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我脑中有本伤寒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出远门

我脑中有本伤寒论 开心大马猴 2101 2021.04.13 22:11

  许盈儿原本是一个孤儿。范知来六岁那年,他父母外出寻找食物,在一个山洞里发现了弱小可怜无助的她。从此,范知来就多了一个表妹。

  许盈儿一直把自己当做范知来的亲表妹,在她心里,没有人比范家人更重要。

  不幸的是,三年前,范知来的父母在一次兽潮过后,失踪了。

  那一次,范知来的母亲胡云兮被飞鸟抓住,父亲范胜雪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胡云兮的脚,两人一齐飞到了兽潮上空,之后就被飞鸟扔到了狂兽堆里。

  之后,全村人挖地三尺,也没有找到二人,范知来为此大哭了三天,之后便变得沉默寡言。

  此时,听到范知来说要去外面,许盈儿立刻紧张了起来。

  “表哥,我不想你一个人去,能不能带上我?”许盈儿走到范知来身边,抬起头,轻轻地扯着范知来的衣袖,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他。

  “你去干嘛?我要找那些有人生病的村子,这路上说不定就会遇到危险。多一个人就多一分危险。”范知来严肃认真地看着她。表妹眼睛里有红血丝啊,是不是上火了?

  “我想和你一起共同进退,共担风险。”许盈儿低下头不敢看表哥的眼睛,声音仿佛蚊子一样,嗡嗡地小声说道。其实我想学那故事里的人,生未同衾、死同穴,可我实在说不出口,羞死人了!

  “别闹了,现在是什么时候,距离下一次地动也不远了,咱们要储备粮食准备迁移了。你跟着我走,不如跟着村子迁移呢。我反正一人吃饱,全家不饿。”范知来想了想,还是觉得带个拖油瓶太累赘,女人只会影响自己完成任务的速度。

  许盈儿心中有些难过,原来表哥心中的全家,只有他自己吗?她低着头不说话了,但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旁边的妇联村长华永凤看不下去了,开口说道:“小范,你一个人上路,不,出门,我觉得确实不安全,也不方便。这样,你跟着我们村的商队走吧,你和你表妹,两个人也互相有个照应。”

  她拿胳膊捅了捅张尔茅,张尔茅回过神来。

  “是啊,商队熟悉路况,也省的你自己瞎逛了。你表妹她这么柔柔弱弱的,你舍得让她一个人在这里对付随时可能来的兽潮吗?“老村长也给范知来分析。

  “而且,小许的追云箭术,也是不赖的,想必也可以在适当的关头,助你一臂之力。而且做菜也比你这个大男人要好吧。”华永凤补充道。

  追云箭术,是范知来娘家的祖传绝艺,从基础的百步穿杨,到升级版的三星连珠、追云赶月,许盈儿都练得小有所成。

  “追云赶月……”范知来听到这个,回想起小时候看母亲表演箭术时的温馨时光。

  那时候,村子外头是密密麻麻的狂兽,村子里面是母亲不徐不疾的一箭又一箭,带走一串又一串的狂兽的性命。

  “好吧。一起走吧。”范知来总算答应了。

  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

  除去上交给系统的40斤兽肉,范家还能分到5斤兽肉,将它们收拾好,带上兵器和细软,两人坐上了商队的马车。

  商队是隶属后秦国家的,类似于前世的邮政,虽然慢,但是安全可靠有保障。这只商队是往北走的,统领姓陈,叫陈新。

  陈新是一名老统领了,他记得从他开始当统领开始,经历了186次地动,按照平均半个月一次的规律,他干这行已经快八年了。

  “确认消息收到,请在此处签字。”身材魁梧、满脸络腮胡的陈新,拿出一张纸,让张尔茅签字。

  上面是后秦官方的通知,内容是经过钦天监测算,下一次地动将于两周内发生。

  其实不用商队来通知,后秦人民这么多年,早已记牢了地动的规律。张尔茅看也没看具体内容,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哟,字还挺不错。”陈新将纸卷起,塞进了一个圆筒里封好。

  “哪里,侥幸念过几年书而已。”张尔茅笑着递上一个小袋子。

  陈新掂量了一下,感觉不像钱币,打开看了一下,是几卷自制的烟,立马也眉开眼笑了:“放心,这俩孩子我会照顾好的!有缘再见啊,大秦万岁!”

  “大秦万万岁!”张尔茅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回道。

  范知来和许盈儿坐在马车里,相顾无言。

  范知来是在浏览着系统,他总感觉这系统还有待开发的样子,作为第一次穿越的新手,他有点没底。

  而许盈儿,则是日常地看表哥发呆。他们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我和表哥同个马车厢,不知道前世修了多少年呢?马车和船,应该是一样的吧?不对,船比较危险,船有倾覆的可能,马车,马车也可能翻车啊?嗯,肯定一样的,就是十年!

  “什么十年?”范知来听表妹喊了一声“十年”,还以为陈奕迅的粉丝在现场点歌了。

  “噢,没事,我是说,我是说,我挺思念舅舅舅妈的。”许盈儿慌忙说道。

  “嗯,我也是。”融合了原身的记忆,对还未见过面的父母,范知来也会感到心中一阵难过。

  他们只是失踪而已,说不定会有什么奇遇吧。范知来安慰着自己,毕竟自己连医圣传承系统都能遇到,这世上还有什么不可能的呢?

  马车动了,范知来掀开帘子,看到张村长和张铁柱二人站在城门口挥手和他告别。不得不说,他们俩不愧是没出五服的亲戚,长得就是像。

  “再见!舒河村!希望这次地动,你能挺过去!”范知来将这个看似固若金汤的村子,牢牢地记在心里。

  ……

  入夜了,商队终于找到了一个小村落,准备进村修整。

  村门口有两个大汉正闲坐着喝茶嗑瓜子。

  “商队?核定19人,你们怎么21人?”左边的大汉留着寸头,满脸横肉,长得像《功夫》里的林子聪,他数着人数,问统领陈新。

  “他们两个是舒河村那边带过来的,说是去找亲戚。”陈新把商队的证书拿出来,之后又放回马车里。

  “不好意思,舒河村的,我们不欢迎。”右边的大汉身材不高,但一身腱子肉将粗麻做的衣服撑得满满的,神情彪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