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巫道修仙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0章:狗血再狗血,无力吐槽的杨铮

巫道修仙传 归隐 5271 2020.10.20 08:30

  在看到甘盈居然也是个修仙者后,杨铮心中忍不住生出人生处处都是狗血的吐槽来。

  一个是刚确定了关系的现任女友,另一个虽然只见过一面,甚至都没有相认,但曾订过亲,也算是前任女友。

  更狗血的是,自己的现任和前任居然还是好闺蜜,杨铮真是无力吐槽。

  “贤弟,这事儿……”

  一方是慕容家的世交子弟,且还是修仙者的身份,另一方是自己未来的妹夫,而甘盈和杨铮之间的事情,慕容夏也略知一二,此刻同样感觉尴尬无比,一脸苦笑的看着杨铮,有心想介绍一下,但张张嘴却又不知如何措辞。

  “慕容大哥,小妹听闻慕容伯伯和你打算为秋姐姐挑选佳婿,心中十分好奇,不知是什么样的青年才俊,才配得上秋姐姐,所以冒昧来看看,你不介意吧?”

  甘盈和那青衣少女已经走到亭子边,见慕容夏一脸为难,甘盈嫣然一笑,开口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来意。

  慕容夏很想说,我当然介意,可你来都来了,我介意管用吗?

  “这个,呵呵,甘小姐和小秋是闺中好友,只要小秋不介意,我这做大哥的,当然也不会介意。”

  慕容夏一脸无奈的看向妹妹。

  慕容秋款款上前道:“盈儿妹妹既然来了,那就进来一起赏景吧。大哥,忙你的去吧,这里自有小妹应酬。”

  慕容夏如蒙大赦,向众人拱了拱手,告罪一声,带着暗门弟子,快步离开。

  到是本来也打算走的杨大海,见到甘盈后,反而不走了,垂手站在一旁,淡淡的看着甘盈和那青衣少女。

  他自认得甘盈,但并未察觉到她修仙者的身份。

  杨铮坐在亭子里,自顾自喝着酒,并没有起身招呼的意思,玩味的看着慕容秋和甘盈。

  见到这一幕,甘盈微微蹙了蹙眉,只觉亭子里那青年男子,十分俊美儒雅,但却太过不懂礼节了,见到有客人来,居然依旧大刺刺端坐,毫无君子风度。

  若这人是自己闺中好友挑选的夫婿的话,那自己可得好好替她把把关。

  她其实并未认出杨铮,毕竟,当初在卧龙书院,她也只见过杨铮一面,而当时自己技惊四座,文压全场之时,仰慕渴求与她说话的男子多了,杨铮不过是其中一个而已。

  而且,当时的杨铮尽管清秀俊俏,却还十分稚嫩青涩,身子骨也没长开,跟现在的模样,有极大的不同。

  “秋姐姐,不介绍一下这位倨傲的公子,让小妹也认识一下,是哪家的天才吗?”

  甘盈见杨铮不为所动,心中忍不住有些替自己的姐妹不值,是以忍不住用咄咄逼人气势,及毫不掩饰的讥讽语气,看着杨铮,向慕容秋问道。

  她现在虽已成了修仙者,且听其师言道,她的天赋,在修仙者中属于天才之列,而其本身才华却也同样出众,这种场面自丝毫不会怯场。

  慕容秋脸色微微一变,有些不安的偷偷看了杨铮一眼,拉着甘盈的手,进到亭中。

  那名青衣少女也在皱眉打量着杨铮。

  杨铮放下酒杯,长身而起,向慕容秋笑了笑,道:“秋妹,只管说便是,无妨的。”

  听到杨铮喊自己秋妹,慕容秋芳心窃喜,心下大安,笑着介绍道:“盈儿妹妹,这位是杨铮杨公子,与姐姐已有白首之约。铮哥,甘盈妹妹是秋儿的闺中姐妹,你不知道吧,她在南阳一带,还被人誉为‘卧龙女才子’呢!”

  甘盈听到杨铮的名字,不由的一愣,仔细看了杨铮几眼,又看向慕容秋,迟疑道:“杨铮?是晋国公府的那个杨铮吗?”

  慕容秋点了点头,神色有些歉然道:“盈儿妹妹,真的很抱歉,你不会怪姐姐吧?”

