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五章 醒来

  薛强看过陈烽和袁朗一起在食堂准备随便吃点东西,下午再准备找一个招待所现住下来。师长给他一周时间,陈烽还没醒他最少要看到陈烽醒来,确定没事后再走。要不他来干什么。

  袁朗看着眼前有点发福的小伙子,感觉挺有趣的。听他说完知道陈烽消息后做的事,居然敢问师长道听胡说的事情感觉有点胆子。如果是许三多那个木头别说师长了,排长他都不敢问吧。饭吃一半耳机里传来一个消息眉毛皱起。

  薛强看着袁朗的表情开口道“袁少校,怎么了?是烽子哪里出了什么事吗?”

  袁朗皱起眉头突然看向薛强问道“陈烽这个小子有女朋友?还是军校在校大学生?”

  薛强先一愣反应过来“烽子确实有个女朋友,还是我表妹真不知道烽子有什么好的,明明认识烽子不久。怎么了袁少校有什么问题吗?”

  袁朗顿时表情一变“这个事情是你告诉她的?包括这个医院。”

  薛强想了想“我没告诉她陈烽受伤在这个医院。只是告诉她我来这个医院有事。”

  袁朗顿时表情一松“哦,那就没事。病房哪里来了个女孩说是陈烽的女朋友,我的人查了一下发现问题。”

  薛强顿时后背冷汗直流袁朗这话的意思,如果没直接承认沈兰妮是自己表妹。或者之前直接告说陈烽在这里,这件事最后会很麻烦,袁朗的话带着警告的意思。“袁少校要不我们过去看看是不是我表妹。如果是她不方便我就劝她先回家。”

  袁朗老成精会不知道这小子什么意思,就是在变相在问袁朗。沈兰妮能不能见陈烽如果不行也不用太难看“没什么大事,只要她身份没问题就行,而是女孩子照顾起来比我们大男人细心很多。只是要和你一样签份保密协议…”

  薛强感激的看着眼袁朗“谢谢你袁少校。晚上有时我请你吃饭。我们现在过去吧。”

  袁朗没说过只是摆了摆手往前走去,他现在受了伤而是陈烽这里他也不放心所以主动和上面申请来陈烽这里做保护,同时也带了一个菜鸟小队来。来做保护阻止陈烽在醒之前受到他人接近。齐桓回大队他要做心理辅导和主持大队里日常训练任务。

  快到病房前挡住沈兰妮的少尉看到袁朗“队长,这个女同志非要往前我们没办法,只能动武力阻止了”

  袁朗黑着个脸“你们两个人打不过一个女人?”

  少尉流着冷汗“队长那个……”

  袁朗瞪了少尉一眼,薛强看着沈兰妮扶着额头“表妹你这个在干什么?这里是医院不是学校格斗训练场。”

  沈兰妮冷眼看着薛强“他们拦我干什么?我都和他们说了我的情况。就是不让我进去能怪我吗?”

  袁朗看着薛强皱起眉头“这个就是你表妹?”

  “袁少校这就是我表妹没错,从小到大和男孩子一样。让你见笑了”薛强满脸尴尬的说着。

  袁朗看着沈兰妮嘴角一挑“不错,看来格斗方面有点东西。不过还差点,有空交流一下。”

  “还好,不过我想看看陈烽。你应该是他们的上级吧,能让我去见他吧。”

  “可以,不过程序还是要走一下。3号去拿一份保密协议,还有安排一下给这位同志做全身搜查。”袁朗看着狼狈的3号同时也下定决心这次回去他们重新回炉一下。太丢人了,输给专业格斗人士还好但是输给一个女人。这就是打脸袁朗不想找回面子?但是主队难为一个女人传出去,还不被人笑话。如果被龙小云这个老同学知道那就更没面子了。

  沈兰妮看了眼袁朗好像在说你手下的兵不怎么样,你这个上级也不行。气的袁朗苦笑着摇了摇头,如果陈烽在这里肯定会劝沈兰妮别小看袁朗。袁朗这个变态和许三多那个疯子打平甚至还故意让许三多,没下死手才让许三多赢了半成。如果许三多是敌人早就死在袁朗手上了,还生擒袁朗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薛强以为沈兰妮看到陈烽绝对是和自己差不多,可是结果却出了薛强的意料。直冲冲的朝着袁朗冲了过来,抓住袁朗的衣领不停的问着袁朗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薛强看到沈兰妮这个样子准备上前去劝沈兰妮,可是袁朗摆着手阻止他们过来。

