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高武世界 神隐天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胡宴武

神隐天门 西海苍粟 3084 2018.11.12 09:30

  “啪啪啪”霍天明拍着手出现在屋门口,“谁?”胡宴武提起铡刀警惕的望着门口。江二狗和那女的硬绷着脖子向后望。“精彩!今个全齐了!”霍天明没变音的说道。“霍天明?”胡宴武狐疑的问道,“不错,能听出我的口音,佩服!”胡宴武听到这,抬手扔了手中的铡刀望着霍天明平静的说:“等你很久了!我原以为那天晚上你就会来找我。这过了大半年了,今天你咋才会找到这的?”

  “等我?我说是碰巧你信吗?”霍天明有些不解的说道。

  “不错!你的玉佩的事是我唆使江云乾的,我带江云乾杀了你爷爷,这一切都是我操作的,你不该找我吗?我还以为你会迫不及待”胡宴武自嘲的说道。

  “为什么这样做?”霍天明没理那略带有嘲讽的声音,抽出直柄刀死死盯着胡宴武问道。

  胡宴武咧了咧嘴,坐在椅子上“我说是报仇你信吗?当然不是为你,是为了我们胡家。你今天不会是来这是来这打探消息的吧?”

  胡宴武停了下继续说“今天你可来对了,你爷爷就是他杀的,还有个小子,叫江豪,被你爷爷灭了眼,刚好去东沟玄阴矿做管事,你还想知道什么?”胡宴武自顾自的指着跪在地上江二狗说道。

  “你不怕我?”霍天明问道

  “怕?为什么怕?自己做的事自己知道,自从跟了江云乾干了那么多坏事,我早该死几百遍了,能活到现在是我赚的,我早就应该在四年前死了,这四年是我舔着脸,装孙子赚来的,你还想要知道什么?”胡宴武又重复了遍问道。

  霍天明沉吟了半响“我想知道江家的营生的情况。”说着盯着胡宴武说。

  胡宴武有些兴趣看着霍天明,“江家的事我都知道,要不,先把这俩碍事的家伙处理了?我们再谈?”霍天明点点头。

  “你来还是我来?”

  “等等!”霍天明说着,从珠子里拿出爷爷的骨灰罐走到桌子边恭敬的把罐子放到桌子正中,双手合十祷告了几句。

  “男的我、女的你!”胡宴武惊奇的看了眼霍天明点点头,“那我先来”也不拿铡刀,起身走到哪女的跟前,也不管讨饶声,板住头,用膝盖抵住后背,使劲一扳头,女的噶然声止。软趴趴的摔倒在地。然后走到八仙桌前跪倒在地,叩了九个响头,起身盘坐在地下。

  抬头望着霍天明下颌抬了抬指向江二狗“你先解决了他,我欠你们霍家的,一会还给你。”

  霍天明点点头,提着刀走到江二狗身边,江二狗面露死灰,闭着眼,耿着脖子,不啃声。手中刀一挥斩下头,献在爷爷骨灰罐前面,坐在胡宴武刚才坐的椅子上望着胡宴武久久不吭气。

  胡宴武闭着眼想了下,从怀中掏出一块揉过的兽皮,递给霍天明“这是江家所有在外经营的商铺、矿山、药园的情况,包括江家大院的地形,和驻守情况,这些应该你够用了!我原来想着你舅舅会来,这是准备给你舅舅的,现在给你也一样,桌上玉盒是我胡家历代总结的经典,现在我们胡家断根了,就送给你吧,也许你能用。来吧我准备好了,该还债了”。

  霍天明接过胡宴武的递过的兽皮,翻了下收到怀中,然后盯着胡宴武的眼睛问道“你这样做究竟为什么?”

  “这话说起来长了,你不急着报仇?”胡宴武淡淡的眼神望着霍天明。

  霍天明呵呵笑了下“早一刻、晚一刻,不急这一会。看着你现在的样子,实在使我无法和那个阿谀奉承的小人,每天唆使江云乾,到处干尽坏事的畜牲联系起来,如果我不熟悉你的声音,我根本就不相信你和他根本就是同一个人。是什么能促使你干出那样的事的?”