  “你……”

  饶是甘盈自诩才智过人,此刻指着慕容秋,也不知该说什么话才好了。

  两人既是闺中姐妹,很多私密话,自然早就说过。

  以前甘盈曾不止一次的在慕容秋面前,抱怨过自己父母为自己订下的那门亲事,杨铮的名字,在两姐妹口中,根本就不是什么陌生的名字。

  她实在没有料到,慕容秋挑选的夫婿,竟然是曾与自己有过婚约的杨铮!

  杨铮神色莫名的笑了笑,道:“秋妹言重了。你有什么好抱歉的?我与甘小姐之间,虽曾有过婚约,但却也早已解除,你我两情相悦,堂堂正正,无须如此。”

  “呵,杨小公爷果然风流不羁。哼,不过,本小姐又怎能相信,你是真心对秋姐姐的?”

  甘盈冷笑道。

  “何须你相信?这是我跟秋妹之间的事情,轮不到你来多管闲事吧?”

  杨铮嘲弄的笑了笑。

  “原本我还奇怪,以堂堂国公府的名头,区区一个南阳甘家,怎敢上门退亲?想来你也不过就是依仗修仙者的身份而已。”

  “你……你胡说!本小姐原本就不同意这门亲事,是你们杨家以势压人才对,你……”

  甘盈听到杨铮讥讽之言,不由勃然变色,指着杨铮,大声辩解起来。

  杨铮挥手阻止了她下面要说的话,似笑非笑的道:“孰是孰非,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不是么?甘小姐,你我现在已毫无瓜葛,以后杨某人也不想跟你有什么瓜葛。今日我与秋妹打算在这里闲饮,畅叙幽情,若无其他事情,你请自便吧。”

  “你!”甘盈被杨铮这番话说的双眸喷火,却又无言以对。

  慕容秋在再次歉意道:“盈儿妹妹,来日姐姐再向你好好赔不是,要不,你们……”

  看到自己的好姐妹居然沦陷如此,竟夫唱妇随的也要赶自己走,甘盈一时间竟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往日的机敏,在这一刻都好像不好使了。

  而且,杨铮说出那番话后,令她此刻也感觉到,自己的身份似乎十分的尴尬。

  但她不甘心就这么走了。

  在得知了杨铮的身份以后,她顿时觉得,杨铮很可能是在拿慕容秋报复自己,对,肯定是这样!

  越想越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以杨家的权势,想要调查出她跟慕容秋的关系,那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甘家退亲,肯定刺激到了杨铮,这才令他做出这种疯狂的行为来!

  想到或许因为自己行为,反而把的好姐妹推到了火坑里,甘盈越发看杨铮不顺眼,决定必须要想办法当着自己姐妹的面,揭穿杨铮虚伪的真面目!

  “哎,你们两个人在这里把酒,有什么意思?大家都是同道中人,不如一起喝喝酒,聊聊修炼上的事情如何?”

  甘盈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自顾自在杨铮的另一边坐下,笑吟吟的提议道。

  看她脸色变化如此之快,仿佛刚才双目喷火,咄咄逼人的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着实令人目瞪口呆。

  杨铮顿时无语,拉着慕容秋坐到自己身边,撇嘴道:“想不到,某人脸皮还真厚,喜欢看人家卿卿我我。”

  甘盈被杨铮一句话说的俏脸顿时通红,双眸再次喷火,差点没忍住掉头离开。

  她强压下火气,屁股如同钉在了凳子上,故作轻松的讥讽起杨铮来。

  “亏你还是修仙者,脑子里居然整天想的是卿卿我我的儿女情长,本小姐看你在修仙道路上,肯定走不远。叶师姐,你说对吧?”

  “不错。修仙者若是连这层都看不透,休想在大道上有什么建树。”

  那名青衣女子也在甘盈旁边坐了下来,她也算听出来点眉目,闻言附和道。

  见这样都没办法把甘盈弄走,杨铮越发无语,干脆懒得管她,更加懒得理会甘盈的那个师姐,自顾自跟慕容秋聊了起来,问起了她最近的修炼情况。

  自无量寿佛寺一别,碧清萝跟以前一样,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这数月时间,竟再也没有来过襄阳,慕容秋不得不自己独自闭门修炼。