  沈兰妮说错了嘛?没错一点都没错,为什么发生这种事,猎鹰小队全部牺牲陈烽重伤。如果早点找到他们,或许一切都不一样。袁朗希望沈兰妮给自己来上一拳,那么他心里能好受一点。

  所有人看着沈兰妮的动作,感觉挥起拳头往袁朗脸上揍过去。袁朗闭上眼睛等待沈兰妮的愤怒,可是过了很久都没感觉。沈兰妮松开抓住袁朗的手。一拳打到袁朗脸边上的墙壁,用冰冷的语气和袁朗说道“你欠陈烽的,自己和他道歉。我不会动你,因为陈烽如果醒来,对不起和他说。如果醒不过来你永远别再出现在我面前,我不能保证我下一次会不会杀了你。”

  袁朗看着眼前的女孩子,突然感觉她说到自己心底最深处了。为什么主动和上面申请来保护陈烽,有赎罪的成分存在。很多的是在期待陈烽醒来能告诉他,他们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边境附近,而是还造成人员的牺牲。猎鹰小队除了1号是后背中弹最后死去的,其他人身体上受到的伤口太多了。绝对在牺牲前受到非人的待遇,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而且敌人大部分在袁朗接收到信号时就撤出华国边境,这些所有的一切都希望了陈烽醒来,希望他能知道一些事,能找到害了他们兄弟的人。

  沈兰妮透着玻璃看着陈烽,开口说道“医生有说陈烽为什么还不醒嘛?”

  袁朗叹了口气“医生说陈烽受伤不重,失血过多造成昏迷状态。正常48个小时可以醒来,现在都快72个小时了。没有醒来的迹象,甚至身体也没任何动作。”

  “我们只能这样这样看着?什么都做不了?”

  袁朗摇了摇头开口说道“没用,我们之前很多办法都是试过了。还是没有一点反应。所以你们来或许说说以前他经历过的事,或许有帮助但是如果这个也没用。只能等陈烽自己醒过来了。”

  早上薛强就尝试讲过大学发生过的事情,但是还是没任何反应。所有希望都只能靠沈兰妮看看能不能让陈烽醒过来了。沈兰妮换上隔离服进去和陈烽说话,不知道里面说了什么,只是看着陈烽一点反应都没有。所有人都放弃的时候,薛强看着袁朗说道“你们什么方法都用过了?你们有没有时候军事学院的起床哨?”

  袁朗皱着眉头看下薛强“这个有用吗?我们用过各种方法。”

  薛强突然想起点什么“对就是起床哨,你不知道军校里时我们被起床哨折磨的不行,记得有一次烽子发高烧第二天早上起床哨响起他在医务室跑到我们集合的地方。把我班导下了一跳,最后我们几个把他扛回医务室的。或许真的有效果,要不试试?”

  袁朗听到咬着牙心一狠“行,试试不过你们学校的起床哨不一样吗?”

  薛强摇了摇头“现在很多地方都是用录音方式来放起床哨,但是我们学校一直都是有专门的人吹这个起床哨。”

  袁朗让3号去安排一下,或许真的有用也说不好。很快3号带着一个小号出现在病房里一点点的吹起号声,一分钟没效果所有人都准备放弃的时候,陈烽的手指轻轻动了一下。众人看到觉得有效果继续叫3号吹着,大概半个多小时陈烽眼皮不停的跳着,感觉要醒了一样。一群人乱轰轰的找着医生。

  医生看了陈烽现在的情况也松了口气“情况不错,说明着一两天内能醒过来,不过如果要问问题的话,最好等上一段时间。他醒来后不能受太大刺激,对他身体不好。”

  众人听了医生说的话后,叹了口气眉间都有点喜悦神色。这个消息是这个几天里最好的消息了,袁朗让人给薛强他们两个人安排好了住的地方。自己一个人离开医院往烈士林园方向去了,走到一排新墓前低声说着很多东西最后笔直的给那些兄弟们敬了个军礼,带着通红的眼睛转身离开了。陈烽快醒的事情要像上面汇报一下包括近期的一些情况,都要汇报给战区指挥部。

  袁朗的消失只有菜鸟小队知道,其他人没感觉到,沈兰妮留下来一个人照顾陈烽。不知道过了多久陈烽从沉睡中一点点醒过来,浑身充满剧烈的疼痛。他看着睡在他边上的沈兰妮,想抬手去摸她的头都做不到。后背突然传来剧烈疼痛,而是他看到自己获救了,那么猎鹰小队里的几个兄弟应该也没事。想到这里陈烽再次闭上双眼进去梦境,梦境里无限循环的事情发生那一天。尤其是最后的2个小时内发生的一切,不停的在他脑海里重复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