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2章 帮忙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118 2020.03.25 04:00

  “你在怕本王?”姬京西眯着眼眸紧盯着她,就好似再盯着一块猎物。

  秦仙儿轻笑,红艳的唇角勾起,直直地对上姬京西的目光,扬声笑道:“王爷说笑了。”

  姬京西心头一震,放肆的笑意在嘴边绽开,这才是他想要的模样。

  “走吧!”姬京西笑着盯着秦仙儿。

  秦仙儿低下头,她就算心里百般不乐意,也开不了口拒绝。

  一阵淡淡熟悉的药香袭来,浓暗的阴影挡住了照在秦仙儿身上的暖阳。

  “好巧啊,舞阳王!”熟悉的声音温和地滑过耳畔,犹如清风拂过水面。

  秦仙儿惊得一愣,抬头望向那么飘逸的身影,他不是这几天都不在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玄王,好巧。”姬京西收敛了慑人的气息,换回了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卫小姐,本王有事找你。”萧景珩直接略过姬京西,温和地看向秦仙儿。

  秦仙儿第一反应就是,他的病情是不是又严重了,但是看他现在这副样子好似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我和舞阳王......”秦仙儿下意识地朝着姬京西望去。

  “恩?”萧景珩抬眸望向姬京西,目光依旧平和,温润,但是却让姬京西望而退步。

  “玄王找卫小姐有事,那本王便不叨扰了。”

  姬京西勾着唇角玩味一笑,挥了衣袖便抬脚离去,路过秦仙儿身边时,他压低了嗓音,带着浓浓的笑意道:“卫小姐,下次没人了我们再约。”

  秦仙儿第一次对一个人产生了深深的惧意,她惊得头皮发麻,悄悄抬眼朝萧景珩望去。

  萧景珩面色白得接近透明,他神色除了平静温和,再也瞧不出别的情绪。

  秦仙儿张了张嘴,轻声问道:“王爷不是不在城里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

  萧景珩确实不在府里,他正守在太子养的暗卫据点,准备一举销毁了。

  太子暗地里精养一批武功高强的暗卫,足有百十人之多,相当于一个小型的军队。

  捣毁太子暗卫的据点,这是当今圣上给他的任务。

  但他接到月影的报信,说质子舞阳王找上了秦仙儿,他的心头涌起一阵不安。

  交待了定安盯好目标,他便迅速赶来,正巧瞧见姬京西在纠缠着秦仙儿。

  “本王只是不在府上,不是不在城中。”萧景珩淡淡的声音飘来,虚无缥缈的让人想要伸手抓住。

  “王爷的病情怎么样了?”秦仙儿打量了萧景珩一眼。

  “还好。没什么事你就回去吧。”萧景珩瞥了一眼眼前的少女,转过身就要离开。

  “等等!”秦仙儿突然叫住他,“你刚刚说找我有事,有什么事?”

  萧景珩身影一顿,温和的声音仿佛从远处传来:“离质子远一点。”

  “对了,你能不能帮我一件事。”秦仙儿扯住他的衣袖,生怕他一眨眼又消失不见了。

  萧景珩低下头,拿着那些拽着他衣袖的白嫩纤长的指节,淡淡一笑:“什么事?”

  “借我两具尸体,一个大概三十多岁的妇人,一个大概十四岁的少女。”秦仙儿细细地描述着身形。

  她要为卫瑜准备两具尸体,好帮她脱身。

  “好。何时给你?”

  “五天后日跌,在金珠寺的后天竹林里。”

  “好。”

  萧景珩说完,就不见了踪影,阳光直直地刺向秦仙儿,让她不由得眯起了眼睛。

  四周没人注意,没人察觉,像是她身边从没有多出一个人似的。

  她望着空空如也的手心,轻轻的笑着,她就算拉着萧景珩,也会一个不注意就让他消失了。

  她收拾了一下凌乱的思绪,回了侯府。

  想起姬京西那捉摸不透的眼神,她就一阵寒栗,看来这些天她还是老实待在府里比较安全。

  秦仙儿让秋满悄悄去给卫瑜带了话,让她和方氏五天后随她一起去金珠寺上香拜佛,别的事到时候只要听她的就好了。

  秋满传了话回来,四喜才呼呼哧哧的跑了回来。

  “小姐,奴婢跟白小姐说了,白小姐去找贺兰公子,啊呸,贺兰信那个王八蛋了。”

  秦仙儿点了点头,剩下的就看白渺自己怎么决定了。

  她用指尖拨着小筐里干巴巴的果子,又从摆架上的花盆里揪了一点草叶,把它们混合在一起。

  第二日,秦仙儿还没去找白渺问话安慰她呢,就接到下人传来的一封书信。

  白渺娟秀清丽的字体跃然纸上。

  白渺昨个一听说这事,当即就去找了贺兰信。贺兰信和那女子再三向她保证,他们绝对没有什么男女私情。

  白渺决定相信贺兰信。

  秦仙儿叹了一口气,把书信扔到了炭盆里。

  炭盆是四喜威胁那小厮后,直接就送到青册苑来的。

  橙红的火苗窜起,又转瞬即逝,留下燃尽的曲卷着的灰烬。

  秦仙儿盯着那炭盆里的闪着星星红点的木炭,她一时间心头又酸又苦,是她自己多管闲事了吗?

  白渺宁可听信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也不信她的话。

  随着一股凉气从门口处扑进,秦仙儿拉回了思绪,宠溺地看着眼前这个喜人的小姑娘。

  “堂姐,我刚从外头回来,准备找你玩呢,就有人塞给我一个包裹,让我给你送来。”

  卫婉怀里抱着个裹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东西。

  “这是什么?不会是危险的东西吧。”秋满警惕地盯着那个包裹。

  “不是啦,还热乎着呢,好香哒!”卫婉吸了吸小鼻子,砸吧砸吧嘴。

  她走到屋里的软塌前,把怀里的包裹放在矮几上:“堂姐,你瞧,这可是桂香楼的脆皮甜酒鸭呢!”

  隔着几层油纸都能闻到那股子香酥溢口的香味。

  秦仙儿不由得疑惑起来,桂香楼的脆皮鸭不是已经卖完了,这是谁给她送的。

  “让你送东西的人是谁呀?”

  “不知道,没看清楚,只看到一个黑影。不是堂姐你预定的吗?”

  卫婉咽着口水,可怜兮兮地望向秦仙儿:“堂姐,我也想吃一口。今天我哥去排队都没买到。”

  秦仙儿抬了抬下巴,示意卫婉吃吧。

  只见卫婉就跟恶狼似的眼冒精光,恨不得立刻把那层油纸撕扯下去。

  秦仙儿怔怔地看着那只酱黄油亮的鸭子,是萧景珩给她送的?还是姬京西?还是别人?

  阴影暗处,月影黑着脸,他堂堂一届武功高强的暗卫,竟成了给主子传信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