  可她毕竟只有炼气二层修为,没有了师父的指导,再加上没有其他资源辅助,修炼的速度极慢,且很多地方也不甚明了,更无人可请教,这段时间,也十分的苦恼。

  听到杨铮关心动问,便把自己这段时间修炼上遇到的种种问题,以及其他的一些烦心事,像是倒苦水似的,一股脑全都向杨铮倾诉出来。

  杨铮一听之下,心中不由有些心疼,也对那碧清萝的行为感到无语。

  他现在总算是明白,为何慕容秋修道四五年,到现在才只有炼气二层的修为,法术更是炼的一塌糊涂了。

  碧清萝也仅仅只给了慕容秋秋水诀前三层的功法,并且只稍稍指点了她一番,至于修炼上的资源,更是基本没给过。

  大多时候,碧清萝都不在襄阳,要么在自己的山门里潜修,要么在寻宝的路上。

  数年来,慕容秋多数时候都是在独自摸索修炼,走了不少弯路。

  “碧清萝有没有告诉你,那秋水诀,她手里共有几层?”

  杨铮微微皱眉的问道。

  “师父好像说过,她手里的秋水诀共有六层功法。她曾说,若秋儿能修炼到第六层,就会传我‘玉女冰心诀’。据师父说‘玉女冰心诀’共有十三层,乃是十分完整的水属性上品功法。可惜秋儿悟性太差,至今才把秋水诀修炼到第二层。”

  慕容秋苦笑着向杨铮解释道。

  “秋姐姐,小妹早告诉过你,你拜的那个师父不行,你还不听。不如你干脆改换门庭,也拜在我师尊门下得了。”

  另一边的甘盈,一直偷偷支棱着耳朵,听着杨铮和慕容秋交流,听到慕容秋这番诉苦之言,心中颇为同情自己的闺中好友,出言劝道。

  “你那师尊很厉害?”杨铮瞥了甘盈一眼。

  “那当然!”

  甘盈不假思索的傲然道。

  “我师尊的修为,深不可测,比秋姐姐那师父不知强了多少倍。”

  “莫非他是筑基期修士?”杨铮暗暗一惊。

  甘盈像看白痴一样的看了杨铮一眼,道:“你当筑基期的前辈是什么?你好歹也是修仙者,莫非不知道,如今整个九州修仙界,除了秦岭小灵域外,外间根本就没有筑基期的前辈?”

  “不是筑基期修士,那你有什么好显摆的?”

  杨铮摇了摇头,他算是看出来了,这甘盈对修仙界的认知,未必就比自己强到哪去。

  “你也不过只有炼气四层修为而已,有什么好得意……等等!差点忘了,你好像也凝练出了神识?!难道你也修炼了儒门的《浩然养神篇》?”

  甘盈忽然想起来一件事,顿时吃惊的瞪大眼睛看着杨铮。

  甘盈旁边的那青衣女子听到甘盈的话,同样也吃惊的看向杨铮。

  “甘师妹,你没开玩笑吧?他也凝出了神识?”

  甘盈点了点头,道:“的确如此,而且,我感觉他的神识似乎比我还强。杨铮,你还没告诉本小姐呢,你修炼的是什么功法?为何也能这么早凝出神识?”

  “我修炼了什么功法,跟你有什么关系?干嘛要告诉你?”

  杨铮撇撇嘴,登时气的甘盈双目又喷出火来。

  她算是看出来了,这杨铮就是喜欢针对她。

  甘盈眼珠一转,笑吟吟道:“你既然也凝出了神识,要不咱们切磋一下?”

  “没兴趣。”

