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试探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203 2020.02.21 11:00

  白渺说的没错,还不过半盏茶的工夫,宫女们就撤了糕点,换上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

  但是让秦仙儿不顺心的是,总时不时就有几个小姐前来跟她攀谈,让她只能望着那些美味流口水,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些小姐是哪家的。

  这时卫宜姗姗走去自己的席位,路过秦仙儿时她目光中带着嫉火。

  刚刚在偏殿时她已经听说秦仙儿得了赏赐的事情,气得她趴在李氏怀里哭了好一会儿。

  秦仙儿根本就不看卫宜一眼,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美食。

  不是她从前没吃过这么多好吃的,只是在侯府醒来后,就一直没吃过什么好东西,这让原来没受过委屈的秦仙儿忍了又忍。

  红炉覆雪?这道菜满盘彤红,盘边搁着一株雕刻精细的昙花,配色极舒心,看着就让人食欲大。秦仙儿忍不住让小宫女盛上一些放入盘中。

  焦脆辣香的外皮裹着软嫩的豆腐,中间还包着脆脆的莲藕肉馅。秦仙儿只觉得嘴巴又辣又麻,咸香溢口,欲罢不能。

  原来红炉覆雪就是又麻又辣的豆腐酿。

  突然,一盘还“滋滋”冒着热油的果木烤鸡翅引起了秦仙儿的注意,她最爱吃的就是烤鸡翅膀了!

  这鸡翅烤的极美味,表皮薄脆,入口咸中带甜,甜中带辣,肉嫩而丰,一口咬下去,满口的鲜美肉汁溢出,没有一点油腻的感觉。

  秦仙儿决定不去找太医院了,这偌大的皇宫,自己贸然寻找要找到何时去,不如在这多吃几口美味。

  当然,她不是放弃了去太医院找线索,而是另想到了别的法子打听线索。

  “那卫家二小姐也太能吃了。从刚她回席就不停的吃,一点也不似别的小姐那般矜持。”六皇子看向秦仙儿的方向,啧啧摇了摇头,“不过,这才是真性情,三哥,你说是不是?”

  六皇子露出阳光般的笑容,左肩轻轻撞了撞身旁的萧景珩。

  萧景珩抬眸,看秦仙儿全然不顾大家闺秀的形象,整个女席上就她一个人在大吃着菜盘里的美味,还真是一点都不矜持。

  秦王一脸兴致的凑过来:“我说老六你就别想了。你又不是不知道,静妃娘娘不喜欢女子如此不懂规矩,哪家女子会在宫宴上大吃大喝的,没有一点形象。就你母妃那关卫二小姐都过去。”

  “我倒是觉得秦王妃吃得也不少。”萧景珩淡笑道。

  秦王抬头看向对面的秦王妃,只见秦王妃正津津有味的吃着碗中的甜羹,面前已经摆了几张菜碟。

  秦王尴尬一笑,忙改口:“其实在宫宴上大吃大喝也没什么,摆着么多菜肴不吃也是浪费,是不是?”

  他可不敢说秦王妃的坏话,若是让秦王妃知道了,准没他好果子吃。

  萧景珩轻笑,秦王身份不比秦王妃低,但也不知怎么的,就是惧怕秦王妃,一提秦王妃,秦王准蔫巴。

  “大哥,你这也太没有地位了吧。要我说,女人在家就得听夫君的话,相夫教子!对吧,三哥?”六皇子笑话着秦王。

  “恩,女子理应知书达理,善解人意。”萧景珩点头同意。

  就在这时,秦仙儿一把将手中的盘子滑落在脚边,紧蹙眉头,脸色惨白,她满头大汗,一手抱着左臂,一手捂着肚子,喘气道:“我的肚子,好疼!”

  白渺慌忙搁下手中的杯子,召唤身后的小宫女去叫太医,然后扶秦仙儿去了偏殿。

  一群太监宫女围着秦仙儿慌得手忙脚乱,这可是刚得了圣宠的红人儿,若是出了意外那可就不得了了。

  偏殿空荡无人,白渺搀扶着秦仙儿躺下歇息。

  小太监领着一个太医进来,这人看起来不过四十出头,留着一撮小胡须,身材略瘦,精气神倒是十足。

  他拎着一个沉甸甸的大药箱,看了一眼满头冷汗的秦仙儿,大步走上前。

  “卫小姐,这是张太医。”小太监细声细语的说道。

  “张太医。”秦仙儿和白渺皆对着太医点了点头。

  张太医礼貌回应,在床脚放下药箱子。

  秦仙儿虚弱的对白渺道:“你快进去吧,不然白大人该着急了。”

  看着脸色煞白的秦仙儿,白渺担忧道:“你自己能行吗?”

  “太医都来了,你就别担心了,快进去吧。”

  “那好,我先进去,你若有什么事,就让让人来通知我。”

  白渺点了点头,临出门时还不放心,又回头看了一眼秦仙儿。

  太医接过秦仙儿递来的帕子,盖在她的腕上,凝神把着脉。

  片刻后他不由得皱起眉头,这脉象平稳,不浮不沉,并不像是有什么隐疾。

  瞧着太医半晌不说话,秦仙儿轻声问道:“太医,我这是怎么了?”

  “这,这,容老夫再仔细检查一番。”太医让秦仙儿换了一只手,然后闭上眼继续把脉。

  此刻秦仙儿的脸色已经恢复了一些红润。从她装作肚子疼那一刻,就骗过了所有人,她只是用力掐着自己的痛穴,让自己的疼痛表现的更真切一些。

  “我这是老毛病,上次我来参加宫宴时犯了病,还是秦太医给我开的药呢。”

  “秦,秦太医?”张太医猛然睁开眼睛。

  “是啊,秦太医开的药很神奇,吃过几次就没再犯病了。不知这次怎么又犯病了,只可惜秦太医薨了。”秦仙儿压低着声音,忍着一腔委屈。

  秦鸿云一辈子救人无数,死得太屈了,太不值了。

  张太医的脸色变得凝重,呼吸的频率也沉重了不少:“秦太医是个好大夫,也是我的好师父。”

  秦仙儿惊讶,这人竟然是自己爷爷的徒弟。

  她面不改色,继续试探道:“也不知秦太医究竟得罪了什么人,竟下了如此狠手。”

  只见张太医眼中布满浓浓的悲哀,摇了摇头,神色并无异样,他叹着气道:“是啊,也不知道到底是谁那么狠心。”

  “秦太医死前也在太医当值吗?”秦仙儿装作不经意的问道。

  “在,那几日还与我一起搭班,可是没想到一眨眼人就没了。”张太医惋惜道。

  “秦太医那几日都接触过什么人吗?”秦仙儿又问道。

  这回张太医却是提高了警惕,奇怪的看着秦仙儿:“在宫里当值,接触的肯定都是宫里的贵人,你问这做什么?”

  “随便问问,就是有些好奇而已。”秦仙儿忙笑着糊弄张太医。

  两人谁都没有注意到,窗外一个身影悄然离去。

  张太医见秦仙儿此时面色红润,精神焕发,脉象无异,便问道:“小姐刚刚吃了什么东西,或是碰了什么东西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