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章 到了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3023 2020.02.12 09:00

  大夫人李氏和二夫人云汝已经端坐在老夫人左右侧,三个姨娘也齐坐在屋子的末位。

  李氏一身湛蓝色云锦刺绣长裙格外气派,云氏则穿的清新淡雅很是低调。

  云氏是二房二老爷卫向林的结发妻,二老爷是卫向江的庶出兄弟,因是小妾所出,所以老夫人很是不喜欢,在云氏生了卫家第一个男孩后,老夫人心里更不是滋味,便早早的分了家。

  分家后没过两年,卫二老爷就病故了,留下云氏独自带着一儿一女。再怎么说,这两个孩子也是卫家的血脉,老夫人怕被世人诟病无情义,极不情愿的把二夫人一家接回了府中。

  好在二夫人性子柔和,不争不抢,做什么事都本本分分不出错,老夫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之前听人说,这几日大少爷卫元恒和五小姐卫婉去了云氏外家看望祖母,想必今日是见不到了。

  老夫人身旁立着一个温顺雅静、小家碧玉的少女,约莫有个十三四岁,头戴一支月昙珍珠金丝流苏,一副金丝镂花珥铛嵌在小巧的耳垂上,相貌柔美又不乏灵动,穿着一身烟罗紫底刺花的轻纱裙,一副邻家姑娘的乖巧模样。

  想必这就是表小姐文盼吧。

  老夫人身旁的少女也抬眸看向卫稚,只一瞬间,她的心头为之震惊,就算衣不兼彩也掩盖不了那惊艳的容颜和举手投足间显出的骄傲与优雅。

  没想到府中除了三小姐卫宜,二小姐卫稚也是个顶尖的美人。

  少女心里五味杂陈,今日来宁心苑之前,她特意好好把自己拾掇了一番,本想着不能让府中的表姐妹们小瞧了她,现在她却只觉得可笑,就算自己再怎么做,也不可能超越天生具有优势的贵家小姐。

  秦仙儿福身站在一侧,暗中打量着众人,却没瞧见二少爷卫元融。

  身旁的卫宜身着杏白滚边烟纱衣裙,头戴一支红玉孔雀金簪,她的相貌结合了卫向江与李氏的优点,国色天姿,美目盼兮,美的不可方物。

  而卫姝则是默不作声,压低了存在感站在角落。她生的更似李氏,双瞳剪水,如出水芙蓉,一袭粉色罗裙,腰间系着鹅黄色丝带,显得楚楚动人。

  卫瑜站在最末,瞧见秦仙儿来了只是冷哼着扭过头。

  这时,只见一个与卫向江有着几分相似的男子走进屋子,对着老夫人恭敬一礼。他眉目俊朗,风流倜傥,只是眉眼间多了一丝轻挑。

  瞧见自己的孙子来了,老夫人喜得眼睛都笑在了一起。她叫来卫元融,欣喜的拉着他手,与他唠叨了一会儿学业的事情,嘱咐卫元融要好好学习,争取来年春季的殿试考进前三,也算是让侯府锦上开花。

  一屋子的人也习惯了老夫人只对自己的孙子热情,都默默听着不作声。

  瞧着自己的孙子自信满满的拍胸脯保证,老夫人得意的点了点头。

  然后拉过身旁的少女,这才发话:“今儿个来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告诉你们一声,这是你们的表姊妹文盼,往后就在咱府上住下了,盼儿一人来侯府无依无靠甚是可怜,往后你们在一起要多多相照应。”

  屋里的人都齐声应道,悄悄打量着文盼,这个表小姐一来府上就占了最大最好的院子,吃穿用度也都是按着嫡小姐的要求置办,看来老夫人对她还真是疼爱。

  唯有一人心中不服,仇视着文盼。卫瑜死死地攥着了手中的帕子,目光中带着嫉火,凭什么一个乡下来的丫头比她这个庶女过的都好!

  表小姐的到来,让侯府的下人们都打起了歪心思,各个都恨不得凑上去出一份力,好得了老夫人的打赏,殊不知,老夫人对文盼的好根本就是有意图的。

  回到青册苑,秦仙儿唤来了秋满,不管襄王的手下是否还监视着她,她也得想法子去地下会打听消息。

  “秋满,你去寻个小厮的衣裳换上,然后去地下会帮我打听个消息。”

  秦仙儿交代完秋满,便倚在软榻上小歇,眼睛还没闭上,就听到宝儿来报:“小姐,四小姐来了。”

  话音刚落,只见卫瑜一脸笑意的走进来:“二姐,我没扰了你吧。”

  秦仙儿抬眼看了一眼卫瑜,连个笑脸都没给她:“扰了,四妹请回吧。”

  卫瑜尴尬的笑了声,忙给自己圆场:“二姐真会说笑。”

  “有什么直说吧,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的。”秦仙儿下了软塌,走到桌几前饮了几口清茶。

  “二姐,表小姐这次来住的可是四季苑呢,看她那架势,似乎比二姐你都过的好呢。老夫人赏她的那些好物件比咱几个姐妹的都稀奇......”卫瑜跟在秦仙儿身后抱怨道,“二姐你就甘心被个乡下丫头比下去吗?”

