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体育赛事 跑出我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二 亚锦百米决赛

跑出我人生 丧尸舞 2649 2017.10.25 12:56

  9月20日,黎刹田径体育场人头攒动。

  晚上18点55分。

  大会赛场广播正在用英语介绍着各个参赛选手,苏祖看着两边有些沸腾的观众,分不清到底他们是被赛场情绪感染,还是对每个选手都比较热情,挥舞着荧光棒彩旗等小物件,各种不明其意的叫喊声此起彼伏。

  “……第四道,来自中国的年轻小将,预赛和半决赛小组第一的苏——祖——”

  苏祖看到贴着奇怪台标的摄像机出现在面前,同时广播上连续用英文介绍了两遍他的名字,礼貌性地举起手和观众以及摄像机招手示意。

  这届亚锦赛对于其他参赛成员国不过是很普通的一届比赛,参赛最多的日本代表团也不过是九十人左右,各自国家基本都没有媒体人员随行。

  或许是菲当局急需这么一个大型赛事,转移国内的注意力,不但在第一天的开幕式动用了约6000名学生、民族文化舞蹈表演人员、跆拳道少年表演者在开幕式上表演绚丽多彩的节目,之后在观众组织上也投入了很大力气,还组织了当地媒体和电视台进行直播转播的连番报道。

  从第一道到第八道,来自各国的选手相继在广播声中介绍完毕,亚洲业余田径联合会的裁判开始示意选手就位。

  按照半决赛排名,苏祖处于这次百米决赛的第四道,他左手边是第三道的沙特选手阿尔亚米,一个留着络腮胡典型的中亚选手,第五道是陈建,第六道是哈萨克斯坦的切诺哈儿,沈运保由于是半决赛最后一名,被安排在了第八道。

  各个选手之间,偶尔会有眼神接触,但已经在起跑线前的赛场上,几乎没有人有什么交流。赛前气氛比较紧张,各个选手都处于心理调整阶段。即便是苏祖陈建和沈运保三人都不会开口说话,更不用说其他来自各个不同国家地方的运动员,语言上就不通。真想来几句语言挑衅攻击对手,也得先要听得懂才行。

  而且从检录报名到赛场里,几乎都由检查和裁判跟着,防止任何不正规的手段,如果发现有违背体育精神的表现,是会被取消资格的。

  想谩骂发泄,你也得等到比赛结束后,或者赛前赛后的记者采访里大放厥词。

  “On your marks(各就位).”场边发令员给出指令。

  八名男子100米决赛选手遵从指示,最后活动了一下,先后回到起跑线前俯身蹲下。

  两边的助理裁判员,一前一后,先后检查了一遍,各个选手的起跑姿势,脚是否在起跑器上,手指是否有触碰起跑线,有没有违规动作。

  一切确认无误后,发令员高举发令枪,开始准备喊口令。

  “放慢呼吸,平静下来,准备,准备……”

  沈运保调整着双脚踩在起跑器上的位置,由于身高的缘故,他的起跑器调整的位置要比其他运动员靠前一些,这样有助于他更好的发力,在起跑里充分加速抢占优势。

  俯身低头,看着手指压在起跑线前,沈运保将呼吸调整得平静细长。

  他是第八道,最靠近观众席的边缘赛道,场边的观众席由于选手们准备起跑嘈杂的声音安静了下来,但沈运保依旧能够听得见一阵阵窸窸窣窣的杂音,也许是在小声说话,也许是咀嚼食物。

  “身材矮小的运动员,一样可以跑得快。美国那边选材的运动员也一直不缺乏小个子选手。”

  当俯身准备起跑的刹那,沈运保脑海里不自觉想起,曾经他第一次遇到主管教练袁郭华时对方说的话。袁郭华是他的主管教练,同时也是田径接力队的主教练。

  袁郭华教练和他身高差不多,可能年纪渐长的缘故,现在看上去已经比他还要矮上几公分,任谁第一次遇见,恐怕都没办法想象,这个看着平常普通的老男人,曾是中国短跑电记时代男子百米先后创造辉煌的人。

