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军旅生涯 从士兵突击开始的特种生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再见了七连

  陈烽从车库往七连营区方向走去,一路走一路收拾自己随时可能绷不住的心情,有时候将要离开前却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真的很难。但是为了七连还是装出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碰到2排出去加练的战友还是和往常一样和他们开着玩笑让他们注意安全。

  连长和指导员看到陈烽也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看了一眼笑笑不说话。到了晚上晚饭时间,找了个借口和连长指导员溜去招待所。所有人没感觉一样正常的吃吃喝喝,虽然连里一直都有要整改的消息。虽然每个人都是脸上笑但是内心难受着。都认为陈烽和连长出去开小灶,因为陈烽在七连一直都是这样时不时的拉着几个人去招待所吃小菜。

  高成和洪兴国在招待所看到陈烽和伍六一四个人来了,就招待大家坐下。吃菜瞎聊天,谁都知道情况不对。伍六一先忍不住了,连长指导员今天怕不是摆鸿门宴。说吧到底啥事,今天连长你说话有点太客气了,都有点不像你。

  陈烽看了一眼高成摇了摇头“连长来,我先敬你一杯这一年多时间,你对我怎么样我陈烽心里明白。别的不多说我先干了。”

  伍六一傻眼了,这不应该是连长或者指导员有问题,这陈烽要干啥这是。“不对,老陈你这个干什么。难道今天这酒我还没喝就醉了?”

  高成喝了陈烽敬的酒才苦笑的说“伍六一我真不知道该不该夸你。但是今天主角是陈烽这个小子。你最多就是个陪衬的。”

  陈烽接着倒了杯酒“指导员这杯酒我敬你,感谢你这一年多教我的各种知识,才会有今天的陈烽。谢谢你,你在我陈烽心里和我的老师没什么区别。”说完陈烽直接喝完。

  伍六一更懵了“哎。不对陈烽你小子干什么?怎么搞得生离死别一样,你真要死了我可就无聊了,没人给我蹭烟抽了。”

  陈烽又倒了一杯酒“伍六一呀,说实话你这家伙什么都好,就偶尔这嘴跟开了光一样。演习时说白铁军怎么的,下一秒他就狙击了。我怎么说你好,不过你在我心里和兄弟一样。行了不说了,我先干了如果怕了就别喝。”

  “啥?我伍六一会怕你?开玩笑,别忘记是哪个被我格斗打的满地求找牙了?不信等下吃完再练练?”伍六一咬牙切齿的说着。

  陈烽白了眼伍六一,对许三多问道“三多我现在给你选择继续当兵还是退伍?对了你如果现在退伍城镇户口就能拿到了。”

  许三多想也不想对陈烽笑道“俺答应了肖排要给他挣一个个人一等功。烽哥俺敬你一杯。谢谢你一直教我怎么做事,虽然俺一直很糊涂。”

  陈烽笑笑喝下这杯许三多敬的酒,也松了口气,他很怕他改变了很多人的事。更怕许三多选择退伍。许三多现在的回答,可以说是陈烽最想听到的,或者现在的许三多比他记忆里的许三多更像一个兵了。

  陈烽最后看向成才“成才前段时间我给叔打电话,他还问你怎么样。你从小就好强。事事要做好,我记得你刚来七连时你说过想当一辈子兵,现在你怎么想的说说看?”

  成才眼里冒着光,这一年里成才的成绩直被陈烽压着。连后来的许三多在成绩上都有点压过他了。“烽哥我还是那句话想和史班长一样。做最好兵一辈子留在部队。”

  陈烽微微邹起眉头,他在记忆中有个人这么说过一句话,士兵突击里你可以改变任何人,但是成才是改变不了的。他有一颗孤傲的心,必须不停的磨平他傲。他才能被改变。陈烽有点好奇的问“如果现在有2条路,一条和史班长一样在部队里考军校,一条去最强的部队发展,你会怎么选。”

  成才问到“烽哥那最强的部队,能实现我留在部队嘛?”

  陈烽一愣“可以但是比考军校更难。”

  成才思考了一下“烽哥我想去试一下。”

  听到这里陈烽和高成对视一眼表示自己看错人了。你让一个孤傲的人平凡一生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下句话让陈烽哭笑不得“烽哥你说过我们七连的兵到哪里都是尖子,那我想去最强的部队试一下。如果不行我就安心的考军校。”

  其实这个问题陈烽会问,因为他比任何都懂高成。如果成才想考军校,只要高成点头最少能弄到一个名额,但是成才这个回答不是高成想要的。哪怕你到时候真想考军校,那么名额就只能靠你成才自己的本事了。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喝酒今天这个日子说这个干什么”洪兴国出来打原场。

  伍六一也看气氛不对“老陈你今天这个干什么?怎么要高升?摆出烧尾宴?”

  高成看是瞒不住了,看这苦笑的陈烽点了点头。“真像陈小子说的一样,伍六一你着嘴开过光,我们陈排长最近几个大功下来了。都一毛二了,说不定哪天就超过我和指导员了。”

  陈烽白了眼给高成“别听连长胡扯,我哪来的军功,还不是连长指导一直跟团里说我好话。要不什么都没有。”

  伍六一听“可以呀!老陈以后见到你要叫首长了。不不应该现在就要叫你首长才是。”

  “明天陈烽就走了,所以今天这顿算我们给他送行的。还有这件事不要和任何人说。”洪兴国说完拿起酒杯和他们喝了一杯。陈烽也在今天得到了想了很久的答案,他们喝了一会儿便回到连营地。这一夜陈烽没有睡着,再过几个小时他就要走了。他最后起来穿好常服,在2排各个班再巡查一遍,这是他在七连最后一次巡营了。在连部门口点了一支烟抽了起来。

  清晨太阳还没升起来,他收拾好行李。轻轻的走了,连值班的战士看着陈烽拖着行李走的时候,流着眼泪给陈烽敬了一个军礼。

  陈烽拿着行李走出连部大门时,却被眼前的一幕震撼到了,整个7连所有人站成2排笔直的站着,高成和洪兴国走了过来拿过陈烽的行李。悄悄在他耳边说道“本来我们想让你偷偷的走这样影响小点,谁知道我们昨天喝酒时说的话被人听到了。这群小仔子们就都知道了说非要送你拦不住呀。”

  陈烽这一刻真的很不想走,但是命令下来了,他必须走。他走的很慢,只听到那声全体七连的战士们敬礼。陈烽这一条不到百米的路,整整走了小半个小时。一直走到看不见为止,陈烽早就绷不住了。流下的泪水不停划过他的脸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