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侯女之恩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3章 交易

侯女之恩仇 青红橘子 2046 2020.02.25 00:00

  秦仙儿没有心思动筷,她只想等萧景珩审讯她之后赶紧离开,可是萧景珩偏偏不说正事。

  “怎么,这饭菜不合胃口吗?桂香楼的菜肴虽比不得宫里,但也是京城中数一数二的。”温柔随和的声音响起,让人莫名的不忍心拒绝。

  “不是不合胃口,民女来之前用过午膳了。我喝茶水便好。”秦仙儿握着面前的瓷杯。

  散发着浓香的茶水从玫瑰花瓣似的红唇间流过,口中既苦涩又回味甘甜。

  “既然卫小姐用过膳了,那本王便要与你说些正事。”萧景珩说话间完全听不出语气的变化,“那夜卫小姐为何出现在通往城南的小道上?”

  果不其然,这个问题秦仙儿已经想好了答案。

  她盈盈一笑,歪头盯着萧景珩:“民女那日白天贪玩,在城南买东西时弄丢了帕子。晚上在灯市时才发觉帕子丢了,便想着回去寻找,就不小心看到了王爷瘫倒在巷子里。”

  这话说出口,秦仙儿面不改色气不喘的,目光含笑望向萧景珩。

  “帕子,什么样的帕子?”萧景珩挑眉,淡淡的看着对面的人。

  “粉色的帕子,上面绣有一枝并蒂莲。王爷若是不信,可以去侯府问问。”秦仙儿笑道。

  反正这个帕子是真的丢了,府里的人都知道。

  可是接下来的一幕,就让秦仙儿想时光倒流,换了刚才的说辞。

  只见萧景珩左手一晃,指尖夹着一方粉色的帕子,饶有兴致道:“敢问这是卫小姐的帕子吗?”

  秦仙儿笑容凝固在脸上,不敢相信的睁大了双眼,这帕子不是早就丢了吗,怎么在萧景珩的手上!

  “这是......”

  “真巧,本王这正好有一方与卫小姐描述的一模一样的帕子。”萧景珩戏弄的盯着眼前傻愣的女子,“只是,这帕子是本王更早时候捡到的,在秦府。”

  听到秦府两个字时,秦仙儿身体像是被雷击了似,僵得笔直。

  “本王想知道,你为何三番五次的去秦府?”

  淡淡的声音敲击着秦仙儿一片空白的内心,萧景珩竟然知道自己去了秦府......

  秦仙儿迅速恢复以往的神态,眉目间透着随性自如,一双勾人的桃花眼泛着亮光,笑道:“秦家小姐生前与我交好......”

  秦仙儿把之前的说法又重复了一遍,轻灵婉转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起。

  萧景珩注视着她猫一样慵懒的媚态,竟格外的想听她把谎说完,想看看她究竟有几张糊弄人的面孔。

  安静的听她说完后,萧景珩才淡淡说道:“在襄王那里的说辞就不必拿来糊弄本王了,本王知道你与秦家小姐之前根本就毫无交集。”

  秦仙儿眼中的笑意更浓,嫣红的嘴唇翘起像朵绽开得正漂亮的花儿。原来那日在秦府的人不止有襄王,还有一个玄王。

  “既然王爷都能查到,那又何必来问小女子呢?”

  “就是因为查不到,才要问你。”萧景珩淡淡的眼眸如深井般幽深,他掌中带风,一把将帕子飞到秦仙儿桌前的空处。

  “卫小姐,帕子还你。”

  秦仙儿将帕子收好,抿了一口杯中的茶水:“多谢王爷。有些事,王爷还是不要知道的好,正如你有你的秘密,我也是一样。”

  她猜萧景珩的秘密无非就是权倾朝野,而她的秘密谁都不会知晓。

  看着她自信的模样,萧景珩却更是好奇,一个侯府的小姐,怎么突然关心起跟自己毫无关系,且已经消落的秦府?

  “若是本王能帮你,你可愿意说?”

  “帮?”秦仙儿秀眉轻挑,显然对这个话题有了兴致。

  “秦府一案归我管制,就算结案了,也仍归我暗中调查。”

  秦仙儿脸上的笑容淡去。为什么结案了萧景珩还能暗中调查,难道皇上并没有放弃秦府的案子?

  若是能从萧景珩这里知道更多秦府的线索,那可比她自己瞎猫碰死耗子的找法容易多了。

  剧烈的咳嗽声传来,萧景珩面色惨白,他侧头轻掩着口鼻,然后从怀中摸出一个棕色的瓷瓶,倒出一粒药丸吞下,嗓子间的难忍之意才慢慢褪去。

  等等,这个瓷瓶怎么这样的眼熟。

  秦仙儿紧紧的盯着萧景珩手中的瓷瓶:“这是什么药?”

  萧景珩晃了晃瓷瓶,目光黏缠在瓶身:“这是秦太医之前给本王制的药,只可惜快没有了。”

  果然是秦鸿云惯用的药瓶,她还记得爷爷曾说,这种药瓶密封性和那些白瓷瓶、玉瓶不相上下,更主要的是便宜。

  秦仙儿蓦然起身,走去萧景珩身旁,盯着瓷瓶道:“可否让民女看看?”

  只见秦仙儿轻轻扇着药瓶口,嗅着苦涩的药味,萧景珩又想起了那晚秦仙儿救他的场景。

  “卫小姐懂医术?”

  “略懂一些。”秦仙儿绕过他话题,继续道,“王爷,不如我们来做个交易?”

  “交易?”萧景珩微微一怔。

  “王爷刚刚说这药快服完了,那么民女帮王爷制药,王爷给民女提供秦府的线索,怎么样?”秦仙儿把药瓶还回去,满脸自信的说着。

  刚刚那个药味一闻,她便知道萧景珩用药的配方了。因为她曾经偶然看到过,爷爷费了很大功夫才找到这副药里的一味特殊药材。

  萧景珩轻笑,到底还是不肯说暗中调查秦府的原因。

  “王爷若是不信,民女可先把药给王爷送来。”秦仙儿黑亮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萧景珩。

  比起想知道秦仙儿与秦府的关系,萧景珩当然会选择用来保命的药丸。

  “何时能送来?”

  “十天之内。”秦仙儿露出一个满意的笑意。

  “好,十天后,还是这个时候,本王在这等你的消息。”萧景珩神色依旧淡然。

  “不过,还请王爷不要把民女制药的事情告诉旁人。”

  她可不想在没查清事情真相之前先暴露了自己。

  “恩。”

  咕咕噜~一个奇怪的声音让屋子里的气氛变得异常尴尬。

  “卫小姐不是用过午膳了吗?”萧景珩眼神里带着笑意,依旧温和地说着。

  秦仙儿幽怨的瞥了一眼自己的肚子,忙辩解道:“可能我吃的太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