  秦仙儿勾起唇角,话说到这,她自然就明白了,原来是卫瑜不甘心被表小姐比下去,想拿自己当出头鸟。

  “表小姐能得老夫人的青眼,自有她的过人之处,四妹你若不服气只管自己去寻表小姐问个明白。”秦仙儿对着卫瑜温柔一笑,“不然你去问问老夫人也行。”

  “你......你,我这是为你着想呢,表小姐抢了你的东西啊,你的院子,你的地位,你的一切,你就甘心被她抢走一切吗?”卫瑜喋喋不休的说着。

  秦仙儿呵呵一笑,转身出了屋子,她是真的不想与卫瑜有过多的纠缠,她实在不明白,本该天真无邪的年纪,卫瑜为何总是费尽心思去算计别人。

  “二姐你去哪啊?”卫瑜跟在秦仙儿的身后。

  “你这么能说,咱去老夫人面前说道去。”秦仙儿斜眼白了卫瑜一眼。

  卫瑜忙讪讪闭了嘴,这话她可不敢在老夫人面前说起。

  卫瑜憋了一肚子怨气回到素冬苑,一脚踢翻门口的木凳子,望着青册苑的方向狠狠的呸了一声:“装什么高清,我就不信你不气别人抢了你的东西。”

  不过多时,秋满匆匆赶了回来,附在秦仙儿耳边低声道:“小姐,那里的人说没见过有哪个眼角有胎记的人伤了左臂。”

  秦仙儿一下子陷入了沉思,自己目前唯一的线索只有这些,若是断了这可怎么办?

  看着秦仙儿蹙眉不语,秋满也不敢多加打扰,只得小心翼翼重新泡了一壶新茶,她知道小姐一遇到烦心事就喜欢喝些茶水。

  秦仙儿坐在椅凳上一手支着脑袋,另一只手有节奏的敲打了杯盖。

  除去自己已知的线索,现在和秦府灭门有关的人一定是爷爷秦鸿云。

  爹爹秦纵梁走的是商道,开了家草药铺子,一个卖草药的哪能得罪得了让自家灭门的仇人。

  唯有秦鸿云在宫中行医,若真是得罪了宫里的哪个贵人,灭门一事就说得过去了。看来她还得想办法去宫中的御医院走一趟。

  秦仙儿不由的庆幸,得亏了自己重生在一个侯门小姐身上,有机会能参加宫宴,按照秦鸿云的官品,她还真没法进宫去。

  打定了主意,秦仙儿就只等中秋宫宴那日,进宫后再寻找线索。

  这日秦仙儿正埋头研药,秋满突然进门,递来了白渺的帖子,这次白渺倒不是来找她谈天论地的,而是约着她一起去书肆买书。

  秦仙儿望了望自己身后空荡的书架子,总是窝在这没几本书的书房也说不过去,不如买些书来做些遮掩,平日研药也有个借口,还能给自己充当门面。

  她提笔给白渺回了信,约她明日在城东的书肆见面。

  翌日,秦仙儿简单梳洗了一番,把装了十两银子的荷包揣在怀里,这可是卫稚攒了一年的银钱呢。

  还没走到前院的花园,就看到文盼穿着鲜亮轻盈的纱裙,昂首挺胸,对着身旁的四个丫鬟颐指气使,早已没了当日见她时的乖巧模样。

  这几日下人对她的阿谀奉承,让她觉得自己本来就是一个千金小姐。

  文盼看到秦仙儿,忙堆了满脸的笑容迎上来:“二表姐这是要去哪呀?”

  “出门一趟。”秦仙儿停住了脚步,对着文盼微微一笑。

  听到秦仙儿要出门,文盼的眼睛一亮:“出门?二表姐可否带我一起去,我来这府上已有些时日了,还未曾出过门呢。”

  “表妹若是想出门自己去便是了,不必跟我一起,而且我今日已经约了人。”秦仙儿委婉的拒绝着。

  听到秦仙儿说约了人的时候,文盼更是打定主意要跟着秦仙儿了,她听下人说这个二小姐和京城第一才女白小姐有来往,若是自己混进她们的圈子,往后也不愁自己没有人脉了。

  “二姐,我刚来京城,对这里都不熟悉,万一丢了怎么办?老夫人也说过,让我们互相都有个照应。”文盼抿着嘴唇,无辜的看着秦仙儿。

  “跟着吧。”秦仙儿淡笑着,“不过你那四个丫鬟还是留三个在府里比较好。”

  文盼都拿老夫人来压着她了,她若是再不答应,指不定她会在老夫人那说出个什么花呢,再者白渺还在书肆等着她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