  “好吧,你既然这样好奇我也说说,其实这些事真的和你没啥关系,我们的关系仅仅是,我是你的仇人,而你不是我的仇人,就这么简单。”胡宴武看看霍天明站起身坐在霍天明的对面,“这些事我从来没给任何人说过,以前不能说,也不会有人感兴趣,说出来兴许心里好受些”

  原来胡家早在前朝时期就是声明赫赫的商贾,几可说是富可敌国,只是怕引起当朝的忌惮,从不和武者和军中将领来往,也不屯私兵。这些在当时是胡家的禁忌,所以也就没能自己武力。

  本想着小心翼翼就能在夹缝中生存下去,当今世祖是并洲都督时,曾联系胡家为其所用,碍于胡家禁忌,被胡宴武的爷爷严词拒绝。因此得罪了当今世祖。江炳谦祖上是江家浦人,也是胡家佃户,江炳谦后来从军,在并州任都司,也就是那时江炳谦率领并州兵马扮做胡子洗劫了胡家,为世祖立下汗马功劳。江炳谦由于了解胡家,并在胡家有暗探,在胡家祭祖时将胡家高层全部羁押,迫使胡家高层用所有财物赎身。胡家由于田产和房产不好变现得以保存,胡家从此没落。

  胡宴武的爷爷在连惊带气下去世,后来新朝当立,胡宴武的父亲在世时,介于胡家的遭遇,希望胡宴武能走宦途。只是四年前胡宴武十六岁进凉京赶考时,江炳谦回乡养老,故态复发,指示江万全在凉京扣押了胡宴武,并派人逼迫胡家交出田产,再次将胡家洗劫一空后,将胡家满门杀害,为隐藏罪行烧毁了胡家。

  胡宴武在凉京被抓时感到不对,就开始装疯卖傻,胡宴武的好友刘海源,也就是老刘家的大小子、现在这院子的主人,鼓动赶考的书生到凉京宫门口请愿,惊动世祖,世祖怕新政留污名,压江万全放了胡宴武,并强令胡家不许杀害,胡宴武因此保得一命。刘海源因此受累,未能考取功名。

  胡宴武回到胡家坳迎接他的是废墟一片,几经周折找到自己叔叔年仅十四岁的儿子胡宴斌,也就是胡老六,从他口中得知是江家干的。考虑自己文不成武不就,才取自污来接近江云乾。唆使江云乾干尽坏事,败尽江家名声,希望引起世祖的注意,希望世祖为爱惜民声惩处江家。结果世祖根本不在意这些,新朝已稳固,加上江家世祖还有用,世祖根本就没在意江家的所做所为。

  无奈下他又想到为江家拉仇恨,可龙坞沟江家一家独大,根本就没有对手。这时他盯上了莫家台的霍家,霍天明的父母都是能高来高去的练气士,同时霍天明的舅舅在凉国素有名望。故他一直注意霍家的动态。在偶然间见到了霍天明妹妹玩耍的玉佩,同时加上江家老贼要过寿,他打定了主意,平时就有意无意间唆使江云乾给老贼准备寿礼,顺水推舟的将祸水引向霍家。

  结果这回效果出奇的好,尽管霍长青被害死,但引起了霍天明的报复,江云鹰死于霍天明,自己在突发杀手,也顺手宰了江云乾,以后无需自己做什么,霍家和江家不死不休,尽管不知江家会不会被灭,但江家绝对不会好过,至于霍家只能自认倒霉了。

  胡宴武像是在自言自语原原本本的将前因后果讲了出来,一直在没看霍天明一眼,一直在盯着屋外的夜空,好像是在一个毫不相干的人在陈述一个故事。霍天明眼睛喷着火,死死的盯着胡宴武,双手青筋暴露手紧了松,松了紧的。对于霍天明喷火的眼神,胡宴武好像毫无知觉,自我好像陷入了莫衷的回忆。

  良久“今天走了,我们胡家到了我这也断根了,愧对胡家列祖列宗啊!玉盒里是我先祖的结晶,算是补偿我对霍家的一些歉意吧,至于我欠你霍家的债,只能用我的人头来偿还了,还多还少也只能这样了。好了动手吧!”胡宴武站起身走到堂中背对着霍天明,默默的望着夜空。

  “你真以为就用你这条烂命就能补偿你所挖的这坑?你挖的这坑你知道需要多少人命来填吗?”霍天明吼叫着骂道。“那还能咋样?人死鸟朝天,怕个鸟!”胡宴武也火到。

  霍天明抡起刀“刷”的一下一片刀光从胡宴武头上闪过,一片头皮连带着头发飞到八仙桌上。胡宴武依然不动的站在那里,头上的血“刷”的流了下来。

  霍天明回手将刀插回到刀鞘中。随手从珠子中拿出两瓶药,甩给胡宴武“把你的那些脏血收拾干净,今后你的命就是我的,我要用你的命来填你挖的坑,填不满用你的子孙来填。你给我看着,你的这坑要多少人命来填。”霍天明恨恨的说。

  胡宴武忍者巨疼,没吭声抹了下脸上的血迹,看了看手中的药物,转身走到旁边的厢房,找了条洗干净床单将自己的伤口包扎起来,打了些水将全身的血迹擦干净,从房中找了套刘海源的衣物穿了起来。走到厅里,霍天明不在中堂,堂中的骨灰罐和玉盒已经收起,人头和尸体都堆在堂角。霍天明给的药物真的不错,头上的伤口也不是很疼了,有丝丝的凉意。转身向外院走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