  这小妞美则美矣,但很没眼色,破坏了今日自己的约会,杨铮现在根本不想理她。

  有她两人在,有些话杨铮也没办法敞开了跟慕容秋说。

  既然碧清萝没心思好好教徒弟,且秋水诀功法还是残篇,杨铮打算接下来好好研究一下《紫霄养气诀》,等琢磨的差不多了,自己先修炼一下,确认没什么问题,再传给慕容秋。

  此功法共有十三层,在炼气阶段也同样属于上品法诀。

  慕容秋是木、水、火三灵根天赋,同样可以修炼木属性的《紫霄养气诀》,没必要非得等着碧清萝传她《玉女冰心诀》。

  而且,看那修炼了《玉女冰心诀》的碧清萝,整天冷冰冰的,想到若慕容秋修炼了此功法,也变得整日冷冰冰的,那才无趣。

  几人在亭子里闲聊,杨铮和甘盈二人,时不时斗斗嘴,倒也十分有趣儿。

  不过,就在几人闲谈之时,山下又有几人从山道上走了过来。

  为首一人是个青年书生,头戴美玉纶巾,身披锦衣书生衫,腰悬一柄两尺余长的君子剑,手摇折扇,意态潇洒的登山而来。

  在其身后,跟着两名玄衣随从,那二人身上都有着不俗的武道修为,皆是玄阶宗师。

  能以玄阶宗师为随从,想来那锦衣书生的身份也不差。

  杨铮神识在那几人身上一扫,顿时发现,此人居然也是个修士,有着炼气五层修为,身上的法力波动气息,隐隐跟亭子里的青衣女子很相似。

  他不由眉头微微一皱,看向甘盈二女。

  果然,在见到那锦衣书生后,甘盈的一张俏脸顿时由晴转阴。

  到是那青衣少女,面带微笑的站起身来。

  “甘师妹,想不到王师兄对你还真是痴情,竟从京城追到了这里来。”

  “哼!”

  甘盈不满的冷哼了一声。

  “叶师姐,你可不要乱说。我甘盈心向大道,此生不会纠缠于儿女情长。”

  说这话时,她还不忘瞥了杨铮一眼,仿佛这话还是说给他听的。

  杨铮也拉着慕容秋站了起来。

  “秋妹,今日看来是没办法清静赏景了,不如咱们下山去游湖如何?”

  岘山脚下还有一碧波大湖,那里的景致也不错。

  而且如今已是深秋时节,又逢重阳佳节,游人大多登高望乡,少有去湖中游览的。

  “嗯,你说去哪就去哪。”

  慕容秋柔情似水的看着杨铮,轻声道。

  她现在满眼都是杨铮,刚与杨铮定下白首之约,只想跟他待在一起。

  “哎,我说你们两个太不够意思了吧?真想撇下本小姐啊!”

  甘盈顿时不乐意了。

  她还想找机会拆穿杨铮虚伪的面目呢。

  这会儿,那锦衣公子已经走到了亭子外,自顾自摇着折扇,目光在亭子内扫了一圈,看到杨铮时,眉头毫不掩饰的一皱,而在看到慕容秋时,双眸则骤然一亮。

  他笑呵呵向甘盈和那青衣女子拱手道:“甘师妹,叶师妹,你们可是让为兄好找啊。这位姑娘是谁?莫非是甘师妹你的朋友?”

  “王峤,本小姐今日在此与朋友相聚,不想被打扰。”

  甘盈冷冰冰的盯着锦衣书生,不悦的道。

  那叫王峤的锦衣书生,脸色微微一变,再次冷冷扫了杨铮一眼。

  “哦?这么说,这位兄台也是你的朋友了?”

  他把那兄台二字咬的很重,话中隐有怨毒妒忌之意。

  “不错!”

  甘盈很干脆的道。

  “难道为兄不算你的朋友?”

  锦衣书生自顾自进到亭子,直视着甘盈问道。

  “你我只是同门,朋友贵在志同道合,很抱歉,你跟本小姐志向不同。”

  这话已经说的十分不友好了。

  一旁那青衣女子脸上掠过一丝尴尬之色,连忙打圆场道:“甘师妹,何必呢?大家都是同门,你这般也太不讲情面了吧?”

  而那锦衣书生的脸色,此刻已经变得十分难堪,妒忌若狂的死死盯着杨铮,冷声向甘盈问道:“莫非甘师妹跟这位兄台志同道合?为兄怎么看,他好像更喜欢这位姑娘?”

  “那是本小姐的事情,跟你无关!师兄若没其他事情,请便吧,我们还要下山游湖,就不跟师兄多说了。”

  甘盈淡淡的说道。

  说完,她拉着慕容秋的手,道:“秋姐姐,不是说要游湖么?咱们走吧!”

  “好,好得很!哈哈哈!”

  不料,听到甘盈这话,那锦衣书生突然仰天大笑,状若癫狂。

  笑罢,他盯着杨铮,咬牙道:“我王峤纵横京师,还从未曾如此败过,阁下也是修仙者,不知如何称呼?不会不敢跟王某亮亮字号吧?”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