏祖,苏祖……”

  赛场边,一声声加油助威声音热烈得如同狂风骤雨,铺天盖地的响起。

  更有甚的是很多观众已经完全被现场给点燃了情绪,直接站了起来,不断地晃动着手里的响板,大声叫喊起来。

  似乎不如此完全无法宣泄此刻的情绪,短跑竞技,也就是这瞬间的精彩可以让人目眩神迷。

  尤其是当一个运动员出于稍微偏后的位置,突然之间从后面冲了上来,并且一骑绝尘,直接领先到终点线,简直可以让人的肾上腺激素分泌,跟着一起疯狂。

  “苏祖,苏祖以绝对的实力拿到了比赛的冠军,让我们接下来看看,他这组的成绩……”

  主持人杨剑也跟着一样被现场的氛围给感染了,完全顾不得旁边另外一名解说,自顾自地就开始了继续往下喊道。

  “10秒09!”

  一个几乎是从喉咙里喊出来的声音。

  电视上画面也切换到了终点线前方的计时牌上。

  “苏祖,苏祖跑进了10秒10的大关,这是中国运动员第一个在正式比赛中的成绩,新的全国纪录。苏祖,他刷新了一个月前他在全国田径锦标赛中所创造的10秒14的全国纪录。10秒09,一个新的历史成绩诞生了。”

  全场欢呼声掌声,如雷如潮。

  田径场上,那个还有些青涩的少年,此刻正在疯狂地绕场狂奔。

  远在千里之外,

  阳平村,苏元化在苏祖夺冠后,猛然站了起来,因为太激动,而磕碰到面前的茶几,哐啷啷陶瓷茶杯带着茶水洒落了一地,不过此时却是根本没人理会。

  “这是我儿子!”苏元化指着屏幕里的人,回头朝着一起在家中观看比赛的亲朋好友大喊了起来。骄傲之心溢于言表。

  “厉害啊!”

  一旁连孝方也跟着跳了起来,原地来回走动着,大喊道:“苏祖,苏祖真的太牛了。”

  徐三爷有些木讷地看着一群人突然神情振奋,不明所以地问道:“这是赢了,还是怎地回事呀?太快了,我眼睛一花就过去了。”

  “三爷,三爷,我说苏祖跑多快,你肯定是不懂的。嗯,就是我们全村,全镇,全县,全省,全国,苏祖都是跑得最快的那一个。你听明白了吗?全中国跑得最快的!”

  另一边,榕海省省队训练重心的休息室。

  由于沈国营以榕城市的名义,带队参加了城运会,庄韬这位从地方体校新上来的教练没有挂靠,干脆直接在省体工队带队员。

  此时,休息室内,庄韬和张全山也在紧张地盯着屏幕看,直到苏祖一骑绝尘,冲过终点线后,两人都是完全被惊艳住了。

  听着电视里,解说主持充满激情的呼喊声,和大会现场主持的播报声音,一股热血几乎瞬间被点燃。

  “10秒09!”

  这个成绩再次刷新了苏祖自己在一个月前创造的全国纪录。

  如果没有现场观看比赛,没有录像视频,只是泛泛听到了一个数据,可能很多人都没有太大触动。

  而此时此刻,庄韬和张全山,透过电视屏幕,看着那个在场边绕场飞奔的人影,一时神情有些恍惚。

  那个曾经第一次在体校训练还练到吐的少年,一步一步,已经走到了全国男子短跑项目的巅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