  其实,以此时国人的普遍身高,他和袁郭华都谈不上矮小。不过运动员都是优中选优,尤其是短跑运动员,随着主流优秀运动员的身高选材,一米七以下已经很少,毕竟如果步频不是快到一定程度的话,在步幅上吃亏太大。

  沈运保也知道这方面的劣势,他跑完一百米需要49-50步,陈建大概在47-48步,而苏祖可以43-44步就跑完,不过现在按照步频和步幅的最优结合选择了46步而已。

  他今年已经27岁了,说实话在短跑这个项目上已经进入了职业生涯末期,看着一代代新人进入国家队,他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渐渐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做为一个老资历但始终没有太多拿得出手个人成绩的运动员,他有时也不免感到泄气。

  先是有陈建这样实力强劲的运动员加入,连续几年成了百米短跑一哥,后面又有着苏祖的横空出世,打破了全国纪录。

  两人跑出来的成绩几乎都是沈运保不敢想象的,目前为止在比赛中他拿到过的最好成绩就是四月份的全国田径大奖赛羊城站里跑出的10秒29。

  那一次真的当前国内最好的短跑运动员的一次较劲了吧。

  那是沈运保第一次跑进10秒30,是他发挥得最好的一次,但只是第四。

  他这次的全锦赛和亚锦赛状态都很差,跑的都是在10秒4、10秒5的成绩,而苏祖陈建已经先后跑进10秒20。都说短跑比赛,一步一重天,速度快了0.1秒,就快得没边了。

  这一次次下来,沈运保也都有过几次退役的念头,新一代长成,老人跟不上,自然要给他们腾位置。

  可队里的教练在劝他,都在让他考虑下,等到雅典奥运会再退。有新人了,可新人还缺少经验。就这样他的主攻项目,渐渐从个人的男子百米项目,逐渐转移到了团体的接力项目。

  “也许以后就真的不用怎么跑百米了,跑好这最后一年的接力赛就行了。”

  沈运保眼角余光扫过左手边,越过各种颜色不一的手臂,第四道第五道都是自己的队友。

  脑海里各种杂念一闪而过,发令员已经开始喊口令。

  “Set.”

  选手从下蹲姿势,整齐地变为弓身的起跑姿势。

  “啪!”

  比赛枪声响起。

  沈运保一马当先冲了出去,起跑反应上他不比陈建差,而且凭借着足够多的比赛经验积累,他还能一定程度的压着枪声跑。

  从高空俯瞰,前二十米沈运保在第八道一直以一个身位的优势领先着所有的选手。在这个距离,对于沈运保来说,即便是卡尔刘易斯和莫里斯格林他也不怵。

  苏祖在枪声响起后的一瞬间,同样鱼跃而出。

  这一组他的起跑反应不慢,他这组也没有采用压枪跑,在这方面他的技术和经验还不足以次次都稳妥。

  从体校开始苏祖就有做起跑训练,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年时间,从最开始起跑一塌糊涂,到现在已经逐步向一流的短跑选手靠拢。

  当然和陈建这种世界级一流的起跑反应速度还是有差,但经过全锦赛先后一百米二百米的预赛决赛,他也找回了三四月份连着比赛的状态。

  三十米,苏祖还处在第五名的位置,在他前面是沈运保、陈建、阿尔亚米,另外一名哈萨克斯坦选手切诺哈儿和他并驾齐驱。

  五十米,苏祖赶上了沈运保和阿尔亚米。

  六十米,苏祖和陈建在一个水平线上。

  七十米、八十米、九十米……

  噗噗噗噗……

  钉鞋和橡胶跑道快速蹬踏摩擦的声音如同鞭炮声一样。

  十秒多的时间瞬息而过。

  场边观众席上,当地富有特色的各种强调的英语,土话,各种腔调的叫喊声震耳欲聋,有些观众似乎只是低头和人多说了一句话,再抬头,八名选手已经跃过了终点线。

  计时牌上男子100米决赛第一的成绩已经出现。

  运动员姓名:苏祖;国籍:中国;成绩:10.16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